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星光的彼端 > 第 65 章

第 6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3
  
      青罗扇子/著
  
      灰蒙蒙的细雨把整个城市淋得晦暗又萧索。
  
      苍绿色的树木在这斜风细雨之下显得异常沉默,仿佛沉重的哀悼。灰白色的墓碑在低矮的树丛中若隐若现。这里经年寂静,肃穆压抑。这里是生与死的交界线。这里凝聚着所有人的思念与眼泪。
  
      空气中有种令人悲伤的凉意。
  
      我穿着黑色的裙子,站在一座灰色的墓前。上面的黑白照片看起来是那样的刺眼。照片里,谭寒罕见地笑着,眼神那么温柔。只一眼,我的心就像被活活挖去了一块,心如刀绞。
  
      细雨绵绵,阿ken在我旁边,为我撑着雨伞。是黄锦立特地让阿ken从美国飞回来的。
  
      清醒之后,黄锦立照顾着我。原本他想帮我安排谭寒的葬礼。我听闻后,疯了一样,猛的扯掉手腕上的输液管!红色的血液立刻倒流,溅了一圈。旁边的电子仪器乱叫一通。我发狂质问,双手在空中乱挥,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格?……黄锦立在我的咒骂中退到墙角去了,他害怕我情绪过于激动,甚至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他求我镇定下来,求我不要伤害自己和肚子里谭寒的孩子。直到医生和护士冲进来,确定我没有大碍之后,他才勉强挤出一个笑,说,那我让阿ken帮你……
  
      雨水顺着伞骨绷起的地方滑落。一滴滴透明的雨水犹如泪水从上方跌进泥土。草地、泥土、还有冰冷的空气钻进我的鼻息。
  
      牧师在墓前为谭寒祷告:“……他待人诚恳,话虽不多,却处处为人着想。他是我们永远的朋友,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听到这一句,我的眼泪再次下落。
  
      照片上的谭寒用他那双幽深漆黑的眼睛看着我,仿佛知道我快抽噎得不能自已,弯起眼睛的让我几乎无法维护住平日的女王形象。
  
      可是谭寒。
  
      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没有了铠甲,也没有了心。
  
      泪水蓄满了眼眶。
  
      他在的时候,一分一秒,都不觉得特别。他不在后的每一天,我都能回想起跟他在一起的一点一滴。
  
      这就是失去……
  
      我戴着谭寒送给我的订婚戒指。上面的碎钻在灰色的天空下流淌着令人心碎的色泽。他曾说要给我买一个更大的钻石戒指,可是如今……
  
      谭寒,我有没跟你说过?
  
      你的这枚戒指我很喜欢。我会戴着它,一生一世,直到永远。
  
      我只是恨自己。
  
      恨自己不能跟你在一起久一点。
  
      恨自己那时为什么没能接你的电话……如果接到了,是不是我们的结局就不一样了?
  
      ~~~~~~~~~~~~~~~~~~~~~~~~~~~~~~~~~~~~~~~~~~~~~~~~~~~~~~~~~~~~~~~~~~~~~~~~~
  
      穿着黑色传教袍的牧师祷告完毕,他的脸上透着庄重与圣洁,仿佛悲悯天人的上帝化身。大家相互扶握住对方,一一上前,把手中的花虔诚的放到墓前。这些花朵代表着我们对逝去之人的爱与怀念。
  
      我脸上挂着泪水,手里拿着一枝白玫瑰,一步一步走上前。面前墓碑照片上的谭寒微笑看着我,而我却希望此刻的时光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慢到我依旧能记起他的气息……
  
      突然,一道尖锐的女声划破雨帘。
  
      “宋微——你还有脸来看谭寒?”
  
      刺耳的声音惊得我手一抖,白色玫瑰的花瓣掉落了一地。阿ken一只手撑着黑色雨伞,一只手立刻把我往身后带去,护住我。
  
      大家纷纷惊诧的看向声源——来人是黎雪!她如今简直称得上是骨瘦如柴。额头上包着厚厚的白色纱布,上面隐隐渗透出了殷红的血迹。她的脸颊、额头全部是细碎的擦伤,有几道的疤痕甚至很深,呈深褐色状。
  
      黎雪脸色苍白,似乎是失血过多引起的。
  
      她向我走来,步伐一拐一跛,唯独一双眼睛大大的,满是癫狂、锐利的光芒。
  
      墓园的气氛似乎因她的到来而寒冷了起来。
  
      我不由得抱紧双臂,护住肚子,敌视的看着她。
  
      一阵阴风吹过,黎雪阴沉的笑着,涂着深红色的嘴唇张启:“——宋微,你为什么不去死!谭寒就是因为你才死的。”
  
      我瞳孔剧烈收缩,心脏一阵发紧。
  
      她这个质控几乎让我眼前一黑,愧疚感侵袭而来。
  
      阿ken露出往日玩世不恭的样子:“黎小姐,我们家宋微对谭寒的感情天地可证。倒是你们家,今天他的葬礼,我们几次邀请你们,要么不来,要么来了就闹事,您怀的什么心思?”
  
      黎雪和谭寒是一起发生车祸的。当时他们在同一辆轿车上,谭寒开的车,最后撞向了迎面而来的货车。谭寒当场死亡,而黎雪也身受重伤。谭寒的养父母,一直认为是他害的黎雪受伤毁容。他们起先不想让我筹备谭寒的葬礼,阿ken从中斡旋了很久,才同意交给我这个“未婚妻”。而后来,无论我们怎么打电话,他们都表示不想参加谭寒的葬礼……我在电话里噙着眼泪大吼:“黎雪是你们的女儿,难道谭寒就不是你们儿子吗!活着的那个还会继续在你们身边,死掉的那个,你们后半辈子再也见不到他,就不会感到心痛?……”而回答我的,只是一串串挂掉电话后的忙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