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8、家中有丧

158、家中有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鲁延虎死赖着不肯和高维一起去淳王府。
  
  满脸的络腮胡,都能看到底下红透了的脸,哼哧哼哧的说:“我们这样去,不是坏人家姑娘的名声吗?不去不去!”
  
  他们俩和淳王府的王爷世子都没有往来,怎么就好意思突然登门了,这番去看,自然免不得一番宵小的行径。
  
  “我们偷偷的去看,谁又能发现,也就爬在墙上看下人家姑娘的长相而已。”高维劝着鲁延虎。
  
  鲁延虎反过来把高维训斥了一顿,大道理说了一通,然后有点窘迫的说:“人家五小姐不见得就看得上我,我这番行径,只会让人厌恶,原就约了相看的日子,何苦去讨嫌。”
  
  “你不会是胆怯了吧?”高维笑眯眯的打趣。
  
  鲁延虎不理,反把人拉走了。
  
  离修自是不知道手下的副将和军师,还有这番争论。
  
  晚上去看以沫的时候,和她说已经通知了鲁延虎。
  
  以沫有点担心的问:“鲁副将怎么说的?有没有不乐意或者其他的什么反应?”
  
  离修目光带笑的捏捏以沫的脸颊,“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你以为他不想娶亲啊?如今好不容易有人给他做主了,对面还是一个娇滴滴的王府小姐,他哪里不愿意?”
  
  “也不一定啊!我们觉得鲁副将年纪大了,说不定他也觉得五妹妹年纪小了呢?”以沫努努嘴说道。
  
  离修失笑的说:“哪一个府里的小姐,不是这个年纪说亲的,他若是想嫁年纪大一点,就只能往那些年纪轻的寡妇身上去看了。”
  
  以沫撇撇嘴。
  
  离修说:“不要多想,夏玥是你妹妹,我这个做姐夫的,总不至于会害她。<>”
  
  以沫俏脸一红,娇嗔:“不要脸,你怎么就是她姐夫呢!”
  
  离修用力搂过以沫的腰,惩罚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嗯?我不是她的姐夫?”
  
  以沫嬉笑着闪躲,两人缠绵的闹了一番,才安歇休息。
  
  这日,以沫去白素锦院里寻她。
  
  如果说:“夫人去给老王妃请安了。”
  
  以沫诧异的挑挑眉,“娘去请安了?我也去好了。”
  
  平日娘并不去看老王妃,只每月初一十五过去一趟,而且每次过去都讨不得好。
  
  所以娘并不喜去看老王妃,这还没有到初一,娘怎么就去了?
  
  如果说:“小姐,夫人有特意交待过,让小姐不要过去,她只是过去请一个安,很快就会回来。”
  
  以沫知道娘疼爱她,平日舍不得她去老王妃面前挨训。
  
  想到一会真去了,老王妃又对她横眉冷对,惹得娘又动怒上火也不好,便听话的说:“行,我去找五妹妹玩。”
  
  如果笑吟吟的说:“一会夫人回来了,奴婢去五小姐院里寻您。”
  
  “好!”以沫答了一声,就直接去了织湘阁。
  
  织湘阁里,夏玥只陪着语姐儿和彤姐儿在玩耍,两个小姑娘正是无忧无怨,不用学规矩的年纪,银铃般的笑声,以沫还没踏进织湘阁就听到了。
  
  织湘阁里笑声不断,老王妃院里却一片静谧。<>
  
  她满是不屑的看着白素锦,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夏楚明,恶声恶气的说:“有什么就赶紧说,说完赶紧滚。”
  
  屋里的下人,早先一步,夏楚明就让他们都出去了。
  
  此时屋里就有六人,除了老王妃,及淳王爷王妃和夏楚明夫妇,再就是景世子。
  
  夏楚明原想背着景世子将事情处理,后来想想,反正他们也不打算直接要了淳王妃的命,倒不如让景世子知道真相。
  
  夏楚明也不故弄玄虚,直言不讳的问向淳王妃,“当年是谁让你对我下毒的?”
  
  屋里除了夏楚明夫妻俩,其他四人皆是脸色一变,老王妃原本对夏楚明生气,但这会也顾不得生气。
  
  冲着淳王妃就吼道:“原来是你做的,你这毒妇,我们王府究竟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这样毒害我儿?”
  
  当年的事情,王府上下都知道白素锦是替夏楚明受罪,毕竟宵夜是直接端到了书房。
  
  白素锦也是看时辰晚了,去叫夏楚明休息,夏楚明疼惜夫人,有好东西自然先让白素锦吃。
  
  然后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淳王妃苍白着脸辩解,“不是我做的,我无缘无故我毒害你做什么?我不知道二弟是哪里听了谣言,回来就指证我,只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淳王妃意有所指的望了一眼白素锦。
  
  白素锦冷笑一声,难道淳王妃现在还想把屎盆子往她身上扣吗?
  
  夏楚明阴沉着脸,冷淡的说:“我不想和你掰扯一些没用的东西,你实话告诉我,当年和你接触的人到底是谁,看在你替大哥养了一双儿女的份上,我不要你的命,否则的话……”
  
  淳王妃见夏楚明咬定了就是她,也十分恼火,整个人就像烧了起来似的,冲着夏楚明叫嚣,“你凭什么觉得是我,你空口白话就想诬赖我吗?你是死人吗?就看着他这样冤枉我?”
  
  后一句话,淳王妃是冲着淳王爷所说。<>
  
  淳王爷叹息一声,“你实话实说吧!二弟和你对峙前,就已经和我交了底,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有数。”
  
  说完,淳王爷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
  
  当年他也是满心欢喜的娶了王妃,总想着王妃现在不喜欢他,没有关系,两人有一辈子的时间,就是一块石头都能捂热,更何况是一颗人心。
  
  只是他没有想到,在生下长子后,她就再也不肯让他近她的身,每次都寻了各种借口来拒绝,后来怀上长女了,甚至主动替他张罗起纳侧妃的事情。
  
  日子久了,他再多的热情也冷却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丧心病狂到这一步。
  
  “你这个没用的男人,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才是你的王妃,我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要冤枉我?小景,你就看着他们欺负你母妃吗?”淳王妃脸色有些狰狞,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景世子的身上。
  
  景世子原先也查过白素锦中毒的事情,却发现牵扯到了皇家,所以他没有往下继续查了,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母妃也牵扯在其中。
  
  夏楚明事先虽然没有和景世子说过什么,但是景世子却是信任夏楚明的为人,清楚他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不会把大家集在一起。
  
  眼下,之所以没有把证据拿出来,可能是为了给母妃一个认错的机会,想到这里,景世子忍不住说:“母妃,你就说实话吧!”
  
  到底是生了他的娘,景世子也不愿意看着她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好好好,你们一个两个都是软骨头,你们淳王府合起伙来欺负我,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可说的,你们就是认定了是我做的,是吧?”淳王妃恨恨的看着屋里其他的五人。
  
  老王妃怒急攻心的吼道:“我们淳王府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竟然丧心病狂到毒杀我儿,你这个该挨千万的。”
  
  老王妃只要想到,都是因为淳王妃,才害得她和小儿子分离多年,她就恨不得千刀万剐了淳王妃才好。
  
  毕竟她觉得,若不是有这些年的分离,她和小儿子也不可能闹到现在这一步,平日一句贴心的话都说不上。
  
  淳王妃目光阴鸷的看了一圈众人,最后落在白素锦的身上,“是你,是你,对不对?”
  
  夏楚明一下护在白素锦的身前,“你在发什么疯,老老实实的说出对方是谁,我们也不会为难你。”
  
  淳王妃仰天大笑一声,眼神复杂的望了一下夏楚明,然后又对白素锦说:“我知道是你,是你撺掇了他们来冤枉我的,是不是?”
  
  白素锦轻笑的推开夏楚明,上前一步看着淳王妃,忽然扬手就用力甩了她一个耳光。
  
  “这一个巴掌,我早就想打了,我见过不要脸的女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白素锦经过这一年的调理,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这一巴掌又用了十足的劲,打得淳王妃一下偏了脸摔倒在地,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夏楚明心疼的拉过白素锦的手,轻揉着说:“你想打的话,跟我说一声就是,自己动手做什么,手不疼吗?”
  
  白素锦冲着夏楚明嫣然一笑,然后望向淳王妃,就见她恶毒的眸子落在他们夫妻两人身上。
  
  白素锦摇摇头,“你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做女人做到你这个份上,倒不如三尺白绫,直接死了算了。”
  
  淳王妃咬着下唇,嗜血的眸子狠狠的瞪着夏楚明。
  
  夏楚明眼神一沉,忽然抬脚朝着她的胸口用力踹了一脚。
  
  淳王妃被踢得远远,却在瞬间就像疯了一样,冲了上来,对着夏楚明又抓又挠的说:“你打我,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
  
  白素锦听了不是滋味。
  
  怎么这句话,这么像正妻说的,而她这个正妻,还什么都来不及说。
  
  淳王爷看不下去,对景世子说:“拉住你母妃。”
  
  景世子脸色阴晦,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却是上前一下抓住了淳王妃。
  
  只是淳王妃正发着疯,而景世子又不像夏楚明一样对她不留情面,一个不留情,白玉般的脸颊,就被抓出了三道血痕。
  
  淳王爷努力压抑的怒火,一下就冲了上来,上前抓住淳王妃,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你闹够了吗?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你这样的女人。”
  
  淳王妃像是魔怔了一样,用力呸了一声,“就你,我才是疯了才嫁给你,你看看你,像一头猪一样,每次被你碰一下,我就恶心得想吐。”
  
  淳王爷一张脸憋成了紫红色。
  
  老王妃本就上火,再见淳王妃这样说淳王爷,更是火得直接用茶杯砸到了她的头上。
  
  “住嘴。”
  
  老王妃平日里再是偏僻小儿,对大儿子不好,但也容不得其他女人这样欺辱淳王爷。
  
  淳王妃额上滴着血,血渗到眼睛里去,一双眼睛通红的扫视着众人,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似的。
  
  她突然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大声叫嚣:“是,是我做的,你们能怎么样,杀了我啊?有本事杀了我啊?”
  
  老王妃火大的看着死性不改的淳王妃,喘息的叫着:“打死她,打死她。”
  
  夏楚明目光紧迫的盯着淳王妃,“我只想知道,当初那份毒药究竟是谁给你的。”
  
  淳王妃仰天大笑的说:“你想知道吗?行啊,你休了她,你再娶我,我就告诉你。”
  
  “你疯了!”淳王爷怒吼一声。
  
  淳王妃却是不管不顾,血腥的眼,笑得妖娆的问:“怎么样?你答应吗?你只要答应了,我就告诉你,谁想害你,我有他们的名单,我都给你,怎么样?”
  
  淳王妃说着,竟然痴迷的走向夏楚明,抬起的手,颤颤的想要摸他。
  
  就在快要摸到人夏楚明的身体时,他忽然躲开,厌恶的说:“凭你,也配做我夏楚明的夫人?”
  
  淳王妃脸瞬间又变了,癫狂的说:“我哪里比她差,你为什么要她不要我,你说,你说啊!”
  
  淳王妃发起疯来,不说淳王爷难堪,就是景世子都有些不忍直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是生了他的母妃。
  
  闹到这一步,夏楚明自然不可能再把淳王妃奶嬷的儿子叫来对峙,只是执着的寻要一个答案。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你只要说了,以前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你搬去山庄住,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就行。”
  
  淳王妃大笑的说:“我不会告诉你的,除非你休了她,然后在天下人面前求娶我,否则我不会告诉你的。”
  
  白素锦蹙眉轻骂:“神经病。”
  
  她就没见过像淳王妃这样的女人,明显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是你,是你,都是你的错。”淳王妃突然冲着白素锦指责,“明明是我先喜欢上楚郎的,你凭什么在中间横刀夺爱?”
  
  夏楚明可不想白素锦误会什么,再听他的在嫂这样恶心的叫着他的名字,当下脸都绿了。
  
  “在你没有嫁给大哥前,我连你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少自作多情了。”
  
  “不,不可能!是她,一直是她在这里,所以你故意这样说的,对不对,对不对?”白素锦像是入到魔怔一样,疯狂的甩着脑袋,拒绝听夏楚明的话。
  
  眼眶里的血,顺着眼泪缓缓落出,看起来怪为渗人。
  
  “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是执迷不悟,二弟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你一次,你该醒了。”淳王爷痛心疾首的说道。
  
  说到底,眼前这个疯了的女人,也曾让他倾心相待。
  
  在青春年少的时期,他的满腔爱恋及热火,全在她一人身上燃烧。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定是她,一定是她使了妖法,是了,只要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楚郎就是我的了。”淳王妃碎碎念着,突然拨下金钗,冲向了白素锦。
  
  一直站在白素锦身旁的夏楚明,原就防备着淳王妃,这会见她冲过来,一点情面都没有留,用力一脚踹去。
  
  淳王妃撞上柱子,大口吐出一口鲜血。
  
  “王妃!”淳王爷紧张的一下叫了出来,冲过去就抱着吐血不止的淳王妃。
  
  景世子目光呆呆,却也是看向淳王妃,他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就要入魔走到死胡同。
  
  淳王妃痴迷的看着夏楚明挺拔的身影,吐了一口血,说:“你好狠的心。”
  
  夏楚明看也没有看淳王妃一眼,径自关心的抱着白素锦上下摸着,“你没事吧?没被吓着吧?”
  
  白素锦耸耸肩,“我哪有这么娇弱。”
  
  夏楚明见白素锦没事,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回眸望向淳王妃时,眼底满是杀意。
  
  淳王妃却是嫣然一笑,笑出了几分凄美,“你终于肯正视我了。”
  
  淳王爷关怀的东西一僵,默默的站起身,退开了一步。
  
  夏楚明上前,阴鸷的问:“你在找死。”
  
  淳王妃呵呵一笑,又吐了一口血,喘息着说:“要杀就杀,反正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夏楚明目光直直的望着淳王妃,淳王妃也不惧,笑得凄美的看着,甚至觉得十分的享受。
  
  “以后别让我再见到她。”
  
  夏楚明说罢,搂着白素锦就出去了。
  
  只是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老王妃一阵轻呼,他又忙回首看了一眼,正好对上淳王妃痴迷望着他的背影,胸口拆了一根金钗,正是刚才她准备用来刺伤白素锦的金钗。
  
  夏楚明没多看一眼,搂着白素锦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心情都有些沉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