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3、北魏使臣

163、北魏使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二一早,白素锦特别得劲,催促着下人收拾东西,一家三口踏上马车,回了国公府。
  
  以沫穿着大红色的袄子,披着一件白狐毛的披风,巴掌大的小脸满是笑容,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福娃似的。
  
  马车还没停下,国公府的下人就跑到府里去报信了。
  
  以沫一家三口下车,就见白思渊站在门口迎接。
  
  白素锦责备的说:“这天寒地冻的出来做什么。”
  
  白思渊嘴甜的说:“我这不是为了第一个见到姑母,然后讨得第一份红包嘛!”
  
  白素锦莞尔一笑,“都是当爹的人了,竟然还像小孩子一样。”
  
  以沫凑趣的说:“我还以为大表哥第一个出来,是为了第一个给我红包呢!”
  
  白思渊大笑的说:“给给给,你大表嫂给你准备了一个特别厚实的红包,一会进屋了给你啊!”
  
  以沫俏皮的说:“就先谢谢大表哥啦!”
  
  白思渊调侃的说:“反正一会,我儿子会替我全都拿回来的。”
  
  以沫斜着眼睛一看,就见白思渊一脸得意的样子。
  
  几人说笑着往府里走,只留了林嬷嬷在后面帮着国公府的管事,卸下车上的年礼。
  
  大厅里,一家子热热闹闹,有说有笑的等着白素锦一家人,看他们来了,各自见礼。
  
  “以沫,快过来让小舅母好好看看,都有好些天没有看到了。”白三夫人笑着对以沫招招手。
  
  以沫立即上前,乖巧的叫道:“小舅母。<>”
  
  “这一段时间没见,又漂亮了呢!”白三夫人甚是喜欢的拉着以沫的手。
  
  萧氏笑着看了过来,“可不是么,我们以沫就是美人胚子,越大越好看。”
  
  以沫俏脸微红,“大舅母这是笑话我呢!”
  
  今日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按说凝霜也可以回来,只是她是做人媳妇的,上面还有婆婆,自然就要先去婆婆的娘家,她自个儿回娘家的日子,便只能往后推。
  
  而淳王妃年前去了,她和景世子自然更该去外家看看,否则的话,以后来往只会越少。
  
  “将来也不知道哪家的好儿郎,有幸能把我们以沫娶回家噢!”白二夫人凑趣了两句。
  
  调侃得以沫的小脸越发红艳了,噘着小嘴,娇嗔:“舅母,你们就会笑话人家。”
  
  萧氏乐呵的拿出事先准备的大红包,说:“我们可不止会笑话你噢,这是我和你大舅给你准备压岁钱。”
  
  以沫嘴甜的说了句吉祥话,“谢谢大舅母,谢谢大舅,祝大舅在新一年里仕途步步高升,大舅母青春永驻。”
  
  “瞧这小嘴甜得,这红包没白给啊!”国公爷大笑的说道。
  
  白二夫人和白三夫人跟着拿出了红包。
  
  以沫又凑巧的说了几句吉祥话,使得白二夫人和白三夫人也笑开了颜。
  
  等长辈给完了,便轮到了兄嫂,国公府的哥哥众多,今年又新娶了嫂子,这红包收得以沫都有些手软了。
  
  到了后面,吉祥话就直接成了大吉大利早生贵子这两句了。<>
  
  “这哥哥姐姐还是要多啊!不多的话,都体现不出过年的气氛。”以沫一边感叹,一边把红包给落夏,让她帮忙收好。
  
  白思渊调侃说:“你想哥哥姐姐多点,也只是想多收几个红包吧!”
  
  以沫窃笑道:“知我者,表兄也。”
  
  “皮!”白凝霜语带宠溺的说了一句。
  
  等以沫收完红包了,便也轮到她给众人发红包了。
  
  以沫扫眼望去,故意站在末尾,等着白素锦一个一个的发来,轮到她时,白素锦眉眼一挑。
  
  以沫讨好的说:“娘,再给一个呗。”
  
  一屋人顿时笑了起来,白思渊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财迷了啊?”
  
  以沫理直气壮的说:“我收红包可不是为了一点银子,而是图一个吉利罢了。”
  
  白素锦笑得意味深长的说:“噢,是吗?娘昨儿一早,不就给你封了一个大红包吗?”
  
  以沫瞪圆了眼,“这哪里一样,这都是昨天的事情了,你看你给哥哥嫂子都发了,怎么能不发给我呢!我可是你亲闺女啊!”
  
  “行行行,亲闺女。”白素锦准备的红包有多,本就是以防万一,这会就直接给了以沫。
  
  以沫喜孜孜的接过红包,白思渊学着她向萧氏讨要红包。
  
  萧氏笑骂:“你以为你和以沫一样,还小是吧?”
  
  白思渊这人脸皮也厚,当下自华祯手里抱过儿子,学着儿子的声音,“祖母,红包,要红包。”
  
  萧氏笑得欢实的又塞了一个红包给白宇浩,还叮嘱,“不要给你爹了,知道吗?”
  
  白宇浩奶声奶气的答着好,回头就把红包塞到了他娘的手里,惹来众人一片大笑声。<>
  
  白思渊摸着鼻子,笑得无奈的说:“白替儿子讨了,都便宜了他娘。”
  
  闹了一会儿,一屋人便说起了闲话,男人也移步去了书房,等他们一走,大厅里瞬间空了许多。
  
  白素锦看着华祯乖巧的模样,“你娘最近好吗?”
  
  华祯搂着儿子白宇浩,笑吟吟的回答说:“挺好的,年前我回了一趟娘家,娘还说想去王府坐坐,不过家里事多,脱不开身。”
  
  白素锦感叹的说:“可不是吗?年前我也忙得脚不沾地,这一下也有两三个月没见她了。”
  
  华祯说:“家母过几天应该会去王府拜访您,上次回去,家母还说,只怕只能等到过年时见面了。”
  
  昨儿初一,虽然她们都有进宫。
  
  但宫里不比其他的地方,身份等级不一样,是不会坐在一起的,而且皇宫又不是普通人随便走得了的地方,见了面也不好说话。
  
  “嗯,你什么时候回娘家?”白素锦随口问起。
  
  华祯说:“夫君说明天得空,可以陪我回去一趟。”
  
  白素锦想着明天沈怀珺是不会来的,便说:“你明天回家和你娘说,让她约上兰馨一起过来。”
  
  华祯应好。
  
  白素锦又随口说了几句闲话,就和萧氏她们说起了家长里短的琐碎事。
  
  以沫听了会,就觉得没趣,和华祯小声说:“大表嫂,我们去园里堆雪人玩吧?”
  
  以沫上门就是客,而且这表妹在白思渊眼里和亲妹子凝霜一样,自然是要好好招待,“好啊!我们去园里堆雪人,还可以煮一壶清酒,吟诗作画。”
  
  以沫笑嘻嘻的说:“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说罢,她侧目看向白素锦她们,趁着她们说话的空档,插话问:“娘,我和大表嫂去园里玩会雪,好吗?”
  
  “嗯,去吧!别冻凉了。”白素锦也不拘着以沫。
  
  自夏玥嫁人了,以沫天天窝在府里,也甚是无趣,可宫里有人要她的命,白素锦又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放她出去冒险,只能假装看不到她想出去玩的想法。
  
  “走咯!我们去堆雪人咯!”以沫一下抱过白宇浩,高兴的欢呼。
  
  白宇浩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被以沫抱起,咯咯咯的笑着。
  
  萧氏对其他几人说:“你们也陪以沫出去玩会,堆雪人打雪仗,要人多才好玩。”
  
  白家的几位嫂子,在萧氏的一声令下都跟着以沫出来了。
  
  到了园子里,以沫甚是体贴的说:“这雪也怪凉的,几位表嫂不如就在园里煮煮雪,喝喝茶?”
  
  她知道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在雪天里出来玩,所以才这样说,也好让她们顺坡下。
  
  “我们一起堆吧!我们也好几年没有堆过雪人了,还是小时候玩过。”几位表嫂笑着答话。
  
  这话也不假,毕竟姑娘家大一点,家里人都不会让她们碰一些凉物,更何况是在冰天雪地里玩闹。
  
  白四嫂笑得有些无奈的说:“我怕冷,就不和你们一起堆雪人了,我在园里画画,正好把你们堆雪人的样子画出来。”
  
  以沫忙笑着说:“这样好,四表嫂记得把我画漂亮一点。”
  
  白四嫂低笑,“你怎么样都好看。”
  
  以沫嘻嘻笑着,见其他几位嫂子是真的想玩雪,没什么不情愿的,这才招呼着大家一起堆雪人。
  
  华祯吩咐丫鬟去端茶水点心,白四嫂吩咐丫鬟去拿笔墨纸砚,以沫见白宇浩年纪小,怕他玩雪会冻到手,便吩咐他去找胡萝卜来。
  
  让白宇浩去拿胡萝卜,也就是让她被奶嬷抱着去一趟厨房,然后再拿过来罢了。
  
  几个人都是千金小姐,又多年没有堆雪人玩闹了,这一时玩起来,竟然童心未泯,互相扔起了雪球。
  
  白宇浩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华祯被扔,拍打着奶嬷让她放下他,火速就加入到了战局。
  
  这一闹,一个上午就过来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一群人都顶着一个红红的鼻子出来吃饭,又被白思渊他们笑话了一番。
  
  午间休息了一会,以沫几人也没精神再玩雪了,便在屋里说话。
  
  见以沫在国公府玩得高兴,萧氏有意留以沫在府里住几天。
  
  白素锦说:“大嫂也清楚情况,我现在是一步都不敢让她离开我的眼皮子底下,她天天想出去玩乐,要不是有我拘着,怕是早就出门了,在你这里,我怕你管不住她。”
  
  有人对付以沫,这事白素锦自然和娘家兄长说了,大嫂哪里可能不清楚,所以这会见白素锦说得这么直白,也就不留人了。
  
  “这倒是,在事情没有解决前,还是先拘着她好一点,免得出了事再来后悔。”
  
  白素锦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好在沫沫这孩子还乖,只要我说了话,她一般都会听。”
  
  萧氏笑着说:“可不是吗?以沫这孩子可比凝霜乖巧多了,凝霜自小主意多,根本不大听我的话。”
  
  白素锦不乐意了,“我们凝霜这么乖,你还说她不乖。”
  
  萧氏一笑,两人互相捧了对方孩子几句。
  
  吃过晚饭,趁着夜色没有全暗,白素锦一家三口又回了王府。
  
  也许是今年王府有丧事,也许是今年嫁出去了四个姑娘,反正今年王府没有一点年味,整个府都是静悄悄的。
  
  以沫他们回了府,派了丫鬟去和老王妃说了一声,便各自回屋里休息了。
  
  平时到了初三,会有不少人上门拜访,但是今年,想来是不会有什么人来的,毕竟王府新丧,他们不好来打扰,顶多就是把年礼派人送来。
  
  以沫晚上在屋里,愉快的数着她的小私库时,离修冒着寒风来了。
  
  看到离修肩上还有雪,以沫立即倒了杯热茶给他,“要不以后晚上别来了吧?这么冷的天,你别受凉了。”
  
  “好,那我明天起就不来了。”离修一口就应了下来。
  
  以沫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严重的扭曲。
  
  她是心疼离修,所以才说这话,但是离修是不是答应得太爽快了,爽快到她都不舒服的地步了。
  
  还是说他其实早就不想来了,只是没好意思说?
  
  想到这里,以沫脸上就浮现起委屈的神色。
  
  离修忍不住笑了出来,“我逗你玩的,再大的风寒我也要来,我哪里舍得你啊!这一天天的让我见不着你,不是割我的肉吗?”
  
  以沫脸色一变,立刻笑了起来,“原来哥哥这么舍不得离开我啊?”
  
  “你才知道啊!”离修脱了身上的披风,又挫了挫手,等身上发热了,这才将人搂到怀里。
  
  以沫仰着小脸,戳着离修的胸,“那我刚才让你不要来了,你还一口应下。”
  
  离修握住以沫不老实的小手,“我这不是要顺着你的意思嘛!可我哪里知道你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以沫俏脸一红,“怪我咯?”
  
  “怪我怪我,不能及时分辨你话中的真实意思。”离修顺口接话。
  
  以沫的小脸越发红了,狠狠的瞪了离修一眼。
  
  离修见闹得差不多了,便岔开了话题,瞄着满桌用金子打造出来的各种小动物,不解的问:“这是?”
  
  以沫得意的努努嘴,“都是我的压岁钱。”
  
  离修眼里满是笑意,他自然知道都是以沫的压岁钱,这当中还有一部分是他贡献的。
  
  “我知道,我是问你都摆在这里做什么?”
  
  以沫笑嘻嘻的说:“我觉得挺好看的,你看,我竟然凑满了十二生肖呢!”
  
  离修顺着以沫手指看去,中间摆得整整齐齐的一列,正好是十二只生肖。
  
  “不错,蛮好看的。”离修顺着以沫的话回答,牵着她的手,上前拿起来看了看。
  
  以沫笑眯眯的说:“我发现了,晚点成亲也有晚点成亲的好处,你看,现在家里就我没有成亲了,大家都要给我压岁钱呢!”
  
  离修挑眉,可不许以沫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你若嫁给我了,我所有的银两都归你一个人管,我的银两可比这些多多了。”
  
  以沫眼神一亮,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轻咳一声,“你有多少银两。”
  
  离修捏了捏以沫的小鼻子,“当初在将军府里,你打理着熹微院,那里面的帐,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以沫诧异的说:“哥哥,你竟然是一个大富豪啊!”
  
  “这是当然。”离修下巴一抬,学了以沫平时骄傲的样子,又笑着说:“你什么时候这么财迷了啊?”
  
  以沫自个儿手里有银,从来没有表现出这么一面,今日见她一副小财迷的样子,倒是特别有趣。
  
  以沫一脸苦恼的说:“我才不是财迷呢!我是突然发现,成亲了就要四处给人发红包了。”
  
  离修好笑的说:“你这是怕我养不起你吗?往后你只管四处发红包,哥哥有得是钱,就是没钱了,哥哥也会努力挣钱的。”
  
  以沫崇拜的看着离修,“哥哥真好,那以后钱是不是都归我管呢?”
  
  离修轻笑,“嗯,我的就是你的。”
  
  以沫挑挑眉,故意说:“可我的还是我的噢!”
  
  “行行行。”离修被以沫的样子,逗得发笑。
  
  两人竟然细细琢磨起未来的财产大权问题,离修见以沫什么都要管着,便也由着她。
  
  只说:“你管帐,我要用银子的时候,你会给我吧?”
  
  以沫挑高了眉,笑得不怀好意的说:“只要是正当行事,我自然会给,反正你要向我报备。”
  
  离修掐着以沫的腰,“怎么?你觉得我还有什么不正当的行事吗?”
  
  “谁知道你会不会下朝了和几个同僚去不该去的地方坐坐啊!”以沫一副认真的样子,好像亲眼所见了似的。
  
  恼得离修将人直接往床上一压,不怀好意的说:“不该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啊?”
  
  “你会不知道?”以沫挑高了眉,笑得顽皮。
  
  她这些事,都是听乐和永平说的。
  
  这两人简直不像公主和将军府的小姐,什么事都知道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