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上光 > 寄读者

寄读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呵!我的天后娘娘,你现在还惦记着穆瞻青?穆家绝了,我留着他,就是为了等今天。”他越发厉声吐字。
  “今夜,”轲英指着地面:“从这里到红丛我只吩咐为他一人放行,要是他准时,现在就应该在沧浪亭了。哈哈不对,他向来都很准时,你说是不是?”轲英指向来时的方向,他希望错落有致的声音,可以让温云珑看清眼前的自己,并对自己的身份不再逃避。
  她离开他灼热的目光,她根本不想激怒他。犹豫,怜悯,这些浮现在脸上。
  “怎么?心疼了”他轻声道。
  “沧浪亭可是离这很近,如果你今晚卖点力,你说他会不会听到只言片语?”他脱口而出的字眼带箭,那口气酸腐,嫉妒,或者不甘心。
  轲英的衣领被抓到变形,她大口温热的呼吸扑在他露出的胸膛上。
  他低下头:“温云珑,口口声声说着不想嫁给我?现在却这么主动为我宽衣……你就这么擅长欲擒故纵三心二意?穆瞻青是不是也对这样的你很着迷?”轲英浮现些许放浪的神情,似有嘲意的轻笑起来,他从未这样过。
  她下意识后退,轲渶一把握住她的腰,这样用力才发现她纤细的腰身有多柔软。
  “啊!”她被突如其来的接触吓了一跳,她没见过这样的他:“轲英,轲英……放开我!”
  竭力挣扎过后,轲英停下摸索:“好啊,我放。”
  他松开围揽腰身的手,以更加强势的力道抓起雀脚一样的手腕向出口走去,任凭她喊叫推辞。
  “轲英,你放开我,轲英……”央求有些失音,几日关押让她的声带缺少力气。
  她太想知道了,现在他变成这般模样,那个时候会有多痛,她有愧疚,有疼惜,但是这一切怎么可以。
  轲英强行将她扔在床上,藏阁内高窗大开,喜床衬着她平日里洁净的素衣,上面的味道轲英太熟悉。
  对啊,她就是那个在大典时被替代,不可以摆上台面,强行被逼入天女藏的新嫁娘。
  “还是不愿意配合吗?他还在那儿候着,若是今夜什么都没有,他会认为什么?嗯?”他望向眼前的她:“呵!何况皇叔还送来这贵人香,云珑,我们不要辜负了皇叔的一番美意啊!”
  轲英凑到她耳边悄声说着,挑逗的语气,温热的鼻息,打地她不禁战栗,连她眼中的怒火也未让他停下。
  自那过后她根本没办法再抗衡任何人,从此像金丝雀被保护在囚笼里,更别说伤到轲英一丝头发。眼前的这个人,他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自己也助过一臂之力。
  但她仍准备一试,身体侧向安置香炉的床头,伸手试图打翻。却被轲英反扣起手臂,手下的触感纤细至极。
  因为手腕传来的疼痛,让她接连发出让人联想的声音,轲英要的不就是如此吗。
  顺势,她被按入床榻。
  枕边的贵人香让眼前的红色淡到微醺,如梦似幻的光流涌动在藏阁之中,一阵凉意袭来,袒露出分明的脊骨,上面最显眼的就是那朵流光溢彩的曲碧花。
  天女藏,红丛外,沧浪亭。
  一双脚印想要前进,又退回来,又决定要前进,来来回回的最终,仿佛察觉到什么一般,选择退回好了。
  一地红叶被天风扬起,夜露深重飘渺不定,铃声从阁尖传来。
  沧浪亭的石桌上,遗落下一壶微热的苦涩,温度是手掌握出来的,酒是满的,全当醉后需要清醒,索性一口没喝。
  壶中月色波光,飘荡着天女藏的红丛枝丫,接连缓缓浮出月露成双飞过,翠杯热酒,好不快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