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星光的彼端 > 第 40 章

第 4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光的彼端39
  
      脑海里浮现一个名字。
  
      论利用媒体的煽动与炒作,引发轰动*件,还有谁会比阿ken更擅长?当年他只是略做点小动作,我的演艺生涯就几乎充满了争议,而得到阿ken真传的楼夕之,更是搞得我们近日来头痛不已。
  
      ——围魏救赵。
  
      只有让楼夕之本身引火上身,她才无暇顾及我们。而我们也有了她的把柄和攻击的弱点。
  
      阿ken真的很有本事。
  
      我看着电脑屏幕上,鼠标随便滚了滚。那些大大小小的新闻视频全部都在热议,楼夕之光彩照人的硬照和此次事件里素颜的对比照更是被无数人浏览点击。对一个女星来说,这几乎是最沉重的一击。
  
      我的心情很复杂。
  
      阿ken是我的人,能做到这个份上,不容易。而且他知道我的处事态度,肯定是不想我为难,所以故意没提前告诉我。
  
      单枪匹马,而不是以工作室的名义。这样一来,到时楼夕之只会恨他一个。
  
      不再是我。
  
      只是,但凡我们这种一线女星,爬到今天这个高度,都是淌过多少血与泪。被爆出这种新闻,楼夕之如今心里怎么想?
  
      还没来得及多思考,谭寒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过来。
  
      我听完心里一惊,立刻急急忙忙冲向医院。已经很久没去过医院了。消毒水的气味,白色的医生制服,还有虚弱病人们的哀叹声,像是上辈子那么久远。但如今,以往无事都喜欢搞怪的阿ken,整个人却被包成白色粽子一样,躺在雪白病床上动弹不得。
  
      他鼻青脸肿,眉骨红肿得高高的,一只手骨折缠着绷带。
  
      满脸淤青和划开的口子,有的地方已经结疤,但是显得更加狰狞。
  
      我来到床边,心疼极了,恨不得用手摸摸这些伤口。我问向谭寒:“怎么回事!”
  
      伤这么重。
  
      谭寒看了一眼阿ken,后者龇牙咧嘴,却还是一副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样子:“没什么,就是拍了美女的视频,被对方找人揍了呗。”
  
      真的是阿ken。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谭寒接着他的话补充道:“阿ken被几个人围殴。幸好有人报了警。几个人都被捉了。”
  
      阿ken“嘿嘿”笑了两声,有点讪讪的意味。
  
      “不是让你别告诉微微么……”
  
      下一秒,他又像是安抚我似的。
  
      “不过咱也不亏,这下夕之应该再也不会来这一套了。”阿ken笑着说着。一个不察,抽痛了嘴角的伤口,他脸上皱了几下,然后又嬉皮笑脸道,“不用担心曝光。他们不会,否则夕之脸往哪搁?”
  
      等等……
  
      楼夕之脸往哪儿搁,该不会是……
  
      我睁大眼睛,艰难的咽了咽喉咙。
  
      “该、该不会那个视频是你拍的吧?所以那一周跟她电话打得火热?”其实我更想问的是,该不会你也在视频里面吧。
  
      我的天!
  
      阿ken这胆子也……
  
      “总得先让她放下点戒心吧。”满身伤痕的阿ken供认不讳,神色还有得小得意,“就灌了她酒而已。还没发展到不纯洁的地步。嘿嘿,微微,你是不是想多了?”
  
      我清咳了两声。
  
      为什么听到阿ken和楼夕之的这事,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念头刚一转,才发现阿ken这是故意把我注意力拉偏。
  
      我看了看他的伤,正色道。
  
      “别扯那些了。到底伤得重不重,医生怎么说?”
  
      阿ken笑嘻嘻:“不重不重,过个几天就能下地。”
  
      他的话能相信才有鬼。
  
      我直接看向谭寒。
  
      “右手臂骨裂,身上不同程度擦伤,轻微脑震荡。要留医查看几天。”
  
      谭寒据实相报。
  
      这足够严重了好吗?我用不满的用眼神看着阿ken。
  
      阿ken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摸摸鼻子,有点心虚的讪笑:“我不是没说错么,的确是过个几天呀……”
  
      我直接把被子给他掖了掖,让他闭嘴,规规矩矩在病床上养伤。我朝谭寒示意了一眼,走到外面的走廊说话。
  
      ~~~~~~~~~~~~~~~~~~~~~~~~~~~~~~~~~~~~~~~~~~~~~~~~~~~~~~~~~~~~~~~~~~~~~~
  
      “是不是楼夕之让人做的?找几个保镖守一下吧。”
  
      我冷静道。
  
      没想到谭寒的回答却出人意料。
  
      “不,是楼夕之报得警。让我去警察局保释阿ken的,也是楼夕之。”
  
      我震惊的看着谭寒。
  
      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峰回路转,楼夕之报的警,楼夕之让谭寒去保释阿ken?在阿ken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
  
      “那几个人下手很狠,专门的练家子,如果警察没来,可能阿ken就……”
  
      “什么意思?”我半眯起眼睛,越听越疑惑重重,“难道不是楼夕之派人教训的阿ken?而是其他人替楼夕之做的?”
  
      而得知风声的楼夕之赶紧打电话叫了谭寒。
  
      楼夕之不是跟阿ken不对盘么?为什么阿ken做了这样的事,她却是这样的反应?
  
      不,跟楼夕之不对盘的,从来不是阿ken。
  
      而是……我。
  
      难道说……
  
      我心里对楼夕之和阿ken的关系突然有了一种更准确的猜测。
  
      是啊,一般人楼夕之怎么会让他人近身。
  
      如果只是一般的关系,楼夕之怎么会喝醉,怎么会放下戒心。
  
      她们两人的关系,我没有参与,但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却是一段风雨交加,又爱又恨的人生路程吧。
  
      我透过病房的门,神色复杂的看了里面阿ken一眼。
  
      他正低头看着手机。
  
      单独一个人的时候,阿ken脸上并没有平日的玩世不恭,他有些眼纹的眼底透着一种深深的寂寞。那些残留着血迹的伤口,像是一张被剥落的面具,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显现出他真实的一面。
  
      我曾记得有次拍对手戏的时候,楼夕之曾这样聊过阿ken两句,有一种人,白天越是看似热闹,深夜一人,就越是孤单。
  
      阿ken就像是马戏团里面永远带着面具微笑的小丑。直到散场落幕,灯光熄灭,所有的黑暗才是他的沉静。
  
      他盯着那个小而薄的黑色手机。
  
      好像在看什么人的微信,然而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
  
      那些报纸上果然没有报道阿ken被殴打的事件,而楼夕之的话题一种居高不下,据说ese把她所有项目暂停,公关部紧急商量对策,准备召开记者会。而楼夕之就像消失了一样,一直没有发生。
  
      一个大牌女星,越是在这种转折性的时刻,越需要智囊团处理这种公关危机。处理得好,形象才不会受损,反而变成高曝光的话题。一旦处理的不好,很有可能还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补上……
  
      楼夕之在意这些吗?
  
      毕竟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就算爱过黄锦立,可是最爱的,还是她自己。
  
      就在我再一次去医院探望阿ken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里面还有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只不过她围着爱马仕小马图案头巾,带着大大的墨镜——居然是楼夕之!在这种风口浪尖之下,她居然还顶着被狗仔队围堵的危险,跑到医院看阿ken。
  
      见我进来,楼夕之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就笑了起来。她丝毫没有受到不雅照的影响,眉眼之间的傲气仍在,精神看起来不错。
  
      她的手指划过阿ken的伤口,眉眼尖顿时多了几份心疼。
  
      “怎么样?受到教训了吧!”但她脸上却只是轻描淡写的笑着,“你可做的真够绝的!不过,这一次,我放过你。你回来吧,我既往不咎。”
  
      我片刻间有种感觉。
  
      楼夕之是认真的。是认真希望阿ken回去。
  
      否则不会被他设下陷阱,背叛,中伤到这种程度,还能忍受。
  
      我们之忍受一个人。
  
      要么是因为爱,要么是因为你对他还怀有希望。
  
      阿ken的表情却没有以往的慵懒,透着一抹反常的沉重。他像是行将就木的病人,因为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所以反而什么都可以不用考虑
  
      外面的天阴阴的,像是一层灰色的纱,显得非常的压抑。
  
      阿ken的语调却再次轻快起来。
  
      “夕之,难道你没有发现,跟你在一起,”他自嘲而讥讽的笑了一下,“我永远只会想出陷害、绯闻、丑闻、踩人上位这种事。”
  
      他懒洋洋的笑着,看着楼夕之。
  
      可是那双经历过风霜与疲惫的眼睛,却是犹如窗外灰色阴霾的悲伤。
  
      “我曾经愿望,就是把我手上的艺人,带成一个个大红大紫的巨星——这才是身为经纪人最大的荣耀。就像演好戏,成为更好的演员,才是你们该做的事。”
  
      “可是,跟你在一起,永远做不到这些。”
  
      阿ken的眼神,从慵懒的悲伤,渐渐变成烟飞烟灭后的冷凉。
  
      楼夕之的笑意还凝在唇边,然而,阿ken的话却瞬间把这种笑意冻结在她脸上。
  
      楼夕之浑身颤抖着。
  
      她美丽而骄傲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阿ken。大概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而这些话更像是一条鞭子,狠狠抽打在她身上。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楼夕之神情有些僵硬,却逞强着看着病床上的阿ken。
  
      她双手握拳,像是这样就可以反驳掉对方的说法。
  
      “难道我没有演好我的角色?难道我为演艺,牺牲得还少?”楼夕之仰头笑了笑。
  
      “——谁没有过梦想?!谁不曾想当一个好演员?”
  
      “难道我过去付出得还不够多?”
  
      “任何人都可以说我,但是,唯独阿ken你不行,因为你比所有人更了解更清楚,那些年我们是怎么一起熬过来的……”
  
      楼夕之心情剧烈的波动着。
  
      情绪随着胸口的起落一起一伏。而原本神情疲惫的阿ken却在听到她这一番话后,神色一震,脸上划过一抹回忆的不忍心,仿佛也记起了那些年的不容易。
  
      那些,我从来不曾知晓的一面。
  
      ~~~~~~~~~~~~~~~~~~~~~~~~~~~~~~~~~~~~~~~~~~~~~~~~~~~~~~~~~~~~~~~~~~~~~~
  
      我悄悄的退出,将这个房间留给了楼夕之和阿ken。黎雪也曾后悔,但她跟楼夕之不一样。黎雪仍然只顾自己,让谭寒为了角色再次背叛我。而楼夕之……她从头到尾,都只想要回阿ken。
  
      我不知道,这一次,阿ken还会陪在我身边吗?
  
      回到工作室,我看了看墙壁上我们三人放大的相片。
  
      白色银边的欧式相框里,放着宋微工作室刚刚成立时,我们背靠着窗户的三人照。我穿着红色裙子,翘着腿,谭寒和阿ken就在我身边,充当着我的左肩右膀。我们三人笑着,眼睛里是重逢后的喜悦。
  
      我们人生里,真正“三剑客”的时代。
  
      如果还能在一起,该有多好。
  
      夜幕降临,谭寒从医院回来了,我躺在沙发上,他像是做了无数次,熟练的切开水果,榨好橙汁,递到我手边。我用手遮住眼睛,过了一会,才问道:“阿ken……跟楼夕之走了吗?”
  
      谭寒坐在我身边。
  
      他看着我,摇了摇头:“没有。他说,只有跟你在一起,才是最欢乐最充实的时光。”
  
      我听得一笑,眼泪却快要掉下来。
  
      我呢喃说着。
  
      “很奇怪……我现在最不想的,竟然是希望我们三个人永远不要散开。比失去很重要的角色,更不想发生的事。”
  
      没有了黄锦立,我还有自我。
  
      可没有了你们,我还剩什么呢?
  
      “我会永远陪着你。无论发生什么。”
  
      良久,谭寒沉声说着。
  
      楼夕之的记者会终于正式发布,面对一线女星的不雅照,很多记者开始纷纷猜测。
  
      “肯定说不是她吧。”
  
      “打死也不会承认是自己,否则还得了?”
  
      “估计是穿着黑色衣服,画个惨兮兮的妆,痛哭一个小时说自己是被害者,里面的人不是她哈哈哈……”
  
      我在医院陪着阿ken,我们俩相互调侃,同时不经意的瞥瞥墙壁上的时钟。下去就是楼夕之记者会的现场直播,尽管阿ken提都没有提,好像一点都无所谓,但最后,我还是打开电视,调到楼夕之记者会的现场直播。
  
      按照一般思路,楼夕之当然必须否认这个人是她。
  
      或者一定说出一个让所有人相信的理由。
  
      但是……
  
      我忘不了楼夕之最后在病房看阿ken的眼神。
  
      那时一种强烈的、想要挽回的眼神。
  
      出于记者们的意料,楼夕之没有选择那些“被害装”,没有一副以泪洗面,冤枉无比的模样,反而画着美丽高雅的妆容,得体的枚红色套装,既有大牌女星的风采,也有熟女的气质。
  
      她一上台就朝着大家一笑,颇有大将之风。
  
      “我知道大家很想问我这个视频是不是真的。”
  
      所有的不按牌理出牌的结果——只有一种可能。
  
      我突然有了一种预感。
  
      “是、真、的。”
  
      下面黑压压的记者立刻轩然大波,像是奔涌的海潮,纷纷拿着照相机对着楼夕之一阵猛拍,一时之间镁光灯像是闪电乱闪。
  
      然而,楼夕之,只是镇定的看着她们。
  
      “我只说一遍。也只解释一次。”
  
      “对方不帅,也没有什么钱,更不是豪门。但多年相交,认识,错过,如今发现,还是离不开他。谢谢大家。”
  
      楼夕之站起,朝记者们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记者们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又是纷纷朝着她猛拍。
  
      而医院病房内的阿ken,即便再想掩饰,但还是满脸的震惊、不敢置信。他的手指抖动着,然而因为我在旁边的缘故,他又极力强忍着。黑色的手机在一旁响着,震动着,来电显示上写着“夕之”两个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