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4、皇上刁难

154、皇上刁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他谈?”白素锦下意识的蹙眉反问了一句。
  
  夏楚明问:“不然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真的直接冲到皇宫里去杀了皇上,还是逼皇上改圣旨?”
  
  白素锦愤怒的说:“和六皇子能谈出一个所以然来吗?就算我们说服了他,让他取消这门亲事,也得皇上下命,到时候事情走漏了风声,我女儿的名声就完了。”
  
  夏楚明揉揉额,说:“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不要担心,行吗?”
  
  “不担心,我能不担心吗?”白素锦控制不住心中的火焰,朝着夏楚明放声大叫。
  
  夏楚明强势的抱紧白素锦,轻轻安抚,“嘘,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听我说!”
  
  白素锦深吸了几口气,反手更紧的我抱住夏楚明的腰肢说:“如果没有万全的办法,我就把武器的配方给皇上,我不能拿沫沫一生的幸福去赌,不说沫沫和六皇子有没有感情,单是他身康虚弱,不能长寿这一点,我就不会同意,我怎么可能看着我的沫沫年纪轻轻就守寡。”
  
  “你信我,我也不会,好吗?”夏楚明温柔的在白素锦耳旁低语。
  
  白素锦微退一步,严肃的看着夏楚明说:“我是认真的,如果没有万全之策,就照我的去做,我们不该拿沫沫的婚事去赌。”
  
  “我明白,但是现在不到那一步,你明白吗?”夏楚明低声劝着白素锦。
  
  夫妻俩说着话的时候,六皇子来了。
  
  夏楚明对门口传话的丫鬟说:“请六皇子先去书房坐会,我马上就来。”
  
  “是!”门口的丫鬟应了一声,就退开了。
  
  夏楚明抱住白素锦的脑袋,双手捂着她的颊,柔声说:“我去去就来,我能解决这事,你相信我,我能保护你们母女。<>”
  
  “嗯!”白素锦应了一声,又重重的答了一句,“我相信你。”
  
  夏楚明在白素锦的额上重重吻了一下说:“我去去就回,你等我的消息。”
  
  “好!”白素锦拉着夏楚明的手,送他到了门口,直到他走出屋。
  
  她脸色即刻就变了,吩咐林嬷嬷。
  
  “把那个红色的小锦盒给我拿出来,送去给二爷。”
  
  夏楚明到书房的时候,六皇子已经到了,单手端着茶杯正准备喝茶,见他来了,倒是尊重的的起了身,叫了一声二爷。
  
  “六皇子请坐。”
  
  六皇子面带浅浅的微笑,说:“二爷突然叫我来,是所谓何事?”
  
  夏楚明直言了当的问:“圣旨的事情,你应该事先就已经知道了吧?”
  
  六皇子反问:“是指我和四小姐的婚期吗?”
  
  夏楚明嗯了一声,凌厉的眼望向六皇子。
  
  六皇子不明所以的问:“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们不想她这么早出嫁?”
  
  夏楚明见六皇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皱眉冷笑说:“皇上果然没有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六皇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也能看出来夏楚明并不满意这门亲事。
  
  “你和沫沫的婚事只是权宜之计,当年定下婚约,全是为了让皇贵妃安息,皇上是知道这事的,也同意到了沫沫十五岁及笄时,主动解除这门亲事。<>”夏楚明难掩心中不满,说出来的话,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六皇子这是第一次听说这事,笑得有些僵硬的问:“你在说笑吗?父皇亲赐的婚事,还能闹着玩?”
  
  “当年定下婚约全是皇贵妃,也就是你的母妃,弥留之际的请求,这事皇上清楚,而且也答应了我们事后会解除婚约,并给我们写了一封亲笔信,也可以说是一封解除婚约的信函。”夏楚明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解释了当年的事情。
  
  六皇子下意识的反问:“信呢?”
  
  夏楚明说:“在我夫人手里,你稍等,我去拿来。”
  
  话音刚落下,门口就有丫鬟说话。
  
  “二爷,二夫人送了一个锦盒过来给您。”
  
  夏楚明走到门口,接过锦盒,用手挥了挥,示意小丫鬟退远一些,这才关上门折回了屋,当着六皇子的面将锦盒打开,取出其中的信。
  
  “你应该认得皇上的字迹吧?不过没关系,不认识字迹,总认识玉玺的印痕吧!”夏楚明拆了信,直接给了六皇子。
  
  六皇子接过一看,当场傻眼,不敢相信皇子的婚事竟然能如此儿戏。
  
  而面对这封信时,六皇子第一反应,觉得它应该是一封伪造的,下意识想找出伪造的痕迹却找不到。
  
  “你想表明什么?”六皇子默默看完信,鉴定完了真伪,才问出这一句话。
  
  夏楚明坦率的承认,“六皇子你人很好,也很优秀,但是我夏楚明就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我绝对绝对不可能让她嫁入皇家。”
  
  六皇子将信给了夏楚明说:“你想退亲?这事我怕是做不了主,你要是想退亲的话,直接找父皇。<>”
  
  夏楚明冷笑一声,“退亲,你们的定亲根本就存在,只是一时哄骗皇贵妃的话,没有定亲,哪里有退亲一说。”
  
  六皇子苦笑的问:“你想我做什么?”
  
  夏楚明将信收好,然后说:“这事我会向皇上说清楚,希望到时候你能向皇上表明你不愿意娶沫沫的决心。”
  
  六皇子低眉苦笑一声,“其实我对纳四小姐为皇子妃的事情并不反感,事实上我也一直以为我会娶她,且试着和她认识。”
  
  六皇子脸色忽然一变问:“四小姐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夏楚明坦白的说:“对,她早就知道你和她的婚约并不是真的,只是为了皇贵妃演的一场戏。”
  
  六皇子释怀的笑说:“难怪!”
  
  他每次主动向以沫示意,以沫都视而不见,反倒对他极其闪躲,现在总算是知道原因了。
  
  “我不会让你白帮我的忙,我会尽力治好你的病!”夏楚明抛出诱饵。
  
  六皇子右手揉了揉左手手腕问:“尽力治好我的病?”
  
  夏楚明眼神凌厉的说:“不访坦白直言,我曾经私下暗查过太医院的病例,也得知六皇子的情况,虽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也有四五分,比起医了你多年不见起色的太医,要强上太多。”
  
  “四五成的把握?”六皇子低低一笑说:“这是一个很诱人的条件。”
  
  夏楚明直言不讳的说:“这对你而言并不亏,毕竟你并不喜欢沫沫。”
  
  六皇子挑了下眉,意味不明的反驳,“谁说的?”
  
  夏楚明不想再和六皇子绕圈,直截了当的问:“我只问你,同不同意?”
  
  六皇子低眉想了下说:“这听起来倒是一个划算的买卖,只是谁知道你最后会不会一句尽力了就了事。”
  
  夏楚明脸黑了大半的说:“我会是这样的人?”
  
  六皇子低低一笑,突然松口说:“只要二爷能说得皇上动摇,我自然也会顺了你的心意说话。”
  
  夏楚明神色瞬间变得晴朗了许多,说:“多谢,我现在先给你把脉。”
  
  六皇子笑着摇摇头说:“不用,等到这事办成后再说吧!我这人一向不喜欢欠人。”
  
  夏楚明神色定定的看着六皇子说:“我们这是交易。”
  
  六皇子自嘲的笑了一声说:“我夏灏虽然身体不好,但也不至于强娶一个不乐意嫁我的女子为妃,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我可不想结了怨偶,天天后院不得安宁。”
  
  夏楚明嘴角一抽,一时无语。
  
  六皇子起身,问:“若是二爷没其他事情吩咐了,我就先走了。”
  
  夏楚明神色有些古怪的看向六皇子,说:“多谢。”
  
  “不必!”六皇子淡淡一声,走到门口,回首提醒,“父皇虽然年纪越来越大了,但不至于记忆退化得这么快,你说的事情,他定然是记得的,既然是这样的话,他还下了这道圣旨,可想而知,这是父皇的决定。”
  
  夏楚明自信十足的说:“我有办法让皇上改变主意。”
  
  “最好如此,我拭目以待。”六皇子说罢,就走出书房。
  
  夏楚明在书房里站了一会,才去了白素锦的屋里,把两人的谈话说了一遍。
  
  白素锦蹙眉说:“其实我们并不用先找六皇子,毕竟找了他,同样还是要跟皇上面对面解决这事。”
  
  夏楚明把锦盒交给白素锦继续保管,并说:“这不一样!”
  
  “我们回京也有段时日了,我们彼此都看得很清楚,皇上对六皇子的疼爱是打心眼里散发出来的,不论他是因皇贵妃爱屋及乌还是如何,反正六皇子现在就是他最喜爱的皇子。”
  
  “六皇子的婚事,我相信皇上在下旨前,定然问过他的意思,一个真心疼爱孩子的父亲,不会在这种大事上没有一点商量自作主张。”
  
  “我与六皇子先取得共识,是因为我们说服皇上,他产生动摇了的时候,一定会问六皇子的意思,他这时候的意思就至关重要了。”
  
  白素锦了然的说:“我懂你的意思,你打算什么时候和皇上说这件事情。”
  
  “明天,明天早朝后,我会陈情面见皇上,当面把事情解决。”夏楚明急着处理此事,一天都不想多拖。
  
  若不是此时时辰较晚,不再适合入宫,他恨不得眼下就直接冲到宫里把婚事解决了,顺便提着皇上的耳朵,问他是什么意思。
  
  “嗯!我陪你一起入宫。”白素锦应声回话。
  
  夏楚明说:“不用,杀鸡焉用牛刀,这种小事情,我自己就能解决,等以后我们遇是什么大难题,我又解决不了的时候,你再出面。”
  
  白素锦斜着眼神看向夏楚明,也不说话。
  
  夏楚明笑着说:“真的,你就是我们家最厉害的,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了,让你出面有点大材小用了。”
  
  “好吧!”白素锦犹豫了一下,见夏楚明说得自信满满的样子,也就答应了。
  
  等到晚上,刚过晚膳时分,离修就潜到了以沫的闺房。
  
  而她此时尚在白素锦的屋里,刚吃过晚饭,母女俩谈了会心,又在院里散了会步,她才慢慢腾腾的回到汀兰阁。
  
  一到汀兰阁,落夏就迎了上去,使了使眼色问:“小姐累了吧?”
  
  以沫忙说:“是啊!我先回屋里躺躺,晚一点起来了,你再打水来给我梳洗。”
  
  “是!”落夏恭敬的应下,将人护送到了门口,便识趣的没有跟上去。
  
  一到屋里,以沫就看到了坐在她椅子上的离修。
  
  有些惊奇的大步迎上去问:“哥哥,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离修挑眉:“能不早点来吗?再来晚了,我的夫人都要成别人家里的了。”
  
  以沫笑着捶了离修胸口一下,微甜的问:“你也听说了这事啊!”
  
  离修反问:“整个京都,有谁是没听说这事的吗?”
  
  以沫抿抿嘴,缓缓说:“这事爹娘会解决好,爹下午还叫了六皇子过来,两人在书房里谈了好久,听爹的意思,他和六皇子已经达成了共识。”
  
  “共识?什么共识?”离修下意识的追问。
  
  以沫瞅了离修一眼,撇撇嘴说:“能有什么共识啊!就是要六皇子不娶我的共识呗。”
  
  离修眉眼藏不住喜色的问:“六皇子怎么说的?”
  
  以沫嘟了嘟嘴说:“我又不在场,哪里知道六皇子怎么说的,爹也没跟我细说,只说这事我不用担心,他会解决好。”
  
  离修皱眉不语。
  
  以沫伸手轻轻抚平他的眉峰,问:“你不相信我爹吗?”
  
  “不!”离修下意识的反驳,并说:“我不是不相信你爹能处理好这事,我只是不敢拿你的婚事来赌而已。”
  
  以沫嘻嘻一笑,说:“其实我们这么急做什么?婚事定在明年五月初一,也就是说我们差不多有十多个月的时间能去解决这事。这和原本想在我及笄时解决这事,时间上也没什么不同。”
  
  离修抱紧了以沫说:“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没有定下婚期还能一拖再拖,可是婚期一定,就不能再拖了。”
  
  以沫笑着说:“怎么就不能拖了,到时候我大病一场的话,难道皇家会逼着我带病嫁过去,他们就不怕不吉利吗?”
  
  这一个下午,以沫也不是没有想事的。
  
  她已经想好了,若是爹娘真的解决不了些事,她到时候就装病,一直装下去,装到不能装的时候,她就装病逝,就像白以沫一样。
  
  反正她人尚在,相信真没有办法的时候,爹娘都不会反对她这样做的。
  
  以前没有清晰明确的目标,如今有了,她已经起了念了,嫁给离修的事情也在心里扎了根,她是怎么也不会变了。
  
  “先让你爹娘处理,若是他们没有办法,我再来打点,怎么着,也不能让这门婚事成真。”离修捏捏以沫的小脸,如此说道。
  
  现在他和以沫的关系在这里,他出面插手以沫的婚事说不过去,毕竟他没有立场,到时候还会给人留下话柄。
  
  “哥哥不用担心,爹娘肯定能处理好。”以沫仰着小脸,笑嘻嘻的说着。
  
  离修虽然听过不少夏楚明和白素锦的丰功伟绩,但没真实参与过,第一次遇上牵扯到彼此的事情,还是为了以沫的婚事。
  
  对此,他很难做到理性的去观察,全然的去信任。
  
  但以他目前的身份处境,他好像除了去相信夏楚明夫妻,也别无它法了。
  
  两人说了会闲话,各自安寝。
  
  等到以沫次日醒来的时候,夏楚明已经到了皇宫。
  
  夏楚明现在可以说是官微言轻,根本不用上早朝,他在宫内等到差不多午时,才等到皇上召见的消息。
  
  “微臣参见皇上。”夏楚明见面就行了君臣大礼。
  
  皇上扬手,“起吧!咱们也是老熟人了,眼下就咱俩,也不用太客套。”
  
  夏楚明起身,开门见山的说:“皇上,微臣此次求见,是有一事相求。”
  
  “噢……”皇上意味深长的说:“朕还以为爱卿是来谢恩的!”
  
  夏楚明面不改色的说:“皇上可记得当年微臣的爱女与六皇子定婚时,皇上所说的话。”
  
  皇上状似努力的回想了一下,说:“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如今老咯!不记得咯!”
  
  夏楚明眼底划过一抹沉深,改口提醒说:“当年皇上答应过微臣夫妻俩,说这门婚事只是权宜之计,只是为了让皇贵妃安息,等到微臣的女儿及笄时,会自动解除婚约。”
  
  皇上侧耳问:“啊?有这样的事情吗?”
  
  夏楚明见皇上拒不承认的样子,便直言说:“皇上当年亲笔写的书函,现今仍在微臣的手中。”
  
  皇上敛容,这才说:“有这事吗?不过朕已经记不清了,爱卿也该知道,当年贵妃的早逝,对朕的打击有多沉重,那时候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只记得这门亲事是贵妃所愿,朕怎么着也得努力达成她的遗愿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