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

第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里9点的盛京车流如织,街边各种店招流光溢彩,繁华,热闹的气息扑面而来,灯红酒绿的衬托下,**的味道弥散着整个城市
  
      盛京最大的娱乐场锦瑟年华的包厢里,梁远又启开了一提老雪花啤酒,对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文静男子呼喝着:“蔡晓兵你个王八蛋,今天不把你放倒,老子梁字就倒过来写”
  
      蔡晓兵是梁远在大学认识的铁哥们,除了一起扛过枪之外已经搞定了另外人生三大铁,大四考了个硕博连读,结果悲摧地读到了博士后,目前还在苦海里挣扎。梁远毕业进入了建筑行业,在一家新兴材料企业就职,虽不是什么天才但做事勤恳,情商智商也在及格水平之上,因而本身业绩还算不错,又靠着老头子曾经是土地局副局长的名头弄了个小包工队接了点小活,毕业3年后就不拉国家统计局的后腿了。
  
      “切,吓唬谁呢,又不是我说怀旧的,你丫想省钱就直说,别弄这些花头乱忽悠,你看小雪都笑出鱼尾纹了。”蔡晓兵也拿过一提老雪花
  
      梁远边上一个穿着米色短裙,皮肤白皙的女孩捂着嘴,大大的眼睛都笑咪了
  
      “雪儿,去把那箱科罗纳都启开倒厕所里,让坐便享受享受,丫嘴臭都不如坐便”梁远挥了挥手
  
      名字叫小雪的女孩,小手抓住梁远的胳膊晃了又晃“梁哥你和蔡哥打嘴仗可不带把战火往我身上引的”女孩的声音蠕蠕很好听
  
      “小雪让你启开就启开,别给这王八蛋省钱,你和冰冰一起去,开完去中间跳个舞”蔡晓兵边说边拍了拍身边女孩的短裙下的大腿。
  
      梁远一杯一杯的灌着啤酒,像是在欣赏围着钢管环绕的2对雪白大腿,和偶尔胸脯闪露的凝脂。若是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根本没有焦点,空洞的游弋不定
  
      “咋了,今儿”蔡晓兵试探的问
  
      “菲菲去南美了”梁远一仰脖,灌了一杯啤酒。
  
      “嗨,那丫头满地球的乱窜,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这几年南美还挺安全的,也没听说暴乱啥的”
  
      “菲菲去了卡德林娜女修道院”梁远打断了蔡晓兵的絮叨
  
      “那是啥地方,文化遗址还是旅游胜地?”
  
      “菲菲说她皈依了”梁远又灌了一杯啤酒。“啥!”蔡晓兵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菲菲给我留了一封邮件,说她找到了能让心灵宁静的地方,现在也没什么值得牵挂的了,和我说一声,以后就不联系了”
  
      “那事不是说老宁没牵连进去么,再说就算老宁进去了菲菲这些年一直在欧洲根本没回来,关菲菲屁事,都tm啥年代了,祸不及家人啊,对了菲菲不是总惦记她姐姐么,也和她去南美了?”
  
      梁远没回答蔡晓兵的絮叨,掏出手机点进邮箱,选了一封标题为:尊敬的用户......的邮件把手机一歪,蔡晓兵伸过头看着屏幕上慢慢滑过的一行字,尊敬的用户您发送的邮件已经退信,请您核实您所发的邮箱号码......
  
      蔡晓兵叹了口气,掏出一张百元纸币,慢慢的折成了一个纸飞机,拿起来瞄了瞄,看着冰冰手抓钢管,小腰用力后弯时轻轻一掷,飞机轻盈的落在冰冰高耸的胸脯上,冰冰拿起纸飞机看了看,随手插在两团柔腻之间,给了蔡晓兵一个飞眼。
  
      梁远收起电话,在桌上拎过一只满瓶老雪花,对着舞池晃了晃瓶子,示意小雪过来,女孩手握钢管转了一圈,接连两个滑步到了梁远身边,雪白笔直的大腿晃过梁远散乱的双眼,一股青春的香气扑进梁远的鼻腔,梁远散乱的目光微微一凝,伸手在身前茶几下边拽出一个白色的纸袋,拍了拍身前女孩的翘臀将纸袋递了过去。
  
      小雪接过纸袋好奇的拿出里边的白色盒子,低头一看,哇哇的大叫起来,“昨天刚出的iphone5,梁哥这是送给我的么?”梁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眼前女孩大大的眼睛微笑着。“梁哥你真好。”小雪一屁股坐到梁远的怀里,抱住梁远的脖子使劲在梁远的脸上亲了一口。
  
      冰冰听见小雪的喊声也跑了过来,看到小雪手里的盒子也尖叫起来,摇着梁远的胳膊发嗲。“梁哥好偏心啊”小雪使劲抱着梁远的脖子,嘻嘻笑道:“梁哥别管她,别管她”好一会梁远才挣扎出两女的粉拳绣腿,对边上看戏的蔡晓兵努努嘴“冰冰你的在哪里呢”冰冰一声尖叫,直接蹦到了蔡晓兵的怀里。“蔡哥真的吗?是真的吗?”蔡晓兵笑着说:“别听那家伙瞎扯,我这种还在上学的穷鬼,卖了我这颗老肾也买不起那东西啊”冰冰不依,抱着蔡晓兵的脖子不停的撒娇
  
      蔡晓兵看着边上正纠缠着女孩想要向女孩嘴里渡酒的梁远,操起桌上的一次性打火机扔了过去,说道:“梁远你在看笑话,下回你喝多了,老子把你送到你对门的沈姐姐家里去,把你卖个千八百的估计还是没问题的。”梁远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对着蔡晓兵说道:“草,你丫太没人性了,东西在车里呢,你要献殷勤自己去拿”
  
      蔡晓兵看了看怀里的冰冰,冰冰用自己的脸颊使劲蹭了蹭蔡晓兵的脖子,无奈的蔡晓兵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和冰冰搂搂抱抱的出了门
  
      梁远疑惑的看着怀里的女孩说:“老蔡啥时候这么听冰冰的话了。”小雪皱了皱粉色的鼻尖说:“大上周周五,冰冰在宿舍接蔡哥的电话就出去了,2天后才回来呢。”梁远哦,哦了两声,对着怀里的小雪说:“原来这对奸夫淫妇已经滚过床单了。”小雪的脸蛋忽然微红了起来,把头藏在梁远怀里,梁远慢慢的搬着女孩的肩膀,看着女孩微红的脸颊,恍若滴水的眼睛,彼此间呼吸可感,女孩慢慢的闭上眼睛
  
      梁远仔细的看着怀里的女孩,长长的睫毛细细的卷翘着,仿佛能放上一根火柴,红润的嘴唇轻微的翘起,鼻翅略有些急促的忽闪着,酒精不停地冲刷着的神经,梁远感到有些恍惚,眼前的情景是如此的熟悉,一如年前......
  
      萦绕的香气让人迷醉其中,怀里的佳人让人血脉奋张,那时的梁远紧张得全身僵硬,好似一根混凝土柱子戳在沙发上,嘉嘉刚跳过舞的脸蛋略有些红,浅粉色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鼻翼急促的忽闪着,大大的眼睛微微的闭着,感觉抱着自己脖子的手臂在不停的颤抖,才上大学的梁远大脑一片混乱。朦胧间的吻只留下破皮的嘴唇和微痛的牙齿,还记得嘉嘉在耳边的轻轻喃呢“小远哥哥,还记得吗?很小很小的时候你就说嘉嘉的舞是最好看的,嘉嘉为了今天专门练了好久呢,以后嘉嘉不能为小远哥哥跳舞了,嘉嘉以后也不会再跳舞了。”怀中的女孩轻轻的抽泣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