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9、刺客伏击

159、刺客伏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一这日,白素锦带着以沫和夏玥还是去了国安寺,只是和原先的计划有些不同。%乐%文%小说
  
  原本白素锦是想让他们俩相看后定亲,只是中间出了淳王妃的事情。
  
  夏玥身为庶女,理应为嫡母守三年,虽说在这一个月内,她能出嫁,但做了这种事情,到底会被人戳着脊梁骂。
  
  更何况夏玥尚未及笄,这时候突然说亲嫁人,谁都看得出来,她是不愿意守孝,怕耽误了青春。
  
  白素锦看以沫对夏玥爱护,也就多费了一番心思,再加上夏玥到底不是自身的亲女,行事起来也不会顾虑。
  
  她私下问了房姨娘的意见,房姨娘略微挣扎,便同意了白素锦的决定。
  
  “不用担心,娘都准备好了,其实就是让你们见一面,后面的事情,都是由着我们瞎说而已。”以沫见夏玥一路虽然不多话,但神情显得有些紧绷,便出声安抚。
  
  夏玥看了一眼白素锦,惟恐白素锦误会她不知好歹,见白素锦仍旧拿着一本书在看,像是没有注意她们姐妹俩说话的样子,这才略略放了心。
  
  “四姐姐,我知道婶母肯定做了万全的准备,所以我不担心。”
  
  以沫好笑的说:“那你一路过来,腰肢挺得这么直做什么,你就不累啊?”
  
  夏玥无措的望了一眼以沫,缓缓的倚在身后的垫子上。
  
  以沫握住夏玥的手,发现她手掌里全是汗,轻笑的说:“平时看你一副不争不抢的样子,没想到在这事上面,倒是挺在意啊?”
  
  夏玥见以沫笑话她,无奈的解释说:“毕竟这关系到我的一生,我虽想努力做镇定,但发现有些困难。”
  
  “哪有,你比我强多了,我若和你异地而处,肯定做不到你这么好。<>”以沫这话,说得真心实意。
  
  姐妹俩说话间,也将夏玥心中的紧张,消散了不少。
  
  坐在一旁的白素锦眼底有些欣慰的笑意。
  
  原来她女儿在她面前和旁人面前不一样啊!
  
  在她的面前懵懂单纯,什么都依赖她,到了旁人面前,竟然是个口才颇好的小姑娘,就像知心姐姐一样,不着痕迹的开导他人。
  
  “……他会不会看不上我啊?”犹豫了一下,夏玥有些自卑的问道。
  
  到底是庶女出身,平时在府里又不受重视。
  
  虽可以隐瞒世人,表现出一副淡然处事的样子,但心里的感受却骗不了自己,自欺欺人不好过。
  
  以沫斜着眼睛一笑,“你能看上他,就是他祖宗积福了,他哪里敢看不上你啊!”
  
  夏玥俏脸一红,“四姐姐这样说,我都快无地自容了。”
  
  以沫捏着夏玥的小手,调侃的说:“这是真话。”
  
  她觉得夏玥挺好。
  
  性格温柔又体贴,娶回家了,完全就是一朵解语话。
  
  再加上模样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也是清秀可人。
  
  对于鲁延虎那样的莽汉而言,能娶到夏玥这种女子为妻,简直是天下掉馅饼的事情。
  
  到了国安寺,夏玥的情绪不免绷了起来。
  
  她原是家中的庶女,又被夏仪所不喜,平时出去应酬的时候不多,因此,虽然是一副平静的模样,但到底没经过事,只是十四岁的姑娘,再是稳重,碰到这一生的大事,难免有些异样。<>
  
  姐妹俩人跟白素锦先行去祈了福,后主持大师亲自出来接待,白素锦便说:“你们俩去后院玩玩,娘有事情要请教大师。”
  
  “是!”以沫和夏玥向后院里走去。
  
  以沫来了几次,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两人身后更是跟了不少的丫鬟。
  
  夏玥拘谨得直视眼方,眼神都不敢乱瞟一下。
  
  以沫懂夏玥的想法,忍不住轻笑的说:“五妹妹不用这样,他又不会突然跑出来,你慌什么。”
  
  夏玥勉强的笑笑,不知道该怎么说。
  
  以沫陪着夏玥到了娘说的一颗做了记号的大树下,左右望了一眼,不见鲁延虎的身影,便说:“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嗯!”夏玥自是不会意见。
  
  以沫看着跟在她们身后的四位丫鬟,都是她们的心腹,也就没有把人打发走了,拉着夏玥就闲聊起来了。
  
  等了好一会,以沫有些抱怨的说:“人怎么还没有出现?”
  
  按说,这种事情,本来就该男子先到一步,这是起码的尊重,哪里有让姑娘家等的。
  
  以沫因此,对鲁延虎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夏玥心里虽然有些失望,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小声的以沫说:“怕是有事耽误了,所以来得晚一些。”
  
  “哼!”以沫一声冷哼。<>
  
  又等了一会,仍旧不见人影,以沫咬咬牙说:“我们回去。”
  
  夏玥眼神微黯,自尊受挫。
  
  想着对方怕是并不想娶好,不过碍于情面,不忍出口,所以才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她。
  
  “竟然敢让我们等这么久还不来,哼,看我回去了不告诉哥哥,让哥哥弄死他。”以沫拽着夏玥的胳膊碎碎念着。
  
  夏玥有些难堪的说:“四姐姐不用了,别把事情闹大了,而且被大哥知道了,他怕是会责备我。”
  
  以沫微愣,明白夏玥弄错了人。
  
  她口中的哥哥,自然是指离修,而夏玥不知道,误以为她说的人是景世子。
  
  这事她自然不可能和景世子去说,再怎么样,淳王妃的尸骨未寒,她也不会失礼的用这种事去打扰她。
  
  “放心,我有分寸。”以沫随口安抚。
  
  夏玥看她一脸气鼓鼓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有分寸的样子。
  
  欲言又止的张张嘴,也不敢说得太多。
  
  正准备回去的一行人,突然停了下来,只因眼前突然冒出两方人马,打得不可开交。
  
  以沫定睛一看,被数十个围住的中间三人,正是离修和鲁延虎,以及易卫。
  
  “快,快去救人。”以沫的冲着落夏挥手。
  
  落夏一下拦着以沫和夏玥的身前,看了前方的战局一眼,忙说:“小姐,奴婢送去回去。”
  
  以沫怒斥:“回去什么,你先去帮忙。”
  
  落夏蹙眉,她眼下是以沫的丫鬟,自然以以沫的安危为重,更何况当初离修把她安插在以沫的身旁,就是这个用意。
  
  她就是上前帮忙了,离修事后也会责备,毕竟在这个男主子眼里,一切都没有女主的安危重要。
  
  包括他自己的性命。
  
  这一点,她早就看透了。
  
  只不过眨眼的时间,前面的刺客就注意到了以沫这群人,眼神一亮,其中两人疯了的朝着这边冲过来。
  
  离修放眼一望,愤怒的叫了一声,“该死。”
  
  同一时刻,躲在暗处的侍卫,齐齐现身。
  
  离修担忧以沫的安危,只要她出门,旭日和皓月就会躲在暗地里保护他,俩人毕竟是男子,不可能入淳王府的后院。
  
  而另两位男子也一样,他们是夏楚明派来保护以沫的。
  
  夏楚明早就知道旭日和皓月这两人,对于离修派人来保护以沫的行径,他也不反对,所以以沫每次出门,不提明面上的丫鬟婆子及落夏,暗地里的人数更不在少数。
  
  有了暗卫的加入,战局一面倒了。
  
  离修吩咐:“卸了他们的下颚,先押回府,我有话要问。”
  
  刚才缠斗中,死了几人,后又有几人抢先咬了后牙槽的毒药,如今只剩下四人。
  
  “没事吧?”离修上下打量了以沫一眼,见她毫发无损,这才宽心,但人多嘴杂的情况下,他也不好和以沫过于亲密。
  
  以沫才不管这些,满地都是心腹的情况下,她自然由着性子来,担忧的抓着离修的胳膊,“哥哥,你没受伤吧?”
  
  离修瞥了夏玥一眼,夏玥立刻识趣的收回视线,看向另一边,正好对上鲁延虎。
  
  鲁延虎一脸尴尬的憨笑,“夏五小姐,没被吓到吧?”
  
  夏玥想到若不出意外,这人将会是她未来的夫君,面色不禁一红,低声回答,“我没事。”
  
  鲁延虎不擅甜言蜜语,两人又是第一次面对面的见面,一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眼前的小姑娘说话。
  
  只觉得这小姑娘看起来娇娇小小,可是脸红的模样却是极好看。
  
  而她对他脸色了,怕是看上他了吧?
  
  想到这里,鲁延虎有些傻笑的摸了摸自个儿的脸。
  
  离修瞪着以沫,想凶她,碰到这种情况该先跑,保证自个儿的安全,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瞪了一眼,对上以沫担忧的眸子,叹息的说:“走吧!我们送你去前面。”
  
  “嗯!”以沫喜孜孜的跟着离修的身旁。
  
  离修和鲁延虎送她们姐妹及丫鬟去白素锦的身旁,而其他人留下来善后。
  
  “看样子,下次不能让你再出来了。”离修若有所思的开口。
  
  以沫抱怨的说:“关我什么事,他们要对付的人是你,我觉得应该是让你不要再出来了才对。”
  
  离修挑了一下眉,“他们埋伏在国安寺,指不定要对付的人是谁,只是我们先发现了他们而已。”
  
  他这次出门,没有带暗卫,所以刚才三人缠斗得久了一些。
  
  但他后来看到刺客,笔直的冲向这些女眷。
  
  在多对少的情况下,刺客尚未处于下风,总不至于就是为了抓住这些女眷威胁他们吧?
  
  而且也不可能是冲着夏玥去的,毕竟淳王府的一个五小姐,能起什么用。
  
  再者,以沫和夏玥交好,离修表面虽然不管,可不表示他私下没有查过夏玥。
  
  夏玥的人际圈简单,她人品没有大方面的不妥,他才没有插手她们姐妹的事情。
  
  “总不至于是对付我吧?”以沫一脸怪笑,完全不觉得有人会对付她。
  
  离修懒得说什么,只是叮嘱,“这些天,就少出点门。”
  
  以沫嘟着嘴,“我出门还不是为了五妹妹和鲁副将的婚事啊!我又不是玩。”
  
  她们这次出来,还是借了淳王妃的名,说是要来国公寺给她祈福,希望她下一生投一个好人家。
  
  不然的话,才出头七,她们就四下溜达,肯定会被人说闲话的。
  
  “我是说这次以后。”离修耐着性子,好言说道。
  
  以沫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乖乖的应下。
  
  一行人去寻了白素锦。
  
  她一听真有刺客,也就不多待了,和主持说了一声,便带着女眷回了淳王府。
  
  离修和鲁延虎两人,怕路上再生事端,将人一路护送回去。
  
  再加上这事本来就要闹出来,白素锦也没有反对。
  
  毕竟这一行的目的,就是让鲁延虎和夏玥见面,然后再随便找一个理由,说鲁延虎冲撞了夏玥。
  
  为了夏玥的名声,鲁延虎上门求亲。
  
  这众目睽睽下把人送回府里了,不出几个时辰,怕是整个国都都会知道这事。
  
  在淳王府大门前,以沫倒也乖巧,眼睛都没有乱瞥一下,在白素锦向离修他们道了谢,便跟着白素锦回了府。
  
  淳王府上下,由于淳王妃的事情,都没有出门。
  
  当以沫她们回来,又听说在国安寺遇刺的事情,就都来慰问了。
  
  白素锦吩咐丫鬟给以沫和夏玥喝了定惊茶,又让夏楚明给两人把了脉,见她们没事,这才没让她们先去休息。
  
  毕竟白素锦没碰上刺客,她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刺客是怎么回事?就是闲逛的时候,突然看到离小将军和刺客打了起来,后来刺客见到了我们,就都冲向了我们,然后离小将军他们救了我们。”以沫三言两句便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了。
  
  夏楚明皱着眉问:“刺客都伏诛了吗?”
  
  以沫摇摇首,“没有,还有四人,被离小将军派人押走了,说是要审问。”
  
  以沫有些别扭的回答着话,毕竟很少叫离修为了小将军,不过她这会也不至于傻得当着淳王爷他们的面,叫他哥哥。
  
  淳王爷看向夏楚明说:“怕是要去一趟将军府,了解一下始末,我听侄女这话,怕多是冲向她来的。”
  
  以沫微微惊了一下,有些诧异,却没有打断爹和伯伯的话。
  
  “嗯,我也有此意,我这就过去。”夏楚明眉宇深锁,一时不敢妄下定论,毕竟事关他的爱女。
  
  白素锦脸色有些难看,眼底更是涌现杀意,神色复杂的扫了一眼淳王爷,终是没有把猜测说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淳王妃的死,惊动了他身后的人,所以才对以沫动手。
  
  夏楚明去将军府的时候,离修正在拷问刺客。
  
  离修丁点不敢在这未来的岳父面前摆架子,一听下人报话,也知道他的目的,便直接将人请到了刑房里。
  
  夏楚明开门见山的问:“可有问出什么?”
  
  离修说:“我把他们四个人,分别关了起来,刚下了他们后牙槽的毒药,正准备问话的时候,你就来了。”
  
  夏楚明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那就一起吧!”
  
  离修既然把人请了过来,自然也就是这意思。
  
  两人直接去了刺客首领所关押的刑房里,他虽然被五花大绑的捆住,但奇异的不觉得狼狈,匍匐的地上,就如同睡着了似的。
  
  “你们埋怨在国安寺,所谓所事?”
  
  刺客安安静静的闭着眼,一言不发。
  
  离修和夏楚明,只扫一眼,就清楚这是大家族里培育出来的死士,他们再怎么问,也问不出答应。
  
  可饶是如此,也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离修下人对刺客用了刑,刺客就像哑了似的,哼都不哼一声,只是因疼痛难耐,偶尔睁开的眼,眼底全是恶毒的光芒。
  
  见在这个刺客这里问不出什么,离修和夏楚明便换了人。
  
  离修特意把人分开关押,就是想诈他们的话。
  
  可即使他说,前一个刺客已经全说了出来,他只要说实话,就能放过他性命,余下的刺客,也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离修和夏楚明两人出了刑房。
  
  离修说:“突然有些佩服这幕后之人了,至少他御下有方,派出来的人,倒不失为一条硬汉。”
  
  夏楚明心中有同感,这时候却不愿意说这些。
  
  “当时你也在场,这些人是否是冲着沫沫所去?”
  
  离修神色一紧,满眼担忧的说:“这说不好,但当时的情况,他们若是冲着我来的话,没有理由冲向以沫,但到底是不是只针对以沫,我还要去查查今日所有去国公寺的人。我已经派人去办了,晚一点就会有人送名单来。”
  
  “嗯,到时候送一份到淳王府里来。”夏楚明丁点也不客气的吩咐人。
  
  离修顺口就答,“好,一有消息,我就派人送过去。”
  
  夏楚明没有多说,来一趟,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查到,便准备回府了。
  
  离修犹豫一下,却还是没有开口。
  
  将人一路送出了府,心里想着,若真的确定了是针对以沫,再跟夏楚明商量淳王府的守卫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