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3、择定婚期

153、择定婚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夏楚明上前搂过白素锦,安抚的说:“我已经约了六皇子,他一会就到了。”
  
  “最好是这样!”白素锦恶狠狠的瞪着夏楚明。
  
  夏楚明低笑,满眼的阴霾,轻声说:“这种事情,自然是我一个男人来处理了,哪能由你们娘俩出面。”
  
  白素锦狠狠的剜了夏楚明一眼,说:“别跟我来这一套,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你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事,你要是解决不了,我来。”
  
  夏楚明笑得云淡风轻的说:“你这是做什么,太久没遇上事了吧?竟然动了肝火,伤的不是自己的身体吗?”
  
  “我跟你说,他要真敢拿沫沫的婚事瞎来,我绝对弄死他,真当我们怕了他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跟北魏密谋,灭了西夏,让他这个皇帝去吃屎吧!”
  
  正如凝霜所想一样,白素锦面色狰狞的冲着夏楚明狂吼:“夏顺宗这个狗皇帝,他想干什么?”
  
  凝霜笑着说:“废话,皇上拿你的婚事作伐,姑母不翻了天才怪。”
  
  “真的?”以沫犹豫的看着凝霜。
  
  凝霜信心满满的说:“我觉得姑母的样子看起来不像在担心,反而在压抑着怒火,你看着吧!姑母肯定要闹翻天的。”
  
  一出门口,以沫就担忧的问:“姐姐,你说爹娘真的有办法吗?”
  
  以沫嘟起嘴,想留下来听爹娘说什么,但也知道娘这是打发她走了,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凝霜出去。
  
  他人刚到院里,白素锦就说:“凝霜,你陪以沫出去走走,开导开导她。”
  
  没多时,夏楚明得了消息也回了府。<>
  
  “行行行!就嫁给离修。”白素锦很是配合的说话,就怕以沫因着这事哭起来。
  
  以沫抱怨的说:“我就想嫁给哥哥。”
  
  白素锦心疼的抱住以沫说:“乖,不用担心,有爹娘在呢!肯定能让你嫁得顺心如意,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绝对不会被迫。”
  
  说罢,以沫委屈的说:“娘,我不想嫁给六皇子,我不喜欢他。”
  
  以沫皱着眉,苦着脸的问:“但是皇上再次下圣旨公告天下,这话说了出来,还改得了吗?”
  
  白素锦眉眼一挑,说:“皇位的争夺,你当简单吗?说不定皇上也指望着六皇子娶了你,能从我这里捞得点什么好处呢!不管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休想。”
  
  “啊?”以沫傻眼的问:“六皇子一个大男人,需要我们来保护吗?”
  
  白素锦阴恻恻的一笑,说:“皇上这是逼我们答应婚事,想借着我们来保护六皇子呢!”
  
  进屋就听到以沫压抑着颤抖的声音问:“娘,你不是说皇上会在我及笄的时候,解除我和六皇子的婚约吗?怎么突然下了一道完婚的圣旨啊?”
  
  白凝霜担心,跟在两人后面过来。
  
  白素锦脸色阴鸷的拿过以沫手中的圣旨,示意她先别说话,然后便将宫中宣旨的公公打发走了,母女俩就直接回了院里。
  
  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明年的五月初一,也就是她及笄后的几天。
  
  皇上下旨,让她及笄后立刻大婚。
  
  以沫接到圣旨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傻眼的望向白素锦,问:“娘,怎么回事啊?”
  
  而在这些圣旨当中,淳王府也收到了一道旨意。<>
  
  每一道圣旨上都有写明大婚的年月日。
  
  没过三日,皇上赐婚的圣旨,一道接一道的下下来。
  
  只是这世,她如果再走这一条路的话,只怕是当不成皇贵妃了,毕竟离修上世被太子迫害过了,他断不可能这世再让太子登基为帝。
  
  毕竟她今年十八岁了,若不是有其他的想法,她今年就会出嫁了。
  
  离修一笑,有点好奇妤卿郡主会不会像上世一样,最后拖到二十岁,做了太子的侧妃,成了皇贵妃。
  
  以沫赞同的说:“我也觉得招郡马爷要强得多。”
  
  离修笑着说:“原本就没有几位郡主会想着去嫁给皇子,毕竟以郡主的身份,随便嫁一个男人,那男人就是郡马爷,以后都要看她的脸色过日子,不比她当皇子妃要强多了吗?”
  
  以沫嘀咕说:“也是!不过我和六皇子的婚事没有解除,大姐姐嫁不去皇家呢!过几天皇上的圣旨下来了,各个皇子都有了嫡妃,姐姐一个郡主,断不可能去做侧妃的。”
  
  离修解释说:“不是你说的吗?你大姐姐事事要强,要做到最好,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在婚姻上矮别人一截呢!”
  
  “啊?你怎么知道?”以沫好奇的瞪大了眼。
  
  离修说:“你大姐姐为人慧聪,会过得不错的,至于你说她想不想嫁给皇子,我觉得她是想的吧!”
  
  只是夜里离修来了,以沫忍不住和他嘀咕了几句。
  
  晚上一家人用膳时,妤卿郡主如平时一样,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以沫和妤卿郡主也没有太多的感情,也没多探究她的内心。<>
  
  皇后留了几家小姐在宫里暂住两日,而当晚回来的人当中,如凝霜所想一样,有妤卿郡主,这就表示妤卿郡主没被皇后看中,不可能嫁给几位皇子。
  
  到了傍晚,各府小姐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姐妹俩人在府里说说笑笑,玩玩闹闹,一天也就过去了。
  
  “嗯!我明白。”凝霜的身份,接触这些的机会更多一些,比以沫看得更透彻。
  
  以沫抿抿嘴,又说:“其实大姐姐不嫁到皇家比较好,娘说皇家的媳妇不好当,表面风光,内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凝霜哭笑不得的说:“我又没说姑父的差事不好,世子不也是一个闲差,平时去都不用去。”
  
  以沫忍不住的说:“我爹就是想要闲差,说这样能多时间陪我和我娘呢!”
  
  凝霜说:“管他呢!她想嫁就让她自己努力好了,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淳王府现在没实权呢!皇子拉拢了也没有用,姑父这次回来,虽然在朝廷里领了一个差事,但却是一个闲差,没有实权的。”
  
  “我和大姐姐平明不谈心的,我也不知道她想不想嫁到皇家去,但以大姐姐事事要求的性格,我觉得她可能是愿意的。”以沫犹豫了一下,说出心中的想法。
  
  但有皇子同盟的情况,也会两皇子娶两姐妹,只是这样的话,就浪费了一个嫡皇子妃的位置,大多数皇子都是不乐意的。
  
  除非府里什么都不管,就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话,皇子娶妃的意义也就没有了,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毕竟一个府能调动的势力就这么多,一个府里出两个王妃,这府里到底是支持哪一个皇子呢?
  
  以沫早不是初到京都的小姑娘,凝霜这样一说,她大致也明白了一些。
  
  凝霜说:“可不是吗?不过你大姐姐去,也只是走一个过场,毕竟你和六皇子有婚约,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府里的姑娘,不会同时嫁给两位皇子。”
  
  以沫笑着说:“这不是挺好的吗?不用掺和其中。”
  
  她有点高兴的说:“王府就郡主一人收到了帖子,我和你都没收到皇后的帖子,我派人去问过容雅和乐儿了,她们都定了婚的原因,也都没有收到帖子。”
  
  以沫一早起来,凝霜就来了。
  
  这一举动,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是怎么回事。
  
  没过几日,皇后设宴,宴请京都适婚的嫡小姐入宫。
  
  正是出于这些考量,所以在知道白素锦夫妻俩有办法的时候,他选择了向他们求救,而不是自己去解决。
  
  以前用这些去换以沫的自由,是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断壮大到连皇上都不敢动他的地步,但是现在有更稳妥的办法,他自然不想拖着全家上下来冒险。
  
  毕竟处在高位了,他只要回想到他的皇位,是他卖了未婚妻得来的,这对任何个男人而言,都是接受不了的,势必会将这个沾点清除。
  
  而且有了先提,他做得再多,六皇子以后登基了也不会感谢他,反而会针对他,到时候他同样不能给以沫生活保障。
  
  毕竟这种事情,行差踏错一步,就是全家斩首。
  
  他不是不想去谈条件,只是他现在和六皇子谈条件的话,就等于绑在六皇子的船上了,目前他不想过早的参与到夺嫡当中。
  
  脑海里想着白素锦和凝霜的话。
  
  “乖!”离修亲亲以沫的脸颊。
  
  以沫灿烂一笑,毫不羞涩的说:“是啊!反正我也只想嫁给哥哥。”
  
  离修一笑,说:“什么怎么办?反正最后能娶到你的人只会是我,我争这一时做什么?”
  
  以沫小心翼翼的看着离修问:“那哥哥怎么办?”
  
  离修拍拍以沫的小脸颊说:“这事是不该急的,你娘说得对,不过一年的时间,我们没什么等不得!多掏东西去换你的自由身,确实不明智,不如留着底牌,以后给你更好的生活。”
  
  “哥哥……”以沫担心的看着离修。
  
  以沫在离修面前向来不藏话,一五一十全都转诉后,离修沉默了一下,说:“你娘和你姐姐说得对,这事是我太急进了。”
  
  离修心疼的抚着以沫的后背问:“你娘和你姐姐都说了什么?”
  
  以沫委屈的趴在离修的怀里,说:“娘不同意,说我了,姐姐也不赞同,骂你了。”
  
  离修一想,就明白了是什么事,当下不等以沫诉苦,就直接劝说:“多大的事情,不同意就不同意,至于让你不高兴吗?”
  
  所以晚上离修来见以沫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苦瓜脸。
  
  比起白素锦的话,白凝霜的话更为直接。
  
  还说什么,离修想她解除婚约,离修怎么不去自己想办法,要来为难姑母。
  
  下午见到凝霜,一眼被看出了端倪,细问几句,也就和盘托出了,同样没讨得巧,又被凝霜训斥了一顿,说她还没有嫁人就胳膊肘外拐。
  
  一早被训斥了一顿的以沫,一天都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
  
  皇上的**是无止尽的,而她总有江郎才尽的一天。
  
  以后他们一家上下就得夹着尾巴做人了,不然的话,她就又得多弄一些东西给皇上尝甜头,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没得利用价值的人,皇家人不会容忍。
  
  她倒不是心疼那些现代的武器,只是清楚皇家人的性子。
  
  白素锦看以沫这样,虽然有心想抱到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但又怕她一软,以沫又说这事,到时候一个没把持住,答应了以沫,事后就该后悔了。
  
  以沫眼神心虚的左右瞥了两眼,不敢再说。
  
  白素锦娇眸一嗔,说:“最好是这样。”
  
  “哥哥不是这意思,他就是问问有没有办法,也没说一定得现在就解除了婚约。”
  
  以沫小脸微白,满是茫然的看着白素锦,仍旧小声的替离修说着话。
  
  白素锦低斥:“别扯这些没用的,他越喜欢你,就越能忍。你当和皇上打交道容易吗?我们既然有底牌就得好好的藏着,哪天皇上真的要对付我们了,我们再好好利用,指不定就能保命,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他都等不得了?还怂恿你来和我说这事?”
  
  以沫无辜的微翘着小嘴,替离修打抱不平的说:“哥哥也就是太喜欢我了,所以……”
  
  白素锦过了一会,才缓了口气的解释说:“娘是有办法让皇上现在改口,但是有些事情是即成的事情,我们又何必把所有底牌都用上,好钢用在刀刃上,花钱花在裉节上,这么粗浅的道理,他也不懂吗?”
  
  以沫小嘴微张,不敢再说了。
  
  白素锦鄙夷的说:“他这点忍耐力都没有,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以沫有点心虚的说:“是哥哥提出来的,不过我觉得哥哥说得也挺对的,若是换一个角度,我也不能接受哥哥这样。”
  
  白素锦眼神一瞥,问:“谁让你说的?”
  
  次日早膳时,以沫说了这事。
  
  离修奖赏的在以沫的脸颊亲了亲,说:“乖女孩。”
  
  “好吧!我明天就跟爹娘提这事。”
  
  以沫小脸一阴,将心比心的想着,那种事情,即使不是真的,她也不会高兴。
  
  离修一脸阴郁的说:“就是不能提前把你娶回去,我也不想看你挂着人家未婚妻的名号,难道你喜欢我被人冠名成某某未婚夫吗?即使你心里清楚,我不可能娶别人。”
  
  以沫恍然,窃笑的说:“哥哥不要这么急嘛!反正就算我明天就解除了婚约也没有用啊!我答应了爹娘我不会早嫁的,要到十八岁呢!还有四年的时间。”
  
  离修不忍心的说:“你娘就是想多拖你几年,毕竟你和六皇子的婚约一天不解除,我和你就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以沫蹙眉,有些犹豫的说:“娘现在不让我解除婚约,应该是有她的想法吧!不然的话,以娘对我的疼爱,她应该早就这样做了啊?”
  
  离修肯定说:“真的,你娘手里有很多秘密武器,是皇上想要,又得不到的,你娘随便拿一两件出来,就能和皇上谈条件了。”
  
  “啊?我娘这么厉害吗?”以沫有点傻眼,还有点不相信。
  
  离修轻笑的说:“你别低估了你娘,她若是真想让你解除婚约,她明天上午入宫,下午皇上就会发圣旨了。”
  
  以沫瞪着眼,无辜的说:“可是娘说要到十五岁啊!这是和皇上的协议,皇上没这么好说服吧?”
  
  离修捏捏以沫的小鼻子,说:“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是让你趁着这次的机会把婚约解除了吧!皇上给其他皇子赐婚,你和六皇子解除了婚约,他正好娶了别人。”
  
  以沫笑嘻嘻的说:“他们不要你更好啊!免得有人跟我抢你。”
  
  “不至于!我现在的情况,京都大多数人家是看不上眼的,毕竟没有子嗣,我此时权利再大,也不过就到这里打止,他们的眼光都长远着呢!”离修轻嘲的笑着,嘴里满满的不屑。
  
  以沫傻眼的问:“赐婚,给谁赐婚,你吗?”
  
  不出几日,皇上就会下旨赐婚。
  
  晚上,离修来的时候,给以沫带了一个消息。
  
  只是话明显谈不到一起,几度陷到尴尬当中罢了,不过好在有白素锦和以沫在,倒是一点都没有让白凝霜有冷落的感觉。
  
  毕竟不管是老王妃还是淳王妃,她们的酸言酸语,凝霜一律当没有听到似的,闹不起来,自然也就没有矛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