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6、天色将变

166、天色将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看就到了四月,乐儿及笄礼早就准备起来了,只是母女俩人为了正宾人选有些分歧,至今没有一个结果。
  
  乐儿欣赏白素锦,她就喜欢白素锦这样的女人,能把夫君牢牢的握在手里,所以及笄礼时,很想她担任正宾。
  
  但是谁家及笄礼上请的正宾不是全福人。
  
  白素锦再好,她没有儿子,她是命好,碰上了夏楚明,可是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遇上夏楚明。
  
  程氏就乐儿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想她一生能过得圆圆满满,所以想请临阳侯夫人当正宾。
  
  临阳侯夫人虽然不如白素锦,但她才是眼下所有女人最好的归属,有儿有女,得夫君尊重,后院虽有几个小妾,却叫她整治得服服帖帖。
  
  “我反正就要义母当我的正宾,我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乐儿为了这事,又和程氏吵嘴。
  
  容雅和沅氏也在屋,这一个多月下来,已经习惯了,彼此对视一眼,满是无奈。
  
  私下她们倒也劝过乐儿,容雅本身也是极崇拜白素锦的,只是及笄礼不是儿戏,白素锦再优秀,她的公婆不在了且不提,她到目前为止,没有儿子。
  
  程氏颇无奈的说:“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当娘还会害你吗?”
  
  乐儿嘟着嘴,“我当然知道娘疼我,可是我们将军府,本来就和其他府邸不一样,温扬求亲时,也答应过娘,以后就我一个,既然是这样的话,娘的担忧不是多余的吗?”
  
  程氏低低叹了一声。
  
  有些话,她不好明说。
  
  虽然将军府的家风好,但也不至于过了四十无子还不纳妾。<>
  
  就是她对程元帅都没有这种把握。
  
  若不是她生得三子一女,程元帅是否真的能做到一生只她一个女人,毕竟身为男人,谁不想多生几个儿子。
  
  更何况乐儿是嫁出去,以后要做人儿媳和大嫂,子嗣不丰的话,在后院很难立足,夫君再是疼惜,天长日久下来,也会有淡的时候,总不如在家里过得舒坦。
  
  “娘,你就答应我吧!我知道娘在担忧什么,但是我的身体多好啊!而且义母的事情,娘也清楚,不然的话,膝下也不至于只以沫一女。”乐儿见程氏不说话,有些软化的迹象,立即撒娇哀求。
  
  程氏嘴唇动了动,到底没有说不好听的话。
  
  僵持了数日,眼看就要到及笄日,人选再不定下来,到时候就要闹笑话了。
  
  她见乐儿主意已定,便说:“行吧!你决定了的话,就自己去和你义母说。”
  
  乐儿磨到程氏终于松口,高兴得一下跳过去抱了程氏一下,又风风火火的去淳王府。
  
  白素锦一听乐儿的来意,即没答应也没拒绝,而是反问:“你这样跑来,你娘知道吗?”
  
  乐儿性子直,也不瞒着白素锦,把这几天和程氏的争论和盘托出,未了,还抱怨程氏杞人忧天。
  
  白素锦似笑非笑的说:“你娘担心得没有错。”
  
  她是现代人,生儿生女对她来说是一样好,并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想法,但是古代人可不这样想。
  
  乐儿掷地有声的说:“若是我这一生能过得像义母这样,我就满足了。”
  
  儿女都是缘分,要来总归会来,她最羡慕的是义父义母间的感情,她向往及期盼,希望未来她和温扬的生活,也能如此美满幸福。<>
  
  “行,你娘若是同意了,我就出席。”白素锦本身自不会觉得她是一个没有福的人。
  
  乐儿都不在意的事情,她自然更不会矫情。
  
  稍晚一些,乐儿回了将军府,说了白素锦的意思,央着程氏去一趟淳王府。
  
  为了女儿,程氏又亲自跑了一趟淳王府,白素锦一口就应了下来,并在及笄前,送了一根发笄过去。
  
  乐儿及笄这日,将军府上张灯结彩。
  
  毕竟将军府就乐儿这么一个女儿,不说上面的三个哥哥对她的爱护,就是程元帅和程氏也对这小女儿偏爱一些。
  
  以沫几人早早的来了将军府,几个姑娘在华芳苑里叽叽喳喳笑闹不停。
  
  “你以后就是大姑娘了,凡事不可再任性。”容雅现在是乐儿的小嫂子,一副长辈的口吻和乐儿说这话也合适。
  
  离旭和乐儿关系最好,容雅又和乐儿是好友,离旭和容雅在一起,难免时常聊起乐儿。
  
  乐儿有时候一些出格的事情,离旭也对容雅说过,毕竟乐儿就是许了温扬,也没有改变她的名声。
  
  她倒追温扬的事情,整个国都都知道,而将军府总有政敌,每次有人拿这事讥讽离旭时,他回来都要生一阵闷气,只是将军府上上下下都护着乐儿,不和她说起罢了。
  
  好在温扬重视乐儿,这次及笄礼,看他准备的几样发笄发簪就能看出来。
  
  “我哪有任性了啊!”乐儿嘟着嘴巴,嗔怪的瞪了一眼容雅。
  
  容雅无奈的笑笑,对这位好友兼小姑子也是真的没辙了,有时候想点醒她几句吧,但听着她和温扬的相处模式,也察觉到温扬就喜欢她这样。<>
  
  像她们这样出身的女子,自小就按宗妇的标准教养长大,她们的责任就是稳定后宅,让她们像小妾一样去争宠,这是万万办不到的,如今不用她们刻意做什么,就能得到夫君的疼爱,又不丢了自小学习的一套,何乐而不为。
  
  “行了,今天是她的大日子,我们就甭挑她的不是了。”以沫好笑的打断了两人的话。
  
  乐儿脸色一变,一脸娇笑的搂着以沫,“还是二嫂好,哪像小嫂子啊,天天训斥我。”
  
  以沫脸色微红,嗔了乐儿一眼,倒没有多训斥。
  
  毕竟两人私下,这样的调侃不少,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好在乐儿在大事上面一向有分寸,这话顶多是她们姐妹几人时,才会私下说几句,倒不至于坏了她的名声。
  
  “对了,你要不要趁着现在有时间去一趟熹微院啊?二哥肯定在院里等你。”乐儿挤眉弄眼的笑道。
  
  以沫弹弹衣裳,落落大方的说:“也好!反正我也惦记书竹和书白这两个丫头。”
  
  乐儿戏谑的说:“你就甭找借口了,我们谁还不知道谁嘛!”
  
  以沫笑睨了乐儿一眼,却是不再答这话,趁着这会儿有时间,直接去了熹微院里。
  
  熹微院门口,书白探长了脖子,一副等人的模样,看到以沫由远而近,立刻笑着迎了上来。
  
  “小姐算是来了。”
  
  以沫挑挑眉,目露询问。
  
  书白微噘了下嘴,十分亲腻的报怨说:“小姐,您说说,您都多久没来将军府了?”
  
  以沫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由于离修夜夜都做梁上君子,他们夜夜相见,她一般没有急事,或者不是乐儿和容雅相邀,她白日少来将军府,都在府上陪着娘亲。
  
  “奴婢猜着您可能会抽空来熹微院里看看,特意和书白两人做了些您喜欢吃的可口点心,小姐快些到内屋里去做,奴婢这就端来,爷这会在书房里。”
  
  以沫满脸笑容的点点头,“不用去内屋了,你把点心直接端去书房。”
  
  书白顿了一下,立即应下。
  
  她自然知道小姐是要见爷的,只是她和书竹也甚是想小姐,还琢磨着趁着小姐得空,做几样点心,沏壶好茶,像以前一样侍候她,聊聊闲话。
  
  以沫去到书房,就见离修一脸凝重的样子,见到她了,脸上立刻展颜笑道:“过来!”
  
  以沫不解的上前,“是有什么事吗?”
  
  她至少看到离修这副样子,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似的,她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离修迟疑了一下,“不是多大的事情,但是我可能会因着这事,不能参加你的笄礼。”
  
  以沫小脸一沉,娇纵的质问:“为什么?难道有什么事,比我的笄礼还重要吗?”
  
  离修伸手一拉,将她固定在自个儿的双腿间,一双大手搂住她的纤腰,温和的说:“你该知道,不是万不得已,我是一定不会错过你的及笄礼。”
  
  以沫咬咬下唇,她和离修一路走来,自是最清楚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
  
  先前,隔着天南地北,就是在打仗,他也能克服重重困难,只为了来替她过一个小生辰。
  
  而这次及笄,可以说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生辰,她自然不希望他缺席,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却在同一时间告诉她。
  
  他这样做,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以沫低低的开口,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低落。
  
  离修叹息一声,“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这事我不告诉你,你马上也会知道。”
  
  以沫眉眼一挑,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瞬间了然,这定是一件天下人都知道的大事,不然的话,离修不会这样说。
  
  “夏魏边境开战了。”
  
  短短的七个字,重重的敲在以沫的心上。
  
  她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望着离修,却也明白这一次,不管皇上下不下旨,他都一定会出征。
  
  不为别的,只为边境上有他的父兄。
  
  而这一点,以沫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阻拦的。
  
  毕竟打仗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定,若因她的阻止,离元帅和离恺有个万一,她和离修的这份感情,怕也会因此出现裂痕,甚至可能会破碎。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梦吗?”离修怕以沫为着这事不高兴,有意开导。
  
  以沫咬着唇不答,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离修又说:“梦中,我的父兄就是牺牲在这场战役上,所以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要过去。”
  
  以沫眼帘微垂,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她不可能改变离修的想法,而且她也没有意图去改变离修的想法。
  
  只是轻轻说道:“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嗯!我答应你。”离修心疼的将以沫搂在怀里,温声又安抚了数句,见她情绪都不高,也觉得心疼。
  
  为了她的笄礼,他足足准备了一年,可去人算不如天算,战争却在这时候爆发了。
  
  “你及笄当天,我虽然不在,但却替你准备了许多礼物,我带你去看看。”离修起身,牵着以沫的小手,低声哄道。
  
  离修去库房拿出这一年来收集的礼物,可是这些东西都没能得到以沫的一个笑容,反而惹得她双眼通红,满眼蓄泪。
  
  “别哭,你这样子,我怎么能安心去打仗?”离修甚是无奈的口吻将以沫搂到怀里。
  
  以沫一听这话,也不敢再娇气,就怕离修在战场上分神,吓得收住了泪,吸着鼻子说:“哥哥不用牵挂我,我会在家里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有你在这里等我,我怎么敢不平安回来?”离修故意用轻松的口吻说道。
  
  两人相拥着说了会话,只觉得分离在即,这情话怎么也说不完。
  
  就在这时候,前院里来传话,说是宫里宣旨,让离修立即入宫。
  
  以沫脸色一变,眼泪婆娑的望着离修。
  
  离修疼惜以沫,却也清楚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叫来书白和书竹陪着以沫,自个儿换了一身衣裳,就进了宫。
  
  离修刚离开,以沫就哭得像一个泪人似的,把书白和书竹吓得脸都青了,却是半点缘由也问不出来。
  
  没多时,程氏派人来请,乐儿的笄礼开始了。
  
  书白忙打了水让她洗脸,又拿了冰替她敷眼睛,最后略略替她上了一个简单的妆容,便陪着她一起出了熹微院。
  
  以沫清楚及笄礼对一个姑娘家的重要性,也不敢把情绪带到乐儿的及笄礼上面来,但她本不是一个多有城府的人,旁人注意不到,但是和她亲近的人,却都能发现,她在及笄礼上,频频有些出神。
  
  笄礼仪式一完,乐儿就急急忙忙的将以沫拉到了角落,沉着小脸质问:“你怎么回事啊?在我人生这么重要的时候,你竟然心不在焉。”
  
  刚才若不是书白在一旁不时提醒以沫,这笄礼怕是不能这么顺利的完成,虽然不至于闹什么大笑话,但总归是美玉微瑕。
  
  离修说的话,以沫没地方可以诉说,这会乐儿沉着脸几声质问,她心里就像打开了一个缺口似的。
  
  低泣着将离修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乐儿脸色瞬间苍白,心惊胆颤的质问:“皇上这会叫二哥进宫,是因为夏魏开战了?而且二哥还梦到,这一战,爹和大哥会以身殉国?”
  
  “哥哥是这样说的。”以沫边回答,边抹泪。
  
  乐儿一下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小脚跺来跺去的嘀咕:“怎么办?怎么办?爹和大哥一定不能出事啊!小初长这么大还没叫过一声爹呢!他至今还不知道他爹长什么样子,而且我也不能没了爹没了大哥啊!怎么办怎么办?”
  
  以沫原本六神不定,看到乐儿这副样子,竟然出奇的平静了许多,抽泣了两声,有些压抑的说:“你不用多虑,哥哥这一次会请兵出征,有他过去,自然如虎添翼,不可能再出现梦中的场景。”
  
  “不行不行,我得去和娘说这事。”乐儿说着,匆匆就跑了。
  
  迎面而来的容雅,一脸诧异的问:“这火烧眉毛的干什么呢?”
  
  乐儿理也没理她,容雅只得将目光落在以沫的身上。
  
  以沫低低垂下眉眼,也不想再多说这事,反正一会儿,宫里的消息就出来了,到时候人人就都知道了。
  
  这会儿说多了,也怕走漏了风声。
  
  让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知道,离修收到消息比皇上还早几天,到时候被人挑拨几句,这事就不得善了了。
  
  以沫一脸低落的挽着白素锦出了将军府,直到上了马车,她才问:“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以沫歪着身子,躺在白素锦的怀里,蹭了蹭,才低低的开口,“要打仗了呢!”
  
  白素锦挑挑眉,并不插话,等以沫将她和离修说话,大致说了一遍后,才道:“他是将军,你想嫁给他,往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
  
  以沫抿抿嘴,一时无语。
  
  白素锦也不多说旁话,女人在爱情中都是盲目的,她在面对夏楚明的事情时,都不见得能淡定从容,怎么可能要求女儿做到。
  
  只是以沫既然接受了离修,自然就得接受他的一切,嫁过去后,也要学着去做一个武将的妻子。
  
  当天晚上,国都许多大臣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毕竟皇上当时紧急召到宫中的大臣就有十来人,而国都三品官以上,谁家在宫里没有一两个眼线,就是安插不到重要的位置,像这样的事情,也能听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