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身尖叫 > 第二章 姥姥就是草鬼婆

第二章 姥姥就是草鬼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的身体基本的行动力量已经恢复,这就是旱魃之躯的强悍之处,传言中的不死不灭,自然也有他一定的道理。初级的僵尸十分弱小,白僵黑僵一类的甚至害怕鸡鸣狗叫,不敢与人争斗,而一旦达到跳尸的地步,身体强度便大幅度提升,锋利的指甲与獠牙可以刺穿甚至撕开人的皮肤,肌肉正真的僵化,不再容易溃烂。

    黑子见我醒来,“喵”的叫了声,身子一串就灵敏的从窗外跳了进来,落到我身边。我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见它的嘴边还残留着血迹,便笑道:“那精髓的尸毒倒是便宜了你。”

    我从体内取出的那些个五脏,均含有极强的僵尸尸毒,即便是有着天地五行的约束精华,其中的毒素若是扩散开,也足以让数只大象感染尸毒而死,更不要说其中还有着让许多科研学者疯狂的僵尸血清,所以是万万不能流露在外的。还好黑子这只老猫本就是个鬼气森森的邪物,不属于正常范畴里的家养牲畜,那剧毒的五脏对它反而是巨补,正好免去处理它们的麻烦。

    墙上的时针指向五点,依古律所言就是五更天,这时候正是夜与日开始交替,太阳已经到了天那边的尽头,即将破晓而出的时候,普通的僵尸,这时候就不能行动了,得赶紧返回自己的墓地木棺中,省得被阳光灼烧,变的皮溃肉烂。当然,我是不在此列的。

    我急忙回到阳台边,将那些个吸收月露精华的陶罐、木箱等器皿收拾好,从新放回我卧室里一个紧锁的柜子里。这些东西都是姥姥特意为我制作的,制作过程劳时费力,不能随便损坏的。

    说起姥姥,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她老人家是土生土长的云南僳僳族人,据我小时候的回忆,她似乎被当地人称为“草鬼婆”,精通独门养蛊秘法,而村子里一旦有人中了巫蛊什么的咒法时,便带了鸡鸭鱼羊等物来姥姥家,请求她老人家帮忙驱邪去蛊。

    小时候的我因为生了一场大病,许多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可对于村里那些关于姥姥的传说,到还是依依有些印象。但凡来姥姥家求她帮忙的,只要得到姥姥的答应,就会欢天喜地的回去,显然,姥姥的允诺在他们眼中的重要程度难以想想,似乎只要姥姥答应了,那么这事就没有办不成的。

    偶尔也有人被姥姥拒绝,这时候姥姥总是告诉那人:“凡事啊,自然有他的因果报应,如果不是你先前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对付其他人,别人也不会下这个赔上身家性命的狠手段来对付你,这个忙啊,我老婆子帮不了,也不敢帮,拿着你的东西回去吧。”

    一般到了这个时候,正常人的思维总是会抱着再试试看的态度,或许会觉得自己的诚意不够,可能会再次请求姥姥帮忙。可在姥姥这里,只要姥姥一口拒绝的事情,基本都不敢多说言论,只能垂头丧气苦着脸带着东西离开,没有特例。

    曾经我在姥姥家那边读小学,也觉得姥姥的养蛊秘法很帅气,在爱慕虚荣的情况下曾一度恳求姥姥把这门东西传授给我,好到了学校威风凛凛的震慑住那帮同样年龄大小的同学们。而这时,姥姥总会笑着摸摸我的头,叹口气说:“八仔,不是姥姥舍不得教给你,是祖宗几千年就定下的规矩,草鬼婆只能传女不穿男,谁叫我家八仔是个男娃呢。”

    虽然没能在学校耍威风,可那些同学似乎被家里人交代了什么,即使我从小身体瘦弱不堪,也从来没人敢欺负过我,到是我,小时候喜欢争强好胜,死要面子,在小学里就宛如一尊小霸王的存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