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74章 临时客串

第174章 临时客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关上房间的房门,唐婉看着焕然一新的两个小丫头,随手揪了揪梁远的耳朵说道:“你这个徐蛋,要不是下午艾斯卡达服饰送来几大包服装,宁姨还以为你们三个被绑架了呢。”
  
      “嘉嘉和菲菲有些事情想不到,小远作为哥哥应该想到才对,连个纸条都没留就足足跑了一整天,宁姨都要担心死了。”
  
      “妈妈,妈妈,我们给你和梁姨买礼物去了呢。”宁婉嘉抱着唐婉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是啊,是啊,给妈妈的拎包我们选了好久呢。”宁婉菲也难得的没有计较变成妹妹的问题,抱着唐婉的另一只胳膊说道。
  
      唐婉哭笑不得的看着挂在自己胳膊上的两个小丫头主动帮着梁远洗白,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知道小远精通德语,妈妈就给大使馆打电话寻人了。”
  
      梁远憨厚的笑了笑,仗着前世对汉堡的熟悉,两个小丫头一怂恿,自己也没多想就带着两只萝莉出了酒店,连纸条都忘记留了,属实忽略唐婉等人的心境,现在可不是后世人员流动十分自由的21世纪。
  
      从棕色的沙发边拎过两个大号纸袋,梁远笑嘻嘻的凑到唐婉身边,说道:“宁姨,我们三个给你和我妈挑的风衣,宁姨和我妈高矮胖瘦差不多,刚好试试,要是不合身明天好一起去换掉。”
  
      “给妈妈和梁姨买的,是我们穿的同款同色系呢。”发现打岔好借口的两只萝莉七手八脚的拆开包装。把三人在艾斯卡达买的礼物翻了出来。
  
      时装对于女性的诱惑不言而喻,加上唐婉本来就拿梁远当作儿子养的。哪里舍得深说,看着三人平安归来心中的火气和焦虑早就没了,揪揪梁远的耳朵到是有九成在做做管教样子。
  
      笑眯眯的接过两个小丫头递过来的风衣,换掉了身上的外套,在两个小丫头大呼小叫的说着“妈妈和我们好像呢”的马屁声中,把三人偷偷跑掉的事情糊弄了过去。
  
      隔日,对手袋颜色有些不满意的唐婉,在两个小丫头的带领下去了少女堤换货外加逛街。梁远却准备跟着刘文岳去mbb设在汉堡市的生产工厂参观。
  
      由于汉堡市本身的辖区不算大,城区又被港口和商业、居住、文教、行政等区域占据了大部分城市面积,因此许多联邦德国在汉堡知名企业的生产工厂,都设立在汉堡城区的外围,同德国的另一行政州下萨克森州接壤,mbb也不例外。
  
      布洛姆?福斯造船厂航空器生产部是mbb公司在汉堡的核心生产企业,位于汉堡市区西南方的芬克威尔德区。距离汉堡的航空港——芬克威尔德机场不远。
  
      作为一家有着悠久历史的制造企业,布洛姆?福斯造船厂飞机生产部在二战时期就是第三帝国赫赫有名的飞行器制造企业,二战史上最大的水上飞机bv222系列海上巨兽,就是布洛姆?福斯的杰作之一。
  
      这种最大航程7000公里,机身长度是美国b-29远程轰炸机一点五倍,最大起飞重量高达49吨的庞然大物。在尺寸和重量上都远远超过同期各国还在图纸上的所有水上飞机,堪称德国航空工业在大型飞机方面的顶峰。
  
      德国战败解体之后,布洛姆?福斯造船厂一度解体,改为生产中、短途轮渡和大型除草机,不过东、西方两个阵营间冷战的爆发又给布洛姆?福斯带来了欲火重生的机会。经过三十余年的恢复之后,布洛姆?福斯又具备了开发先进航空飞行器的能力。
  
      作为mbb工业集团的执行董事。施奈德?埃德米斯顿主要负责mbb集团航空方面的业务,同时也是共和国同联邦德国合作的mpc75项目的直接负责人。
  
      数日前,施奈德?埃德米斯顿就从共和国驻mbb的工程技术人员处得到了消息,知道共和国航空工业的主管部门,正在对中德两国合作的mpc75项目进行调整,作为mbb公司寄予厚望的项目,施奈德?埃德米斯顿第一时间就通过联邦德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共和国此次调整动作的深层因素。
  
      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之后,除了得知mpc75项目被划到一家新成立的民用航空进出口集团名下,和“为mpc75项目合作创造更好的条件”之类的公式说辞,施奈德?埃德米斯顿没有得到任何值得分析研究的消息。
  
      正在施奈德?埃德米斯顿满头雾水、大失所望的时候,突然从共和国驻联邦德国的mpc75项目组联络官江庆民处,得到了民用航空进出口集团的新任总经理赴德考察的消息,正找不到沟通门路的埃德米斯顿大喜过望,在梁远抵达第二天就下了邀请函,邀请刘文岳赴mbb的工厂参观,顺路试探共和国方面对mpc75项目的态度有无新变化。
  
      mbb工厂所在的芬克威尔德区,距离梁远居住的汉莎酒店大约20公里,施奈德?埃德米斯顿跟随着公司派出的迎宾车辆,提前15分钟来到汉莎酒店的大堂,等待这位名叫刘文岳的新合作者。
  
      离双方约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埃德米斯顿看到自己熟悉的江庆民陪着两个成年男子和一个少年从电梯间里走了出来。
  
      一番热情的寒暄过后,让埃德米斯顿感到意外的是刘文岳婉拒了mbb的迎宾车队,而是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埃德米斯顿极为熟悉的游船包船卡,提议从水路去芬克威尔德区,顺路游览汉堡冬日里的风景。
  
      汉莎酒店距离汉堡的水上客运中心——靠岸栈桥只有数百米,转过酒店前门弗里希大街的弯角就能看到。
  
      虽然觉得眼前这位中国人的行事风格同自己所接触过的有些不同。埃德米斯顿还是从善如流的接受了刘文岳的提议。
  
      mbb的奔驰面包车把几人载到靠岸栈桥,埃德米斯顿发现一艘乳白色的小型双层游艇早已停靠在码头上。
  
      “刘。真是难以置信,第一次来汉堡你就能找到游览汉堡最为美妙方式。”埃德米斯顿首先下了面包车,看着码头上停泊的那艘小型游船大笑着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