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长女 > 番外 终

番外 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做全福人啊!
  “我都这把年纪了,一脚进棺材的人了,还有人想请我做这全福人啊!”王元儿笑呵呵地道。
  她已年近六十,儿孙满堂,早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些热闹心,全福人,她也做了不少家,如今想想,这一路走来,好似做梦似的。
  “老祖宗万不可这样说,您老长命千岁,福泽绵延,也就如此,才多的是人想请您老做全福人呢。”崔夫人笑着恭维:“咱们也想老祖宗您这样的老泰山在外走动一二,帮咱撑撑家呢!”
  王元儿笑了起来:“你都是当祖母的人了,这嘴倒是越发的顺溜了。”顿了顿又道:“贺大人家……”
  “他们家的二少奶奶是文姐儿的手帕交,那个媛姐儿,老祖宗您小时候还抱过她呢,一眨眼就嫁人了,老祖宗您可该瞧瞧,那小娘子如今生得极好了,果然是沾了老祖宗您的福气!”崔大夫人忙道。
  “罢罢,你既一心游说,那我便再倚老卖老一回吧!”王元儿笑着道。
  崔大夫人心喜,忙的又逗趣两句,用过饭后,又叫来了仆妇长随仔细伺候着两位老祖宗,便回了城,找了人去贺家回话。
  六月好时节,贺家张灯结彩,早在辰时二刻,就陆续有客人上门给贺家小姐出嫁添妆,说说笑笑的,十分热闹。
  王元儿这全福人早就被崔家人接了回来,天不亮就送过来贺家,给那贺小姐梳头挽发,许多的官家夫人小姐都挤在了贺小姐的闺房中,满面羡慕的看着贺小姐。
  能得相国夫人做全福人,这可是大福气,尤其相国夫人都这把年岁了,要想请到,更是难得,听说相国夫人几乎都不问世事,这大半年都是在庄子上住着的。
  王元儿毕竟年纪也大了,这全福人的一系列的该做的程序下来,她就感到有些吃力和力不从心的样子。
  “真是老了,老了,想不认老都不成!”她慈和的呵呵一笑,这簇拥着的女眷自然都笑着恭维一点都不老。
  送走了新娘子,便去坐席,吃了一半,崔源就遣了人过来,要接了王元儿一道回家去。
  这一来,少不得又让人感叹和羡慕,都这把年纪,还这么恩爱,这才是女人一生中最大的福气吧!
  回到崔相府,王元儿歪在炕上不愿动弹,小丫头跪在她的脚边用美人捶敲着腿。
  崔源走了进来,仆妇连忙奉上茶。
  “都让你别去了,还非要折腾,又不是那小孩儿了,跟你说,这是最后一回了。”崔源抿了一口茶,看着她满面疲倦的样子,脸不由微沉。
  “你这是嫌我老得动不了了?”王元儿睨他一眼:“要不要给你添两个美婢红袖添香?”
  崔源被噎得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啧声道:“瞧你,这把年纪了,还说这种气话,我这不是心疼你吗?”
  王元儿哼了哼,半晌又道:“这大半年,确实精神不如从前了,到底是老了。”
  “老什么老,我都六十好几了,还没说老呢,你看着也才四十来岁。”崔源又不依了,他听不得她说一点丧气话。
  王元儿噗嗤笑了:“真真是神是你,鬼也是你,你自个刚刚说我老了,如今又说我不老,你才是三岁孩儿,说话不算话。”
  崔源将那小丫头赶走,坐到她身边,软声道:“我这也是说的实话,太操心的,咱们都别去管,不然要那些后辈做啥?皇太后去的那会,你病成那样,我心里怕得很,你就什么都别操心操劳,就跟着我,天天走上个千步万步,好歹多陪我几年。”
  王元儿心一软,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得知清儿殉帝后,她就病了,整日里迷迷糊糊的,崔源害怕得很,等她病愈,他就老了十岁似的。
  他们做了几十年夫妻,除了最初那会儿,后来的日子就再没分开过,便是如今,两人都是同睡一床的,彼此早就已经融入对方的生命里了,一旦其中一个去了,另外一个……
  “放心吧,还能陪你走几年。”王元儿戳了一把他的额头。
  崔源这才笑起来。
  “昭哥儿,平哥儿来给两位老祖宗请安了。”门外,有仆妇扬声唱起。
  王元儿立即眉开眼笑起来,崔源则是轻哼,小时候是儿子,后来是孙子,如今是重孙,一个个都要跟他抢人。
  “来人啊,准备行装,明儿个我和老夫人要回庄子里去住。”只有回到庄子,才能避开这些人,那就没人和他抢人了。
  王元儿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白他一眼,看到两个重孙子进来了,立时眉开眼笑的叫:“哎哟,我的乖孙孙,快来曾祖母这。”
  ……
  时光荏苒,已是白发苍苍的崔源守着老妻,细心的给她梳着稀疏的发,一如年轻的时候,嘴里小声地说着话:“不要怕,你要去便去,我在这守着呢,我在你后头瞧着呢,别怕。”
  王元儿浅浅地一笑,满是皱纹的脸,已经蒙上了一层死气,可她却不怕,正如他说的,他在呢。
  “我……不怕。”她咧嘴一笑。
  “那便对了,没甚好怕的。咱们都活得够了,不过是你先走一步,我随后来,都说这才是女人的福气,你看,嫁给我,就是你的大福气,你可真幸运。”崔源又笑道。
  王元儿笑出了眼泪:“是啊。”
  这一生,她何其幸运,能嫁与他为妻,得一心人,白首不离。
  崔源拭去她眼角的泪,也笑:“娶到你,也是我崔源的福气。老婆子,你可要答应我,在那边也要等着我一起走,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好。”王元儿缓缓地阖了一下眼:“我等你。”
  崔源笑着吻了一下她的嘴:“乖,你睡吧。”
  她笑着,伸出手,他的手握了上去,她听话的闭上眼,嘴角含笑。
  崔源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那手没有了力气。
  “老婆子,我才是最幸运的人,此生,有你足矣。”
  嘉庆十五年八月初六,相国夫人逝,同月初七,崔太傅随妻而去,两人均以高龄寿终正寝,成就一段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恩爱佳话,为后人所传诵。
  (全文完)
  陌感恩所有读者陪着陌走过这本书的里程,感恩你们支持,旁的不多说,明年新书唯盼你们会继续支持,谢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