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二十四章:水姑的店

第二十四章:水姑的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院子,院子靠北的一面是一排整齐的客房,院内马厩、水井等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见到有人进院,一个身穿粗布衣服,满脸流着汗水的小厮赶忙迎了上来。
  “大人。林大人已经在一号客房等候您多时了。”
  听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声音雷青云一愣。他跳下马抬头看了看这个小厮。
  “孟晓三?”
  “是,大人。”
  这不是外甥王穆烈的侍从吗?怎么会在这里当起了小厮?雷青云心里有点儿迷惑。但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雷青云并不想把精力过多地用在这种小事上面。
  “我知道了。请您带着这位尊贵的副统领去前厅坐一会儿。当然请给他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
  “是。大人。”
  孟晓三心里也很奇怪,王后身边的胖厨子怎么一下变成了国王卫队的副统领?
  孟晓三从雷青云、刘初子手里接过马缰绳,将两匹马牵进了墙角处的马厩里安顿好,然后引领着刘初子去了前厅。
  雷青云推开了一号客房的门,律刑理事林世增已经坐在了主陪的座椅上静等着雷青云的到来。
  见到雷青云后林世增急忙起身给雷青云让座。
  “雷大人请上座。”
  “不敢,不敢。”
  雷青云坐到了林世增对面的座椅上。
  “林大人公事繁忙,怎么会有如此雅兴约我在这里小酌?”
  “唉。雷大人议事厅里的一句话勾起了我尘封多年的一些回忆。”
  “怎么?这能使刚正不阿的林大人也寝食难安吗?如果是这样,对此我深表歉意。”
  林世增摆了摆手:
  “这倒还不至于。只是对故人的些许牵挂让我不得不叨扰一下雷大人一吐为快。”
  “如果倾听也能给林大人带来一丝快乐,我到对此深感荣幸。”
  林世增不打算再这样无休止地寒暄下去,他直入主题问道:
  “不知道我那个师弟吕吉祥现在怎样?”
  雷青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往事已经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林世增神色也黯淡下来:
  “我也有所耳闻,唉。年轻时选错了路一生都追悔莫及。”
  “林大人怎么会迷途知返?”
  “也许是因为我还没学会成熟就已经学会了厌倦。”
  林世增叹息道。
  刘初子被孟晓三安排到一个相对安静的桌子旁坐下。到这里喝酒的军官像刘初子这样高的军阶还真不多见,尤其还是军队中最受人尊敬的、只有身经百战才能获得晋升的国王卫队的统领。所到之处,在酒店喝酒的士官士兵们纷纷站起身向刘初子行军礼。刘初子频频地点头招手表示着自己的谢意。从小到大刘初子还从来没感受到这么多人对他的尊敬,刘初子更加爱上了自己现在的这个职业。让他略微有点遗憾的是自己到现在还没去学怎样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孟晓三殷勤地给刘初子端上了酒和菜。刘初子从腰间摘下长烟斗装上烟丝点上火,庄严地吸了起来。在他印象里,一个标准的军官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坐在窗前桌子旁独自饮酒的大牛鄙夷地冷眼瞧着这一切。让他感到有点儿纳闷儿得是眼前这个肥的流油的胖子,怎么看也不像一个能上阵杀敌的军官。那一身鲜亮的军服肯定是胖子花钱买来的吧。
  “今天有免费的烤羊肉吃,见者有份儿。”
  一个雷鸣般豪迈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牛心里一乐,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刀雪来了。
  刀雪提着一只已经开膛破肚的野山羊迈步走了进来。酒店里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能在吃饭时免费加个菜有谁会拒绝呢,并且还是平常难得吃到的野山羊。
  “死鬼。今天来的这么晚。”
  水姑笑着上前推了刀雪一把。酒客们哄地笑了起来。刀雪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
  平日里有点儿野辣的水姑其实平常也不这样说话,这么做,她只是想在众人面前暗示一下她和刀雪可能有着某种特殊的暧昧关系。同时她也喜欢看到眼前这个什么都无所惧怕的男人手足无措的样子。
  “一边去。”刀雪低声斥责了水姑一句。这一句又引来了大家一片笑声。
  刀雪感激水姑,没有哪个酒店能纵容像他和大牛这样的酒客。所以刀雪不仅把水姑当成朋友,还时不时的会打一些野味来给酒店增加一些人气。
  小厮们在酒店内宽敞的地方熟练地摆好了方桌和烤肉的架子。
  “别光看着,来,帮下忙。”
  刀雪吆喝了大牛一声。
  “好。”
  大牛起身走过来和刀雪一人拽着一边羊身子准备把整只羊一下挂在烤架上。
  “等一下。这哪叫吃烤羊?太野蛮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叫了起来。
  大家循着声音望过去,说话的正是国王卫队的副统领刘初子。
  刘初子轻轻地放下了长烟斗,然后解下腰上悬挂着的马刀也放到了面前的餐桌上。他站起身走到了满脸发着愣的刀雪旁。
  “别动。让我来。”
  刘初子的声音坚定地让人不容质疑。
  刀雪和大牛闪到了一边。
  刘初子左手拎起野山羊,把羊一下重重地甩到了烤架旁的方桌上,然后右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
  酒客们大多都是陪着刀睡觉的士兵,谁都能看得出这是一把精钢打造的上等好刀。
  “吃烤肉,首先要切肉,不然滋味和熏烤味很难进入到肉的内部。”
  说着话,刘初子的刀在野山羊的骨肉间飞快地游走着。挑、勾、刺、划、切,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
  酒客们惊呆了。大牛也看出,刘初子真是一个用刀的高手。
  不一会儿,一套完整的山羊骨头架子就被刘初子剔了出来。令人称奇的是不仅骨头上不带有一丝肉星,剔下的肉还都紧紧地连在山羊皮上。看客们发出了阵阵惊呼声。
  “烤肉首先要能入味。”
  刘初子不紧不慢地说。而他手底下的刀却丝毫不停顿。遇到肘子下窄刀,遇到里脊、颈背下宽刀。一会儿,刀下的肉就被他切的一条一条规规整整的。
  一个有经验的小厮这时给刘初子递过来一块油布,刘初子点头致谢,他接过油布擦拭了一下杀猪刀,眼不瞧一下插入腰间的刀鞘中。看客们爆发出一阵掌声。
  刘初子匀了一下气,两只手抓着山羊皮的边一甩,顺着劲把羊铺到了烤架上。燃烧的炭火立刻滋滋烧烤着山羊皮。
  “拿杯酒来。”
  已经对刘初子产生敬意的大牛不等小厮们反应过来就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刘初子接过酒杯,把酒均匀地倒在了碎肉缝间。羊肉在炭火的烧烤下已经开始散发出阵阵香味。
  王穆烈从刑场上回来后心情一直不是很好,有一些问题困扰着年轻的他,让他始终想不明白。
  这时,他想起了孟晓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