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二十一章:干尸粉

第二十一章:干尸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躲在暗处的顾雍见云端出门后,立刻进入云端住处。仆人杨成见到顾雍后,知道顾雍和主人的特殊关系,连问也不敢问,只是向顾雍低头见了个礼。顾雍顺利地拿到了那个细长的翡翠瓶子,然后就直奔药师那儿而去。
  顾雍急急地走进了山洞。刘鼻子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像是很没睡好的样子。顾雍走上前,掏出了翡翠瓶子恭敬地递上前去:
  “刘药师,请您过目鉴别一下这是什么药。费用您随便说。”
  刘鼻子瞟了一眼满脸大汗的顾雍没有答话,只是懒懒地接过瓶子小心地拔开瓶塞,看了看又闻了闻:
  “失心散,能让人丧失心智。”
  刘鼻子盖上了瓶塞,把翡翠小瓶丢到了顾雍手中。
  “谢谢药师,您看需要多少费用。”
  顾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突然刘鼻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他瞪大着眼睛指着顾雍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你,你是谁?”
  顾雍被刘鼻子的举动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答道:
  “我是顾雍啊。”
  刘鼻子也不顾及自己的失态,紧张地说道:
  “你再给我看看。”
  他放下擎着的手,极小心地又拿起瓶子打开瓶塞低头闻了闻。
  “你是从哪儿得到的这个药?”
  刘鼻子盯着顾雍问道。
  “我不能说。”
  “你找我打算干什么?”
  “如果这是让人丧失心智的药,您这儿有解药吗?”
  “想要解药,你必须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的这瓶药。”
  顾雍犹豫了一下:
  “您能保密吗?”
  “我是药师,我听说过无数见不得人的秘密,你听说我泄过密吗?”
  “这是从议会长云端那儿偷来的。现在您能给我解药了吧。”顾雍小心地说道。
  刘鼻子没有回答,他找出一个蓝色瓶子,仔细的一点一点把细长翡翠瓶子里的药倒了进去,封好口后,又找出一些同样颜色的药粉倒进了细长翡翠瓶子里交给了顾雍。
  “如果这只是失心散,那还没有什么,可是这里面装的是地底深处才有的千年的干尸粉。这一小瓶,就能要了我们全城百姓的命。我躲在这个山洞多年,就是为了想研制出能破解它的解药。”刘鼻子指着蓝色药瓶对顾雍说道。
  “我现在在翡翠瓶中换成了失神药,赶快把它放回到原处,不能让云端发现它已经被动过,我也知道你和天石王的关系,回去告诉他让他小心云端。太平的日子快结束了。”
  顾雍拿着被掉包的瓶子急匆匆走了。
  刘鼻子看着顾雍走后,也匆匆忙忙收拾好东西,背着个口袋走出了山洞。
  顾雍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到云端家里。刚一进门他就听到厅里传出了阵阵打骂声。
  顾雍心里咯噔一下。想进入云端的书房必然要穿过这个大厅,看来想把兜里的翡翠瓶重新放回原处已经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顾雍略一犹豫,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大厅。
  厅内四五个人手持着鞭子正在拷打一个趴在地上的人。那个人此时已经被打的浑身是血,只有不停抽搐的身体才证明他还活着。
  满脸缠着绷带,只漏出两只眼睛的云豹坐在大厅中央的椅子上大声咆哮着:
  “妈的。你还敢偷东西,偷的还这么多。给我打,往死里打。”
  顾雍站在一边看了看,实在是没有不被人看见能再次进入书房的机会。他暗暗咬了咬牙,决定装作有重要事情的样子,直接硬闯进书房。
  门外侍卫方平忽然叫了声:
  “大人。您回来了。”
  “嗯。”
  云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顾雍停住了脚步,手心里都开始往外冒汗。
  云端面带一些伤感的走进了大厅。再次和天石王的直面交锋,让他有了更深的挫败感。更让他痛苦的是,这种挫败感像一群蚂蚁一样,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吞噬着他的自尊心。
  眼前的这种血腥场面让云端震惊了一下。他先用眼神向顾雍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云豹身边用一种询问的目光注视着云豹。
  云豹指着躺在地上的人骂道:
  “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他趁你不在的时候,偷偷进入你书房偷了不少东西。幸亏被杨成发现。”
  说完从椅子旁边拎出了一个包裹。
  云端一听大惊失色,他拨开众人冲进了书房。
  不一会儿,云端面色苍白的又从书房内冲了出来。他拿起地上的包裹翻了又翻,冷汗从他的面颊上淌了下来。
  显然在包裹内云端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云端走近躺在地上的人,他伸手抓住那个人的头发提了起来:
  “告诉我,你把那个翡翠瓶子放哪儿了?”
  “我不知道。都在那里了。”
  躺在地上的人虚弱地回答说。
  顾雍这时才看清楚,那个即将半死的人原来是赵四水。
  赵四水自从被云端打了一耳光,内心觉得愤愤不平。他认为一向忠心的自己最后竟这么不受人待见,这实在是一个不公平的事情。早晨,当他看到书房内被云端把玩的玉器顿时动了歪心,他想,既然前途是看不见了,还不如偷点儿值钱的东西赶紧跑路。
  “告诉我,只要你说出翡翠瓶子在哪?这些珠宝你都可以带走。”
  云端此时已经有点气急败坏了。
  身受重伤的赵四水已经听不见云端在说些什么,他昏了过去。
  “赶快给他找个大夫,他绝不能死。”
  云端无奈地放下了赵四水的头。
  “在我不在家的时候,还有谁来过?”
  云端盯着杨成问道:
  “还有顾雍大人。”
  杨成面无表情地说道。
  云端把脸转向了顾雍。
  顾雍的心忽悠颤了一下。他看到了云端眼里露出的狐疑和杀机。
  “但是,顾雍大人没有进您的书房,当他听到您不在的时候,他马上就离开了。”
  仆人杨成平静地说道。
  云端眼光变得暗淡下来。他摆了摆手:
  “顾雍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告诉您,坤元大人狠狠责骂了我,您还需要我再去吗?”
  云端摇了摇头。
  “请原谅我的失态,今天先请您回去,有些事情我们改天再谈,您说好吗?”
  顾雍欠身行了一个礼,转身走了。临走时他不忘用余光扫了一眼仆人杨成。杨成低着头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地面,好像这里发生的事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顾雍出了云端家的门就四处转悠了一下。他先是去了闹市区找了一个茶铺喝了一杯茶,然后他又去了售马市看了几匹骏马。当他确认身后没有人跟踪时就绕了一个大圈子进入了议事厅。
  “大人。看来我们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哦?你怎么大白天来找我?”
  天石王皱着眉问道。
  顾雍从怀里掏出翡翠瓶放到了桌上。
  天石王看了一眼翡翠瓶,又看了看满脸淌着汗水的顾雍。在天石王印象里,一向沉稳的顾雍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问题很难解决吗?”
  “很难解决。大人。”
  顾雍有点儿绝望地说道。
  “有些问题我们已经不可能再私下去解决了,我们需要更多的可靠的人手。”
  顾雍轻轻地用手腕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无奈地说道。
  天石王低头沉思了一下。他拍了两下手掌,侍卫马上走了进来。
  “去把律刑理事叫来。”
  “是,大人。”
  侍卫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把雷青云,王穆烈,坦也叫来。”
  “是,大人。”
  天石王认为,现在应该是让王穆烈熟悉一下国事的时候了。
  “我知道的需要都说出来吗?大人。”
  顾雍谨慎地问道。
  天石王点了点头。
  “我已经老了,有些风险不得不冒一冒。王朝的管理最终都需要年轻人去学习,参与。”
  “我都忘了,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二岁,大人。”
  “当时你跟着我的时候还是个孩子。”
  天石王感慨地说道。
  顾雍眼睛有点儿湿润,印象里天石王并不是一个喜欢谈论琐事的人,看来天石王真的老了。一个人的衰老真的是先从自己内心开始的。
  “我记得你的理想是想成为一个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将军。”
  顾雍自嘲地摇了摇头:
  “那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共同的理想。您是我们的偶像,我们都愿终生追随着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