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身尖叫 > 第103章 拖地老太婆

第103章 拖地老太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拿起树叶举在眼前,贴在额头上。想了想,觉得不保险,又用另一只手在肩头一拍,熄灭了肩头的那盏魂灯,这样一来,我想这队阴兵是看不见我的存在了。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这是个很实用的隐匿阳气的方法,操作简单,而且不需要很专业的工具,举手就能完成。

    树叶的五行属木,本是生机蓬勃的象征,可因为枯黄脱落的原因,生机尽失;又掉在地上吸收了大地的土灵之气,渐渐成为土属性。一旦被人放在额头,就会将人的阳气全部遮住,阴魂不能察觉,还以为是一片生机勃发的树叶呢。

    爷爷告诉我,他在小时候曾随着祖父翻山越岭的赶尸,走过无数的山川河流,见识过许多的古怪事情,其中,就有遇到过这阴兵借道的事儿。

    大凡客死异乡者,因讲究个入土为安、落叶归根的原因,死后无论距离家乡多远,都要让尸身回去,又因为夏秋两季天气炎热,古时又没有冷冻冰柜等物保存,尸身极易腐烂,因此而催发了赶尸这一行业。

    在经过赶尸匠的独特秘术对尸身进行作法之后,尸体就会变成类似于僵硬风化一般的存在,被人称作僵尸,在化僵的这段时间里,肉身不会腐烂,而且听从赶尸人的指挥,能够正常行走。

    赶尸行当有个规矩,那就是白天睡觉,晚上赶路。

    白天在义庄或者专门提供给赶尸人休息的赶尸客栈里休息,晚上则唤起僵尸赶路,听起来神秘异常,却是个凶险万分的活儿。路上不仅有对僵尸尸骨很感兴趣的野狗饿狼,还有那些想着法子害人的孤魂野鬼,以及山精狐仙,一个不留神,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当然了,正因为这样,报酬也是极高,赶一具尸体起码就相当于普通人半年的收入,而赶两具,则是收入颇丰,够有滋有味不用劳作的生活一年了。

    大凡赶尸,快则七天,慢则一月,整天都在崇山峻岭里行走,算得上苦力行当,赶尸者一定要身体强壮,从小打熬筋骨才行。

    据爷爷说,因为收入太高的原因,甚至有些不懂术法的人冒充赶尸者,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懂起尸的本领,就靠着一套蒙混人的把戏,故作神秘的让人不要观看,实际上是两个人轮流背尸,把尸体给生生背到目的地。

    更有甚者,居然直接把顾客的尸体强行分割成几块,背在竹篓里带过去,等到了死者家中,再取出尸体,拼接妥当,让家属草草过目以后立即以容易诈尸为由封上棺材,则神不知鬼不觉,轻松混过。

    不过这等杂耍把戏,又怎能真正的做到天衣无缝?也许就有那么一两个倔强后人亲属的,非要给死者换套衣服什么的,如此一来,自然就曝光于天下。

    所以传到后来,赶尸行业倒是被这么几个败类给坏了名声,再加上后来车途渐通,尸体再也不像以前因路途遥远难以归乡,赶尸者就逐渐销声匿迹,淡出人们的视野,到现在,几乎快断了传承。

    话说远了,就说当时爷爷跟着祖父两人夜间带着两具尸体赶路,走了大半夜是腹饥人困,尸体本身腿脚僵硬,又走不快,所以两人眼望着前方就是一个小村庄,却老是赶不到,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就是这个道理。

    就在要赶到的时候,祖父忽然脸色一变,用鼻子嗅了嗅风中的味道,低声对爷爷说:“前往阴气太重,煞气十足,可能有阴兵过道,你等下千万不要说话,不然小命不保!”

    说完,他一把喝住两具尸体,就在路边与爷爷躺在了刚刚开挖过、软绵绵的青稞地里,又取出两道符贴在自己与爷爷的额头上,这才让两具尸体躺在他们的身上。

    这样一来,他们两人的身体几乎就全部埋到了土里,再加上身上尸体发出的尸气,以及灵符的效果,总算掩盖住活人的阳气。

    刚刚躺下不久,爷爷就听到了浓郁的马蹄声以及车轮的轱辘声,紧跟着,几匹浑身罩着铁甲的高头大马疾奔而来,马头喷着黑烟,而马的眼睛则是绿幽幽的,蹄子上似乎还带着黑雾一般的火焰。

    这一刻,就连那田间的蛐蛐声都感到异样,根本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每四匹马拉着一辆马车,马车通体由黑铁构成,车上站着两个面无表情、穿着铁甲,手持长戈的士兵。而车的后面,则各自捆着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都是面无表情,不喊也不叫的聚在一起,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的胸口有带着血迹!

    一共四辆马车,爷爷大概数了数,约莫估计有百十个人左右,其中甚至包含了三四岁的婴儿。

    等到马车走了老远,祖父这才做法让僵尸从身上跳开,随即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庆幸的告诉爷爷:“好险,刚才居然是阴差勾魂!我们赶紧到前面的村庄看看去!那里只怕是出了大事!”

    说完,他立马带着爷爷往前赶,不多时就赶到前面的小村庄。

    这一看,顿时把两人吓得后背发凉,浑身直冒冷汗!

    只见整个村庄的人都被开膛剥肚,取走了心脏,全村三十五户人家共一百零五人,全部死于非命!

    至于村子里的其他家禽牲畜,鸡鸭鹅猪牛羊等,纷纷被吸光鲜血,变成了肉干!

    “这……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当时正值年少,本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代,这时候也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的问祖父。

    祖父不知想起什么,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回答爷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旱魃出世,赤地千里啊!”

    多年以后,爷爷在术法精通之后,才明白祖父那句话的意思,原来祖父怀疑当时有被封印多年的旱魃出世,也只有僵尸之王旱魃,才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杀死这么多的人,甚至动用阴界派出了阴差。

    爷爷与祖父后来担心引起瘟疫,一把火将整个村子都给点燃了,至于事后处理的工作,自然会有当地的管事者前来处理,两人也没有过多停留,匆匆离去。

    至于当时是不是真的有旱魃出世,爷爷不清楚,只是后来他就一直用种种方法阻止我真正变成的旱魃,想必当时的情形,在他心里留下的阴影极重吧?他也担心我成为那个丧心病狂的旱魃,屠人如猪狗。

    这是爷爷幼年的经历,记得当时我津津有味的听完后,十分奇怪的问爷爷,为什么那个旱魃要挖人心,吸人血呢?

    爷爷告诉我,那都是祖父的猜想,未必就是旱魃,其实人有时候比旱魃还要可怕,说不定那是个修炼邪术的人,以吞食人心为手段在修炼呢。

    至于哪些邪术需要吃人心才可以修炼,爷爷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多问,反正我是不会练的。

    等我用树叶挡住额头后,那队阴兵已然夹杂着阴风而至,果然与爷爷描述的一样,浑身罩着铁甲的四匹高头大马疾奔而来,马的眼睛绿幽幽一片,而马蹄则燃烧着黑色的火焰,马车上站着两个手持长戈的铁甲人,连脸也被铁皮包住,看不清容貌,只看得到两点猩红的光从瞳孔冒出,显得诡异至极!

    不过阵仗规模比起爷爷当时见过的可小多了,虽然因为我开了阴眼的原因,可以见到这浩大的声势,可实际不过只有一张铁车,两个铁甲人而已。

    就见那带头两匹马也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直挺挺的撞进了铁门,然后,整张马车就消失在眼前!看样子,是直奔炼尸炉而去!

    像这种省汇城市,这火葬场又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估计一天起码要烧个几十号人的,如此一来,鬼魂较为集中,怪不得阴界还专门派出一辆铁车来押送这些阴魂,而我好奇的是,这件事情为什么守门的老头会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