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7、老夫少妻

157、老夫少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以前不懂离修为什么会知道沐子棠会故意亲近乐儿。
  
  也不懂他,为什么让她替乐儿防着沐子棠。
  
  眼下被离修这样一说,这才明白。
  
  “后来沐子棠消失,也是你动的手脚吗?”以沫沉默了一下,问出了声。
  
  离修坦率说:“嗯!他的目的被我识破了,太子也不再重用他,所以他这一年多都沉浸在家中。”
  
  以沫眸光闪了闪,明白了沐子棠为什么追人追到一半就不见了人,想来也是离修动了手脚的。
  
  “你在想什么?”离修突然捏着以沫的下巴,逼得她与他对视。
  
  以沫愣了下,才和盘托出心中的想法。
  
  “没什么,就是以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永平了。”
  
  离修大手轻抚以沫的脸颊,怜爱的说:“这是男人间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以沫幽怨的望了一眼离修,“怎么会没有关系,我和你是一体的,你对付太子殿下,才使得永平日子这般不好过,我哪里在坦坦荡荡的面对永平。”
  
  离修眼眉满是喜色,十分钟意以沫说的这句一体。
  
  压仰着笑,提醒说:“你目前尚未嫁给我,我做什么事,更不用你去承担,你只要好好照顾自己即可。”
  
  以沫也不害臊,“她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离修说:“这事乐儿都不愧疚,你把责任往身上拦做什么?”
  
  以沫问:“难道乐儿知道哥哥私底下做了什么事?”
  
  离修刮了下以沫的鼻子,才道:“乐儿暂时不知道,但她若是知道的话,也必不会如你这般觉得愧疚,毕竟是太子对付我们将军府在先,我们将军府为了自保反击,这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以沫从不觉得离修做错了。
  
  毕竟在她看来,太子能不能登基关她什么事,只要哥哥能平平安安就够了,至于这路上胆敢伤害哥哥的人,自然是死绝了才好。
  
  只是面对永平,她总觉得难以平静。
  
  到底是好朋友,看她和亲,心里本就不忍,再清楚这事多少和她有些牵连,她能坦然接受才怪。
  
  “你要记清楚一件事情,公主是公主,太子是太子,只要公主不牵扯其中,主动为难我们,我们是不会伤害她的。”离修捏着以沫的下巴,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告诉她。
  
  “难道太子伤害了你,你就会因此责备公主,从此和她不相往来了吗?”
  
  以沫一愣,忽然明白过来了。
  
  她搂住离修的腰肢说:“是我想岔了。”
  
  “嗯!”离修心疼的将以沫搂紧。
  
  他原不想让以沫知道这些事情,免得她胡思乱想,只是京都就这么大的圈子,他不说,总有人会告诉以沫。
  
  借别人的口,倒不如他来解释清楚,也免得以沫误会。
  
  这事过去两日,皇上突然下旨,派人大臣去北魏和谈。
  
  这次谈判若是成功,紧接着下来,应该就会说到和亲的问题。
  
  以沫因此闷闷不乐了几天。<>
  
  她本不是藏得住心事的人,没花一点功夫,就被白素锦套了话。
  
  以沫虽然在离修的面前,表示她明白离修的立场,但心里的结,并没有因此解开。
  
  “我还当是什么事呢?就这点事情,也值得你茶饭不思吗?”白素锦轻笑的问。
  
  以沫嘟着嘴,满是愁容的说:“哪里就是一点小事,永平都要去和亲了,娘,你有没有办法,让永平不要去和亲啊?”
  
  白素锦好笑的说:“永平公主的父皇和母后都不心疼,你跟着瞎操什么心?”
  
  以沫瘪瘪嘴,说不出话来。
  
  白素锦见她一副孩子气的样子,耐着性子解释说:“离小将军这事做得对,而且他不是反对和亲吗?你还想他怎么样?”
  
  以沫嘟囔,“我也没想他怎么样啊!我就是寻思着,看有没有两全的办法。”
  
  白素锦看了眼天真的女儿,一时无语。
  
  忍不住开始反思,她和楚明的想法是不是错了,以至于这一两年下来,让女儿越发单纯。
  
  不过想到离修,她又觉得无妨。
  
  毕竟以离修的本事,想做点什么,一般人发现不了。
  
  但是自从他们夫妻俩知道离修私下建万人军的事情后,离修在他们的面前也大方,什么事都不瞒他们夫妻俩。
  
  有时候甚至会来问他们意见。
  
  虽然为了女儿,他们从来不曾将离修的事情说出去过,但也没有要参一脚帮忙的意思。<>
  
  可就是这样,他们越看,倒越满意。
  
  毕竟看女儿这副誓要嫁入离府的模样,他们哪里可能不私下关注有关离修的一切事情。
  
  也正是由于他们的关注,发现太子确实在防备离修,等他登基后,动离修的可能性很大。
  
  毕竟太子现在表面和离修交好,还依赖他登上皇位时,就对离修心存戒心,往后登上高位了,只会将离修当成芒刺,不除不快。
  
  白素锦犹豫了一下,将其中的厉害关系分析告诉了以沫。
  
  以沫脸色丕变,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白素锦心疼的说:“皇家夺嫡不是小事,那是搭了身家性命在赌,万不可马虎一步,太子心胸狭隘,并不合适当皇上。”
  
  以沫怔怔的看着白素锦,“难道太子平日里的宽和都是装的吗?”
  
  白素锦笑着反问:“一来太子本人善于伪装,二来有皇后替他掩饰,所以他的名声才会这么好,试想一下,这天下哪里有完人,你不觉得太子的名声太好了吗?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以沫若有所思的想着。
  
  离修现在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
  
  可是他也只是打击太子的左膀右臂,虽然让太子失了一些势,但落在皇上的眼里,也只不过是说他不懂得知人善用,跟太子本人的品行,并没有半点影响。
  
  “……那娘觉得谁做皇上比较好?”以沫犹豫了一下问道。
  
  白素锦轻敲着以沫的额,“傻姑娘,这种话,是你该问的吗?”
  
  以沫讨好的笑着。
  
  早在她们娘俩说话时,屋里的丫鬟就都出去了,门口更有如果她们把守着,一般人接近不得。
  
  不然的话,母女俩先前的话,也不敢说得这么直接。
  
  白素锦想了下,倒也没有卖关子。
  
  “离小将军中意的人,应该是六皇子,只是眼下六皇子身体不好,他暂时没有说什么,但自离旭娶了容雅,两府往来十分亲密,可谁人都知道,这容世子是六皇子的人。”
  
  “啊?”以沫诧异的叫了一句,有点虚心的左右看了一眼,才说:“可是六皇子不是子嗣艰难,与皇位无缘吗?”
  
  白素锦瞥了一眼,“你爹不是在给他治病吗?这种事情,谁人说得一定,更何况皇上现在身体康健,一切都有点言之过早了。”
  
  以沫砸吧着嘴说:“若是六皇子当皇上,那大姐姐以后不就是皇后了吗?”
  
  白素锦故意笑话以沫,问:“怎么?现在后悔了吗?”
  
  以沫嘴巴一嘟,不乐意的说:“看娘说得,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只是觉得,若是六皇子真的成了皇上,以后后宫三千,大姐姐就是做了皇后,也不见得会开心。”
  
  白素锦说:“她比你理智,自是看得更清楚一些,更何况皇上会不会罢黜太子,另立六皇子还不一定呢!毕竟传位给谁,我们说了都不算,要皇上做主才行。”
  
  “这倒也是!”以沫耸了下肩,觉得有些多虑了。
  
  和娘谈了一番,对永平的内疚也少了许多。
  
  毕竟就像离修和娘说得一样,难道真的让离修什么也不做,等着到时候任人宰杀吗?
  
  她虽然在乎永平这份友情,但说到底,她还是自私的,若是有人要伤害到离修,她是万万不同意的。
  
  更何况那人只是太子,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晚上以沫用了膳就回了屋。
  
  倒是没有注意到白素锦的脸色有点诡异。
  
  她等以沫一走,便迫不急待的说:“若六皇子的身体好了,真的做了新皇,我们现在动了大嫂,事后妤卿追究起来,我怕她对以沫不利。”
  
  夏楚明若有所思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白素锦眼神一瞪,有点不高兴的说:“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夏楚明忙讨好的说:“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是问你的意见,毕竟谁都不可以伤害我们的女儿,不是吗?”
  
  白素锦抿抿嘴,“可我不想就这样放过大嫂。”
  
  夏楚明眉眼一挑,“我没想放过大嫂,更何况要防止这样的事情,手段多的是。”
  
  白素锦眸光闪了闪,低叹一声,“我也不想现在动妤卿,说来,她也没有做过什么,每次见了我,虽然不亲热,但也没有失过礼数。”
  
  夏楚明搂过白素锦的肩,一时无语。
  
  妤卿是他的亲侄女,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去动她,这种事情,他也做不出来。
  
  “妤卿是聪明人,我们想着让她娘病逝,但她定然会明白中间的干系,到时候就怕她记恨。”白素锦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只觉得十分的为难。
  
  “……不如直接毁了这门亲事!”夏楚明良久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白素锦睨着眼睛看他,见到他眼底的犹豫,也不想拆穿,毕竟她这么一个婶婶都下不了手,更何况楚明是她的亲叔叔。
  
  “毁了她的婚事,就是毁了她。”
  
  妤卿和以沫不一样,这次特意合了八字,说妤卿八字旺夫,才许给六皇子的。
  
  而且同一个理由,也不能用两次,毕竟这天下,谁也不是傻子。
  
  “算了,妤卿是一个聪明人,相信她就是猜到了,也不可能做什么,特别是等她以后有了孩子,你想坐稳皇后的位置,想让她的孩子登上帝位,就一定得有娘家的支持,以我们俩的身体状况,再活二三十年也不是不可能的。”
  
  白素锦想了一下,如此说道。
  
  第一,有他们夫妻在。
  
  第二,原先就顾虑到小景,他们也不打算直接让人暴毙,打算让淳王妃拖一两年,受受苦再去。
  
  第三,离修和以沫的事情是**不离十,到时候有离修看着,也出不了什么大岔子,更何况还有临阳侯府这门姻亲在,除非临阳侯府打算舍弃了容雅,不过以临阳侯府对容雅的重视,这一点倒不可能。
  
  第四,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
  
  大多数的女人为人母后,最先考虑的都是孩子的问题。
  
  相信妤卿也不可能免俗。
  
  为了可能的答案,去置孩子不顾,这是大多数母亲都不会做的。
  
  当然,有了确定的答案,又不一样了。
  
  但是他们夫妻俩动手,又怎么可能落下这样的把柄。
  
  最终两人讨论一番,决定暂时按原计划进行,并不打算因妤卿就原谅淳王妃,也不想为了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现在动妤卿。
  
  很快,就到了妤卿出嫁的好日子。
  
  这一日,淳王府上下一片喜庆洋洋,淳王妃更是笑得嘴巴都裂到了后耳根,见了白素锦都能高高兴兴的说几句。
  
  以沫做妹妹的,早两日就已经添过妆了,但在妤卿出嫁的时候,她还是和其他姐妹一起,陪在房间里。
  
  妤卿样貌本就出色,今日一番装扮,更显得耀目夺彩。
  
  等一些收拾妥当,只等迎亲队伍来时,她让喜娘及其他丫鬟都出去了,独留了几姐妹说话。
  
  “四妹妹,我嫁人后,家里这几姐妹就都仰仗你了。”
  
  以沫不接话,只是看着妤卿。
  
  妤卿这人其实不错,至少她这个大姐姐做得不差,对下面几个妹妹也不苛刻。
  
  可以说她不屑,但也正是她这种态度,几个庶妹的日子都过得很好。
  
  夏玥以前虽然一直被夏仪欺负,但是妤卿却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什么,给夏婉夏仪了什么,也定不会落了夏玥。
  
  她只不过没有出手帮过夏玥什么而已,但却不曾害过她。
  
  “要她照顾什么?大姐姐出嫁了,不是还有二姐吗?再不济也有我啊!怎么就轮得到四妹妹。”夏仪不满的出声。
  
  由于夏仪是侧妃所出,平日又都是讨好妤卿,妤卿甚至在公开的场合给她难堪,这一次却是直接说道:“四妹妹是郡主之身,以后你们出门,有她照料,也能被人高看一眼。”
  
  妤卿郡主一句话,不说狠狠打了夏仪一巴掌,就是夏婉脸上也是火辣辣。
  
  她极是不快的瞪了夏仪一眼,责备她多嘴。
  
  夏仪胀红了脸,吃了一个哑巴亏,却是有苦难开。
  
  以沫见状,这才接话。
  
  “都是姐妹一场,出门做客,若是有人看轻或者欺负姐姐妹妹,我自是不同意的。”
  
  妤卿郡主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毕竟两姐妹平日本就不熟,要说的话,上次私下已经说过了,眼下倒真没有什么可以再说了。
  
  让以沫照顾淳王妃?
  
  妤卿想都不敢想。
  
  毕竟先前她们母女把人得罪狠了,这会能心平静气的说话就已经不错了,她哪里还敢图其他。
  
  没多时,花轿迎门。
  
  妤卿哭着出了门。
  
  倒是没有和淳王爷和淳王妃多说,只是拉着世子爷说:“大哥,我出嫁后,你要好好照顾母妃,她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的亲娘。”
  
  低低的声音,旁人听不清楚。
  
  景世子听完,脸色十分复杂。
  
  他没有太多的承诺,只说:“上轿吧!别错过了吉时。”
  
  妤卿一叹,知道大哥心里有太多的怨,一时也化解不了,只是想着母妃再不好,总归是他们的娘,不是吗?
  
  更何况母妃虽说有些喜怒无常,但待她也是极疼爱的。
  
  花轿一走,淳王府就静了下来。
  
  淳王妃又是高兴又是难过的回了屋里,白素锦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叫上以沫也回了屋。
  
  以沫跟在白素锦身旁,把刚才妤卿郡主说的话,跟白素锦说了一遍。
  
  白素锦听完,目光闪了闪说:“她倒是有心计的。”
  
  其实嫡女和庶女,真的没什么可计较的。
  
  毕竟一个家族里,只要不是昏庸的家主,就干不来让庶女爬到嫡女头上的事情。
  
  而且哪个府里的庶女不是给嫡女铺路的,好好相处十多年,以后多一个助手又有什么不好。
  
  “其实大姐姐也不坏,以前虽然拆穿了我的身份,害得祖母和大伯母逼问我,但除了这事,她倒没有做过对我不好的事情。”
  
  以沫低叹一声,也不清楚自己这时候说这话是为什么,就是感觉妤卿活得也挺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