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10章 实弹演习

第110章 实弹演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错,不错,宁雷你和梁江平的家庭爱国主义教育做得很称职嘛。(无。,弹窗高速”耿清华哈哈大笑着说道。
  
      宁雷听耿清华说完,隐蔽的苦笑了一下,宁雷只是把梁远原话的一部分向耿清华转述了。
  
      在梁远来自家的买卖想要吃得开,做得长久,总得渗透到共和国的国家利益当中,想进入军工行业还不想和共和国的国家利益挂钩,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的事情。
  
      宁雷刚开始也不解梁远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跑去南海采油,不过当梁远扯出来一大堆歪理之后,宁雷也话可说。
  
      用梁远的话说,自家买卖的好坏绝对和共和国海、空军的地位息息相关,若是按照共和国原来的大陆军的建军思路,燃气轮机也好,航空发动机也好,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就地面火力投送来说,飞行器再厉害,也没有大口径炮群来得直接爽,共和国刚刚研发出来的式主战坦克造价还不过00万元,在陆军来20—0亿人民币足够组建一支精锐的重装机械化集团军,而20-0亿人民币连组建一个f4飞行团都不够。
  
      共和国的重装机械化集团军至少有六、七万人,没经过海湾战争洗礼过的陆军大佬们说啥也不会相信,十多架飞机会比整个集团军还厉害。
  
      而想要提升共和国海、空军的地位,最可靠的方式就是证明海、空军的价值。陆军在共和国建国前、后劳苦功高,所向披靡,有硬邦邦的战绩打底,因此嗓门最大。
  
      对于海、空军想要改变依附于陆军的现状,获得独立自主的地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在陆军能力受限的场合,拿出过硬的战绩,一来证明陆军自身的局限,二来显示自家独特的价值,这也是耿清华推动南沙之战的目的之一。
  
      4南沙海战和09南沙空战过后。支撑共和国打下去的动力基本是守土之责,虽说有着数的历史记载,证明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共和国的领土,但步入近代以后,南沙群岛对于当初民国来说基本是地图开疆,完全没有掌控的能力。
  
      直到共和国的东海舰队在97年0月首次巡航南沙群岛,归属于中华民族的武装力量,才在满清北洋水师下南洋的百年之后,又重的出现在这片广阔蔚蓝的水面上。
  
      梁远之所以提出在南海折腾油田。不过是替耿清华补全南沙计划里所缺少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梁远前世的共和国在步入世纪之后。海、空军的实力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不过在南海问题上仍然也没有采取果断措施,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共和国没有远洋开采石油的能力,这也导致了共和国在南海问题上没有切肤之痛的利益牵扯。
  
      因此共和国在南海的立场上,多的还是守土之责,在梁远穿前,共和国南海海域所开采的上千口油井,没有一口是归共和国所有,每年南海数千万吨的石油产量中。没有一滴是运到共和国国内炼化的。
  
      而在南海问题上对共和国态度最为尖锐越南,其国内0%的gdp都和南海石油有关,这就不难理解越南政府面对崛起中的共和国,明知螳臂挡车的下场,却仍然执迷不悟的原因。
  
      假如共和国未来叱咤风云的两桶油,其炼化原料若有0%来自南海油田,在数以万亿财富的刺激下。怕是整个南海海域早就炮火连天了。
  
      最起码梁远清晰的记得,在前世0年左右,共和国自家研发的首个深海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正式开工后,共和国在南沙群岛的态度开始日益强硬。在梁远穿前,已经开始收拾在南沙群岛力量最为薄弱的菲律宾。
  
      在梁远来,南海海域搞油田绝对是一举数得买卖,只有自家深刻的参与到体现共和国国家意志和利益的链条中,在未来掌控了庞大财富的自己才不会被共和国所排斥。
  
      对于耿清华、林啸山这些军内的改革派来说,有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牵扯,呼吁军中改革的底气将加充足,只要梁远突破了海上平台的远洋深海钻探技术,未来面对十个大庆油田的诱惑,哪怕是再保守的党、政、军高层也不会动于衷的。
  
      对于梁远这种有志于当军火贩的家伙来说,共和国整军备战才是喜闻乐见的事情。
  
      宁雷听梁远把燃机实验室将要面对的未来、目前军方的利益和共和国的国家利益穿插到一起,构成了去南海海域开发石油的构想之后,整个人都呆掉了。
  
      在八十年代共和国可是实实在在的石油出口国,而国际上的油价经常在二十美元一桶的价格上晃,梁远去南海搞远洋石油钻探不能说是利可图,不过赔本的风险还是远远超过盈利的可能
  
      面对宁雷会不会大规模赔钱的疑问,梁远倒是笑得格外的贼,只是和宁雷强调现在海军也好,空军也好都有迫切提高自身军种地位的愿望,至于梁远能不能在南沙附近大规模的搞到石油,并不是问题核心。
  
      问题的核心在于南沙有石油,规模相当于十个大庆,目前被国外大规模盗采中,对于共和国的海、空军来说,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被后世资讯大潮洗礼过的梁远对军方搞军费的手段再熟悉不过了,当年太平洋对岸的美国三军,为了军费可以把还飞着歼六战斗机的共和**方,指鹿为马的定义成连f4战斗机都退役了的美**方头号大敌。
  
      共和**方也曾在九十年代深刻参与了,共和国建国以来那起最大的燃油商品避税案。虽说案发后倒霉的某人跑了十余年后还是被抓了回来,不过从某些渠道的消息来,那起偷税漏税案件和当年部队自主筹集军费有着比深厚的关联。
  
      当年事发也只是某人头脑发热,树敌太多玩脱了而已,最起码华裔企业家的表率,香港的李同学在九十年代就曾经运用避税手段,向国内大规模的输出过燃油。
  
      在后世共和**方往往不会在国家级的媒体上发布什么消息,偶尔有几个出格的,放言要和美国打核大战的,也都被全国人民当作笑话。加之人民弟兵经常冲在自然灾害的第一线,导致了全国人民很少有人意识到,共和**方的本来面目是个纯粹的暴力团体。
  
      连两桶油那种暴发户都常常被国人誉为最nb的国企,而一个每年消耗上千亿资金的暴力团体,却被全国人民认为是和蔼可亲的小白兔,还有比这个扯淡的事情么。
  
      对于梁远来说抓住眼下部队可以经商的有利条件,在后世某些行业坚固的政策性壁垒上踹个洞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用梁远最后的总结来说,目前去南沙搞石油应该是战略需要。至于结果是什么暂时根本不重要,再说万一以后原油价格像七十年代末石油危机时。涨到七、八十美元甚至上百美元一桶时,那样去南沙开发深海油田也不是什么亏本的事情。
  
      梁远这种到处下注的猥琐心思,宁雷哪能和耿清华一一明说,着耿清华想歪了只能顺着耿清华的语气说道:“耿叔,家里的小混蛋已经被小婉惯坏了,向来是想一出是一出,这回从美国购买a—7攻击机,也是临时起意,结果让美国人一忽。价格觉得便宜,一拍脑袋就买了回来。”
  
      宁雷为人直爽是直爽,可不代表着憨厚,类似贡拒金的典故
  
      还是知道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