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身尖叫 > 第205章 东南西北不见天

第205章 东南西北不见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据说有那么一种鬼,被称作“树鬼”,又名树中住鬼,因为生前或是砍伐树木毁林无数,或是拔幼苗掘根者无数,在死后则遭受到报应,鬼魂被拘束在树木之中,与树木同化,受尽寒热交迫、虫蚁唼食等苦难。

    这一类的鬼,往往在夜间无人的田间野道上迷惑走夜路的行者,让人被困在方寸之地无法走出,其实与迷路鬼的本领相差不大,只不过因为有了附体容身所在,可以借着树木装神弄鬼,骗到一些愚昧的人,把它当作树神来拜祭。

    那个被抱在水泡里的人,一沾染到阳光就发出嗤嗤的黑烟,显然就是阴邪的东西。

    难道真的是树鬼作祟?

    可是树鬼其实是没有什么真本事的,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厉害,居然能够在白天攻击人,还有那么大的力道?

    我有些想不明白,不清楚眼前的这棵怪树到底是食人树还是树鬼,可惜现在敌强我弱,只能先缓一缓,尽量不去招惹它为妙。

    直到这时候,我才有时间查看周围的环境。

    在我的前面,就是波澜壮阔的澜沧江,两旁的江岸很高,而我,正处身一片平坦的小沼泽中。

    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大山,隔着澜沧江对岸的大山更是拔地而起,与前后之间的山峰形成一段错角,从下看上去,恰是一线穿云而过的缝隙,正是传说中的“一线天”。

    山峰险峻,奇石大树巍峨而立,正如李白蜀道难中所言的“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就是这种场景最真实的写照。

    云贵川三者之间的地势地貌其实相差不远,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滇道之难,也是传说中的天梯石栈相钩连,差不到哪儿去。

    说也奇怪,偏偏就在这处,这崇山峻岭之间,居然有这么一块平坦的沼泽之地,与周围的险峰奇石格格不入。

    在这片土地的前方,是一片陡峭的河床,这颗怪树就扎根在河床的尽头,处于一个诡异的三角地带位置,而再往前看去,水势急转,似乎进入了一个落差比较明显的转折点上,隐隐能够听到水势跌落的声音。

    我站在河床边上,低头看了下去,发现在我的脚下,泥沙沉浮掩埋之间,居然露出了片片白骨,乍一眼望去,比比皆是!

    估计这些白骨都是上方的水葬船带下来的尸体,在这个奇异的转折环境下,船只被弄沉下去,然后尸体被江中的鱼类吞噬一空,白骨则被冲到了岸边?

    但为什么水葬使用的死亡船偏偏到了这里才会下沉呢?前面却好端端的没有事发生?

    也许,与水里的那只大鳖有关?

    我观察一会儿,没有在水里发现什么异状,倒是远处的那个被阳光直照的“人”,这时候已经慢慢的化成了脓水,随着水泡皮膜的破裂而流出,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阵阵恶臭,熏得我直皱眉头。

    经过一个上午的休息,我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身上的衣服虽然还有些潮,但已经不影响行动,我决定,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妙。

    这时候是正午时分,说不定这棵怪物的力量因为受到太阳的影响而被压制住,不能完全得到发挥,如果再过一会儿,难免会有其它的变化。

    我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情况,除了衣兜里的防风打火机以及那半瓶烈酒外,裤兜里的东西基本是全部丢失了,什么手机钱包身份证银行卡一股脑的东西,全部都被大水冲了去,包括王九给我的那堆东西。

    肩头的伤口已经结疤,应该是今天早上残余体内那点尸力的功效,还有那异于常人的体质。

    就在离开矿山之后,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体质有些变化,甚至在家里洗澡的时候还因为控制不住力道而弄碎了浴缸的边缘,后来不得不用镇尸符镇压体内的尸力。

    现在看来,只要没有镇尸符的存在,就算是浑身半点尸力也无,但是那与生俱来的、与血脉化为一体的恢复力,还是随时都在生效。

    至少目前这种情形下,这是个好事,我不至于因为伤口的问题,拖泥带水的各种不方便。

    胸口传来阵阵暖意,正是这股暖意,护着我的心脏,没有让血脉在水份蒸腾中带来的寒意里停止流动。

    这暖意的源头,就是那道血红色的镇尸符。

    我将其拿出,翻过来看了半天,没有从这道血符上看出什么端倪,只知道它上面有种奇异的力量,隐隐与我的身体血脉发生共鸣,或许,跟当初那些被其吸收的鲜血有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