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十一章:水姑的店

第十一章:水姑的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水姑长的真的很水,柳眉细眼,皮肤仿佛一弹就破。头发整天散乱地盘在头上,更增添了一丝野性的美。水姑的父亲擅长以毒攻毒的医术,也是军中知名的医生,但早早战死。水姑母亲带着水姑为了生活,就在市区开了一个小酒屋,叫“水姑的店”。水姑为人豪爽,卖酒从不掺假,没事儿时附近的人都喜欢到她的店中来坐坐。久而久之,水姑的店变得远近闻名,每天上门的顾客都排得满满当当。
  此时正值中午,酒屋内坐满了客人。桌上摆着丰盛的酒菜,刀雪和大牛已经喝的半醉,刀雪端着酒杯,大着舌头冲着大牛喊道:
  “你说,如果是战争年代,我们俩肯定是英勇无敌,你说,你说是不是大牛?唉。生不逢时啊!一代英雄就这么被糟蹋了。”
  大牛一只手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一只手端着酒杯喊道:
  “屁话,那还用说,肯定是。不要说被糟蹋了,简直就是扼杀,扼杀在安逸中。”
  “对,对,对。哎?不对。应该是我英勇无敌,两个人怎么都会英勇无敌?我真是喝昏了头。”
  “不,不,不,我才是。你瞧我这一身腱子肉。刀砍斧剁都留不下痕迹,我的前世肯定是一个风流倜傥的战神。”
  大牛摆了摆手,不同意刀雪的观点。
  “风流倜傥?哈哈哈哈,还战神?有我在,你只能排第二。哎?不对,还有我妹妹呢,我妹妹天下第二,大牛,我说大牛,你只能天下第三。我以后就叫你三牛,不,三牛不好听应该叫牛三。哎,牛三好听。哎哎,我妹妹呢,刚才还在这儿?”
  刀雪嘴里开始胡言乱语了。
  “去茅房了。”
  大牛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好,这样我同意我们都是天下无敌。我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我不会和自己的朋友为了一个无聊的问题一争长短。”
  “那好,咱不说了,全在酒里面,干。”
  刀雪举起了酒杯,又回头抱怨道:
  “水姑,上酒。怎么那么慢,快上酒啊。”
  “唉唉唉。来了,来了,你没看今天人多吗。你就不能等会儿。”
  水姑听见后,陪着笑脸,端着两杯酒急忙走了过来。
  酒屋内,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一张不起眼的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不起眼的人。整个上午,他手中攥着一杯酒的杯把儿一动也不动,充满柔情的双眼只盯着一个人--水姑。说他攥着杯把儿,那是因为他实在是太紧张了。
  坐在他对面的王穆烈伸手在他眼前扫了扫。
  “晓三,你转转眼珠。”
  “对不起,大人,您挡着我的视线了。”
  孟晓三还是一动也不动。
  王穆烈有点儿后悔让孟晓三见到水姑了,孟晓三这状态像是真的要疯了。
  “大人,这是不是就叫爱情?你只想看着她,一动也不动,她笑你也笑,她哭你也哭,时间停止了,仿佛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不,这不是爱情。这是彻头彻尾的崇拜。大人,如果我有幸被您赐予自由,我愿终生做她的仆人,服侍在她的左右。给她做饭,给她叠被,给她……”
  孟晓三自言自语着。
  王穆烈实在是听不下去,摇了摇头,无奈地站起身,准备离去,他忽然觉得相思病和神经病实际上应该是一种病。
  门一开,刀玲珑从外面走了进来。几杯酒下肚,她也觉得微微有点儿醉意,这对一个年轻姑娘来讲,显然是极不适宜的。唉!回去肯定又要挨父亲责骂,好在有刀雪在,哥哥肯定会被父亲骂的更惨。刀玲珑稳了稳心神,向哥哥刀雪那边走去。
  “大人。您看这个姑娘怎么样?”
  旁边一张桌子坐着七八个东倒西歪的议会卫士,这时他们已经喝得微醉。一个长相猥琐的卫士向坐在他们中间一个穿着华丽的人献媚道。
  华服男子抬头看了看刀玲珑,就冲着一旁的卫士耳语了几句,卫士点了点头,他忽然站起身,伸手拦住了刀玲珑的去路笑道:
  “姑娘,好漂亮啊!你是哪里人,过来和我们坐一坐。这位大人想和你说说话儿。”
  说完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淫笑。
  刀玲珑瞥了他们一眼,并没理会,继续往自己这边桌子走来。在水姑的酒屋,她并不想招惹什么麻烦。
  卫士忽然从身后一把抓住了刀玲珑的左臂叫道:
  “等等,姑娘,别走啊。大爷的话还没说完呢。”
  怒容爬上了刀玲珑的脸颊,但还未等她发作,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一把把卫士推到了一边。这是刚要准备离开酒馆的王穆烈。他冲着卫士冷冷地说道:
  “放肆!你敢在这里闹事儿?”
  卫士看了看王穆烈逼人的气势,没敢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华服男子。
  坐在中间的那个华服男子一听,面露不悦,他慢慢站了起来,旁边的议会卫士们一看也跟着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认识王穆烈的人,赶忙凑上前,低头在华服男子耳边说了几句话,男子听着听着面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他不屑地说道:
  “哼哼,天石王的儿子又怎么样。我爹云端可不怕天石王。”
  王穆烈听了一愣,他依稀听说过,议会长云端有个儿子叫云豹,从极遥远的西北地区挽云城来到兰香城找自己的父亲。云端立刻给儿子安排了一个议会卫士总统领的职务。原来云豹就是眼前这个人。挽云城?荒凉的黑色地带。云豹果然浑身透露着一股乡土气。
  云豹向四周看了看,王穆烈似乎并没带什么随从,既然人单势孤,云豹准备杀杀王穆烈的锐气。
  “你小子……”
  话音未落,远处忽然飞过来一只杯子正砸在他的嘴上,云豹两颗门牙四碎,鲜血顺着嘴角淌了一下巴。
  “谁,谁?是谁?”
  云豹的手下尖声叫着。
  “我。”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大家顺着声音看去,说话的正是刀玲珑的哥哥刀雪。健壮高大的大牛,站在刀雪身边,晃悠着手中的杯子,看来随时有可能砸在云豹的嘴上,云豹一看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短暂的安静,场面变得很尴尬。议会卫士们看着受伤的云豹,觉得实在是没法回去向议会长交代,纷纷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刀雪面无惧色,还是在那冷冷地坐着,但是细心的酒客们突然发现,这个浓眉大眼的壮汉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头随时可能爆发的野兽。水姑亲昵地依在刀雪身边,嘴角含着微笑,似乎一点儿也不关心自己的店即将面临的危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