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5、解除婚约

155、解除婚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人拜天地的时候,以沫抱着小初站在最前面,看着离旭一脸傻笑的样子,下意识去寻找离修。
  
  却见他正望着她,当即会心一笑,心里越发忍不住的猜想。
  
  有朝一日,离修娶她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也会像离旭一样吗?
  
  只是好可惜,到时候她什么都看不到。
  
  要是成亲可以不用戴喜帕,新人能面对面看到彼此发自内心的笑容就好了。
  
  在一片喜声中,新人拜了天地被送到了新房里。
  
  以沫抱着小初,回到乐儿的身边,小声说:“容雅肯定一天没吃东西了,你去叫厨房端些饭菜送过去。”
  
  乐儿挤眉弄眼的说:“这些哪里用得着我们操心,小哥早就准备好了,你别看小哥粗心大意的样子,但是这次婚礼他可是下足了功夫,他一直说,婚礼一生就这么一次,怎么也不能出纰漏,不单向爹娘大哥大嫂问长问短,就是我和二哥,他也没有放过,我便说了那天景世子给凝霜准备吃食的事情。”
  
  以沫搂着发沉的小初往上耸了耸说:“看不出来啊!我一直觉得离旭挺不能给女人幸福的,没想到他认真起来倒不失为了一个好男人。”
  
  乐儿有些得意的说:“当然,我们离家的男人,哪有差的,这一点,你不是最懂的吗?”
  
  乐儿说着,用胳膊撞了以沫一眼,眼里满是戏谑。
  
  以沫微嗔,“你悠着点,我还抱着小初呢!别摔着他了。”
  
  乐儿轻轻一笑说:“我来抱吧!这小子现在也够重了,你抱这么久了,手臂也该酸了吧!”
  
  以沫直率的说:“可不是吗?这才多少天没抱啊!感觉又沉了不少呢!我这手都麻了,换你抱抱,我正好活动活动手。<>”
  
  乐儿接过小初,以沫小范围的甩了甩手。
  
  她随意望了一眼周边,说:“我们也入席吧!”
  
  新人入了新房,一会离旭就要出来敬酒,这会宾客都已经入席就坐了。
  
  “嗯!”乐儿随口答了一句。
  
  两人一起入了座,旁边坐有永平几人。
  
  永平和凝霜正说着话,她一脸戏谑的说:“你现在是世子妃了,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按说不该和我们坐一桌了。”
  
  凝霜斜着眼睛问:“怎么着?赶我啊!”
  
  永平嘿嘿一笑,满眼的戏谑。
  
  乐儿抱着乖巧的小初,坐稳后,才笑着接话说:“永平就是逗你,想看你害羞的样子,你就给她一个面子,配合配合呗。”
  
  凝霜说:“这只怕是有点困难。”
  
  永平无奈的苦笑,“让你害羞怎么就这么难。”
  
  以沫凑趣的说:“你又不是我景哥哥,你怎么能让我姐姐害羞。”
  
  凝霜白了以沫一眼,问:“你帮我还是帮她啊!”
  
  以沫耸耸肩,不在乎的说:“谁也不帮,反正我早就看过姐姐害羞的样子。”
  
  凝霜瞪以沫的眼神更加用力了。
  
  几人说说笑笑,闹了一会。
  
  没多时,新郎倌离旭出来敬酒。<>
  
  以沫几人使了一个眼神,便一起溜到了新房里。
  
  新房里,大嫂阮氏比她们动作更快一步。
  
  以沫她们到的时候,正听阮氏语带笑意的说:“三弟怕你饿着,特意吩咐厨房给你做的,吃吃看合不合胃口。”
  
  容雅面色羞红,满是窘迫的说:“让大嫂费心了。”
  
  阮氏爽朗的笑着:“都是一家人,应该的。”
  
  “小嫂子在偷偷吃什么东西呢?”推门而入的乐儿,大大咧咧的出声调侃。
  
  容雅看到以沫几人,眼神一亮的说:“你们来了。”
  
  乐儿冲着以沫几人挤眉弄眼的说:“看吧!我就说我小哥宝贝着她,哪里可能不设想周到,肯定不会让她饿着。”
  
  容雅一脸尴尬的说:“你就别打趣我了。”
  
  以沫窃笑的捂嘴说:“你也不用害羞,乐儿这是羡慕你呢!毕竟明年她也会出嫁,到时候有没有这种好待遇还不一定呢!”
  
  乐儿小嘴一嘟得意的说:“哼!温扬很疼我的,你们有的,我肯定都会有的。”
  
  “是是是,疼你,还有什么不疼的啦!”凝霜敷衍的答话,不忘捅刀说:“疼得连婚事都要你一个姑娘家主动提出来。”
  
  乐儿鼓起腮帮子,不满的看着凝霜。
  
  大嫂失笑的上前一步,自以沫手中抱过乖巧的小初,对以沫说:“你们在这里陪着她说说话,我就先去前面了,怕娘一个人招呼不过来。”
  
  容雅见状,立即起身,有些拘谨的说:“谢谢大嫂。<>”
  
  阮氏笑眯眯的说:“你就别再说谢谢了,都是一家人,以后天天见面,这要是什么事都说谢谢,不得一直谢来谢去的啊!”
  
  容雅俏脸一红,阮氏低笑着走出了新房。
  
  她人一走,以沫和乐儿一左一右的上前和容雅说话。
  
  “大嫂人很好,性子也爽朗,以后和她有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了,放心吧!大嫂很好相处的。”
  
  容雅安心的点点头,娇羞的一笑。
  
  其实她心里并没有多担忧。
  
  毕竟在离旭出征的这一年里,她也来过将军府数次了。
  
  不说将军府上下都清楚离旭的心事,至少程氏和阮氏是清楚的,她们不但没有怪她吊着离旭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反而对她十分的热情。
  
  而乐儿和她私下又是好友,有这么一个好小姑子在,她嫁过来后,只要不是她突然被人夺舍发疯,大致会生活得十分的幸福。
  
  不多时,依巧一脸喜庆的提着食盒过来。
  
  以沫等人甚是识趣的说:“容雅,你先吃饭,我们出去凑凑热闹。”
  
  “好。”容雅羞红了脸,应了一声。
  
  以沫等人才出来,迎面就遇上书白。
  
  她难掩激动的说:“夏四小姐,我们主子请你去一趟。”
  
  以沫微微一笑,对着乐儿她们使了使眼色,就跟着书白走了,完全忽略了后面骂她重色轻友的声音。
  
  书白特意挑了人少的地方走,就是不想被人看到,她一路往熹微院去,却是压仰不住的问:“姑娘,真的是你吗?”
  
  刚看书白激动的小眼神,以沫就猜到离修可能告诉了书白,她的身份,当下再听这话也不觉得惊讶,戏谑的笑说:“不是你家姑娘,会是谁?”
  
  书白眼眶一红,难掩情绪的说:“姑娘你没事真好。”
  
  以沫心底有些惭愧的说:“对不起,当初瞒着你们。”
  
  书白激动的摇着头说:“姑娘不用说,奴婢都懂,以姑娘的身份,以前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以沫刚扬嘴,就听书白压抑的笑说:“不过欢喜刚才可是又笑又闹了好一会。”
  
  以沫一愣,脸上浮起即好笑,又无奈的表情。
  
  两人到了熹微院,欢喜跑得比离修还要快。
  
  一下搂住了以沫说:“姑娘,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以沫出事后,欢喜的爹本来是想离开将军府的,不过被程氏留了下来,照样和那些食客住在一起,不过却住得一点都不踏实。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以沫拍拍欢喜的后背,望着抹泪的书竹说道。
  
  书竹忙说:“姑娘能回来就好,能回来就好。”
  
  她们其实也猜出了一点端倪,只是这种事情,总不如亲眼所见来得让人踏实。
  
  欢喜抱怨的说:“姑娘下次若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原谅你了。”
  
  以沫失笑的捏捏欢喜鼓起的腮说:“放心,肯定没有下次了。”
  
  欢喜眼神一亮,问:“姑娘什么时候带我走?”
  
  以沫一愣,有些歉意的说:“目前怕是不妥呢!要不再等等,等过两年?”
  
  等到她和六皇子解除了婚约,她和离修定婚后,离修以未婚夫的身份,光明正大的送两个丫鬟给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怎么这样啊?”欢喜不如一般人,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
  
  以沫哄说:“我保证,肯定不会丢下你的,你乖一点,好吗?”
  
  书白目光闪了闪说:“其实姑娘把欢喜带走,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当初欢喜没有陪您出去过,知道她是你丫鬟的人,也就咱府上的人。”
  
  以沫略沉思了一下,便对着期盼的欢喜点点头说:“好吧!你去收拾东西,然后叫上你爹。”
  
  早就说要给杨瑞差事,但一直拖拖拉拉,后来又出了事,这一拖都过了两年了,如今也好,爹娘回来了,铺子也收回来了,正是缺人的时候。
  
  “姑娘最好了。”欢喜嘴甜的说了一句,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以沫不放心的对书竹说:“你赶紧跟过去看着她,让她别和其他人说这事,一会我有其他的安排。”
  
  她自然不可能把人直接带回淳王府,肯定是让他们去找祥伯。
  
  “是!”书竹脆声应了一句,立即追着欢喜去了。
  
  书白左右看了一眼,也不好留下来打扰离修和以沫,便笑着说:“姑娘稍坐一会,奴婢去泡壶茶来。”
  
  “好的!”以沫目送书白出去。
  
  耳旁即刻就响起了离修不满的声音,“你把我忽视得够彻底的啊?”
  
  以沫扬着笑,讨好的抱住离修的腰说:“哪有,人家虽然在和欢喜她们说话,但目光却是一直落在你的身上。”
  
  “是吗?我怎么感觉不到。”离修憋着笑,刮了刮以沫的俏鼻。
  
  以沫斜视着离修,笑说:“哥哥感觉不到,肯定是不够注意我的原因。”
  
  “不错啊!现在还学会倒打一耙了啊!”离修捏了捏以沫的俏臀。
  
  以沫‘啊’的一声叫,身子扭捏的闪躲着。
  
  离修调戏了以沫一阵,才说:“行了,不和你闹了。”
  
  以沫嘟着嘴,不满的说:“明明就是哥哥在闹。”
  
  离修笑睨了以沫一眼,敛容说:“六皇子有意退亲,你爹娘做了什么?”
  
  夏楚明入宫找皇上的事情,他早就知道。
  
  也知道在这以前,夏楚明已经和六皇子谈过了,只是不清楚两人谈了什么。
  
  “不知道,反正爹说会处理好,让我不要担心。”以沫仰面,微微一笑。
  
  她本就不是多勤劳的人,可以不用脑子,自然乐得安逸。
  
  “嗯!”离修原就没想在以沫这里知道答案,就是随口一问。
  
  两人说了会话,书白掐着点入屋。
  
  放下茶,准备退出去的时候,离修说:“时辰也不早了,你送姑娘去前面。”
  
  他会突然让书白她们知道以沫的身份,也是无意间得知书白的弟弟病情加重了的原因。
  
  当年书白和书竹对以沫效忠,就是为了报恩。
  
  毕竟两个丫鬟心思明亮,懂得认主。
  
  以沫虽然飞扬跋扈,但连一个下人的家属都愿意搭救,可见她的内心是善良的。
  
  而离修想着,以沫早晚要嫁来将军府,到时候还是书白和书竹侍候,既然是这样的话,他现在牵一下这线,也未尝不可。
  
  以沫没多想,起身说:“嗯!我也该回去了,不然娘该找我了。”
  
  书白侍候以沫出门,两人在路上的时候,以沫说:“一会你跟欢喜说,让她去后门等着,我暂时不方便带她回府,让她跟着她爹去铺子里暂住。”
  
  书白应声,有点心不在焉。
  
  以沫一直在想着欢喜父女的事情,倒没有注意到书白的情况,不断的叮嘱着书白注意的事情。
  
  毕竟欢喜不能和常人比,她不把人带在身边,怕欢喜一个不高兴,又哭闹起来了。
  
  说了一会,见书白的情绪并不高涨,有些奇怪的问:“怎么了?有心事?”
  
  书白犹豫了一下说:“姑娘,奴婢有一事想求你,但……”
  
  她是听说过淳王府四小姐不懂医术的事情,毕竟她怀疑四小姐就是白姑娘,自然会去注意四小姐的信息。
  
  以沫失笑的问:“什么事,你说。”
  
  书白抿抿嘴唇,难以启齿的说:“家弟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不知可否劳烦姑娘去看看?”
  
  以沫犹豫的说:“你娘不让我给人看病,要不我跟我爹说,让我爹去给他看看。”
  
  书白眼神一黯,说:“不用了,奴婢的弟弟哪里敢劳烦二爷。”
  
  以沫戳着书白的额说:“瞎想什么,我爹不是那种会把人分三六九等的人,你跟他说,他肯定会给你弟弟看病的。”
  
  “真、真的吗?”书白诧异的抬眼,眼眸中满是希冀。
  
  她觉得让以沫一个小姐去给她弟弟看病,就够不可思议了,哪里敢惊动淳王府的二爷。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啊?只是这种事情,不能明着来,否则的话,傻子都清楚我们的关系。”以沫好笑的说着。
  
  书白忙点头附和。
  
  以沫说:“要不这样,明天傍晚的时候,你陪着你弟弟去一趟祥伯家里,哥哥知道祥伯家的位置,让他派易卫送你们姐弟过去。”
  
  “谢谢,谢谢姑娘!”书白惊喜的不断的道着谢。
  
  倒没有想过离修是否愿意插手。
  
  毕竟在她看来,只要是姑娘说了的话,爷从来都不会打反口,更何况这些小事。
  
  “行,我们明天见!”以沫笑笑,又说:“你就送到这里,我自己去前面,你记得欢喜的事情。”
  
  “好,奴婢会叮嘱她的。”书白心中的大石落下了,高高兴兴的应下,见以沫走向前厅,这才欢快的往回走。
  
  白素锦见到以沫回来,也没说什么,只是笑得意味深长的说:“算是回来了,我们去和离夫人打声招呼,就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好!”以沫小脸一红,乖巧的应下。
  
  她这一溜走,相信娘肯定猜到她是去见离修了。
  
  母女俩人去向程氏说了一声,这才出府。
  
  在回去的马车上,以沫问:“怎么不见姐姐她们?”
  
  白素锦神色淡淡的回答说:“她们早先一步,已经跟着王妃回去了。”
  
  “噢!”以沫无所谓的应了一声,又说起欢喜父女的事情。
  
  白素锦笑吟吟的说:“既然是你信得过的人,娘自然会派以重用,不过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得从头做起。”
  
  其实说白了,白素锦还是有点担心女儿看人的你眼光,想着让祥伯帮忙把把关。
  
  毕竟祥伯跟了她多年,对她的忠心程度是不用质疑的。
  
  “行啊!欢喜的爹虽然是秀才,但不是酸儒,为人也挺谦虚的,若是祥伯肯教他,那就更好了。”以沫笑着回答。
  
  白素锦琢磨着,多一个人手倒是好事,毕竟祥伯年纪大了,总有退下来的一天,而她和楚明的产业,以前肯定都是给以沫。
  
  这么大的产业,全交给白苏一人,也没有一个制衡的人,倒也不妥,毕竟女儿不像她,女儿对生意上完全没有兴趣,容易被人糊弄。
  
  等她们回到王府梳洗了一番后,夏楚明也回来了。
  
  以沫又忙去了爹娘的院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