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十三章:菜市口的偷袭

第十三章:菜市口的偷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穆烈走到菜市口停住了脚步,他感受到了躲在暗处的危险。他低头伸手摸了摸腰间禁不住一愣,自己的佩剑并没有挂在那里。他这才想起出门时走得太急,脑子里只是想着找到孟晓三,佩剑的事情给忘到了脑后。王穆烈稳住了脚跟深吸一口气,炯炯有神的眼睛四下搜寻着可疑的目标。
  云豹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向王穆烈发起突袭。
  “大家准备好,看见我手势就一起上。”
  云豹眼里露出了凶光。
  “先等一下,大人。”
  云豹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是他的手下外号随风倒马六。马六凑上前来低声说道:
  “大人,我们现在就只有六七个弟兄,听说这个王穆烈可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你他妈是耳聋还是眼瘸,你没看到我刚才叫赵四水回去再叫人来吗?”
  云豹嘴里骂道。要不是现在是用人之际,云豹真想先收拾一下这个临阵退缩的马六。
  马六心里实在是不愿惹是生非就装作没听见继续说道:
  “要是王穆烈受伤了,天石王是绝不会答应的,那时候我们……”
  云豹没等马六说完就狠狠踹了他一脚。
  “谁让他多管闲事儿,老子受伤了就得有人负责。现在是什么时候?那个天石王也得让着我父亲几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些话正好被路过的小环小茜听到。她俩探头看了看路口,王穆烈此时正端着架子四处张望。
  云豹一手下忽然发现了停住脚步的小环小茜在注视着他们不禁淫亵地笑道:
  “大人,您看那俩姑娘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
  小环看见被发现,赶忙抱住了小茜。云豹正在气头上扭头看了看骂了声:
  “滚。”
  小环和小茜像听到特赦令一样扭头就跑。
  云豹禁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俩人的背影自语道:
  “屁股长得还行。”
  手下的议会卫士们互相对了个暧昧的眼光。
  “看什么看,上啊。”
  云豹率先冲了出去。
  马六犹豫了一下,悄悄地溜走了。
  小环小茜慌不择路地奔跑着。小环看着气喘吁吁的小茜忍不住问道:
  “我们这是去哪啊?”
  小茜喘着粗气说道:
  “当然是去向王后汇报了。不对,去那太远来不及了。”
  俩个人迟疑着停住了脚步。
  “不然我们直接去找天石王吧?”
  小茜谨慎地问道。
  小环双手抱着自己的肩头犹豫地摇了摇头:
  “不好吧,我有点儿害怕。”
  “小环环!”
  “啊~!”
  一张肥厚的大手突然从背后拍到了小环的肩上。本来就紧张的小环大叫一声顿时吓地跳了起来。街上来往的行人也被这一恐怖的叫声惊得纷纷侧目。
  两个姑娘回头一看,一个中等身材一脸憨厚的胖子正笑眯眯的看着她俩。小环见到这个胖子顿时眉开眼笑,一头扎进了胖子的怀里。
  “小初初。”
  小茜听到小环的这个叫声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什么时候厨房的刘厨子叫小初初。
  小环甜蜜地搂着刘初子的大胖腰问道: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刘初子呜噜呜噜回应着。小环抬头一看,刚才太高兴忘了手中还握着一根长长的大烟斗,这根烟斗此时正好捅在刘初子的嗓子眼儿上。小环赶忙放低了拿烟斗的手。刘初子揉了揉脖子憨憨地笑道:
  “你看我这不是出来买菜嘛。”说着指了指身边放着的一大篮子菜。
  小环回头冲小茜笑道:
  “现在我敢去了。”
  小茜恶心地摇了摇头:
  “那就快走吧。”说完朝着议事厅方向走去。
  小环拽着刘初子跟在了后面。
  “哎哎哎,你这是拽我去哪?我的菜还没拿呢。”
  “别问,菜不要了,到了就知道了。”
  “你怎么拿着一根烟斗?”
  “说了别问。”
  马六溜之前就想到了自己应该去哪儿,他要在第一时间赶去向议会长云端报告。这样他不仅可以摆脱那场无聊的打斗,说不定还可以从云端那领点儿赏钱。老婆刚给他生下了第三个儿子,他现在很知足。一个知足的男人他的人生观也一定是简单的。马六的人生观就很简单,简单到只有六个字:挣钱,活着挣钱。危险的地方见不到马六,付账的时候也见不到马六。马六认为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男人,生命是不属于自己的,钱也是不属于自己的。所以他不能任性地消费自己的生命和财富。
  雷青云刚回到家就接到通知天石王想要见他。雷青云很奇怪,近两年天石王一直都常住议事厅已经很少出门了,更不用说想要见他。雷青云不敢耽搁,换了身新衣服就急急忙忙赶到了议事厅。
  往日的议事厅门前虽有四个守卫却也显得冷冷清清。今天的议事厅门前守卫总统领陈桂华亲自带领二十个衣着鲜亮的守卫在来来回回巡逻着。雷青云看到更不敢怠慢,和陈桂华打了个招呼后急急走进了议事厅。
  天石王站在桌边双手杵着桌沿儿正在低头看着一张地图,听见脚步声就抬起了头:
  “最近你好像变聪明了。”
  “我一直很聪明。”
  天石王听了点了点头又低头看起了地图。
  聪明人说话不用绕弯子。雷青云听到天石王这一句问候就知道天石王一直没闲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看来也都在他的关注之下。
  雷青云走到了桌边,眼前的天石王两年不见头发几乎已经全白了,脸上的皱纹也越积越厚,容貌比以前苍老了许多。
  “北方军团送来了消息。”
  天石王突然说道。
  雷青云一愣,自己在王朝没担任任何职务是没有资格论政的,更何况这种军事信息。
  “那里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哦。”
  雷青云此时忽然觉得天石王其实并不是在和他说话,只不过是和内心的自己在交谈。天石王真的老了,他开始眷恋起亲人了。
  “有几个哨兵早晨被发现死在了岗位上。他们的死相很狰狞,但死前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雷青云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态。
  “派出去的巡逻兵只有极少数才能回来,回来的却都说什么也没有见到。”
  天石王看了一眼雷青云。
  “还有更奇怪的,那里的山林鸟兽都不见了踪影。”
  雷青云谨慎地问道:
  “是否可以召集大臣们共同商议一下。”
  他知道自己说的是一句废话,但此时可能这句废话才是天石王最喜欢听的。
  天石王摆了摆手。
  “大臣们现在有脑子的和没脑子的已经都不想再说真话,可靠一点儿的总理事年事已高,听说只能记起三岁以前的事情。再说信息收集得还不全面,消息泄露得太早容易引起人民的恐慌。”
  雷青云凑上前看了看地图。
  “其他三个方面军团有什么动静?”
  天石王摇了摇头。
  “其他军团还没有消息传来,最好事情到这里就为止了,唉,恐怕真没有那么简单。”
  雷青云看了看天石王惆怅地说道:
  “我父亲说过当森林里已经见不到鸟儿的时候,我们就离灾难不远了。”
  天石王听后笑着端起了桌上的一杯酒抿了一口。
  “我父亲也是这么对我说的,看来他们俩都读过同一本书。”
  雷青云也笑了笑。
  “不同的是,我父亲对我说这些都是他总结的规律。”
  短暂的交流给天石王带来了些许快乐,这也正是他从雷青云那里最想得到的,有一瞬间他忽然觉得权利有时也并不那么重要。
  侍卫忽然急匆匆走了进来。
  “大人,有两个姑娘和一个年轻人急着想得到您的召见。”
  天石王看了一眼雷青云,雷青云躬身准备退出去。天石王摇了摇头,雷青云停住脚步站到了一边。
  “叫她们进来。”
  侍卫躬身行了个礼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小茜小环就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她们见到天石王赶忙躬身行了个礼。
  “说吧。”
  “大人。此刻正有一帮子人准备在菜市口袭击王穆烈大人。”
  天石王无动于衷地问道:
  “他们都穿着什么服装?”
  “应该是议会卫队服,领头的是一个年轻人。”
  天石王点了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
  小茜小环躬身退了出去。
  雷青云等两个人出去后赶忙上前说道:
  “这件事让我去办吧。”
  天石王摆了摆手说道:
  “不用。穆烈如果连云豹那个废物都处理不了以后还怎么带领千军万马。”
  雷青云犹豫了一下
  “那您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你先回去吧。”
  雷青云行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雷青云的背影,天石王摇了摇头。他猜到雷青云急着想去干什么。
  雷青云出了门就在思索着怎样既能帮到王穆烈还不能让云豹的脸上太难看。走到议事厅门口他老远就看到总统领陈桂华和侍女小茜在耳语着什么,侍女小环挽着一个中等身材的胖子等在一边。说了一会儿小茜就摊着双手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陈桂华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看来国王卫队的总统领已经从小茜的嘴里知道了王穆烈所面临的危机,陈桂华本想借此机会收拾一下那些不学无术的议会卫士们,听到天石王漠不关心的决定他还是略感遗憾。
  天石王朝的国王卫队是一只受人尊敬的卫队,能入选到里面的守卫都是从各军团里面挑选的身经百战的年轻健美战士。每年一次的兰香城国王卫队街道巡回表演,城里的女人们都把它当成一个重要的节日。在这一天里,卫队的士兵们会穿着最华丽的服装,披上最高贵的红底黑面金丝斗篷,骑着高头大马整队全城巡游。沿途两边的姑娘们兴奋地扯着脖子奋力嘶叫,年轻的已婚女人经常会激动地哭昏在自己丈夫怀里。可怜的丈夫们搂着自己的女人尽量装出无所谓的绅士风度,心里却盘算着晚上怎样狠揍一顿这个婆娘。上了年纪的老妇也不甘寂寞毫不掩饰地伸出手在士兵们的腿上狠狠地抓上一把。整个城市在这一天都沉浸在欢乐当中。不,准确地说快乐的应该是整个城市的女人们和那一队人间幸运儿。
  而议会卫队里面人员组成却鱼龙混杂,他们晚上经常还会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群众厌恶他们,国王卫队的士兵们也讨厌他们,认为他们严重玷污了士兵这两个字。当这两队人员私底下相遇的时候经常是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受规则条例的约束,国王卫队的士兵早就教训他们了。
  看着眼前这一队骑着战马整装待发的守卫,雷青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陈桂华看到雷青云急忙迎了上去,他还是希望能为自己本来打算的正义行动再努力争取一下。
  “尊敬的大人,如果您遇到了一些污秽的东西没法清理,我很愿意帮您打扫一下。您明白吗?我很愿意。”
  雷青云笑了笑:
  “请原谅,如果没有天石王的允许,您是不能亲自拿起扫把的。不过,如果您能借给我十名您健美的手下,我想他们完全能够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
  “为您效劳不只是我的荣幸,另外,我象相信自己一样相信他们能把那些脏活儿干好。”
  陈桂华略有一些遗憾但还是转身准备清点出十名手下。
  “请您再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情麻烦您,如果您不觉得为难的话。”
  陈桂华停住脚步:
  “当然,尽我最大的能力。”
  雷青云扭头笑着看了看肥嘟嘟的刘初子:
  “这位英俊的朋友怎么称呼?”
  刘初子紧张的:
  “我,我,我,”
  雷青云略感遗憾:
  “哦,原来有点口吃。”
  “不。不。不。”
  小环赶忙接口道:
  “大人,他就是我给您提起的刘初子。他只是见到您有一些紧张。私下里他的嘴不仅能说会道,还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功能。”
  “除了能吃饭,还有?”
  “比如说学鸟叫。”
  雷青云点了点头:
  “这真是一个奇特的功能。”
  小环顿时脸一红。
  “您会骑马吗?刘初子?”
  “大人,小时候我经常在马上睡着了。我可以说是趴在马背上长大的。大人。”
  “如果您不拒绝的话,我想请您帮个忙?”
  雷青云看着刘初子。
  “当然大人,如果您需要,我愿听候您的差遣,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会用生命证明我对您的忠诚。”
  刘初子梗了梗脖子更显得真诚无比。
  雷青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朝陈桂华问道:
  “您能为这位忠诚的朋友准备一套军官服吗?”
  陈桂华看了看刘初子的身材说道:
  “副统领的制服您觉得怎么样?”
  “当然,那是再好不过了。”
  陈桂华回头给随从打了个手势,随从立刻领着刘初子到后面去换服装。几分钟以后一个威风凛凛的副统领军官骑着白马走了出来,贴心的随从甚至给刘初子戴上了两撇假胡子。雷青云站在马旁边和刘初子耳语了几句,刘初子频频地点着头。小环冲到刘初子面前抱着他的大胖腿翘着脚把手里的长烟斗挂在了他的腰上,此时的小环眼里全是幸福的眼泪。刘初子在马上躬身给雷青云行了个礼,带着十个卫兵浩浩荡荡地走了。
  云豹挥着刀冲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前几步迈得太大,五六个手下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云豹心里暗骂了几句,自己不得不咬着牙往前冲。
  路口的王穆烈刚摆好了架势,就看到几个人挥着刀从拐角处冲了出来。领头的一个正是酒店里面想闹事儿的云豹。云豹瞪着圆眼,立着眉毛,舌头在大嘴里面搅动着似乎还在骂着什么。没有打仗经验的王穆烈看着面目狰狞的云豹心里也直发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