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快穿之逆袭攻略 > 第五十一章 迟来的道歉

第五十一章 迟来的道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节目暂时停播,但参与节目的嘉宾却不能搬离别墅,继续住在这里培养感情,节目组也会每天剪辑一些小片段发到官博来维持热度以及粉丝粘性。
  
  白泱已经被节目组解约,参与节目的嘉宾就剩下七个人。
  
  三个女生之间的友谊日益渐好,没了白泱在旁边阴阳怪气的挑拨,气氛都变得和谐起来。
  
  而四位男士之间的气氛却从那天餐桌上的争执之后就变得怪怪的。
  
  纪年和乐天自成一个小团体,剩下的吴俊峰本来想和顾闫呈拉近距离,他们是室友,又都和纪年合不来,按道理应该会有共同语言。
  
  但顾闫呈却不是这么想的。
  
  白泱做的丑事被揭露之后,顾闫呈觉得自己的三观都碎了。
  
  那条视频他翻来覆去看了有十几遍,每看一遍眼前就浮现出楚媱那双带泪的眼睛。
  
  那是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哭,也是最后一次对着自己笑……
  
  那天之后楚媱就主动和他保持了距离,她没有躲着自己,只是不再参与与他有关的话题。
  
  顾闫呈跟她打招呼,她也会回应,却不再像从前那样同他开玩笑,态度礼貌地挑不出错来。
  
  他们像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彼此相互认识又互不打扰,能说上话的机会少的可怜。
  
  有时候她们正说的开心,顾闫呈一走过去,楚媱立马就收了表情,退出旁观。
  
  她的疏离看的顾闫呈心都揪在一起,疼的无法言喻。
  
  她不肯再对着顾闫呈展露自己的一丝笑意和表情,对着他的时候,永远是沉默又冰冷的。
  
  顾闫呈心里一天比一天的难受,他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扇当时的自己一巴掌。
  
  为什么会脑子不清醒的说出那句伤人的话?为什么要让他们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可惜这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做错的事情也永远不可能重来。
  
  刚刚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真的很恨白泱,恨她欺骗自己的同情,恨她在他面前煽风点火,以至于他失去了判断力,甚至连楚媱的辩解都没听就在心里为她定了罪。
  
  可越到后来,顾闫呈反而越恨自己。
  
  恨自己愚蠢,恨自己耳根子软,恨自己识人不清错把鱼目当珍珠而错过了真正的珍珠。
  
  就连纪年都能看出来白泱心术不正,坚定地相信楚媱的人品,为什么只有他和吴俊峰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说到底不过是他愚蠢的烂好人思想和大男子主义罢了。
  
  他接受着白泱虚伪的追捧,以为自己是个拯救灰姑娘的英雄,而白泱就是那个童话故事里被美艳的女王欺负的小可怜。
  
  可直到后来,他才明白,这个小可怜,原来只是装出来的假象而已。
  
  看上去冰冷美艳的女王并不如想象中的无情,她也拥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而柔弱的灰姑娘却是真正长满獠牙的恶鬼。
  
  他什么都不是,不过是被一个心机深沉的小姑娘玩弄于掌中的蠢货罢了。
  
  人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错过了才知道什么是遗憾。
  
  最难过的不是你从来没有得到,而是你曾经拥有。
  
  顾闫呈这几天突然常常想起之前他和楚媱在一起的那些片段。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一起摘草.莓,一起挑西瓜,一起钓鱼,一起不顾形象满头大汗地吃火锅。
  
  她笑的那么开心,会亲昵的跟他开玩笑叫他呈哥,也会嘲笑他没有生活常识连西瓜都不会挑。
  
  她把每一天的心动卡片都投给了自己,约会时更是毫不犹豫的在他和纪年中果断地选择了自己。
  
  纪年比他差到哪里?他真的又比纪年优秀多少?
  
  并没有。只不过是楚媱觉得他顾闫呈很好罢了。
  
  回母校那次,当时他只顾着愧疚与心疼,现在回想起来,楚媱那天大概是想告诉他,从高中时候,她就已经喜欢自己了吧……
  
  顾闫呈恍惚里觉得,他好像真的失去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不然为什么心里空了一大片?
  
  从前他觉得楚媱的眼睛里看不到炙热的爱意,可那天看着楚媱眼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的时候,他才恍然间明白,原来有些人的爱意藏的很深,从不轻易表露,却都包含在日复一日的琐碎与微末之中。
  
  她的喜欢不是轰轰烈烈的昭之于众,而是谨小慎微的在他身边一点一点努力地靠近。而他自己,却亲手把这份喜欢给推远了。
  
  顾闫呈坐在飘窗前,愣愣的想,原来网上说的“看到喜欢的人,眼里会有星星”是真的。
  
  他有些木然的摸着心口那一块,只觉得揪得难受。
  
  他也不是没试过跟楚媱解释,知道真相的第二天他就去找了楚媱,
  
  顾闫呈把楚媱叫到了客厅,弯腰鞠了一躬,言语间满是后悔。
  
  “之前是我没有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误会了你,那天我也不应该冲你发火,我向你道歉媱媱,对不起。”
  
  他的眼神里既有难过与歉意,也有着隐隐的期待。
  
  楚媱没有躲开,站在那里受了他这一礼,听他把话说完才淡淡地摇了摇头,
  
  “没关系。”她停顿了一下,看向顾闫呈的眼神晦涩又难懂,过了两秒才轻声道:
  
  “我已经不在乎了。”
  
  顾闫呈陡然心里一痛,他苦笑一声,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还在生我的气,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是心里有气,你就骂我两句,或者打我一顿也行,只要你能好过点——”
  
  楚媱轻声打断了他,
  
  “是让我好过点还是让你好过点?”
  
  她看着顾闫呈,眼神里溢满了悲伤,
  
  “顾闫呈,我今天才发现,我们俩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彼此。”
  
  顾闫呈看着那双眼睛,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握住了一样,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楚媱移开了视线,低头看向地面,
  
  “你站出来指责我的那一刻,说明你在心里已经为我贴上了‘恶毒’的标签。”
  
  顾闫呈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我没有”,
  
  楚媱笑了,她说,
  
  “别忙着反驳,是与不是的你我都清楚。如果没有那么想过,你也不会冲动地晚餐都来不及吃完就站起来质问我为什么能心安理得的坐在那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