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身尖叫 > 第208章 四个竹鼠一麻袋

第208章 四个竹鼠一麻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在孩童的时期,身体刚刚开始成长,三魂七魄还不稳定,很容易就被“不干净”的东西带走,或者受到惊吓,魂魄被惊走不敢回来,照成孩子可能啼哭不止,停不下来;也可能变得痴痴呆呆,没有自我的意识。

    我幼年时期就因为主魂被剋孢鬼拐走,几乎就成了第二种情况,差点一辈子就是痴痴呆呆浑浑噩噩的渡过。

    所以对于“惊魂”的孩子,我都有些同病相怜、以己渡之的感觉。

    为此,爷爷曾特意传授过我招魂的方法,希望如果我今后遇到同样有魂魄丢失迷路的孩童,可以帮帮他们。

    没等我靠近那灯火阑珊的地方,几声狗吠立即传了出来,随后,一条大黄狗扑腾着跳出来,对着我狂吼不止。

    好在家养的畜生,不会乱咬人,除了嗓门大点,也不会跟方才的那只雪狼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你身后,抽冷子给你来上一口。

    所以我没有理会它,静静等着主人出来。

    这是一户典型的滇式农家小院,竹楼斜倚,三面合抱。

    在院子的门口,先前有个妇人正在那大声喊着,这时候见到有人经过,或许有些不好意思,就自顾自的走了进去,随后,出来了一人。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清这人的模样:是一个越显佝偻的老者,满脸都是岁月雕刻留下的痕迹,身子骨还算结实,一看就是长年耕作于农活,有股子农家人特有的纯朴气息。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圆圆长长的竹筒,上面隐隐有火星昏暗的闪着。

    是旱烟袋。

    在云滇这边,有这么一种说法:“云南十八怪,竹筒能做旱烟袋。”

    其原意就是因为这边的竹类资源极为丰富,当地人不但将其制作成竹楼、竹椅、竹笠等家用品,甚至还通过中央打孔、半截蓄水之下,制成了旱烟筒,每吸一口,都是咕嘟咕嘟的声音大作,很有特色。

    我也曾经试过用那玩意儿抽烟,可惜那东西太考验人的肺活量,虽说过滤倒是过滤的干净了,但年轻人根本吸不惯它,也不知多年以后,这种类似的文化,是否还能一直传承下去?

    “年轻娃儿,你很面生啊,不像是本村的人?”老者拉住大黄狗,客气的问我。

    我连忙笑着打招呼:“大爹,山上迷路了,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在你家借宿一晚?”

    这边有个习俗,对于自己的爸爸,一般称作“我爹”,而对于比自己爸爸年龄稍长的人,不论有没有亲戚关系,都唤作“大爹”,其实就是大伯、大叔的含义。

    农村的汉子就是纯朴,老者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腼腆的笑着:“家里有些简陋,只要你不嫌弃就成,正好还没吃饭,一起吃吧。”

    我一听这话,大喜过往,连连感谢,说实话,这一天下来,我也是有些饿了。

    老人很客气,很快就把我带到他的家中,大黄狗也听话的没有再叫唤,而是愉快的在院子里扑腾,左摇右摆的甩着尾巴欢迎客人。

    正如他所言,他家确实很简陋,跨过门槛,略显古旧的桌子摆在房子中间,上面摆着一大瓷盆热气腾腾的“炖品”,以及几双整整齐齐的筷子。

    再然后,两条长凳一把竹椅,就是房间里的全部家当。

    竹椅上,躺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胸膛正在起伏着,似乎正在沉睡,即便是我走进门来,也没有将他惊醒。

    两条长凳的上面坐着一个老妪,看样子是这老爷子的老伴,这时候正抱着一个孩子,轻轻的摇晃着,似乎正在哄孩子睡觉,见到我进来,也是笑了笑。

    还有一人,则是典型的农妇打扮,看样子年龄可能不算太大,但是常年的劳作已经让她尽是风尘仆仆的模样,正在偷偷的抹着眼泪。

    也许她就是这两个孩子的母亲,老人的儿媳妇儿,刚才那个喊魂的妇人。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见到老人的儿子或者其他的年轻劳动力,他的家中,似乎只有他一个男人。

    “今天就到这里,正好来客人,都过来吃饭吧。”老人吆喝着其余的两人,拉着我就过去坐下,十分客气。

    今天?

    这个词让我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看样子“被喊魂”的那个孩子可能就是竹椅上躺着的那男孩,也许已经酣睡了好几天,所以才有今天这个说法。

    喊魂也是有次数的,一天不能超过七次,一次不能超过三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