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2、又是一年

162、又是一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若她即乖巧懂事又识大体顾大局,八成心意已变,至少不再像当初那么坚决。爱玩爱看就来网
  
  男人总希望女人既深爱自己又懂事乖巧,殊不知,女人在爱中都是任性的。
  
  只是信任是一回事,吃醋又是另一回事。
  
  她是清楚离修在各府安插暗桩的事情,只是从来不去细探什么,她对离修一向信任。
  
  “嗯!”这会儿,以沫也不在意了。
  
  离修又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将人哄好了,这才解释,“这些事情,都是太子府里发生的,并没有流传出来,所以我也就没有和你说。”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我就原谅你这一次!”以沫得意洋洋的翘着嘴,若是这身后有小尾巴,只怕早就高兴的甩起来了。
  
  离修见以沫喜欢听这样的话,为了哄她高兴,自然也愿意多说几句,坦白的回答,“自然,在我的眼里,你是最好的。”
  
  以沫嘴角扬着压抑不住的笑,得意的问:“我就这么好啊?”
  
  离修见以沫并没有为此上火,却也乖乖的表达忠心,“别说一个小小潘氏女,就是王母娘娘的女儿下嫁,我也不要,全天下我就要你一人。”
  
  以沫努努嘴,“这些人真是天天闲得到处生事。”
  
  “说不定最先动的还是潘府,毕竟太子妃会是未来的皇后,她膝下还有一子,如此强势的外戚,现今太子怎么能够忍受。太子妃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不赞同太子的提议。”
  
  以沫等着离修详细解释,又听他说:“潘府是文官之首,我们将军府是武将之首,你觉得这两府联姻了,皇上心里会怎么想?虽然说一时能稳住太子的地位,但是以后上位了呢?太子第一个开刀的人是不是就是潘府和将军府?”
  
  离修轻嘲的笑着,“太子妃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答应?”
  
  以沫高挑的眉,略略低垂了些,“太子妃为什么要拒绝?”
  
  离修又忙说:“只是这事,太子才开口,太子妃就拒绝了,只是不知道潘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以沫眉眼一挑,眼里布了寒霜。
  
  “太子方面可能有这个意思,应该是觉得我越来越不好控制了,所以想用联姻的方法,将我稳住。”
  
  离修原觉得这不是多大的事情,便没有提过,见以沫被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惦记着这事,也就不再糊弄她。
  
  以沫小手捶着离修的胸膛,“人家和你说正事啦!”
  
  以沫嘴唇红肿微微喘息的缩在离修怀里,水润的眸子嗔怪的瞪得离修,一副刚被爱抚过的样子,哪有什么威严,这眼神完全是欲拒还迎的样子,一下又让离修占了许多便宜去。
  
  离修看以沫这娇羞的样子,哪里受得住,当下便将人抱起,压在床上细细缠绵了一番。
  
  以沫小脸一红,娇嗔:“你犯规。”
  
  离修垂着眼,嘴角高高扬起,“我只想娶你,只受你的勾引。”
  
  以沫抬着下巴,“她是不是想嫁给你,平时有没有勾引你?”
  
  “我和她怎么可能有关系,你在瞎想什么?”离修看以沫一脸醋意,语调越发轻快。
  
  离修搂着以沫并不松手,更何况以沫舍不得伤他,鞭子抽在他身上,不疼不痒。<>
  
  以沫不快的用鞭子在离修的身上轻轻敲了两下,板着脸问:“我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许耍赖。”
  
  离修突然一笑,将人拉到怀里来,颇有兴致的问:“怎么突然提她?”
  
  以沫下巴一抬,双眼紧紧的望着离修。
  
  离修蹙眉,“太子妃的妹妹?”
  
  “你和潘尔岚是怎么回事?”以沫也不绕弯,直言问道。
  
  离修眼底噙着笑,面上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你说,你问什么,我都会如实回答。”
  
  以沫甩了一下鞭子,没什么气势的说道。
  
  以沫矜持的点了下下巴,“我问你一件事,你坦白回答,你若是骗我的话,我……我就抽你。”
  
  却也小心的应对,“刚才从宫宴中脱身,然后就立刻赶了过来。”
  
  离修一愣,看了看以沫盛怒的样子,又看了看她手中的鞭子,再看了看她胀红的脸,回想了下今天一天所做的事情,实在没有想到哪里让她不快了。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以沫有事要问离修,便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等到离修来时,心中的不愤已经堆得有如山高了。
  
  看以沫这副样子,落夏哪里不清楚,肯定是离修做了什么,让她不快,所以也不说话,悄然无声的退了出去。
  
  落夏看了眼以沫的样子,又看了眼她手中的鞭子,而这大晚上能让以沫等的人,就离修一个。
  
  以沫下巴一抬,“你去休息吧!今晚不用你侍候了。<>”
  
  落夏不明所以,拿了鞭子递给以沫。
  
  “落夏,去把我的鞭子拿出来。”
  
  由于这个插曲,以沫一天心里都搁了事,显得有些不快的样子,好不容易挨到晚宴结束回府,迫不急待的就回了房间。
  
  只是尔岚和永平私心里都清楚,彼此的关系,所以两人不会单独吵架,也不会直接撕破脸皮。
  
  她虽然不会刻意去对付尔岚,但也从来不阻止永平和她吵架,大多时候,她都是无声站在永平的身后,这无形间就表明了她的立场。
  
  永平无奈,见状也不说话。
  
  以沫张口本想报怨几句,但想了下,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没什么,她一向看我不顺眼。”
  
  永平眼珠子一动,问:“刚才你们不会是碰到,还闹了意见吧?”
  
  以沫坐下,看着随后回来的尔岚。
  
  以沫脸色阴阴沉沉的回了殿里,永平几人一看,不解的问:“怎么不高兴的样子?”
  
  她到时候和他没完。
  
  这讨人厌的潘尔岚,竟然敢打她男人的主意,也不知道是离修知不知道,若是知道却隐瞒事情不说,哼哼。
  
  以沫哼了一声,压着火往殿内走去。
  
  尔岚愤怒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以沫一看就觉得有鬼,脸色一沉,抬起下巴,傲倨的说:“劝你最好别胡思乱想。”
  
  尔岚眼神闪躲,“怎么可能。”
  
  她和乐儿亲厚,又经上次冬猎的事情,她在众人面前,叫离修一声离二哥也不过分。
  
  恼得理她,向前走了两步,却是突然想到什么,回眸一脸古怪的问:“你不会是看上离二哥了,想嫁给他吧?”
  
  以沫白了她一眼,只觉得这人脑袋有问题。
  
  “你……自甘下贱。”尔岚恼火的大叫。
  
  以沫皮笑肉不笑的说:“是吗?我就谢谢你了,不过,即使是替身,我也甘愿,总强过有些人,想当替身都当不了。”
  
  “呵呵……”尔岚大笑两声,“我会喜欢他们,我不过是看不顺眼罢了。”
  
  以沫蹙眉,不喜的开口,“你这人说话真不讨喜,我是不是替身,他们是不是真心喜欢我,关你什么事?还是说你喜欢他们,而他们又都厌恶你,所以你才寻我麻烦。”
  
  尔岚显然却误会了,得意的抬着下巴,“你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还是一个低贱的农女替身。”
  
  以沫诧异的挑眉,不是为了这话,而是她没想到尔岚会和她说这些。
  
  “真是不知羞耻,你当离小将军是真的喜欢你,你当离乐儿她们又是真的喜欢你,我告诉你,他们不过是看你像白以沫,离小将军三番四次对你好,也只是因为你长得像白以沫。”
  
  低声道了一句倒霉,正想绕路时,尔岚却出声将她拦了下来。
  
  自茅厕里解放出来,以沫不见带路的小宫女,倒是碰到了同样来如厕的尔岚。
  
  刚才和永平说话,也没有注意,一时多喝了两杯水,平时像她们进宫,一般情况下,很少喝水,就是怕喝多了跑茅厕。
  
  以沫白了乐儿一眼,没细追究,就让宫人带着她去如厕。
  
  好在乐儿头脑没有全部灌水,知道压低了声音,小声和她们说话,否则的话,这会以沫还不沦为笑话啊!
  
  这会儿又在宫里,旁边左右都是人,她竟然就直接说了出来。
  
  她和离修的关系再好,也还没有成亲,更不到谈论孩子的时候。
  
  以沫咬咬牙,觉得乐儿笨得可以。
  
  乐儿反应过来,有些无语的说:“现在谁不知道你和我二哥啊!二哥在冬猎后,还往淳王府送了几回东西,说是安抚受惊的你。”
  
  容雅她们也没有想到乐儿说话这么没有分寸,当下轻咳的掩饰了起来。
  
  以沫瞪圆了眼,“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乐儿却笑眯眯的凑上来,“怎么?你是怕到时候嫁给我二哥了,会在这方面有压力。”
  
  以沫无奈,懒得再训乐儿。
  
  乐儿粗线条的反驳,“你突然这么凶做什么啊?我又没说错什么。”
  
  以沫瞪了一眼乐儿,看容雅并不在乎,这才说:“孩子也讲究缘分,来早来晚,总归会来的。”
  
  乐儿嘻嘻的调侃,“凝霜这速度也真快,和小嫂子前后成亲,就差半个月时间,现在都有了四个月的身孕了。”
  
  以沫笑笑,“我们家里人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没让她出来,毕竟这是景哥哥的第一个孩子,难免重视一些。”
  
  乐儿说:“受凉了还是不要出门了,她现在还有着身孕呢!”
  
  以沫说:“姐姐有些着凉了,就没有过来,已经向皇后禀告了情况,得了恩准。”
  
  看了看,问:“咦,怎么不见凝霜?”
  
  跟在尔岚后面来的人是乐儿和容雅,她们俩直接越过众人,走到永平和以沫的面前。
  
  只是尔岚这种性格,永平实在不喜欢。
  
  永平虽不喜欢尔岚,但却不会与她为难,毕竟她是太子妃的嫡亲妹妹,按说,她们俩应该私下交好才对。
  
  就是对着永平,也没有弯下她高贵的膝盖。
  
  潘尔岚过来,是由太子妃身旁的一个女官亲自送过来,她一如往昔,高傲的扬着下巴,冲着所有人点点头。
  
  永平和以沫两人,一个是公主,一个是郡主,其他府邸的小姐,身份大多不如她们,见了面会先上来见礼。
  
  没多时,殿里来了其他小姐。
  
  想到这种可能,以沫的好心情都蒙上了一层阴霾,但是当着永平的面,又不可能说什么。
  
  到时候也不知道永平还在不在西夏,说不定先她们一步嫁人和亲。
  
  她和乐儿都是四月的生辰,就是乐儿嫁人,也在四月后。
  
  她眼下马上嫁人,自然不可能。
  
  以沫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好希望你们马上就成亲,这样的话,我就能参加了。”永平意有所指的说道。
  
  偶尔回来了也不能时时陪着乐儿,总要留点空余时间给家人,而且两人见面多了,容易有闲话。
  
  先不说将军府的守卫,就是温扬本人,也不是时时在国都,大多时候在军营里训练。
  
  而乐儿和温扬却不一样。
  
  她也是因为离修天天晚上来看她的原因,所以才这般有恃无恐,毕竟两人天天都会见到面,并不会觉得过分相思。
  
  以沫笑得无可奈何的说:“我们俩的情况不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永平低笑,“也就你这么大胆,如此喜欢一个男子,竟然还敢拖着不定名分,你看看乐儿,定了名分都恨不得立刻嫁过去。”
  
  以沫耸耸肩,“不急,先前就说好了,一切等我及笄后再说。”
  
  毕竟当天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以沫和离修关系不一般。
  
  自从冬猎离修救了以沫,关于他们的传闻就不断。
  
  永平问:“你和离小将军怎么还不定亲啊?先前关于你们的风言风语那么多,不正好是定亲的时候吗?”
  
  两人在偏厅里吃着零食,聊着近况。
  
  以沫自然也一样,好在和永平关系好,皇后也没有拘着她们俩,等说完场面话,就让她们出来自己玩乐。
  
  一早来拜见的命妇有很多,但都安安静静,没有太后和皇后说话,谁也不敢多答一句。
  
  以沫跟在白素锦的身旁,淳王府的女眷,由着老王妃带着,同行的还有沈侧妃,一行四人,一起去拜见太后及皇后。
  
  到了皇宫,先是坐着小轿子行驶了一路,然后再往里,就都只能步行了。
  
  白素锦也怕她睡了一会,下车会着凉,便不多劝,只道:“也好,免得受凉,晚上回来了早点睡觉。”
  
  虽然马车上有炉子,但是到了皇宫,不能坐马车,有一段路需要步行,即使拿了手炉也觉得冷。
  
  以沫摇摇首,“不了,免得等会睡了,下马车会觉得冷。”
  
  坐着马车去皇宫的路上,白素锦心疼以沫休息不好,“来,趴在娘在腿上再睡一会。”
  
  更何况她原就是皇亲,本就躲不过这事。
  
  早上,所有有封号的女子,都要进宫去拜见太后和皇后,以沫现在大小也是一个郡主了,自然也要同行。
  
  次日一早,又早起收拾,准备进宫。
  
  两人说了会话,以沫确实有些困了,在离修的轻哄下,打着呵欠睡着了。
  
  其实除夕夜,每个府上都差不多。
  
  以沫一一答道。
  
  离修却是眉眼一跳,怕以沫像乐儿她们一样,提起永平又是一阵多愁善感,特意绕开了永平,问:“你呢?晚上在府上做了什么?”
  
  “等乐儿出嫁后,我们几个好姐妹,就只我和永平没有嫁人了,一下过得好快啊!”以沫笑嘻嘻,有些感叹的样子。
  
  温府虽然不像将军府一样人口简单,但相对而言也是和睦的人家,程氏看在眼里,自就不多阻挠。
  
  而且自定亲后,两家时有走动,温夫人虽然端庄,但对乐儿也没有太过拘束的意思,乐儿和温馨也相处融洽。
  
  正是因此,所以将军府见乐儿想早点出嫁,他们也没有拦着,反正都住在京都,想见一面也是极容易的。
  
  离修轻笑,“我明白,所以我愿意等你,无妨。至于乐儿,早嫁晚嫁都是一样,反正都在京都,隔三差五回来一趟,也是易事。再者,平日里,各家有事,娘和她也都能见面,并不会有什么。”
  
  以沫轻咳一声,也没多打听,只是吱唔的解释,“乐儿和我不一样,她自小就长在父母身旁,我却是自有记忆起,身边就姥姥一人,爹娘好不容易回来了,膝下又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自然想多陪些日子。”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她和你不一样,她是自己想嫁,你是自己想多留几年陪父母。”离修说着,眼底透了几丝埋怨。
  
  为此,以沫的心里一直是感激离修的,毕竟那时候的她,若不是有离修这般维护,她不见得就是现在这副模样。
  
  她和乐儿最先有些龌龊,离修一直坚定的站在她的身后,并没有因为乐儿是他的妹妹就偏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