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星光的彼端 > 第73章 大结局 最终章 !

第73章 大结局 最终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光的彼端大结局!
  
      文/罗清(青罗扇子)
  
      法国的房子是楼夕之帮我找的。
  
      她很懂我的风格,虽然比国内的别墅小一些,却很清新温馨。布艺的沙发,文艺复兴的盘子,黑胶唱片机,还有英国骨瓷茶具。她还时常寄礼物给我,有天鹅绒阔口礼帽,有香奈儿最新款香水和其他一些精致的小玩意。
  
      每天我会在有着白色遮阳伞的咖啡厅里喝一杯拿铁,或是在森林公园的木质长凳上坐一坐,那里时常有小孩嬉戏,金色的头发,白嫩的肌肤,像一个个小天使……
  
      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往。
  
      一切很好。
  
      我觉得这里应该适合清空回忆,放下曾经的爱恨。像巴黎女人一样,穿着优雅的风衣,抱着装着长棍面包的牛皮纸袋,喜欢音乐绘画。
  
      想融入这个城市。
  
      想变成另外一个我……
  
      我学做烘焙、煮咖啡,然而做得一塌糊涂。厨师是一个有着湛蓝色眼睛的法国帅哥,他说中国女人应该很聪明,为何我会笨手笨脚的?不过这样很迷人。
  
      邻居是一位优雅的老太太,头发雪白,养了一只猫。猫的岁数很大了,经常在她怀里打盹,偶尔才睁开碧绿色的眼睛。除了老太太的怀里,它哪里也不爱去。老太太像养儿子一样宠溺着它。她对我说,我也应该养一只宠物,猫或狗,马也不错。
  
      我想象着那个画面,笑着摇摇头。
  
      公园里的小孩开始跟我混熟,她们会在万圣节当晚,穿着小恶魔装,找我要糖果,也有会小屁孩学着法国骑士,亲吻我的手背,说要守护我一生。法国厨师最终也没能教会我做出一个好看点的蛋糕,却做了不少精致的点心送我。情人节那天他教我做浓情巧克力,说我如果没有男朋友送可以送给他。我笑笑,说我有人送。他感到惊讶,说我有一双美丽而哀愁的眼睛。
  
      当晚我回到家,仔细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女人。跟二十多岁时的自己比起来,那些盛气凌人的美艳湖水一般收敛了起来。现在的我跟巴黎女人没什么差别,慵懒散漫,骨感浪漫,喜欢美丽的食物、油画。
  
      我不喜欢“哀愁”这个词。跑来这里,就是为了躲避这种情绪。
  
      我把巧克力带给了老太太。她牙齿快掉光了,吃巧克力时,衰老的脸上却回溯着少女般的甜蜜表情。她抱着她雪白的波斯猫,乐呵呵地讲述着她过去是如何追她老伴的。他们跟法国所有的情侣一样,亲密过,浪漫过,也争吵过。后来她的老伴得了老年痴呆症,先是忘记事,再是忘记人,最后……连她也忘记了。她那时在病床前,每天将新鲜的花束插在玻璃瓶里,不厌其烦地讲着属于他和她的故事。过去不论是好的、坏的,回忆起来都闪闪动人。她的老伴还是去世了,她看着躺在棺材里面被白玫瑰包围的他,微笑着说,你还是那么英俊。尽管你失忆了,但我知道你的心,从来没有忘记我……那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哭了。
  
      这一年,我不敢让自己落泪,害怕因此失去了离开的意义。然而这一晚,我眼眶忍不住发红,滚动着泪水。她抚摸着她的猫,“爱情是上天赐予我们最宝贵的礼物。爱与恨越炽烈,爱情的浓度才越高。”
  
      是这样么?
  
      那爱得粉身碎骨到底是爱的灰烬,还是爱的新生呢?
  
      老夫人在摇椅上渐渐睡去,她的猫也在她怀里打着盹。后来我才记起,猫的名字跟她丈夫的名字一模一样。
  
      窗外下着细雪,簌簌的白雪将整个城市洒白了,看上去柔软而又圣洁。
  
      终于承认。
  
      这一年,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原以为抛下昔日生活,抛下黄锦立,就可以以崭新的姿态活在世界上的另外一个角落。为此我不惜改变自己的生活圈,习惯爱好,然而过去的影子却天天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念宝宝想念得发疯,所以在公园贪恋地看着那些小天使;我过得浑浑噩噩,心不在焉,所以做烘培煮咖啡都做不好;我不敢养任何宠物,因为害怕产生感情,害怕有一天自己会离开,不得不抛弃它们……
  
      活在过去的我,根本挣脱不开。
  
      周围的人都看到了,唯独我在自欺欺人。
  
      又一次失败了。
  
      ~~~~~~~~~~~~~~~~~~~~~~~~~~~~~~~~~~~~~~~~~~~~~~~~~~~~~~~~~~~~~~~~~~~~
  
      谭寒忌日快到了,我买了一张飞往国内的机票。由于担心会撞到其他人,所以特地提前了一天来到墓园。墓园里树木葱绿,宁静得仿佛时光凝固在了这里。不再像当初下葬那天,风雨交织,树木愁苦。
  
      我抱着白色的小雏菊,带来他的墓前。
  
      照片上的他,眼底依旧泛着浅浅的温柔,看上去那么的年轻、沉着。
  
      微风轻柔地吹拂着我的发梢,小雏菊白色的花瓣,那些花朵随风摇曳,仿佛谭寒在跟我打着招呼。
  
      谭寒……
  
      我闭着眼睛,在风中,心酸地微笑着了。
  
      你连去世了,都还这么温柔。
  
      怎么放得下你,怎么放得下你……
  
      我弯下腰,将纯洁的小雏菊放在谭寒灰色的墓前,手指却不由得一愣,在他的墓前,有着一大一小两束花。
  
      似乎是怕撞见什么人,所以也提前来扫墓了。
  
      墓碑前的果盘都是新鲜的。
  
      除了你们,还会是谁呢……
  
      我眼眶一热,心里隐隐发酸。
  
      谭寒,现在的我应该做点什么呢?
  
      现在的我,还是你喜欢的那个我么……
  
      连我自己都看不清方向。
  
      那个下午我靠在谭寒的墓前,把头倚在他的墓碑上,像是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说了很多这一两年无法说出口的话,又戴着他曾经送给我的戒指,伸到他的照片面前给他看,还跟他讲了一些宝宝的事情,把手机里存着的照片给他看,尽管拍照时间都在一年前,一想到这一点,又遗憾又揪心……阳光轻轻地撒在我的身上,有些阴凉又一些温柔,像是谭寒陪在我的左右。
  
      第二年,搬离了巴黎。
  
      国外虽好,没有娱乐记者和其他事情的打扰,但那个不是真的我。我连自己都不是,那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有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哲学书。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患有抑郁症,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坚强能够抗过这一切,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我希望自己像我扮演的那些角色一样强势,但其实各种压力加上产前产后的抑郁症已经偷偷侵袭了我……不过,当敢于承认这一点后,才是真正治愈的开始。
  
      想通了这一点,我的睡眠好了。
  
      心情也放松了很多。
  
      不再紧绷绷的。
  
      我开始随意地花钱,喝点小酒,买下自己喜欢的唇膏、包包、衣服和鞋子。当演员当久了,爱好时尚的习惯已经刻在骨子里了。
  
      我穿着漂亮的裙子看了很多摄影展、油画展、街头艺术展,这些展会让人再次意识到人文艺术的伟大。当有一天,我路过一栋百年建筑,顶灯将粗糙的半面石墙照得宏大而肃穆。上面贴着一张巨大的海报,一个女王样的女人面容庄严地看着右边,身后是一座座城堡,右下角用白色的字母写着舞台剧的名字。
  
      或许是灯光的原因,这张海报有种镇定人心的力量。
  
      已经很久不上网,不看任何电视剧、电影了。但这一次,我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张舞台剧的vip票——最好的中心位置。
  
      只是想随心所欲一点罢了。
  
      跟电影十几亿的票房相比,舞台剧的受众太有限了,所以之前我并没有很重视它。然而,当灯光、声效、角色出现时,我发现之前的想法错了。
  
      那种近距离的真实感,人物台词的震撼力,肢体语言的呈现度,简直吊打很多艺人。
  
      苏格兰被攻破,老将军跟刚死了丈夫的皇后发生了暧昧,然而上一幕两人还在*,下一幕他竟强迫她跟她的死敌结婚——理由是为了所谓的“和平”。
  
      那个将军让她投降,她拒绝了。
  
      听到皇后仍不放弃,将军怒斥——你是整个苏格兰的寒冷。你是苏格兰的冬天!这是对一个女人最严厉的指控。因为她也曾说过,请不要把我当女巫、皇后,我只是一个女人。
  
      她只是一个女人,却没有人懂她。
  
      终于,对命运投降的将军也颓废离去了,但苏格兰皇后却没有。
  
      最后一刻,她站在儿子尸身浸血的裹尸袋旁,脸上是世上最沉重的恸哭,让人看一眼整颗心就像被拧烂一般。然而只过了几秒,她胸腔急促跳动、平复,在半明半灭的光影里,重新定格成一个皇后该有的镇定侧影。
  
      ——即便丈夫、儿子都被杀死,她也绝不会屈服!
  
      全场谢幕,舞台演员鞠躬。
  
      掌声犹如海浪一波一波久久不歇,而我的心被一支猛烈的利箭射破一般!
  
      这场舞台戏颠覆了我对台词、肢体爆发力的感悟。
  
      我的体内充满着一种震撼的力量,有什么东西像烈火一样,再次在我心底生根发芽、猛烈成长!
  
      拼命地鼓掌着,为舞台剧、为演员、为悲恸却不屈服的皇后。
  
      啪啪啪的掌声不绝于耳。
  
      血液里有种疯狂的激情即将破冰而出。
  
      它们被沉封了很久。
  
      直到这一刻才强烈的显露出来——不演戏的宋微,不是真正的宋微。
  
      演戏对我有股致命的魔性。
  
      只有演戏时候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只有身在娱乐圈中的我,才是彻底释放束缚的我。
  
      演技、存在感、话题性、狂热、女王气势。
  
      拥有这些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其他的,只是一个碎片。
  
      ~~~~~~~~~~~~~~~~~~~~~~~~~~~~~~~~~~~~~~~~~~~~~~~~~~~~~~~~~~~~~~~~~~~~
  
      像疯了一样,我跑去看了很多舞台剧,更真实、更近距离地去感受舞台剧的震撼,更细致地体验各国演员的演绎之道。
  
      国内的看完就去日本看宝冢的公演,她们身姿飒爽,肢体极有气场,完全诠释了“清、正、美”的主旨。日本的公演与莎士比亚舞台剧沉重的历史感和厚重不同,他们更倾向感情的共鸣和人性的不屈服。日本的舞台剧看得我满心赞叹后,又去美国百老汇、俄罗斯芭蕾舞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欣赏经典作品新编……每个国家的舞台剧都有其独有的魅力和震撼感,这种力量可以击穿人类所有的灵魂与感情……
  
      我成了一棵树,拼命从里面吸取着养分,灌溉着枯萎的地方,又仿佛一块铁,千锤百炼,取其精华。
  
      曾经封闭的心正一点点舒展开来,过去那个自信而美艳的自己又重新回来了。
  
      想了很多。
  
      想到阿ken曾说,你就是影后。
  
      想到封景、云修曾说,你天生适合这个演艺圈。
  
      终于有一天,从午后到黄昏,思考了四个小时之后,我向黄锦立发了一条消息。
  
      “到现在,还是无法面对你。但我不会再逃避。会跟大家保持联系,可以的话,也请让我知道宝宝的情况。你们……还好吗?”
  
      很久以后,阿ken说那天还在开会的黄锦立,“唰”地一下站起,又哭又笑,手足无措,手机都快拿不住,连续两次掉在了地上。整个人紧张得仿佛一瞬间这条微信就会消失,抓住阿ken狂问了两遍,这是不是他自己的错觉。
  
      黄锦立很讲信用,也很成熟。
  
      他什么不多说,也不多问,只每天发宝宝的照片、视频给我。
  
      宝宝快三岁了,长得好快,快到黄锦立大腿处了。
  
      宝宝现在可能吃了,一个人就能吃掉两小碗面条,面条被他吸得稀里呼噜的。黄锦立给他买了辆能开的玩具车,他高兴得满院子乱开。
  
      他还会飞吻,睁着葡萄黑一样的眼睛,飞吻一串一串的,我被他逗乐了。
  
      5月的第二个星期,黄锦立录了一个视频,他教宝宝念了一句,宝宝对着镜头歪着头,懵懂地说:“麻麻,母亲节快乐……”又傻笑着伸出小手,仿佛能透过镜头抱到我一样。
  
      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
  
      那一刻我恨不得冲过去抱起宝宝,告诉他麻麻在这,麻麻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只是现在,我知道还不行。
  
      对演戏的狂热,重新点燃了我的生命之火。
  
      但我不能把它变成一种药物性质的依赖,不能觉得虚弱的时候,就靠舞台、靠戏剧的震撼力治愈自己,让自己遗忘不开心的事情。
  
      我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靠更坚定的信念,重新站起来!
  
      ~~~~~~~~~~~~~~~~~~~~~~~~~~~~~~~~~~~~~~~~~~~~~~~~~~~~~~~~~~~~~~~~~~~~
  
      这一年,我去了世界很多地方,美国缅因州、旧金山、黄石公园、北极冰岛、亚马逊水域、非洲大草原、阿拉斯加雪山,看过土著人点火,跟着里约热内卢的民众狂欢,在慕尼黑啤酒节上畅饮,在新西兰自驾,也在撒哈拉里穿行……
  
      渐渐的,我的内心变得更笃定。
  
      当我开着车,看着山上的那些冰川标记,每过几百米就告诉你这是什么年份的冰川;当我看着大自然的恢宏历史;当我看着生活疾苦却依旧想活下去、想读书的孩子们,我的脆弱、愤懑像被圣水洗涤过一样,净化、褪去。
  
      我拥有的,已经很多了。
  
      为什么我还不自足?
  
      未踩过荆棘破血之人,何以称王?
  
      我不需要称王。
  
      我只要内心肆意,戏入骨魂。
  
      又一次,我匿了以前的资料,临时甄选上了一个国外电影的配角,结果我的演技让国外导演、监制诧异不已。他们开出200万美金的价格,问我愿不愿成为这部美剧里的常规演员。
  
      之前曾有一位震撼海内的影帝,就是从国外重新红回国内,出演的美剧当时火遍全国,所以美国那边,也越来越希望有东方面孔的演员稳定参演。
  
      200万美金,对于不知道我资历的人,的确算是一个非常高的价格了。
  
      他们说,因为觉得我潜力无限,而且也很喜欢我的性格、自信与幽默,还能很快地跟人打成一遍。
  
      我的皮肤晒得更黑了一点,但是笑容比以前更明亮了。
  
      我朝着他们明朗一笑,红裙在风中飘扬。
  
      “我不能答应你们。因为不久后,三年,不,两年,你们会在国际电影节上看到我。那时,我不是作为商业大片的配角出现,我会是主角。”
  
      电视剧导演和监制大笑摇头,但语气充满善意。
  
      “两年,太快了,五年,不,八年,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你能得到名导的青睐,vivi,我相信你到时会成功的。”
  
      我露出“宋微”招牌式的笑容,举起啤酒瓶豪爽地跟他们碰了一下。
  
      “嗯哼,那我们就打个赌,你敢不敢?”
  
      “我赌,我绝对赢,而你会输,赌注是你新买的那辆兰博尼基。”
  
      “哈哈哈,vivi,你太狠了,这可是他的最爱啊,疼得跟老婆似的。”监制开着导演的玩笑。
  
      “我也‘垂涎’他‘老婆’好久了,香车美人,这才极具电影美感,不是吗?”我狡猾又诱惑地撩了撩长发,故意一边煽动一边放电。
  
      导演果然上当了。
  
      “赌就赌!”
  
      “那么记住——到时你会在国际电影节上看到这个名字g,宋微!”
  
      我眯眼一笑。
  
      ~~~~~~~~~~~~~~~~~~~~~~~~~~~~~~~~~~~~~~~~~~~~~~~~~~~~~~~~~~~~~~~~~~~~
  
      “i’mback。”我引用了某部经典电影的一句台词,发了一条微博。
  
      微博的粉丝们突然一下子疯了。#女王回归#话题顿时蹿升热搜排行。
  
      就这么一句话,竟然一瞬间转了快百万条,点赞达到了一千多万,留言更是无数。
  
      我的电脑都卡住了,阿ken笑着说,“电脑卡住算什么。你把人家大型门户网站的系统都弄瘫痪了,你知不知道。”
  
      我坐在红色沙发旋转椅上,潇洒的转了一圈。
  
      “嘻嘻,现在知道了。所以,他们是要付给我们广告费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