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3、择定婚期

153、择定婚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晚膳气氛谈不上有多好,但也不差。
  
  今天是凝霜嫁过来的第一天,淳王府一大家子就在一起用的晚膳。
  
  待到傍晚时分,以沫回了汀兰阁。
  
  以沫对洞房夜的事情较为好奇,追问了几句,但凝霜一来看以沫年纪小,不到时候,二来她也觉得这事挺羞涩的,因此便怎么都没有松口。
  
  只剩她们姐妹俩时,便说起了体己话。
  
  下午,以沫陪着凝霜,景世子就去了书房。
  
  以沫哈哈一笑,不再拿这事打趣。
  
  凝霜哭笑不得的说:“你少贫嘴了,赶紧喝吧!”
  
  以沫笑嘻嘻的问:“这不会是景哥哥特意吩咐厨房给姐姐做的爱心汤吗?我这样喝好吗?姐姐会不会不高兴啊?”
  
  景世子笑了一声,吩咐下人又拿了一个碗来,盛了两碗汤,各摆了一碗在以沫和凝霜的面前,对以沫说:“你也喝碗汤。”
  
  以沫对着景世子抛了抛眼眸说:“景哥哥可真疼姐姐啊!”
  
  以沫说话不防着景世子,凝霜就更不可能防他了,直言不讳的说:“没事!祖母也没刁难我,她说身体不适,想留我在屋里侍候,你景哥哥也没同意,敬了茶就把我带回来了。”
  
  以沫看了眼景世子,也不躲着她,直接说:“没什么事,就是听下人说你去祖母面前敬茶了,我来看看而已。”
  
  凝霜白了以沫一眼,不答这话,只问:“一早过来找我,有其他的事情吗?”
  
  以沫嘴角一歪,取笑的说:“看样子昨天真的把姐姐累坏了呢!竟然睡到了这时候才起身。”
  
  凝霜无辜的说:“是啊!不然的话,肯定去找你和姑母一起用午膳了。”
  
  “你们怎么这时候才用饭,不会是睡到才醒吧?”
  
  她来的时候,凝霜和景世子尚在用膳。
  
  没多时,以沫就来了。
  
  “是!奴婢这就去。”汐珠替凝霜穿戴好了,便出去吩咐小丫鬟跑腿叫人。
  
  凝霜无所谓的说:“没事!只是待会被她嘲笑几句而已,你派人去请她过来坐坐。”
  
  汐珠回答说:“表小姐说想和世子妃一起用午膳,奴婢见世子妃累得乏,自作主张的没有叫醒您。”
  
  凝霜顿了下问:“以沫有说什么吗?”
  
  只是汐珠在侍候凝霜起身的时候,说:“先前表小姐来了,看世子妃还在休息,就没有打扰。”
  
  好在王府里平时都是各吃各的,也没有人说他们什么。
  
  夫妻俩人一觉睡醒,直接错过了午膳的时间。
  
  “嗯!”景世子轻笑着上了床。
  
  白凝霜俏脸微红,娇嗔说:“真的只是单纯的睡觉,我现在身子还有点不舒服呢!”
  
  景世子看了眼抚在他手背上的玉手,抬眸眉眼一挑,别有神意的样子。
  
  虽然淳王妃和老王妃不喜欢她,但她也不因此就和她们对着干,该有的礼数,她不会忽视。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有点困了,你也上来,陪我一起睡会吧!”白凝霜见景世子神色不明朗的样子,也不想深究这个话题。
  
  毕竟谁人不是爹娘养大的,谁不疼自己的爹娘,更何况夏楚明自小被老王妃宠大,白素锦没得道理与老王妃为敌,却让自己的男人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日日活在痛苦挣扎当中。
  
  就是白素锦这样的女子,她当年嫁过来,为了不让夏楚明难做人,也在老王妃面前伏低做小过。
  
  以后这个家的好坏,就看她怎么去经营。
  
  但是白凝霜不一样,她嫁的是世子爷,未来淳王府的主人,她有义务让后院变得更和谐,因为淳王府就是她未来的家,她不可能离开这里。
  
  白素锦嫁的是淳王府的二爷,只要她拢住了夏楚明的心,他们可以分出去单过。
  
  白素锦和白凝霜身份上也是有差别的。
  
  景世子眼瞳闪过一抹暗芒,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白凝霜笑嗔:“夫妻俩说这些话做什么,我嫁给了你,就是要替你打理好后院,这样你才能没有顾忌的去做你自己的事情。所以她们不刻意刁难针对,我也会乖乖孝顺她们的,不说其他,她们将你抚养长大,我也就该尊重她们。”
  
  景世子深情的拉着白凝霜的手,说:“这些方面的确委屈你了,我以后会在其他方面补偿你的。”
  
  白凝霜睨向景世子,似笑非笑的说:“你不用跟我拐着弯说话,我心里明白呢!婶婶是婶婶,我是我,我不会事事拿婶婶当榜样,只要她们不触及我的底限,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我能忍都会忍的,毕竟她们是长辈。”
  
  景世子犹豫了一下说:“婶婶当年嫁过来的时候,和祖母的关系并不像现在这样,虽然不是那种婆媳好得就像母女一样的关系,但大面上也是过得去。主要是这次以沫妹妹的事情,叔叔看在以沫妹妹受了许多苦的原因,他才由着婶婶和以沫妹妹不过去请安,也怕婶婶和妹妹再次受委屈。”
  
  白凝霜有些得意的说:“这倒也是咯!”
  
  景世子挑了下眉眼,说:“不能说是艰难,只能说她不讨祖母和母妃的喜欢罢了,但是婶婶是什么人,哪里在乎这些人的眼光,她平日也不跟祖母和母妃打交道的,而叔叔又惯着她,所以才惹得祖母和母妃越发的不满。”
  
  白凝霜这时候才意有所指的说:“不嫁到王府,我都不知道姑母的日子过得这么艰难。”
  
  两人回了屋里,白凝霜直接躺到了床上,景世子坐在一旁陪她说话。
  
  白凝霜耸耸肩,反正她也只是说说,又不是真的要去泡降火茶。
  
  景世子瞄了白凝霜一眼,说:“这事自有下人打理,我们就不多事了,免得祖母趁机又找你麻烦。”
  
  白凝霜微睁了下眉,有些轻嘲的说:“祖母火不小啊?得吩咐下人泡些降火茶给她喝喝才行。”
  
  两人刚踏出门口,就听到屋里瓷器摔到地上的声音,以及老王妃发怒责骂两人的话。
  
  景世子也不多留,扶起凝霜就出了屋。
  
  老王妃见景世子这副护妻心切的样子,就跟当年的夏楚明一样,气不打一处来的喝斥:“滚滚滚!”
  
  景世子听了这话,虽然也不高兴,但也不好顶嘴,只说:“祖母,我屋里还有点事情要小凝做,我们就先回去了。”
  
  凝霜抿抿小嘴,接过红包,道:“谢谢祖母。”
  
  “不求你福旺运旺,只求你别像你姑母一样,带衰夫家就够了。希望你以后安安分分的做淳王府的世子妃,其他的就不要多掺和。”
  
  老王爷示意身后的丫鬟拿出红包,给了凝霜。
  
  景世子见老王妃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便望向丫鬟,示意她将茶端来,他率先给老王妃先敬了一杯茶,再让凝霜敬的茶。
  
  所以老王妃和夏楚明僵持了这么久,也没用过这一招。
  
  可是夏楚明医术了得,她有病没病,夏楚明一眼就能看出来,装病这种伎俩,在夏楚明身上根本就行不通。
  
  这要是换其他人家的孩子,她这个做娘的,还能装装病,吓唬吓唬他。
  
  老王妃冷哼一声,心里瞥着全是怨。
  
  景世子一脸坦然的说:“叔叔若是知道祖母身体不适,定然会赶回来瞧您的。”
  
  提起夏楚明,老王妃又是满腹的委屈,不满的说:“你叔叔那个没良心的,我真是白疼了他几十年,典型的有了女人就不要娘了,你现在和你叔叔就是一个德性。”
  
  景世子神色淡然的说:“怎么会,孙儿也是关心祖母的身体,小凝毕竟不是太医,她留下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如宣太医来看看,再不济叫叔叔过来瞧瞧也是好的。”
  
  老王妃瞥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恶声恶气的说:“我心里不舒服,怎么着,我现在让她侍候,你就舍不得了吗?”
  
  “祖母身体哪里不舒服,我请太医来给您瞧瞧。”景世子一脸关心的样子接话。
  
  只是老王妃和淳王妃摆明了不喜欢凝霜,这立规矩就不像普通人家一样,明显是要挑毛病,故意刁难凝霜了。
  
  按说立规矩这种事情,男人本不该插手,许多府邸人家都有这样的情况。
  
  “行,敬完茶,你就留下来侍候,我这身体有点不舒坦。”老王妃如景世子所想一样,正是打算给凝霜立规矩。
  
  景世子脸现不喜,对老王妃说:“祖母,让丫鬟备茶吧!”
  
  “怜惜?”老王妃一声冷笑,讽刺的说:“我们这淳王府是有谁打你了还是骂你了吗?这刚嫁来的第一天就让世子怜惜了啊?你这一身小妾的做派,跟谁学的呢?整天就会拢住男人的心,没得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凝霜并未被老王妃的怒意吓到,面不改色的淡笑说:“祖母误会了,孙媳不敢有这种想法,只是世子怜惜罢了。”
  
  她冷笑一声,说:“行了,唬谁呢!说得好像谁没经历过一些,这天下所有女人都这样过来的,她就娇贵了吗?当年就是她姑母,也是规规则则的跪到我面前敬的茶,如今你倒是越发能耐了啊?还让世子抱着你穿堂过户。”
  
  景世子的话说得很好听,但是老王妃根本就不买账。
  
  景世子微敛眉眼,解释说:“小凝身体有些不适,不过刚嫁到我们家,按规矩怎么着也得先给祖母敬茶,我本想劝她,祖母仁慈,不会在意这些虚礼,不过她执意要先来给你敬茶,我这不就抱来了吗?”
  
  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到了老王妃的面前,她目前嘲讽的看着两人,问:“哟,这是咋呢?”
  
  “无妨。”景世子搂着的手越发紧了,故意不让凝霜挣脱。
  
  在快到老王妃的院前时,凝霜提醒说:“你把我放下来吧!”
  
  景世子抿直了唇线,不再说什么,换了一个方向,直接朝老王妃的院子里走去。他倒是想让凝霜直接回去休息,只是就像凝霜说的一样,今天他们若是不去敬茶,这理说到哪里都行不通,到时候被人指指点点说着不是的人,还是凝霜。
  
  凝霜笑着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所以我们去看望老王妃吧!”
  
  景世子驻足,一脸认真的问:“你确定吗?不用勉强。”
  
  毕竟这初过门的新娘子,不去给家中长辈敬茶,这理说到哪里都不通。
  
  她欣喜景世子的体贴,但也没有恃宠而骄。
  
  “没事!这一会的时间,我能行的。”凝霜拍拍景世子的胳膊。
  
  景世子也是初经人事的男子,平时再是体贴,昨晚也失态了,一连要了凝霜三次不说,生疏的他,还在第一次将凝霜折腾哭了。
  
  都是嫁了人的女子,新婚第一天,身体有多不适,各人心里都清楚,若是碰到懂得体贴的倒好,若是遇上莽撞的,第二天腰都挺不直。
  
  景世子犹豫着说:“但是我怕祖母对你刻意刁难,到时候也不用做什么举动,就让你站在她身旁侍候她一日,我都怕你受不了。”
  
  凝霜蹙眉担忧的说:“还是先去老王妃院里拜见吧?不然的话,别人该说我不懂礼数了。”
  
  景世子低眸看了一眼凝霜的双腿,抱着她回院的步伐也没有改变,说:“等晚一些,你先休息一会,身体好了再说。”
  
  凝霜压着笑,低声说:“我们什么时候去给老王妃敬茶。”
  
  景世子瞄了一眼凝霜,眼神里满是得意。
  
  凝霜轻轻一笑,嘀咕说:“倒是挺有道理的。”
  
  景世子目光凝视着凝霜问:“这就是惯了吗?我以为是夫君应该做的,不然的话,你一个人都能解决,你还嫁给我做什么?”
  
  凝霜心里淌着蜜,微甜的说:“你不用这样惯我,我也不是那娇柔的人,很多事情我能自己处理好的。”
  
  “下次遇上这样的情况就直接说,夫妻间不用硬撑,我虽然不是一个多粗心的人,但也难做到面面俱到,偶尔忽略的时候,你可以主动说明。”
  
  凝霜抿抿小嘴,尚未来得及说话,就被景世子一下抱起,大步朝着院里的方向走去。
  
  景世子低斥:“身体不适怎么不早说,熟悉府上的环境,哪一天不可以,一定要在今天吗?”
  
  凝霜红着小脸,低垂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就行,只是不能陪你四下走走了。”
  
  目光顺势而下,瞬间明白过来了,轻咳了一声,说:“我抱你回屋里休息。”
  
  “腿软?”景世子略有疑惑的问了一声。
  
  凝霜小脸一红,附耳对景世子说:“我有点腿软。”
  
  景世子猝不及防的抱住凝霜,低眸一看,她神色略显疲惫,忙问:“怎么?是哪里不舒服吗?”
  
  待他们一走,只剩下汐珠和汐瑶两人时,凝霜也不再硬撑,身子一软,就跌到了景世子的怀里。
  
  景世子挥挥手,让下人都退了。
  
  “让他们都散了吧!”凝霜微仰小脸,轻声和景世子说。
  
  只要这些下人,有点眼色,不主动给她使绊子,她也不会管这些人的想法。
  
  凝霜瞄了他们一眼,并没有太多心思现在去立威或者如何,毕竟淳王妃一时也不会放松让她管理淳王府,她也不需要上赶着去表现。
  
  “是!”管事们回答的声音倒是洪亮,真心的又有几人,就得而知了。
  
  景世子望向凝霜,凝霜眼底满是笑意,上前一步,对着淳王府的管事时,面上一片寒霜的说:“多余的话,我也不说,只是以后大家在一个屋檐底下生活,你们给我方便,也就是给你们自己方便,凡事量力而为,要明白这胳膊终拧不过大腿,知道吗?”
  
  他们这才忙回话说:“是!奴婢等人一定尽心尽力辅助世子妃。”
  
  景世子厉声喝斥:“是都聋了吗?”
  
  底下的管事听了这一席话面面相觑。
  
  “从今天起,你们见到世子妃就要像见到本世子一样,世子妃的话,就是我的命令,若是让本世子得知,谁敢阳奉阴违给世子妃使绊子,不论你是谁,你的主子是谁,一论发卖出去,你们最好睁大眼看看清楚,这淳王府将来到底是谁主事!”
  
  毕竟淳王妃打理王府多年,府里的下人自然都听命于她,几位管事嬷嬷也清楚淳王妃对世子妃的不喜,因此,对世子爷这样大张话旗鼓的介绍世子妃,其中不乏没上心的。
  
  管事一个个抬起眼,眼神或好奇或试探的看向世子妃。
  
  “都抬起脸来,让世子妃看看清楚。”景世子神色淡漠的望着满院子的管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