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身尖叫 > 第九十九章 尸气回体

第九十九章 尸气回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好,我的单肩包里还有最后一张驱邪符,以及额外的两张地缚符。

    我现将地缚符抽出一张来,捏指成剑诀,轻轻一弹,将符力融化在空中,一股无形的阻力瞬间扩散在我四周,让即将靠近的吊死鬼与跳尸皮金华的身躯被这股力量阻隔一下,动作立马慢了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我连忙转身避让,躲过空中刺来的那一刀,再摸出最后一张驱邪符,一把贴到了陈龚的脑门上!

    就见到黑烟滚滚,惨叫声不绝于耳,陈龚的一张脸立刻消融下去,这下,他是真的没了救,除非阎王爷亲自出手,否则,他连鬼都做不成了。

    陈龚挣扎着倒在地上,身上冒起阵阵黑雾,已经不能在对我构成威胁。

    趁着皮金华身体放慢,我立刻绕过一个停尸台,将他隔绝在另一面。

    僵尸的动作形体都很僵硬,举止不便,这是僵尸的一大弱点,就算进化到跳尸,他已经能够正常走路,可我相信,他依旧不能灵敏的腾挪,除非他成为飞尸,身体的柔韧度可能才会与正常人完全一样。

    但瞬间,我就发觉我这个想法错了,他根本就没有跟绕,而是直接用蛮力将停尸台撞开,然后扑向我!

    停尸台是可以活动的,外形就跟病床一样,只是比病床更重,我再一次躲开,可皮金华又是一跃,跳了起来,再一次向我扑来!

    我的手里,只剩下最后一张地缚符!

    我一咬牙,从单肩包里摸出一柄手术刀,随手将地缚符一裹,就把整张符裹在刀柄上,然后猛地一甩,喝道:“中!”

    我的飞刀绝技再一次出手!

    传说中飞刀到了最高境界,那就是一刀出手风雷动,群魔鬼魅皆俯首,我觉得这个形容的有些夸张,反正对于我而言,风雷之声就是一种气势,就好比我的这个“中”字,就有了先声夺人的气势。

    皮金华毕竟不是先天僵尸,只是得了点传承,就跟我这个旱魃一样,所以我一刀出手,依旧让刀身扎入了他的胸口,受到两张地缚符的影响,他身体猛地在空中一顿,随后“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将一张空的停尸台给生生砸变了形。

    他挣扎着站起来,手里的刀早就跌落,我过去脚尖一挑,就将那柄长刀挑起,然后握在手中。

    这小子,外强中干嘛,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厉害。

    我心神大定,准备过去制服他。

    “呵呵,这血脉毕竟太弱,就算是等阶到了跳尸,又有什么用?”皮金华被这一撞,嘴角已经渗出黑血,看来是因为我那一刀扎破他的内脏,所以血液开始倒流,让他笑的有些凄惨。

    “不过!”他猛地站起来,喷出一口血,然后厉声吼道:“你以为我只有这点手段么?你错了!我整整研究了二十年的僵尸,早就熟悉了一切,不然,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能够将你的血脉吸收?”

    他张开嘴巴,忽然发出呜呜的呼啸声,就像午夜里的骨啸,刺耳而又难听,却有一种奇怪的旋律,让人有种手舞足蹈的感觉!

    随着他声音的响起,停尸间里那些躺在停尸台上的尸体,竟然缓缓抖动,发出一种奇怪的频率!

    唤尸之术!

    我听爷爷说起这么一个传说,如果狐狸在夜间找到乱葬岗死人的骨头,然后在月圆之夜把它吹响,那它就会发出一种奇怪的音律,能够让那些死人随着音律复活起舞,据说这是死者的舞会,如果这一幕被活人见到,那么他必定活不过三天。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如果僵尸本身的血脉已经觉醒,达到旱魃的地步,倒是可以振臂一呼,唤醒万千的死尸,被称作唤尸之术。

    曾经我也憧憬过有这么牛逼轰轰的一天,在乱葬岗里唤醒无数的僵尸大军为我所用,不过等到后来长大成人,才知道这事根本不可能,不说别的,在当今社会下,乱葬岗基本就已经灭绝了。

    只是想不到,这传说居然是真的,这家伙从哪儿学来的这种知识?只怕就算是我爷爷,也只是听说过这事而已。

    难道是他的那个教授告诉他的?

    我只来得及产生这么一个念头,真想要阻止他,已经完全来不及,就见皮金华的啸声落下之后,已经有几具尸体翻腾爬起来,被他指挥着来到我的身边!

    地方太窄,我根本施展不开,而且到处都是刚刚诈尸活过来的僵尸,我很快就被一群僵尸逼得连连后退,几乎贴到了墙壁。

    这样下去不行!

    我又不能用刀去砍它们,这是医院的尸体,如果真被我砍得七零八落,一片血肉模糊,那可真是要被曝光调查了。

    就在我转动念头,想要找个脱身的机会时,我肩头忽然一震,一只手已经重重将我抓住!

    皮金华正狞笑着望着我,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居然趁机来到我的身后,因为尸体太多,我一时没有注意到他,却是被他无声无息的靠近,将我抓住。

    “韩先生,僵尸死了,是不会去阴曹地府的,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名流千史,让历史永远记住你的贡献,哈哈哈哈!”他大声笑着,另一只手闪电般伸过来,直直抓向我的心脏!

    我现在是凡人的躯体,而他却是跳尸的形态,我哪里能够挣脱他的束缚?

    只能眼睁睁见着那只手似利刃一样刺来,却根本不能躲闪!与此同时,另外几只僵尸的手臂也落到我的身上,将我牢牢抓住!

    完了!

    我心底只来得升起这个念头,这时候,任凭我有通天本事,估计也跑不掉了。

    难道我这只传说中出生时就赤地千里、不死不灭、一生浪荡天际的旱魃就要这么挂掉?

    我不甘心啊!我还没讨老婆啊!

    这一瞬间里,我并没有很忧伤的怀念亲人啊,怀念凌云的壮志啊什么的,我只是很**丝的忽然想起了这个——如果发生过关系就算男女朋友的话,陈静算不算我的女朋友?哦,还有小芳,我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全名,听说她已经死掉变成了鬼,可惜我鬼都做不成,不能去跟她做一对死鬼夫妻。

    这个念头很荒唐,我也觉得自己很荒唐,但是人要死的时候,总不能平平淡淡坦然面对吧,起码要有自己的独特个性不是?

    不过我觉得我有些多虑,因为就在皮金华的手臂堪堪刺到我的心口,即将刺破我的心脏时,他忽然跟触电一般的摔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同时,四周那些围过来的僵尸也纷纷瘫倒在地,张牙舞爪的样子立马消失,成了真正的尸体。

    这……!

    我的心头隐隐闪过一丝明悟,那是旱魃本身的传承:作为后裔传承者,永远不能欺骗自己的血统,去伤害甚至杀死血脉的始祖!

    如有犯上,不容天地!

    这就好比欧洲的吸血鬼,阶级森严,缔造者可以随时收回自己的血脉,取消下级的吸血鬼资格一样,难道说我作为先天旱魃,居然除了能够传播血脉以外,居然还有这个能力?

    如果真这样,岂不是说还活着的王富贵与陈静两人,都不能伤害到我?

    想必,就在皮金华接触到我的一瞬间,他应该也察觉到血脉本身的因果关系,所以此时他一脸的苦笑,边笑嘴里边渗出血:“没想到,没想到啊!千算万算,居然没料到这一点,我,我还是,太年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