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5、私德有亏

165、私德有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酒足饭饱后,离修提议:“她们四个最近为了永平公主的事情天天提心吊胆,现在好不容易事情过了,我们不如一起出去玩几天”
  
  “好啊好啊”说到玩乐,乐儿是第一个附和。{看最新章节请到:}
  
  温扬看了一眼乐儿,才说:“行,不过提前告诉我一声,我眼下在军营里训练,每次出来不方便。”
  
  他们这些世家子,虽然有些特权,上级并不会过于严苛的要求他们,但也不能乱来。
  
  景世子本人倒是无所谓,侧目问凝霜,“你想出去玩吗”
  
  凝霜轻抚肚皮,“我们就不去了吧毕竟我现在有身孕,跟着过去,他们也玩得不痛快。”
  
  景世子说:“等孩子落地了,我再陪你出去走走。”
  
  凝霜扬嘴一笑,侧目对以沫等人说:“你们去玩吧我们就不去了,更何况现在我们在孝期,出去玩的话,被人看到了还要戳着脊梁骂。”
  
  以沫看向景世子,犹豫的说:“要不,我也不去了。”
  
  景世子失笑,“你就去吧你要是不去,离小将军不是白开了这口,他难得开一次口的人。”
  
  以沫小脸一红,羞涩的望向离修。
  
  她突然说不去,也是看着凝霜说到孝期的事情,她对淳王妃虽然没有感情,但对景世子有。
  
  当着景世子的面商谈出去玩乐的事情,她怕景世子不舒服,所以才说不去了。
  
  “是啊你去玩玩也好,有什么趣事,回来了也和我说嘴说嘴,省得我天天闷在家里长霉。”凝霜脸上尽是戏谑的笑,看得出来好以沫突然的矫情是为了什么。<>
  
  乐儿大大咧咧的说:“他们不去,我们自己去,只是我们去哪里玩又去山庄吗都去了几回了,没得趣。”
  
  离旭提议,“要不,我们去附近的州县走一走”
  
  容雅眼神一亮,却没有答话。
  
  她自长这么大,还没有出过京都,有生之年她也不敢想,如今离旭提议,可不就和了她的心意。
  
  离旭哪里不知道容雅的想法,看着一些游记的书册,不会感叹几句,他眼下带她去不了远的地方,附近的州县走一走,还是能办到的。
  
  “以沫怕不能去附近的州县。”离修说着,望向以沫。
  
  以沫一怔,见所有人都望着她,她一脸莫名其妙的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去。”
  
  “不安全”离修简单的三个字,堵住了以沫的嘴。
  
  景世子皱眉看去,“还是不要去远地方比较好。”
  
  以沫的事情,景世子哪里会不知道,他和夏楚明好得就像父子似的,俩人行事有商有量。
  
  夏楚明就连淳王妃的事情都没有瞒着他,其他的事情,又还有什么可瞒的。
  
  景世子自然也清楚有人要对以沫不利,只是目前看是皇后一派还是四皇子一派。
  
  据他们所查,一些蜘丝马迹都是指向四皇子,可是他和夏楚明分析下来,觉得这事更像是太子党的手笔。
  
  以沫脸一下拉了下来,有点不乐意的说:“哥哥不是要和我们同行吗你能保护我们啊”
  
  离修扬了下眉,并不想图一时高兴,就将以沫置于危险当中。<>
  
  上次是对方轻视,派来的人少了,身手也不是一流,这次再下手的话,对方肯定是要有十足的把握,一击即中才会出手。
  
  所以他也不敢满口应下。
  
  以沫本就不是任性的姑娘,见离修的样子,哪里不清楚他的决定,当下无精打采的说:“好啦不去就是了。”
  
  容雅眼神一黯,却是很识趣的说:“要不我们就约下次吧等凝霜生了孩子出了孝,我们再一起出去玩乐一番,如今人不齐,也不得劲。”
  
  乐儿有些紧张的望了一眼凝霜,又看向温扬,“等凝霜生了孩子出了孝,只怕要两年后了,到时候我都嫁给你了,你家会不会不让我出来玩了。”
  
  温扬无奈一笑,“这要看你和谁出去。”
  
  乐儿理所当然的说:“肯定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啊”
  
  温扬说:“即是如此,我带你出去,又怎么会出不来”
  
  乐儿一想,乐了,便不再纠结,“那就约下次好了,毕竟我们一起出去玩,最重的就是一起这两个字,缺了谁都不好玩了。”
  
  凝霜调侃的说:“你倒是脸厚,当着未来夫婿的面,一点都不害臊,直嚷着要嫁给他。”
  
  乐儿脖子一扬,“我本来就要嫁给他。”
  
  温扬看乐儿这样,看她的目光越显温柔。
  
  在旁人眼里,乐儿这样可能不好,但是在他眼里却是极好的。
  
  他温扬的妻子,要这么多人满意做什么
  
  只要他喜欢就够了。<>
  
  他就喜欢乐儿这样子,有什么就说什么,有什么想法全在脸上,他不用去猜她的想法,两人相处,简简单单又不失温馨。
  
  离旭一脸丢人的样子,冲着温扬说:“你行行好,赶紧把她娶回去,省得我们看了,恨不得捏死她。”
  
  乐儿冲着离旭俏皮的吐了吐舌。
  
  温扬却极认真的回答,“等她及笄,我娘就会上门和伯母商定婚期。”
  
  乐儿脸色一红,倒显得几分小女儿的娇态。
  
  以沫几人这才知道。
  
  难怪乐儿天天嚷着要在及笄后出嫁,原来他们俩私下早就商量好了。
  
  “这到底是你急着娶还是乐儿急
  
  是你急着娶还是乐儿急着嫁啊”以沫戏谑的目光落在温扬和乐儿的身上。
  
  她还当温扬会像以前一样,每次故意逗着乐儿上窜下跳。
  
  这一回,他却是极严肃的说:“这么好的姑娘,自然是我急着要娶回去。”
  
  乐儿一怔,显然也没有想到温扬会说出这么煽情的话,一张脸通红的,双目犹如春水。
  
  “行了,收敛一点。”离旭好笑敲了敲碗筷,看他的样子,便能看出,对这个妹夫是极满意的。
  
  乐儿嘴巴一翘,仍然一派得意的样子,温扬看了,目光更是柔了三分,他最喜欢看乐儿这副不加掩饰的表示喜欢他的样子。
  
  商量了一圈,虽然最后也没有敲定出去玩的行程,倒因着这话题,冲散了永平和亲的事情。
  
  出了酒楼,离修将各人一一送回了府。
  
  晚上怕以沫因着这事不高兴,特意和她细细解释了一番。
  
  以沫斜着眼睛看离修,“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不懂事的姑娘”
  
  本就是为了她的安危,才不出去玩,她怎么可能会不知好歹,反埋怨起离修。
  
  离修嘴角一勾,“你只是最最懂事姑娘,等日后我们成亲了,家中稳定了,我每年抽一个月的时间陪你出去玩,等孩子再大一点,我就向圣上请辞,我们做一对神仙眷侣,周游列国。”
  
  以沫先是一喜,然后娇嗔:“谁和你有孩子,不害臊。”
  
  离修搂住以沫,大手轻揉以沫平坦的腹部说:“我的孩子只会从这里出来。”
  
  以沫嗔怪的瞪了一眼,脸色却是娇艳如花。
  
  而离修说完话,却有一瞬间的晃神。
  
  按说,他们上一世,虽不圆满,但在房事上却是没有问题,有时候一个晚上甚至还要三四次水,可是以沫却没有怀上孩子。
  
  上世他没有琢磨过这些,但这会想起来却觉得奇怪,以沫自个儿懂医,总不至于是她的身体有问题,难道是上世的他有问题
  
  可是他上世又没有其他的女人,也没有一个比较,现在再回想,也没有一个准。
  
  好在不管怎么说,这一世他虽然败坏了自个儿的名声,但本身却没有问题,以沫又有夏楚明夫妻看着,也不至于出事。
  
  想来,他们这一世,肯定能如愿生出几个白白胖胖的孩子。
  
  “你在想什么”以沫微红着小脸,不解的看着离修忽明忽暗的眼神。
  
  离修回神,低眸说:“我在想我们以后生几个孩子,男孩叫什么,女孩叫什么”
  
  以沫轻啐了一口,“不害羞。”
  
  离修搂着以沫的手紧了紧,“我们以后肯定能生很多孩子。”
  
  以沫笑着反嘴,“你当我是母猪啊”
  
  离修笑而不语,以沫察觉到自个儿被他绕了进去,恼得打了他一下,闹了一会儿,以沫又期期艾艾的问:“哥哥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离修翘起嘴角,“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以沫斜了离修一眼,忍不住开始幻想,“最好先生一个哥哥,若是能像你们一样就好了,最后生一个小女儿,让她和乐儿一样,无忧无虑的长大。”
  
  离修挑挑眉,“倒不错,只是女儿的性格可得像你,娇一些,别到时候像了乐儿,十足的男人婆。”
  
  以沫笑睨了离修一眼,“有你这样说自家妹子的吗”
  
  离修说:“幸好温扬受得了她,不然的话,我们可能要养她一辈子。”
  
  以沫笑着回身捶了离修一下,“越说越离谱。”
  
  离修一下握住以沫的手,嘴角染笑的说:“我说真的。”
  
  他原想着,这一世乐儿若是再不开眼喜欢上了沐子棠,他便是把她送到家庙里去,也绝不让她出嫁。
  
  好在中间出了一个温扬。
  
  他上世和温扬虽然没有过密的联系,就观他上世做事,也能看出,这人品性不差,即是如此,早早的就拉到他们的阵营里来了,再让他娶了乐儿,又如何。
  
  “行了,你少说乐儿不好,我就觉得她挺好的。”以沫埋怨的说了一句。
  
  她以前不知道,后来却有点看出来了。
  
  离修对乐儿是真的不如对她,她私心里虽然高兴,但是和乐儿交好后,又觉得离修这样防着自家妹子不妥,有时候还会反过来说离修几句。
  
  离修也不乐意说这事,岔开话问:“不如想想我们未来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
  
  以沫挑挑眉,显然对这事挺感兴趣。
  
  只是说来,以沫真的没有什么取名的天份,几个名字,翻来覆去叫什么团团圆圆,欢欢喜喜。
  
  离修想着,这名字和以沫屋里的点点是异曲同工之妙,但也不拆穿,只说这样的名字做乳名也不错。
  
  永平的和亲队伍走后,皇上怜惜皇后,整整在皇后殿中宿了一个月,这是自皇上登基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因着后宫这一件事情,前朝也起了变化,一些尚在观望中的大臣,也都渐渐的倾向了太子,而原先还能和太子呛几声的四皇子,很是安分了一阵子。
  
  太子的地位,一时之间达到了空前的高度,稳稳当当的扮演着他的角色,只要这中间不出大错,太子登帝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以沫知道离修私心里对太子的成见很大,为此还担忧了几日,叫离修看出来后,只说她爱操心。
  
  以沫
  
  以沫见离修这般,想来应是有应对之策,倒也听话的不再多想,毕竟她对前朝的事情不懂,也帮不上忙。
  
  三月三这一日,以沫约了乐儿几人出来游玩。
  
  乐儿和以沫都是四月及笄,家中已经开始准备,再加上乐儿及笄后就要出嫁,她比以沫更不得闲。
  
  两人也有些天没有见面,乐儿难得安安分分的窝在屋里不出门,毕竟嫁妆里有些东西,得她亲手所绣,不然以她的性子,哪里坐得住。
  
  凝霜由于月份大了,不适合出门,便没有参与,乐儿和温馨以后是姑嫂,凡事都喜欢拉上她一起,这一次也一样。
  
  只是以沫没有想到,数月不见的颜宁珞,也会一同出游。
  
  乐儿知道以沫不喜欢颜宁珞,寻了机会小声和她解释,“娘这些天忙着我的事情,一时没有注意,有些受寒了,表姐特意过来看望我娘,我娘也不能说不让她来看,而表姐来了,我也不好将她一个人扔在屋里。”
  
  程氏不让颜宁珞来将军府,原是一片好意,毕竟她已经和离修挑明了,这个儿子对颜宁珞一点想法都没有,她再让颜宁珞多跑将军府,就是害她。
  
  也正是程氏再不给颜宁珞下帖,平时她过来,也不留宿,颜宁珞才少有机会来将军府,:“二哥都没有和她见面呢你等下也别太给她难堪了,她到底是我表姐,你就当给我一个脸面。”
  
  以沫笑着眨了眨眼,“我这是第一次和她见面,更何况你带了表姐,我也带了堂妹,不是吗”
  
  她以前不懂事,只想着要独占离修,现在说开了,两人又是心灵相通,她不需要再吃这样的干醋。
  
  乐儿一愣,反应过来。
  
  两人既然是第一次见面,自然没有什么喜恶。
  
  容雅不清楚当中的事情,虽说她和离修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到底是二伯,她一个月下来,见的次数一个巴掌也数得过来。
  
  这次颜宁珞同行出来,她本来没有多想,但看着乐儿一脸尴尬的样子,当下多嘴问了一句,清楚原由后,对颜宁珞也便不热情了。
  
  毕竟人都有一个远近亲疏,她心里认定了以沫以后会嫁到将军府来,她们会从好朋友变成好妯娌,这突然出现一个表妹喜欢离修,还想抢以沫的人,她自然待她热情不起来。
  
  是以,以沫和乐儿在一旁说话的时候,容雅只顾着以沫带来的庶出小堂妹,却并不怎么理睬颜宁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