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6、和亲和亲

156、和亲和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看着不请而来的夏仪有些奇怪。
  
  毕竟她们姐妹间的感情真的很差,夏仪单方面挑衅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
  
  所以这次看到夏仪,一脸春风得意的过来,以沫就觉得没有好事。
  
  “有事?”以沫主动询问。
  
  夏仪笑得得意的说:“没事我就不能来坐坐吗?”
  
  以沫撇撇嘴,示意落夏上茶水。
  
  夏玥在一旁有些担忧的说:“四姐姐这几日心情不太好,三姐姐也是关心她,才来看看的吧?”
  
  夏玥的潜台词,就是告诉夏仪,希望她能收敛一点。
  
  毕竟以夏仪的为人,不怪夏玥会小人的认为,她这次过来,可能是打算在以沫的心上撒一把盐。
  
  事实上,夏仪正有此意。
  
  “你倒是关心她啊!”夏仪似笑非笑的看着夏玥,早就把她当成了夏以沫的跟班。
  
  夏玥抿抿嘴,“都是自家姐妹,互相关心是应该的。”
  
  夏仪撇撇嘴,没有说什么。
  
  一会落夏端了茶水上来。
  
  夏仪抿了两口,阴阳怪气的说:“四妹妹这里的茶水都比我屋里的要好喝一些。”
  
  以沫无所谓的说:“你若是喜欢的话,就带点回去。”
  
  说完,以沫对着落夏叫了一声。
  
  落夏虽不喜欢夏仪,不过向来都是以沫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没有意见的准备去包茶叶。<>
  
  夏仪却说:“这倒不用了,我屋里的茶叶虽然不如你这里的,不过大姐姐也给了我不少好茶叶。”
  
  以沫撇撇嘴,心里有点看不上夏仪。
  
  她一天到晚针对夏玥,说夏玥抱了她的大腿,但夏仪本人,又何尝不是抱了妤卿郡主的大腿。
  
  “对了,六皇子妃的人选差不多定下来了,你可知道?”夏仪不怀好意的朝着以沫笑着。
  
  以沫有点诧异的说:“六皇子要定婚了吗?”
  
  这事她是真的不知道。
  
  夏仪笑呵呵的说:“是啊!你不知道吗?”
  
  以沫摇摇头,她这几天都在家里,爹娘不说,她哪有渠道知道这些事情。
  
  不过对于六皇子这么快就要定亲还是有点好奇。
  
  “定的是哪府的小姐,可有说?”
  
  夏仪兴灾乐祸的说:“怎么?心里不舒坦了吗?”
  
  以沫古怪的看着夏仪一脸兴奋样,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六皇子成亲与否和她没有干系,她只是好奇是哪一府的小姐罢了。
  
  毕竟她和六皇子才解除的婚约,而且六皇子的身体又有些隐疾。
  
  夏仪得意的说:“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
  
  以沫平静的看着夏仪。
  
  夏仪说:“是我们大姐。”
  
  以沫脸色丕变,有点难看的追问:“你说是大姐姐妤卿。<>”
  
  “对啊!以后大姐姐就是六皇子妃了。”夏仪一脸得意的看着以沫,等着看她出丑。
  
  但以沫只是一瞬间的震惊,很快就掩去了神情,轻声问:“六皇子的身体不好,大姐姐不知道吗?”
  
  夏仪嘲讽的说:“身体不好又怎么样?皇宫这么多御医还怕治不好吗?六皇子可是皇上最喜爱的皇子,以后说不定就继承大统,做皇上了。”
  
  以沫皱着眉不快的说:“这些你也敢胡说,你置太子于何地。”
  
  夏仪脸色微变,不与以沫争辩,只说:“这话我也就在你这里说了。”
  
  潜台词就是指这话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肯定就是以沫故意说漏了嘴陷害她。
  
  以沫无意与夏仪争论这些,夏仪说了几句,也觉得没有意思了,便起身离开了汀兰阁。
  
  待她一走,夏玥便有些忐忑的安慰着以沫。
  
  “四姐姐,你别不高兴,我觉得六皇子配不上你,你以后的夫君肯定比六皇子更出色。”
  
  以沫想到离修,嫣然一笑,大言不惭的说:“这是当然,我的夫君定然是盖世英雄。”
  
  夏玥见以沫没有被影响,笑着附和说:“是啊!六皇子身体不好,肯定当不了大英雄的。”
  
  以沫轻轻一笑,复而一脸古怪的说:“只是六皇子怎么突然和大姐姐在一起了啊?”
  
  夏玥犹豫了一下问:“是不是皇上为了弥补淳王府,毕竟四姐姐……”
  
  夏玥的话没有说完,以沫也明白了意思。<>
  
  她和六皇子定婚多年,这次突然被退亲,不说她的名声多少有些不好听,就是淳王府也是蒙羞了的。
  
  只是好在,这次是夏楚明主动去退的亲,皇上对夏楚明的大度表示嘉奖。
  
  晚上用膳的时候,以沫趁机问了白素锦和夏楚明这事。
  
  夫妻俩人知道以沫心有所属,不可能为了六皇子伤心,也就没有瞒着她。
  
  以沫听完,一脸古怪的问:“可是六皇子的身体不是不好吗?大姐姐嫁过去的话……”
  
  白素锦夹了一块肉放到以沫的屋里,“这事你不用操心,这门婚事还是你大姐姐主动的。”
  
  “啊?”以沫一脸古怪的咬了一口肉,发出声响。
  
  白素锦瞥了一眼夏楚明,意味深长的说:“你大姐姐眼光高,哪里甘愿平庸。”
  
  以沫努力咽下口里的菜后,才问:“可是六皇子的身体,爹不是没有把握能治好吗?大姐姐这样嫁过去的话,不是……”
  
  白素锦拍拍以沫的脑袋,“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和你不一样。”
  
  以沫噢了一声,没再追问。
  
  用过饭后,忍了又忍还是问了出来,“六皇子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告诉大姐姐?”
  
  白素锦没说话,望向夏楚明。
  
  夏楚明说:“六皇子已经和她说过了。”
  
  以沫砸吧着嘴说:“那大姐姐仍然选择出嫁吗?”
  
  “明天就下圣旨了,你说呢!”夏楚明如此反问一句,以沫倒不好再问什么。
  
  夏楚明失笑的摇摇头。
  
  这次六皇子娶亲,就是为了他的病,自然会坦坦白白的说。
  
  而他敢对妤卿说,也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不然的话,六皇子怎么都不可能坦白这事。
  
  次日,皇上给六皇子赐婚的旨意就下来了,随着这道圣旨,还有另一道圣旨,就是以沫被册封成了郡主。
  
  一家人在前厅里接旨的时候,听到以沫被册封为郡主的时候,夏仪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以沫本人对这道旨意倒可有可无,她不觉得有了郡主身份就怎么样了,不过周旁的姐妹倒是都十分的羡慕她。
  
  回了院里,白素锦一脸厌恶的将圣旨丢到一边,质问夏楚明。
  
  “这道圣旨是你要来的吗?”
  
  夏楚明懂白素锦的意思,好像叫着以沫郡主,就时刻的提醒,她被六皇子退亲了的一样,因此,很是不喜。
  
  夏楚明无奈的说:“不是我,应该是六皇子。”
  
  白素锦报怨了几声,对以沫说:“皇上赏赐,我们受着就是,不管怎么说,总是一个郡主,有朝廷俸禄,不要白不要。”
  
  “嗯,我也觉得挺好的。”以沫对这个郡主封号倒没有什么反感的地方。
  
  晚上离修来的时候,以沫一脸得意的说:“我是郡主咯!”
  
  离修一阵发笑,很是配合的见礼,“参见郡主。”
  
  “起吧!”以沫小下巴一扬,脸上全是得意。
  
  两人闹了一会,才躺到床上去。
  
  离修一手执书,一手搂着以沫。
  
  以沫没一个正形的躺在离修的身上,手里同样的也拿着一本书翻着,只是她看的是民间的故事小说,而离修看的是兵书。
  
  以沫看到故事里的男女主角私定终身这一幕,突然想到六皇子的婚事,好奇的抬眼问:“哥哥,六皇子和大姐姐的婚事,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离修随口回答,又腾出手来翻了一页书。
  
  以沫歪过身子,一脸古怪的问:“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离修暂时将视线自书上挪到以沫的脸上问:“我要说什么?”
  
  以沫拧着眉,也不知道要让离修说什么,但总觉得得发表几句意见吧?
  
  离修见状,无奈的说:“妤卿郡主嫁给六皇子不是挺好的吗?反正你大姐姐也一心想嫁到皇室里去。”
  
  以沫嘴角抽了抽,“你把大姐姐说得好肤浅。”
  
  “难道不是吗?”离修反问一句。
  
  以沫竟无言以对。
  
  她是清楚妤卿郡主的想法,毕竟上次参加了选秀,她就想做皇子妃,眼下六皇子妃是最后一个机会了,不然的话,以她郡主的身份,总不至于去做一个侧妃。
  
  “希望大姐姐和六皇子能过得幸福吧!”以沫良久才来了这么一句。
  
  离修看以沫一副爱操心的样子,认真的回答说:“他们应该能过得和顺,毕竟妤卿郡主也是一个聪明人。”
  
  以沫很是信任的冲着离修点点头。
  
  两人不一会说到以沫的婚事。
  
  “六皇子都定了亲,要不我们也早点定亲吧?”
  
  以沫斜视着离修问:“不是说了及笄后吗?”
  
  离修低叹,用额低着以沫的额,煽情的说:“这不是想早点和你定下名份,免得你再被其他人觊觎嘛!”
  
  以沫好笑的说:“你别闹了好吧!我才被皇家退了亲,谁这么大的胆子敢现在来我府上提亲说要娶我啊!”
  
  “我敢!”离修双眸灼灼的看着以沫。
  
  以沫偷笑的扬着嘴角,却是认真的说:“暂时不行呢!爹娘都没有这个意思,等过段时间吧!”
  
  离修一向不喜欢逼迫以沫,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一样。
  
  以沫不应声,他自然不可能私底下行事。
  
  如此过了十多天,淳王府上下都在准备妤卿郡主大婚的事情,当初圣旨下来时,就让他们次月成亲。
  
  这日,妤卿郡主身旁的丫鬟突然来请以沫。
  
  落夏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跟在以沫的身旁,以沫好笑的说:“大姐姐这人不坏,至少她从来没有暗算过我。”
  
  落夏不答。
  
  夏仪也没有暗算过以沫,难道她算好人吗?
  
  她不是不想对付以沫,只是她没有这个能力,毕竟对付以沫前,要先对付白素锦。
  
  夏仪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哪里是白素锦的对手。
  
  以沫跟着丫鬟到了长倾阁。
  
  见妤卿郡主屋里就她一个,没有请其他姐妹,便猜到她可能是有话要说。
  
  “大姐姐。”以沫笑着上前,看着眼前高贵的妤卿郡主,心底也是有些复杂。
  
  她当初也是真心实意想过和这位大姐姐交好,毕竟那个时候,她一心向往亲情,为了见妤卿郡主一面,也费了些心思。
  
  妤卿郡主一如往昔的温和,示意丫鬟上了茶,又让她们都退了出去。
  
  以沫见状,也让落夏退了出去。
  
  落夏虽然有点担心,却也没有忤逆以沫的意思,只是人站在门口不敢走远。
  
  “这次叫你过来,其实是想和你谈谈心。”妤卿郡主主动开口。
  
  以沫配合度很高的说:“其实我一直都想和大姐姐亲近,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妤卿郡主浅笑一声,突然说:“其实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
  
  以沫一愣,不解的看着妤卿郡主。
  
  妤卿郡主目光望向它处,悠悠的开口,“我娘的事情,相信你也知道。”
  
  以沫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看着妤卿郡主,不知道她打算说些什么。
  
  “其实对我娘的许多事情,我是不赞同的,毕竟她是淳王妃了,很多时候,她有她的立场,不该再任性了。只是身为人女,我不能言她的过失,同样身为女人,我又觉得她可怜……”
  
  以沫默默的听着妤卿郡主感性的话,不明白她突然说这些的意义。
  
  “娘自小对我教导严苛,对我觊觎了很高的期望,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绝对不能嫁得比你差。”妤卿郡主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如墨的眸子更是沉沉的看着以沫。
  
  以沫有点坐立难安的挪了挪身子,“嫁人这种事情也说不定的,毕竟我觉得不是嫁得人身份越尊贵就越幸福。”
  
  妤卿郡主低低的笑着,“这大家世族嫁人不都是两府的利益,哪有谁管儿女的喜好,你平日也不要看太多杂书。”
  
  以沫脸色一变,有些尴尬的样子。
  
  妤卿郡主又话锋一变,“不过你和我的情况不一样,你爹娘本就是为了爱情而结合,相信他们不但会支持你,也会大力促成。”
  
  以沫讪笑,没好说她已经有了意中人。
  
  只是没想到妤卿郡主下一句话,便说了出来。
  
  “你其实喜欢的人是离小将军,你想嫁的人也是他吧?”
  
  以沫声音一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她在妤卿郡主面前再次否认她不是白以沫,显得有些虚伪,这种掩耳盗铃的声音,她自己都觉得尴尬。
  
  因此,以沫也不多说,只是一脸无辜的望向妤卿郡主。
  
  妤卿郡主苦笑的说:“你也不用瞒我,毕竟你们捏有六皇子的命脉,下个月我嫁过去了,夫妻一体,我哪里还敢说你什么。”
  
  以沫抿抿嘴,有些无奈的问:“大姐姐这次叫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
  
  妤卿郡主眼中闪过一抹迷茫说:“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这些事情,我也没有其他人可以说。”
  
  以沫有点懂妤卿郡主的意思,她虽然愿意嫁到六皇子,但是想到以后可能不能有自己的子嗣,心里还是有些慌乱的吧!
  
  毕竟没有女人不想生子嗣的。
  
  “其实你也别想太多了,你现在嫁给六皇子了,也算是陪他度过了患难,他以后好了,会记着你的恩情,对你好的。”以沫心里翻来覆去,想出这么一句安慰人的话。
  
  妤卿郡主失笑的说:“我为什么嫁给他,他比我更清楚,他又怎么可能真心待我。”
  
  以沫眨着眼,一脸认真的说:“大姐姐最初嫁给他,可能是为了六皇子的身份地位,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若是大姐姐在往后的日子里,一心一意的待他,他会感恩的,六皇子我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妤卿郡主对未来的婚姻,早就有了打算,侍候六皇子自然要全心全意,至于他身子好后,会不会回报她,这也不是她说了算。
  
  只是若他身子不能好,她相信六皇子不会再纳妾,毕竟府里只她一个女人的话,没有子嗣可以怪到她的身上,女人一多,事情就瞒不住。
  
  若是他的身子好了的话,她希望能第一时间生下一个男孩,以后再如何,又另一说。
  
  “借你吉言!”妤卿郡主笑笑。
  
  和六皇子的婚事,早在以沫被退婚时,她就算计好了的,现在临到关卡上,她也不是后悔,只是觉得心里很多话,想找一个知心人说说都没有,这才想到了以沫。
  
  然后这一次她叫以沫来,最重要的目的却不是这个。
  
  姐妹两人天南地北的扯了很久,妤卿郡主才把瞒在心里最深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