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79章 钓鱼

第79章 钓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远看着低头思考的梁海平,心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前世国内根本没有引进过东德的双层车底,梁远在记忆中完全找不到参考的数据,因此去深圳时,梁远对国产双层车底的性能质量如何也是心中没谱,毕竟前世的〖中〗国铁路车辆装备十分落后,一直处于引进,引进,继续引进的状态。哪怕是最为知名的东风系列内燃机也是问题多多,前世的梁远乘坐盛京至大连的辽东半岛号时,还曾被半路抛锚的国产长白山动车组扔在荒郊野外长达6个小时。
  
      对铁路车辆装备期望值极低的梁远,根本就没想过环线测试能如此顺利的通过。当双层车底近乎一次性通过环线测试后,连自己都能看出来这种车底的前途远大,更不用说那些在铁路系统打滚一辈子的人了。
  
      双层车底算是应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情况。
  
      “长春客车厂204p转向架的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路局对此早就心知肚明,还不是一样早早就定下来换装t11/12次了,结果双层车底刚过环线检测,路局马上就把已经敲定了大半年的事情推翻了,要说没有别的意思打死我都不信,路局要是没动小心思就不会提长客这茬,路局管内300多趟车换哪个不是换,非得换还不是想让我们领情好过来套近乎。”梁远不爽的说道。
  
      梁远深知政府类垄断部门的秉性,既然给你抛过来媚眼了。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小心处理,最起码不能让人家空手而归,否则就是大大的不敬,只要自己还想在铁路这个圈子里混,无论是部里还是盛京路局眼下都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小远,你和小叔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把机车厂变得和现在深圳联合银行一样。”梁海平慎重的问道。
  
      其实梁远和梁海平说了这么多,核心意思就是一个:利益!。
  
      事不关己才会高高挂起,不管是部里还是路局。想跑到梁远的自留地里大吃二喝,梁远当然不乐意了。梁海平若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前世也不会白手创下若大的家业了。
  
      梁远干脆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小叔这句话憋在心里好久了吧。有好几次我都在你办公桌上,看到那份和部队签的设备转让协议。小叔是不是也研究那份协议很久了。”
  
      梁海平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小叔越琢磨那份合同,越觉得里边说道很多,特别是这回在特区呆的时间长,看到特区政府一些大胆子的开明政策,在对比合同里的那些模糊的地方,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小远你的胆子和胃口可真够大的了,车厂现在算起来至少能有八、九个亿的资产,这种主意你都敢打,要不是你亲口承认小叔还得猜好长时间。”梁海平有些感慨的说道。
  
      “在我打主意之前。那个破厂可是白送都没人要的,小叔,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挖社会主义墙角”梁远笑嘻嘻的问道。
  
      “你就不怕你爸把你大义灭亲了?”梁海平笑着问道。
  
      梁远却知道这句话真不是玩笑,要是让老梁同志知道自己这种龌龊的心思,怕是明天就会把小叔赶下台。然后自己亲自兼任机车厂的厂长,让梁远彻底死心。
  
      “小叔,说心里话,厂子那点资产我还真没看上,找小叔研究对付路局和部里的办法,不过是怕自己亲手救活的企业。将来在被某些王八蛋给糟蹋了。”梁远撇了撇嘴说道。
  
      梁远现在到是能底气十足的这么说话了,认购深圳开拓银行股票成功之后,梁远就知道哪怕自己什么都不干,三十年后也是〖中〗国最顶级的富豪之一,机车厂那十亿、八亿的资产还真没放在眼里。
  
      梁海平只是笑着用手揉了揉梁远的头发,却没说话,换个人这么说,梁海平是说啥都不会信的,梁远这么说梁海平到是信了九成。
  
      “在生米煮成熟饭之前,能瞒住老梁同志还是瞒住的好。”梁远下意思的缩了缩脖子说道。
  
      两个人在客厅研究了一上午,最终决定不管盛京路局是出于自身利益试探,还是替部里试探,都死死抓住盛京路局不放,先把路局拖下水,然后再把部里晾一边去,路局的胃口肯定比部里要小很多。
  
      铁道部改革之后下边路局的独立性大增,哪怕是部里不爽,路局300多趟管内的列车只要能拿下三分之一,就够机车厂忙活四、五年的了。
  
      接近中午,两个人讨论出了一个大致的方案,梁海平翻出电话号码,直接拨通了路局局长办公室,报上单位和名字之后不到两分钟,局长办公室就回复说刘长河下午有时间。
  
      梁海平放下电话看着梁远说道:“怕是真给小远猜中了,看来我已经在局长办公室挂号了,不然的话哪能这么顺利。”
  
      下午,梁海平准备去路局时,梁远又给梁海平扔过来了一个备用方案,看着梁海平目瞪口呆的样子,梁远笑嘻嘻的上了公交去南湖科技园找苏良宇了,周恒在发呆的梁海平身边站了好一会,梁海平才表情古怪的坐进伏尔加。
  
      盛京铁路局位于和平区太原北街4号,离盛京最繁华的商业街只有一步之遥,路局的“山”字形机关办公大楼极具历史,由侵华的〖日〗本关东军于1934年动工兴建,建筑落成后划给了伪满时期的“奉天铁道总局”解放战争时期是国民_党_军_方“东北剿匪总司令部”的驻地,刚解放时这幢建筑是盛京最好的建筑,直到新世纪路局的办公楼仍不失大气壮观。
  
      伏尔加汽车在87年还是很管用的。周恒只是按了按喇叭门卫就台杆放行,连登记都省略了。梁海平下车后抬头看了看这幢“山”字形的建筑,安排周恒在车里等待后迈步进了大楼。
  
      盛京路局的大局长相当于地方上的厅级干部,不过在权利和管辖范围上可比一般的厅级干部大多了。在八十年代初期,紧挨着辽_宁的吉_林省,每年过年时都会派一名副省长代表吉_林省来盛京路局拜年,部级干部上门给厅级干部拜年在八十年代全国独此一份。起因就是盛局每年至少要空放上千列货运车皮至长春铁路局,用于吉林省的农产品外运。
  
      八十年代铁路货运在全国运输业处于无可动摇的霸主地位,车皮的紧俏程度比后世可抢手的多。单每年空放长春路局这上千列车皮,就给盛局带来数千万的损失,每逢年底盘点结算时。两局之间龌龊不断,搞得铁道部头痛无比,最后只好将两局合并了事。
  
      刘长河的办公室位于大楼六楼的南端,梁海平来到挂着局长办公室门牌的单元前,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屋内一个30出头的秘书模样的人物站了起来,梁海平打了个招呼说道:“我就是上午打电话过来的,本溪东北机车厂的梁海平。”
  
      青年男子点了点头说了句“稍后”拿起电话说道:“局长,梁厂长到了。”“嗯。好的。”放下电话青年男子说道:“刘局正在里间办公室等您。”
  
      梁海平随手带上里间办公室的房门,却看到刘长河正站在办公桌后边,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可惜目前的梁海平官场经验十分不足,刘长河这个媚眼算是丢给瞎子看了。
  
      寒暄过后梁海平开门见山的说道:“刘局。我这次来主要是感谢路局一直以来对机车厂的支持。”
  
      “若是离开了路局和分局的正确领导和大力帮助,双层车底绝不会这么顺利的通过部里的环线检测。”梁海平满嘴跑着火车。
  
      “哪里哪里,这次双层车底在研究院的环线检测上创造了一个优秀的记录,还是归功于基层同志勇于开拓,求实进取,路局可不能在这方面居功。不过本溪车务段在执行部里和路局精神方面,一贯走在兄弟单位的前列,这次能取得优秀的成绩也是水到渠成,还希望车务段戒骄戒躁,务必把这种工作作风发扬下去。”刘长河前半句还谦虚着哪里,后半句就把领导的功劳笑纳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