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8、结局终章

168、结局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至于另一首圣旨,被封为安夏侯,倒没引起他多大的注意,反倒被随意的扔置在一旁。
  
  三日后,老皇上无声无悄的死在龙榻上,死前倒没有受多大的罪。
  
  原本在整顿朝堂的六皇子,不得不腾出手来先处理皇上驾崩的事情,好在先皇拖了几日,给了六皇子时间,朝中上下,倒是勉强在六皇子的控制当中。
  
  而接下来的几日,在离修的配合中,六皇子很快就将朝中上下握在了手中。
  
  离修有意退其锋芒,因此,这十来天下来,六皇子对他的识趣十分的满意。
  
  再加上离家军和北魏南宋的战事,同一时间传来捷报,更使得六皇子龙心大悦,更是直接封了离元帅为大司马大将军,满朝的武将都归离元帅一人统帅。
  
  在这样的氛围下,六皇子登基为帝,并册封了妤卿郡主为后。
  
  只是对于扩充后宫的事情,六皇子倒没有多大的兴致,毕竟只有一个女人的情况下,没有子嗣时,还能自欺欺人一下,若是满后宫的莺莺燕燕却没有一个新生儿,他就是想骗也不骗不了自己。
  
  再加上,他不确信自己是不是真的全好了,他也不想糟蹋好姑娘。
  
  自小长在内宫,最明白一个女人若是没有皇上的宠爱,又没有子嗣的情况下,生活会多么悲惨。
  
  至于皇后,她自然是与其他女人不同,她再不济也是一国之母,也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
  
  月余后,离元帅和温扬他们都回来了。
  
  论功行赏,皇上没有漏了一人。
  
  温扬也被封了将军。
  
  只是下朝后,离元帅便主动去见了皇上,并一意孤行的上交了虎符。
  
  这是离元帅和离修三兄弟商量后的结果。
  
  西夏的将领,在被离家统领这么多年的情况下,早就不再是单纯只看虎符行事的士兵。
  
  但是离将军府这一个举动,却是在向新皇投诚,同时也能让新上放心。
  
  所以离将军父子四人,没有一点留恋的将兵权上交了。
  
  本就无意卸磨杀驴的新皇,见离将军府如此识时务,就更不会主动去动他们,甚至直接给离元帅封了威远侯。
  
  一时之间,一门双侯的佳话,倒是传得极其轰动。
  
  而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辆普通的马车,极其低调的离开了国都。
  
  一直关注这事的离修,顺手就在沿途的路上安插了数人,假装山匪抢了这辆马车,银两抢了一空,却没伤人性命。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青年男人,才一步一步艰难的朝着前面爬行着。
  
  他原本精致的面容,此时就如纵欲过度的男人一样
  
  的男人一样,眼袋大大的挂在眼下,一双眼瞳更是滔天的怒火。
  
  以他的心性,不难猜出,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刻意为之,就是为了看他苟延馋喘的活在这个世上。
  
  最可恨的是他一身的伤,早就已经治好,除了不能行走,他再活五十年也不在话下。
  
  这使得他连求死的心都不敢生起,毕竟能活着谁又想死,更何况他心中憋着一股恨意,还盼着有朝一日能够血洗此番深仇大恨。
  
  眨眼就到了次年三月,眼看着就要到离修和以沫大婚的日子。
  
  距离两人婚期越近,离修和以沫两人脸上的笑容也就更甚。
  
  而夏府也早就已经修葺好,提前一个月,以沫一家三口就已经搬到里面去小住了数天。
  
  只是这次以沫大婚,一家三口又搬回了淳王府。
  
  毕竟在淳王府出嫁,身份自然高过在夏府出嫁,淳王府如今可是皇后的岳家,这满国都上下,哪有一个不巴结的。
  
  更何况以沫的嫁妆如此丰厚,真在夏府出嫁,不过就是串一个门而已,根本不方便。
  
  以沫出嫁的这一日,阳光明媚,天色正好。
  
  见证过几位好姐妹出嫁,她对嫁人的流程,烂熟于心,倒是一点都不紧张。
  
  只是想到昨晚离修和她说的一些情话,面色不自然的泛起了红晕,心里也忍不住对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多了一丝期盼。
  
  看着喜娘围着她打转,嘴里碎碎叮嘱着些规矩,又看着丫鬟进进出出的忙不停,以沫一颗心倒是渐渐沉稳了许多。
  
  直到喜娘提醒,新郎倌来了,她才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
  
  就见乐儿进进出出,将前院一些催妆诗学嘴说给她听。
  
  听着那些暗含喜愫的催妆诗,以沫一颗心如浸在蜜罐里似的。
  
  乐儿凑上来小声说:“这些催妆诗,每一首都是二哥亲手所写,里面饱含了对你的满满爱意啊!啧啧……”
  
  以沫见乐儿答了两下嘴,抿着笑问:“怎么?吃醋了?”
  
  乐儿俏脸一红,不自然的说:“你当我还小啊!我才不会吃醋,我又不是没相公,我相公文采比二哥好多了。”
  
  以沫微微一笑,并不点破乐儿。
  
  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为了和她争风吃醋,也没有少闹事。
  
  女方虽然会对迎亲的男方有些刁难,但却不会误了吉时,所以吉时一到,以沫便被喜娘背出了闺房。
  
  头顶喜帕,以沫此时看不到离修的面容,只能看到喜服的下摆,但内心自然而然也升起了一股喜悦感。
  
  自今日后,这个人便是她的夫君了,他们往后会永永远远在一起,再也不用忍受分离的痛苦了。
  
  想到这里,以沫一颗心雀跃得恨不得飞上天。
  
  因此,一路自淳王府到将军府,再到拜堂送入洞房,以沫可以说是飘着过去的。
  
  这种新娘嫁,满国都怕是除了她和乐儿,再也找不出第三人了。
  
  “请新郎用喜称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喜娘的唱声响起片刻,以沫便感觉到眼前一亮。
  
  她微微抬眼,便看到原本俊郎的离修,此时就像一个天人似的站在她的面前,本就鼓跳如雷的一颗心,此时像是要自口中跳出来似的。
  
  对于离修而言,他的感觉也是不相上下,虽然这不是第一次看到身着凤冠霞帔的以沫。
  
  但是上世根本没有心情去细细打量,这一次,可不单单是被以沫的美艳惊艳住,更多的是终于把爱人娶回家了的那种满足。
  
  此时,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把面前这个娇人搂到怀中,狠狠的蹂躏一番,一解相思之苦。
  
  事实上,离修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喜娘脸色一变,忙说:“侯爷,礼还未成。”
  
  离修不在乎的挥挥手,“你们先退下去,余下的我们自己来。”
  
  跟着来喜房的人,都是亲近的人,这会见离修一副猴急的样子,免不得出声打趣。
  
  毕竟离修此时的模样,可是百年难得一见。
  
  乐儿首当其冲的说:“二哥,你这副贪吃的模样,真是有够难看的。”
  
  离旭配合的说:“可不是吗?二哥你太闷骚了,平时我们都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离修神色一变,冷眼看着小弟和小妹,也不说话,但周身却布满冷凝,两个长期被其压迫的弟妹,也不敢再多调侃。
  
  “出去!”离修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人有种打颤的感觉。
  
  跟着而来的还有凝霜她们,她们自然欣喜看到离修对以沫失了心魂的模样,也知道**一刻值千金,并不想多打扰,拉着其他人就退了出去。
  
  离旭离开前,不忘叮嘱说:“二哥,你等会要去前厅敬酒,可别直接不出来了。”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到明天,离修就会沦落成笑容。
  
  从古自今,还没哪个男人,这样急不可耐过,这么一点时间都不愿意放过。
  
  等到屋子静了下来,只剩离修和以沫俩人时,离修突然狠狠的将以沫压在床上,用力的吻着她的嘴唇。
  
  暧昧的空气不断的升温,以沫的衣裳更是不自不觉间被离修剥开,露出精致的大红肚兜。
  
  离修留恋般的轻啄了以沫的嘴角几下,这才将她拉起,抱到怀里,轻笑的说:“我们先喝交杯酒。”
  
  “嗯!”以沫轻轻应了一
  
  轻轻应了一声,声音略哑,透着一股诱惑。
  
  离修只觉得身子一紧,惟恐等会出去出丑,不敢再抱着怀中这副软玉温香的身子。
  
  忙起来走一边,倒了两杯酒过来,拉着以沫的手,共饮了一杯。
  
  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了一会,离修才不舍的说:“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以沫乖巧的望着离修,微眯着眼,依赖的说:“我等哥哥回来了一起吃。”
  
  离修捏捏以沫娇嫩的脸颊,调侃说:“还叫哥哥,以后要叫相公或者夫君。”
  
  以沫小脸一红,娇嗔:“人家就是想叫哥哥嘛!”
  
  离修向来以以沫的喜厌优先,虽然更想听他叫自己相公,不过听她软软的嗓子喊着哥哥,也是极其舒心。
  
  “嗯,你高兴就好。”离修不再争辩,只是不忘叮嘱:“不要等我回来,我会在外面吃东西,你自己先吃。”
  
  以沫瘪瘪嘴,只得应了下来。
  
  “哥哥要早点回来,我等你!”
  
  离修扬眉,满是邪笑的凑近在以沫耳旁轻语:“放心,哥哥马上就会回来吃掉你!”
  
  以沫一愣,想到之前离修说的那些下流话,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开始发热了。
  
  见以沫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离修带着大笑,好心情的走了出去。
  
  而她一走,落夏便立刻进屋侍候。
  
  以沫先是吃了点东西垫肚子,又沐浴梳洗了一番,这才乖巧的坐在床上,侧目就看到床上铺着的元帕,脸上的红晕更艳丽几分。
  
  离修没让以沫等多久,不时就假装不胜酒力回了新房。
  
  认为离修的人,都知道他千杯不醉,这会装醉,还装得一点都不诚心,所以人都看了出来,却也只是善意的调笑几句。
  
  洞房花烛夜,本来就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这事搁谁身上,谁人不急,更何况屋里的美娇娘,还是他心心念念多年的心上人。
  
  “哥哥!”听到房门推开的声音,以沫惊得直接站了起来,一双明眸大眼对着来人。
  
  离修微微一笑,上下打量了以沫一眼,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膳食,皱了皱眉问:“怎么没吃东西?”
  
  以沫小声的说:“我吃了,只是没吃多少。”
  
  离修看着像没动筷的膳食,略有不满,吩咐门口侍候的落夏,去厨房重新准备膳食拿来。
  
  “一会再陪我吃一点。”离修是知道这一天下来,新娘子吃不了两口东西的,唯恐以沫饿坏了,才会想劝着她再吃一点。
  
  以沫乖巧的点点头,问:“哥哥要不要先去沐浴,去去身上的酒味。”
  
  离修抬手闻了下,苦笑的说:“是挺臭的!”
  
  “我先去沐浴,你休息一会。”离修说罢,便去了浴室。
  
  没多时,离修身上带着水珠,闲步走进喜房。
  
  以沫立刻拿起干净的帕子,殷勤的上前替离修擦拭头发,感受着以沫柔软的小手在他头上的动作,离修一颗心都化成了柔水。
  
  “自从你搬去淳王府,就再也没有人给我擦过头发了。”离修有些感叹的说起。
  
  虽然他夜夜会潜到淳王府,但是终不如两人住在一起时方便。
  
  以沫笑眯眯的说:“以后我天天帮哥哥擦头发。”
  
  她才不会傻得问哥哥为什么不让下人帮忙,毕竟她在的时候,就像是护食的小兽一样,从来都不喜欢女人太过接受离修。
  
  好在离修宠她,什么都听她的,不然的话,这将军府,早就被她闹得鸡犬不宁了。
  
  这会听离修的语气,见他在她搬走后,还是遵循了她以前的习惯,她只感一阵心花怒放。
  
  擦干了头发,落夏送了膳食过来,两人互喂着吃了一点,说了会闲话。
  
  由于这么些年下来,两人夜夜都待在一起,这会就是新婚夜,两人也没有觉得违和,只是有种终于可以自黑暗中破土而出的感觉,再也不用偷偷摸摸。
  
  说说笑笑腻歪了一会,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一个眼神,两张脸便慢慢的贴在了一起。
  
  离修大力的抱起以沫,直接将其放在床上,瞬间便紧紧的压了上去,低沉的叫了一声,“娘子!”
  
  以沫浑身像被电击了似的,一阵酥酥麻麻,嘴里下意识的轻吟喊道:“相公。”
  
  离修轻轻一笑,低沉悦耳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好心情。
  
  以沫羞红的嗔了离修一眼,却在对上他深邃的双眸时,忍不住主动抬起了下巴,轻轻的咬住了他滚动的喉结。
  
  美食在前,离修本就忍不住想一口将以沫吞下去,他这番带有暗示性的动作,更是让离修食欲大震,也不打算再说一些废话来浪费时间。
  
  当下一双灵活的双手,便迫不急待的钻入了以沫的衣裳之中,摸到那细腻的肌肤时,下意识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喜庆的龙凤烛跳跃着火焰,屋里的温度正在不断升高,而属于两人的洞房夜,这才开始。
  
  ')...e;"阅读底色默认设置经典淡蓝经典淡灰经典绿意经典明黄深蓝海洋秋意盎然绿意淡雅红粉世家红谈意浓海阔天空心碎过去雪白天地灰色世界字体颜色默认设置白色红色绿色蓝色棕色字体大小默认设置小中中大大速度12345678910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e;"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