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二章:怪坦

第二章:怪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层小楼,带着一个大庭院,简约又不失温馨。王穆烈回到住处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近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感受到来自父亲的压力。这种压力是全方位的,让他无比窒息。有时王穆烈甚至怀疑自己的智商出了点儿问题,脑子的反应永远赶不上事情的变化快。还是当一个孩子更安逸一些,至少不用浪费这么多的脑细胞。
  今天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议事厅青紫幔帐下那露出的一角翠绿色罗裙他看到了,王穆烈相信,它肯定不会来自于自己的母亲。因为母亲最讨厌的就是绿色衣服。母亲认为自己永远都应该是一朵让人惜护的鲜花。而绿色只配当鲜花的陪衬。
  她是谁?她能轻易地进入议事厅。他们是故意让我看到?还是不想让我看到?这个女人是否会对父亲的安全构成威胁?
  真是徒增烦恼,王穆烈最后决定还是不再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二十岁刚出头的他,有很多事情等着让他想,有很多事情等着让他干。
  这时候他就想起了翠云居的那个老娘们儿。那真是一个美丽的老娘们儿。一双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俏俏的瑶鼻,饱满红润的嘴唇永远带着一种原始的饥渴。还有那沉甸甸的胸,那一对人见人爱的胸!哦,还有那一双见到什么都想抓一下的芊芊嫩白小手。想到这里王穆烈狠狠咽了一下口水。他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了几口,以滋润一下他那干涸的喉咙。
  “当,当,当。”身后忽然响起了近在耳边的敲门声。王穆烈这才想起,回来时,门并没有关上。
  回过身去,他立刻看到一个长着可怕面孔的人正站在门口。实际上这张脸更应该用恐怖、恶心来形容。两条交叉的刀疤贯穿上下,鲜红的嫩肉外翻,并挤成了几堆。这样的脸就像被人砍了两刀,又被狠狠抓了一大把。无论谁长着这样一张脸,痛苦必定像亲兄弟一样紧紧伴随着他。但令人称奇的是,在这张破烂的脸上竟长着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这双眼细长隽永,智慧中又透露着些许慵懒。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使疤面人看起来自有一番独特的诡异。疤脸人斜倚在门框上,修长的身材看似松散,却又极具艺术之美。他站在那里就那么淡淡地盯着王穆烈。
  “您请进。”
  王穆烈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这个人。保镖?朋友?老师?都不是。王穆烈很小的时候,疤面人就陪伴在他左右,教他知识,剑术,教会了他想知道的一切。王穆烈叫他老师,但疤面人却不肯。他说我们的关系就是简简单单的‘你和我’。
  让王穆烈更感奇怪的是,疤面人二十年间体形容貌无任何变化,时间在他那里已经停止了。
  除王穆烈以外,每个人都背后叫他‘怪坦’。
  怪坦最初被人在兰香城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他穿着一身破旧衣服,蜷坐在路边不吃也不喝。来往的行人看到他可怕的怪脸,都惊恐万分。但时间一长,野孩子们发现他并没有什么攻击性,胆大的孩子逐渐开始主动拿他取乐。怪坦每一次都是一笑了之。
  有一天,一个长相凶恶的街头混混儿凑上前打了怪坦一耳光,怪坦一动也没动,小混混儿胆子更大,他站在怪坦身边,解开裤子冲着怪坦就要撒尿。没有人看到怪坦是怎么做的,那个小子的脸,瞬间变得和怪坦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那小子满脸流血,倒在地上已经死透了。人们一哄而散,没人敢再招惹怪坦了。
  天石王收到消息立刻赶到了现场,他看了看死了的小子,质问怪坦为什么这样做。
  怪坦只是简单的回答说:“开玩笑可以,侮辱人必须死。”
  天石王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坦。”
  天石王让坦跟随了自己,几天后甚至让坦独自跟年幼的王穆烈亲密相处。王后知道后大惊,她担心儿子的安全会受到怪坦的威胁。王后直闯议事厅,当面对天石王的决定进行了指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