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身尖叫 > 第106章 锁喉七步杀

第106章 锁喉七步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一早,我就重新用小黑伞把苏小小的灵魂装进去,再次前往火葬场。

    至于医院那边,我一个电话打给上次认识的那个办公室行政处的医生,让他帮我登记一下,就算是请了假。

    我一边开车一边感概:这人熟就是好办事,古人诚不欺我啊!

    怪不得那么多人的挤破脑袋的想要往上面爬,原来这优势实在是来的太明显。要知道在以前,请假是先报值班室,随后还要写请假条,要让主任签字,等等,一系列的流程走完,才报到办公室行政处,然后计入考勤里。

    可现在,那小子在电话里猛拍胸膛的保证,这点小事情,完全不劳我操心,交给他就行。

    等一路历经了上班高峰期的堵堵停停以后,总算是到了火葬场。在路过殡仪馆的时候,我想起昨晚那个请求我帮忙的小女孩,我此去少则七天,多则半月,也不知她等不等得?或许,应该先帮她把事情处理了?

    不过她的事情我毫无头绪,可能还得让王九帮忙调查一下,他始终是专业的刑侦人士,我总不能像个无头苍蝇似得胡乱寻找线索吧?

    火葬场的那两扇大铁门早就打开,守门的已经换了个年纪轻轻的保安,却不见昨晚的那个独眼老头,想必他是专门值夜班的人,此时已经下班了。想想也是,估计这种地方,年轻人晚上还真不敢久待。

    我照常登记填写一通后,又拿出工作证证明我的身份,随后直奔火化炉。

    进去后我才发觉,原来我还不是第一个到场的,一个穿着警服的小警员站在正中,在他身旁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烧尸工张涛缩在他的身后,想必这人是火葬场的一个中级小领导,此时正陪着笑脸被小警员训斥。

    小警员板着脸,脸上写着满满的不高兴:“昨天不是就告诉你们,这些尸体是上面领导特意交代的,必须在晚上全部火化掉,我一早要来领骨灰的,怎么只烧了一半?这让我怎么给领导交代?那可是王大队亲自吩咐的事情,你们居然还故意停下?这可是妨碍国家公务人员办事啊,你们能承担后果么?”

    中年人估计还不清楚情况,此时被小警员训斥的唯唯诺诺,点头哈腰的表示理解,随后一回头就对张涛换了一副面孔,沉着脸问道:“老张啊,你怎么回事啊?这事儿我昨晚不是特意叮嘱过你么?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啊?”

    张涛脸急的通红,结结巴巴的解释:“那个……领导,那真不是我特意的,那是有个年轻人……听说是医院的医生,让我先不要烧的,呐,他还给我看了工作证呢,他当时说他立马就过来的,我还等了他一宿。领导,我真不是有意耽误工作啊!”

    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踏足走了过去,不过张涛的眼睛有很严重的结膜炎,所以也没有注意我的存在,还在结结巴巴的解释。

    “什么年轻人?什么医生?老张啊,你是糊涂了吧,这可是公安厅送来的尸体,医院能有资格插手?还不赶紧给我去把剩下的尸体火化了!”

    中年人恨恨的骂道,然后对小警员陪笑道:“警察同志,老张老糊涂了,您去我办公室喝口茶再等等,我让他马上开工,一早上就办妥,您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一听这话,我立刻就急了,连忙几步窜过去,大声喊着:“等等,不能烧!”

    几个人同时转过头看向我,等我走近,张涛立马认出我来,好似抓到救星一样兴奋的指着我:“领导,就是这小子,这小子让我停下的。”

    那个小警员本来是打算板着脸质问我的,可他仔细一想,立刻认出我来,立即脸笑的像柿子一样的迎上来,还给我微微鞠了个躬,弄的我好像是某个领导一样:“韩医生,是你啊!我是小李啊,你还记不得?”

    小李?

    我仔细一看,总算是认出他,原来他是王九的几个心腹之一,我见过他两次,一次是王富贵最开始找我的那次,还有一次就是后来在医院,当时王九已经升了官。

    又是熟人,我觉得我的运气还算好,如果换个不认识的,估计又要给王九打电话,然后解释半天呢。

    “韩医生您可真是的,怎么昨晚还亲自跑了一趟?您早说不让烧,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我立马赶过来处理!”小警员一脸的激动,摆出一副赴汤蹈火的架势。

    他这前后相差极大的表现,看得张涛以及他的领导目瞪口呆,那个中年人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人精,这一看就知道我是个有身份有背景有后台的人,不然以这小警员刚才的嚣张气焰,能用这么一副可以说是巴结讨好的姿态来对我?

    所以他也立马靠近过来,陪笑着插上话。

    唯一有些没有搞懂情况的,就是张涛了。他愣了愣,忽然问出一句话:“领导,那尸体烧还是不烧啊?”

    “烧你个大头鬼!”中年领导连忙将张涛一巴掌拍开。

    我笑着给张涛解围:“是我让张大哥不要烧的,没事,我就是等今天过来祭拜一下,拜完就可以烧了,不耽搁多少时间。”

    “您随意,不耽搁,不耽搁!”中年领导连忙陪着笑说。

    我看了看门口,意有所指:“那麻烦几位先回避几分钟?”

    看着几人的态度,我这时确实感受到了手握权力的好处,虽然我本身没有权力,可我的势力网有权力,这就够了。如果真以医院大内科副主任的身份来处理,即便是火葬场的人会给几分面子,可警方是绝对不会的,到时候又不知有多麻烦,哪有现在这样顺风顺水的就把事情解决了?

    等到他们离开,我撑开了小黑伞,放出苏小小。

    我并没有开阴眼,因为先前与苏小小有过合作的关系,可以说我们两者之间形成了一种莫名的关联,即便是不开阴眼,也能够见到她的存在。

    苏小小一现身就咯咯的笑了,很有趣的问:“刚才的话我可都听见了,这么看,弟弟你的来头不小呀?”

    我先前并没有在黑伞上系上红绳,所以苏小小能够在里面听到我们的对话,不过这时候我没有给她解释那么多,而是催她赶紧找她的尸体。

    “急什么?那几人不都是为你首是瞻么?姐姐就要走了,难道你不想多陪姐姐说两句话?”苏小小依旧是那样的爱开玩笑,不过说归说,她依旧化作一股轻烟,开始寻找她的尸体。

    找了一圈后,苏小小重新在我眼前化作人形,然后有些伤感的对我说:“好弟弟,姐姐已经找到了尸体,这就走了,你多保重,姐姐会想你的。”

    莫名的,我也有些伤感,诚然,就好比她说的一样,我内心里确实把她当作了姐姐一样看待,这女人身世可怜而且感情挫折,或许受尽了世间白眼,这一点,与小时候的我一样。

    我小时候因为姥姥是草鬼婆的原因,被周围的伙伴孤立隔绝,那种孤独的感觉,我想,苏小小也应该有过。

    “恩,我也会想你的。”我点了点头,既然都要离别,我也不在乎被她察觉出我内心的那丝柔弱,走都走了,也就无所谓了。

    苏小小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问:“当真?”

    “当真啊!哄你做什么?”

    “那好,姐姐不走了。”苏小小忽然说出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话,然后捂着嘴笑了。

    “你……你开什么玩笑?”我也吃惊不小,这女人,她疯了么?

    见我这样,苏小小笑得花枝乱颤,然后对我挤眉弄眼的说:“其实,姐姐的尸体已经被烧化了,喏,骨灰就在那边,刚才逗你玩呢。”

    她葱白的手指轻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排盒子其中的一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