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1、真相渐现

161、真相渐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修一手护住以沫,一手和人缠斗,冷声喝斥:“大胆,你们竟然敢在此行凶,不要命了吗?”
  
  刺客充耳不闻,离修又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他原也没想这些人会回答,但抱着能打探一点消息,是一点的想法,毕竟一次又一次的遇到刺客,可能连对方是谁都没有摸清楚,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刺客像是聋哑人一样,不管不顾,朝着以沫行凶。
  
  温扬和乐儿骑马过来,果然见到以沫他们有危险,乐儿不管不顾,抽出身上的鞭子就要冲上去。
  
  温扬忙将人拉住,“快去禀告皇上,请求皇上派人过来。”
  
  乐儿一怔,二话没说,换了一条道。
  
  温扬松了口气,生怕乐儿在这时候犯拧,执意上前救人。
  
  乐儿虽然有些自保的本事,但在这些训练有素的刺客面前,却是不能看的。
  
  温扬见乐儿走了,也不再顾忌,抬手先是骑了几箭,然后便骑着马冲到刺客中间,挥起手中的长剑,朝着刺客的身上刺去。
  
  十几个人围着离修,他哪里能做到游刃有余,更何况还要保护以沫,身上早就多处伤痕了。
  
  以沫见着心疼,“你把我放一边吧!你这样,根本没法好好对付他们。”
  
  “闭嘴!”离修轻斥一声。
  
  以沫看不出来,他与这些人缠斗,哪里看不出来,这些人摆明了就是冲着以沫而来。
  
  以沫眼泪汪汪的看着离修,不敢再多说什么,让离修分神,也不过是让他受更多的伤而已。<>
  
  她就是懊恼,早知道就该把她的鞭子染了毒带出来的,如此,她至少也能帮上忙,而不是看着离修被动的挨打。
  
  温扬的加入,虽让离修有了喘息的空间,但两人面对十几人,到底还是不好过的。
  
  即使温扬也有一身和离修不相上下的好武艺。
  
  “支持住。”温扬站在离修的后背。
  
  有了温扬,离修也不用刻意站在大树前,毕竟站在大树前,哪有把后背交给信任的妹夫安全。
  
  以沫扫了一眼,没有见到乐儿,便想到乐儿肯定是搬救兵去了,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乐儿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这时候,她只能庆幸,幸好离修和温扬不同意他们去深入,否则的话,这一来一回搬救兵的时间,越发长。
  
  眼看离修和温扬身上伤口渐多,以沫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今日就该乖乖的在府里不出门才是。
  
  就在对面刺客越来越少的时候,离修和温扬也越发吃力,几个刺客眼见这样耗下去,损失的是他们,突然发了狠,用一种不要命的打法,直直的冲向以沫和离修。
  
  这几人同时举起剑,刺向以沫,却是将弱点全部暴露了出来,离修和温扬虽然趁机解决了几人。
  
  但迎面一剑,避无可避的情况下,离修索性推开了以沫,迎面撞上了对面锋利的剑,顺手也抹了对方的脖子。
  
  以沫只觉得一股热意喷散在脸上,当即叫了出来,“不……”
  
  温扬将最少一个刺客收拾了,这才反手,一下扶住离修的胳膊,“你没事吧?”
  
  离修目光温柔的看着以沫,说:“没事!”
  
  以沫慌忙的往前跑了一步,抱住离修,苍白的脸,满是着急的问:“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别怕,我没事。<>”离修身子虚晃了一下,抬起手本想替以沫擦泪,但看到手中染的血,只得作罢。
  
  以沫眼里噙着泪,和温扬一起,扶着离修到了一旁干净的空地上坐下,又忙查探他的伤口。
  
  “哥哥,这伤口有些深,现在得止血,你忍忍。”以沫说话时,翻出身上的小荷包。
  
  好在今日出门,想到是打猎,特意装了一瓶伤药在身上,否则的话,等皇上派来人,再抬回去,只怕血都流干了。
  
  离修流血过多,泛白的脸上带着笑,“我没事,你别慌,慢慢来。”
  
  冬日,即使狩猎,也穿了几件衣服,以沫小心翼翼的将离修的上衣解开,又将药散了上去,然后撕了自个儿身上的裙子,包扎住了伤口。
  
  等她做完这些,才发现旁边的温扬,已经自个儿上完了药,一时羞愧的说:“对不起。”
  
  温扬不在意的说:“无妨,一点小伤。”
  
  他不是矫情的人,更何况离修和以沫是什么关系,他心知肚明,怎么可能会没眼色的去争,他和离修在以沫心中的地位。
  
  更何况,他也就将以沫当做未来的二嫂看待罢了。
  
  以沫看两人身上的血都止住了,又看乐儿还没有来,一时踌躇的说:“我们得先离开这里,我怕还有其他的刺客。”
  
  温扬和离修也不赞同还在这里久留,但不觉得同一个幕后黑手,会同时派出几批刺客。
  
  除非他们时运不佳,同时有几人要他们的命,派了几拔人过来。<>
  
  “嗯,先回去再说。”离修一手搭在以沫的肩上,一手撑着树站了起来。
  
  “没事吧?”离修见眉峰蹙起的温扬,不免关怀的问起。
  
  温扬脸色比离修好上几分,见离修和以沫担忧的望来,立刻扬笑说:“小意思,只是马儿没了,我们只能走回去了。”
  
  刚才打斗的时候,马儿受惊,这会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以沫抿抿嘴,想到离修和温扬这一身伤,若是这样走回去的话,只怕好不容易止住的伤口又该流血了。
  
  “要不,我们在这里再等会?”刚才上药,也不见还有刺客追来。
  
  离修说:“无妨,走吧!”
  
  他和温扬都是练武之人,身上大伤小伤不断,而他更是上过战场的人,身上这点伤,没有伤及内脏,就只是肩上这一剑,刺得深一些而已,其他的都是一些皮肉伤。
  
  温扬身上的伤,他刚才也注意了,和他一起,皆是皮肉伤,都是属于流血比较多,伤口比较浅的类型。
  
  三人往回没走多久,就听到马儿踢踢踏踏的声音。
  
  三人对视一眼,知道这是乐儿搬来的救兵,若是刺客的话,哪里敢如此嚣张,没见先前的一批刺客,都是悄然无声的出现么。
  
  “温扬……”乐儿骑着马,狠狠的抽着马臀,冲在最前面,看到三人蹒跚往前,一副狼狈的样子,高声叫了出来。
  
  离修见到乐儿急迫的样子,倒是突然来了兴致,调侃的望着温扬,“这时候还真是看出了远近亲疏啊!”
  
  温扬嘴角扬着笑,眼底满是得意。
  
  乐儿不等马稳住,就急得跳了下来,看得温扬心肝一颤,就怕她摔倒,见她稳稳的跑到他的面前,这才训斥:“莽莽撞撞。”
  
  乐儿现在才懒得计较这些,一手小手在他身上轻轻的游走,嘴里急切的问:“伤了吗?伤哪里了?”
  
  温扬有些享受乐儿此时的情谊,却也没有忘了乐儿带了很多人来,咳了一声,故作矜持的说:“还好,你二哥伤得比较重。”
  
  “二哥,你没事吧?”乐儿扭头去看离修。
  
  离修刚说了一声没事,乐儿就不管离修了,小心翼翼的扶着温扬,“一会让太医仔细瞧瞧。”
  
  离修眉眼一挑,都懒得计较了。
  
  和乐儿同行而来的,还有白素锦,她一步冲到了以沫的面前,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才吁了口气。
  
  “你吓坏娘了。”
  
  以沫红着眼眶,“哥哥受伤了。”
  
  白素锦见离修身上伤口不少,以沫却是丁点事也没有,当下对这女婿,越发满意了几句,看他的眼神也慈爱了一些。
  
  “别怕,他不过是一些皮肉伤,躺几天就会好的。”
  
  “嗯!”以沫重重的点点头。
  
  白素锦心疼的掏出帕子,替以沫擦着脸上的血迹。
  
  “将军。”同行的人,跟了上来向离修打招呼。
  
  乐儿不但搬了救兵来,还有太医及宫人,宫人抬了三个单架。
  
  太医先给离修和温扬看了伤口,见都止了血,想是用了好药,这里也不是看诊的地方,便让两人躺到了单架上面。
  
  以沫牵挂离修,小手抓着他的大手不放。
  
  离修哪里舍得让以沫一路跟着走回去,哄她说:“骑着马,跟在旁边。”
  
  以沫倔强的摇摇头,离修又轻言哄了几语,以沫固执得不肯离开离修一步。
  
  离修无法,只得看向白素锦,“她刚才有些吓到了,要不夫人先带着她回去休息。”
  
  白素锦倒是想自私的先把女儿打包带走,但看女儿这样子,也知道她眼下不会离开。
  
  “不用了,你救了沫沫一命,不亲眼看着你平安,我们母女心里哪能踏实。”
  
  离修见白素锦不反对,也就不再劝以沫,只是叮嘱,“一会走累了就去骑马。”
  
  “嗯。”以沫乖乖的应下,握着离修的手,越发紧了一些。
  
  白素锦只当看不见,神情自然的跟在以沫的身旁。
  
  她也年轻过,当年和夏楚明没成婚,私下里亲亲抱抱的事情不少,她一个现代人,婚前谈谈爱,亲亲嘴,怎么可能大惊小怪。
  
  更何况,他们眼下不过是拉拉小手罢了。
  
  不过两人的互动,却让跟来的人都暗暗吃惊。
  
  他们这些人,什么时候看到离修这副温柔的模样,别说对姑娘家轻声轻语,就是一个好脸都难有,这会竟然哄起了小姑娘。
  
  另一边的温扬和乐儿,他们好歹是定了婚的人,刚遭了大难,出格点拉着小手诉诉衷肠也情有可原。
  
  可是这一对是怎么回事?
  
  这淳王府的四小姐怎么和离小将军这般缠绵,比起旁边一对,这恩爱的劲,可是一点都不逊色。
  
  一路回程,大伙心里虽然好奇,但也没人没眼色的去问。
  
  等到了扎营的地方,人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毕竟一听说有刺客,自然派了侍卫去把所有人都寻回来了,特别是雅兴颇好的皇上。
  
  夏楚明回来脸的时候,脸色白了几分。
  
  见以沫和白素锦都没有事,这才有所缓和。
  
  来不及对爱女表达关怀,她便哭着说:“爹,你去看看哥哥,他为了救我,受了很重的伤。”
  
  夏楚明和白素锦是一样的性子,这会儿看以沫毫发无伤,除了身上染了点血,倒没有其他,自然就高看了离修几分。
  
  再在女儿的央求下,去看了离修的伤口,顿时对这女婿的敌意消散了几分。
  
  以前好总怨这女婿想抢他女儿,这会倒不埋怨,也幸好是这么一个男儿,才能护着以沫不受伤。
  
  夏楚明检查了离修的伤,见太医处理得很好,便没有多事的插手,只是感激的说:“多谢你救了爱女一命。”
  
  离修没忘记旁边有人,正竖着耳朵在听话,有些矫情的说着官场话。
  
  “四小姐和舍妹关系一向交好,凑巧遇上这样的事情,哪能不出手,二爷不用太客气。”
  
  夏楚明挑了下眉,清楚离修这是想保护以沫的名声。
  
  不过他侧目一看以沫的样子,叹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晚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谁都没有兴致再狩猎。
  
  皇上一声命令,所有人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同时也派了人去彻查此事。
  
  离修躺在床上,这事也不放心让其他人去办,便和夏楚明说:“刚才这些刺客是冲着四小姐去的,只是当时的情况,留不了活口。”
  
  夏楚明眼神一深,“我知道了。”
  
  离修见说完,夏楚明只派了随身侍卫去查看尸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的考虑才是正确的。
  
  已经明确了刺客要对付的人是以沫,这会更该把人平安的送回府,查清线索反倒不这么重要了。
  
  即使有可能晚一步,就被人抹去了线索,总好过拿以沫的安危冒险,谁人能保证在回去的路上,就一定平安无事。
  
  “沫沫,我们该回去了。”白素锦出声。
  
  以沫明白,这里人多嘴杂,她不能再留下来,眼神黯了黯,张口说:“谢谢离小哥的救命恩情,以沫改日登门拜谢。”
  
  她知道这话说得有些欲盖拟彰,等到明天,别人还不知道怎么说她和离修的关系,不过刚才离修和爹的话也提醒了她,她也只能顺着他们的话,这样说。
  
  至于明天别人说什么闲话,就不在她现在考虑的范围内。
  
  离修目光缠绵的看着以沫,倒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眼神这才泛起冷清。
  
  这一次,虽然付出了代价,受了些伤,但总算弄清楚对方的来意。
  
  即是对付以沫,这事怕就是和夏楚明有关系,不然的话,以沫一个小姑娘,哪里能招来这些仇家。
  
  看样子,他有必要,找机会好好和夏楚明细聊一番。
  
  在回去的路上,夏楚明直接钻到了马车里,迫不急待的问了以沫事情的始末。
  
  以沫眼角微红,“我和哥哥原本正在打猎,突然就不知道哪里窜出来了一群刺客,若不是哥哥护着我,我这会怕再也见不到爹娘了。”
  
  白素锦心疼的将以沫搂到怀里,望向夏楚明。
  
  “沫沫年纪小,认识的朋友也就这么几人,先前听她刚来京都时,倒是有几人刁难过,只是现在的身份,和当初是扯不上关系的,更何况不过一群深闺中的女儿家,也没这么大的本事,我这次回京,由于身体不好,也少出门应酬,你琢磨下,你最近是不是碍了谁的利益。”
  
  白素锦一下就点明了重点,夏楚明挑了下眉。
  
  “我眼下就在衙门里挂了一个闲差,平日里不去都无妨,若说真有什么碍眼的地方,怕就是给六皇子看病的事情。”
  
  白素锦脸色有点难看的说:“若是这样的话,怕就麻烦了。”
  
  牵扯到六皇子,自然是夺嫡的事情。
  
  以沫听着爹娘一来一往的话,也大致懂了意思。
  
  她虽然不关注朝政大事,但眼下有几位皇子暗中争夺皇位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四皇子是德妃所出,精明能干,手段狠绝,又有一张巧舌,甚是讨得太后的喜欢。
  
  而德妃和太后是亲姑侄,说来,太后不单是四皇子的皇祖母,还是他的姑祖母,这也是为什么太后疼四皇子,并一力支持的原因。
  
  三皇子耳根子软,没有什么主见,容易被人左右,平日里都是看四皇子眼色行事,两人显然是一个派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