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2、大喜之日

152、大喜之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仪的眼神瞬间亮了,默认妤卿郡主这句话的意思是指她可以私下来些小动作对付白凝霜,只要不被人发现就好。
  
  “至少大面上,我们不能让人挑出毛病。”妤卿郡主不咸不淡的加了一句。
  
  她不喜欢以沫,因此也不喜欢以沫的表姐白凝霜。
  
  夏仪嘴角撇了撇,很是不喜的样子。
  
  妤卿郡主淡淡的望了一眼夏仪,嘴角弧度未变的回答,“再是不喜欢,她也已经是我们大嫂了,该有的礼数,我们不能少。”
  
  夏仪跟在妤卿郡主旁,很是不解的低声询问:“大姐姐,王妃明明不喜欢世子妃,你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啊?”
  
  妤卿郡主也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一群人欢欢喜喜的出了喜房。
  
  “嗯!就一起去吧!”以沫笑着应话。
  
  妤卿郡主看一眼,就清楚她们在打什么哑谜,也没有想留在这里逗人厌,便说:“已经开席了啊!那我们也去前面吧!”
  
  凝霜抬了下眼眸,说:“你们去吧!前面热闹,好好玩,不用在这里陪我。”
  
  “景哥哥逗我们玩呢!根本就没有给我们另准备一桌,娘刚才派丫鬟过来了,叫我们去前面用膳,酒席已经开始了。”
  
  “机智!”以沫给了汐珠一个赞,笑着回了屋里。
  
  汐珠低笑的说:“前面开席了。”
  
  这不,凝霜陪嫁的管事王嬷嬷此时也是忙得走不开,看以沫她们陪在喜房里,很是放心的去打点其他事情了。
  
  凝霜刚嫁过来,她的陪嫁丫鬟正是忙的时候,忙着熟悉环境,忙着和人认识,忙着打点府里上下的关系。
  
  以沫挥挥手说:“嗯!你去忙吧!我去想法子先把大姐姐几人请出去。”
  
  汐珠俏皮的弯膝说:“奴婢谢谢表小姐。”
  
  以沫娇嗔了汐珠一眼,说:“我和姐姐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哪用你来说谢谢,你只管好好侍候我姐姐,若是被人欺负了,我姐姐不好解决的事情,你跟我说,我到时候跟我娘或者景哥哥说,肯定不能让姐姐受委屈的。”
  
  汐珠笑盈盈的说:“多谢表小姐关怀,奴婢省得,奴婢代我家小姐谢谢你。”
  
  以沫点点头,略有尴尬的说:“刚才我错怪你了,心里还埋怨你来着,你别往心里去,姐姐嫁过来的情景,相信舅母也和你分析过了,大面上的事情,你帮着多盯着,别让人捉到小辫子了。”
  
  汐珠笑着解释说:“表小姐不用担心,这六月的天不碍事的,再说,王府的几位小姐,坐不得一会,肯定就要走了。”
  
  以沫眉眼微疏,说:“你顾虑得也没错,只是一会饭菜不就凉了吗?”
  
  汐珠看着屋门口也没有其他人,就小声解释说:“表小姐,世子爷虽然是一番好意,怕世子妃饿着,不过哪有新嫁娘出嫁的当天,在新房里不安安稳稳的坐着等新郎,而是当着夫家姐妹面前用膳的理,到时候免不得又要被人责备我家小姐不懂礼数了。”
  
  以沫问:“不是让她们把饭菜给姐姐端来吗?怎么都做好了却放到隔壁屋里去了。”
  
  “表小姐。”汐珠上来,就笑着请安。
  
  小丫鬟手指一抬,走廊前方一个俏生生的小丫鬟正朝着她们走来。
  
  以沫蹙眉,问:“汐珠人呢?”
  
  小丫鬟赔着笑脸,无辜的说:“奴婢没问,不清楚。”
  
  “姐姐都饿一天了,放到隔壁屋里做什么?”以沫蹙眉,不满的问了一句。
  
  由于汐珠在萧氏面前侍候久了,见识比汐瑶更广博一些,屋里的大小事也由着她接手了,因此,她话一出,小丫鬟自然都听从。
  
  凝霜便将她改了名,让她和大丫鬟汐瑶凑成一对。
  
  汐珠先是萧氏身旁侍候,这次凝霜出嫁,萧氏特意将人给了凝霜。
  
  小丫鬟恭敬的回答说:“回四小姐的话,刚已经送来了,不过汐珠姐姐说让先放在隔壁屋里,等屋里的人走了再送来。”
  
  “世子吩咐准备的饭菜怎么还没有送过来?”
  
  到了门口,以沫深呼吸了一下,才问向守门的丫鬟。
  
  以沫怒容一敛,也不想在凝霜大婚的好日子和夏仪发生任何口角,因此,装做没有听到夏仪的话似的,走出了门。
  
  凝霜抬手握住以沫的手,意有所指的问:“你堂哥不是说给你们特别准备了一桌吗?你去看看,好了没有?”
  
  以沫笑容一敛,看向夏仪的眼神带了几点寒霜。
  
  夏仪撇嘴嘀咕,“她们姐妹俩原就是一家人,和我们可没有一点关系。”
  
  以沫笑弯了眸,高兴的附和着。
  
  妤卿郡主说:“是啊!原就是一家人,现在就更亲密了。”
  
  凝霜笑容满面的说:“不用,她们哪一个是我不认识的。”
  
  以沫笑着对凝霜说:“两府原就是表亲,她们你先前就认识,我也就不给你再详细介绍了。”
  
  “倒也是咯!”妤卿郡主很配合的笑答了一句。
  
  以沫咧嘴,俏皮的说:“没关系,景哥哥说我称呼不用变,还是叫哥哥姐姐,不然的话,一会姐姐姐夫,一会哥哥大嫂,他听着都会糊涂。”
  
  妤卿郡主低笑一声说:“还叫姐姐呢!你现在该改口叫大嫂了。”
  
  以沫笑着上前说:“怎么会,都是一家姐妹,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们能来看姐姐,她高兴都来不及。”
  
  她笑着上前,道:“说什么呢?这么高兴?我们特意来看看大嫂,不会打扰到你们吧?”
  
  话音刚落,妤卿郡主就带着几位妹妹进来了。
  
  “是啊!”容雅几个齐声附和。
  
  以沫立即说:“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些了,皇上的女儿不愁嫁,永平的婚事,肯定是我们几人当中最幸福的一人。”
  
  气氛正有些尴尬的时候,守门的丫鬟敲门报信说:“淳王府的小姐来了。”
  
  要这是换了其他人,可能会误会乐儿有意羞恶,但是永平和乐儿亲厚的关系,彼此太了解对方,根本就不可能会想歪。
  
  永平不在乎的说:“没事!我还不了解你吗?”
  
  乐儿扯扯嘴角,一脸尴尬的说:“我这不是一下没想到吗?永平你别多想,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凝霜一脸古怪的说:“你傻了吧?我六哥和七哥是什么人啊?公主又是什么身份啊?我虽然不想说这样的话,但是皇后怎么会容许公主下嫁给庶子。”
  
  乐儿耸耸肩,无奈的说:“那就没有办法了,我的三个哥哥都内定了人选,凝霜,你的六哥和七哥不是没娶人吗?”
  
  容雅勉强的笑了笑,轻语说:“我大哥和永平也见过数次面了,两人彼此都没有特殊的感觉,更何况就像永平说的一样,我大哥和六皇子的关系真的挺好的,六皇子隔三差五就会来我家找我大哥。”
  
  “呃……”以沫一阵无语。
  
  永平看了一眼略有尴尬的容雅,说:“容世子和六皇子关系亲厚,我就是嫁了他,他也不能为太子哥哥所用,你觉得我母后会同意这门亲事吗?”
  
  以沫说:“和六皇子关系好,不是说明他人品不错吗?”
  
  永平忙拒绝说:“别,我对容世子可没有想法,而且他和我六皇兄关系亲厚。”
  
  乐儿左右看了一圈,突然说:“要不你就嫁给容世子吧?容雅的大哥,长得其实也挺好的,就是性子闷了一点,看起来冷冷冰冰。但是说不定,他和凝霜一样呢!只是表面看起来冰冷,内心很火热也不一定啊!”
  
  永平低叹一声:“哪是说得这么轻巧的事情啊!驸马这种差事,谁愿意做呢!”
  
  “要不你在皇后决定前,在中间挑一个喜欢的,毕竟京都来来去去也就这些人,说不定你即能选到对太子有益的,又是你自己喜欢的呢?”
  
  不单将军府里有乐儿,也因将军府里手握兵权,对太子稳固地位有益,甚至可能后者,才是皇后极力让永平争取的原因。
  
  突然想到她说不反对嫁到将军府的事情。
  
  但看永平的样子,又不好说什么。
  
  以沫微蹙眉眼,有些反感。
  
  永平一事事不关己的样子,淡然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的婚事,必然是要替太子哥哥稳固登基路的,所嫁的人一定是对太子哥哥有益的。”
  
  以沫一脸懵懂的样子,反驳说:“你们告诉我后,我不就懂了吗?”
  
  “是啊!这些事情你不会懂的!”乐儿难得遇上这样的机会,很是兴奋的冲着以沫说了一句。
  
  凝霜睨向以沫,叹息的说:“这关系大了,你还小,你不懂。”
  
  以沫不解的问:“这和你的婚事有什么关系啊?”
  
  永平轻笑一声,耸耸肩说:“父皇的子女众多,虽然很疼我,但我也绝对不是他最喜欢的孩子,至于母后,在她心中,我又怎么比得上太子哥哥。”
  
  以沫劝说:“你也不要这样想,我觉得皇上和皇后还是很疼你的,你如果有中意的人,你直接跟皇上和皇后说,我相信他们会成全你的。”
  
  “其实我们几人,看似我的出身最好,但过得倒不如你们,一个个都有机会挑选自己中意的人出嫁,我却没有选择的机会。”永平低低的一叹,有些无奈的样子。
  
  乐儿附和说:“这倒也是啊!比起一些出身不好的庶女,我们简直就像活在仙境里似的。”
  
  “我们各自出身都不错,而且又都是府中唯一的嫡女,受尽爹娘的宠爱,比起其他府里的姑娘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现如今一个两个又都找到了中意合适的对象成婚,算是十分幸运的存在了。”凝霜略有感叹的说。
  
  “说得好像你不是国公府的掌中宝似的。”以沫白了凝霜一眼,率先笑了起来。
  
  凝霜手指一指,点了点以沫又点了点永平说:“她们俩肯定强过我,一个是公主,一个是爹娘的掌中宝。”
  
  乐儿睨了凝霜一眼,说:“比你风光就难了,你这光是陪嫁就一百二十八抬了,私底下还不知道拿了多少好东西,谁强得过你啊!”
  
  “是是是,你肯定比我风光!”凝霜极配合的笑语。
  
  乐儿撇撇嘴说:“瞧你得意的,我也定了亲好不好!等过两年我出嫁的时候,绝对不会比你差。”
  
  景世子一走,凝霜也就不羞涩了,当下扬起下巴,略有得意的说:“当然,不过这些你是看不到的。”
  
  特别是乐儿,一脸感叹的说:“真看不出来,景世子竟然也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会细心的注意到你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景世子春风满面的出去了,永平和乐儿几人这才咋咋呼呼的开始说起话。
  
  “好!”凝霜利落的答了一句,顿了顿才关怀的叮嘱说:“少喝一点。”
  
  景世子笑着将目光挪向凝霜说:“我先前面了。”
  
  以沫赞赏的说:“景哥哥好细心啊!真疼姐姐。”
  
  景世子低笑一声,眉眼尽是温柔的说:“你在这里陪着她,我已经吩咐过丫鬟了,一会就有人送饭菜过来。”
  
  以沫笑嘻嘻的在旁叮嘱说:“景哥哥可别喝醉了,今晚可是你们大喜的日子噢!”
  
  “嗯!”凝霜娇羞的应了一声,并不多话。
  
  直到大婚的仪式全部走完了,两人面对面对视了一眼,景世子轻咳一声说:“前面有客,我要去招待一下。”
  
  喜娘笑容满面的又让景世子和凝霜喝了合卺酒。
  
  凝霜低垂,难得的露出了娇羞的笑容。
  
  景世子温暖的笑意凝结了一下,然后轻轻的说:“你今天真美。”
  
  但是挑起喜帕的那一刻,凝霜真的美花了人眼。
  
  看着景世子在喜娘的示意下,用称挑起了凝霜的喜帕时,以沫都有一瞬间的惊艳,即使刚才她看了凝霜上妆的全过程。
  
  以沫和乐儿等人,一路跟着去了新房。
  
  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景世子和凝霜拜了天地,新人也被送到了新房。
  
  “吉时已到,有请新人拜天地。”媒婆喜庆洋洋的说了一句,门口的炮声越发响亮了,屋里的笑闹声也越发大了。
  
  断没有给京都众人看戏的道理。
  
  不过不管淳王妃怎么想,对景世子而言,她能做到这一步就够了,其他的什么事,他们关上房门私下解决。
  
  她在众人面前,倒也一副高贵的样子,矜持的笑容不断,让人误以为她对这个世子妃十分满意。
  
  喜堂里,高堂上座,两旁全是看喜事的宾客,每一个人脸上都显得喜庆洋洋,即使不满意这门亲事的淳王妃。
  
  在一片炮声鼓声及奏乐声中,新郎牵着红绸布,稳稳的将新娘带到了喜堂里。
  
  吉时快到时,新郎总算把新娘迎回来了。
  
  毕竟她有闲功夫和这些面熟都称不上的小姐笼络感情,倒不如待会溜到新房里去陪凝霜。
  
  这就是她这一次招待各府小姐的心态。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她原就没想博什么出彩,也不想借着这一回扬名,让各府主母和小姐觉得她多能干。
  
  以沫乖巧的应声,“就先谢谢大姐姐了。”
  
  “四妹妹和各府小姐不太熟,你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只管问我!”妤卿郡主甚是温柔的叮嘱以沫,哪同一个亲切的大姐姐。
  
  对于淳王府这位四小姐,各府小姐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但真正了解的却没有几人,今日其实可以说是以沫第一次,这样正式的招待人。
  
  淳王府里宾客满堂,以沫一到,就跟在妤卿郡主身旁,以主人家的身份招待起了各府的小姐。
  
  以沫几人将凝霜送出了门,又忙不迭的上了马车,赶在新人回淳王府前,先一步回到了淳王府里。
  
  没多时,景世子顺利的闯完了关,凝霜这里也被喜娘背了出去,一路到了大厅拜别了父母,上了喜轿。
  
  大婚这一天,所谓的闹,也都极有分寸,并不会失礼。
  
  “倒也是咯!”乐儿耸耸肩回答。
  
  凝霜自信十足的说:“怎么可能回答不上,几位哥哥才不至于在这一天失礼的让他丢了脸面,毕竟这要真回答不上,打的不单是他淳王府的脸面,还有我们国公府的脸面呢!”
  
  乐儿探头探脑说:“闹得我都想去看看了,这景世子要是回答不上你几个哥哥的问题,不是会很丢人吗?”
  
  凝霜低眸一笑,满是温柔的样子,与平日的冰山美人完全是两样。
  
  以沫几人陪凝霜坐在闺房里,听到前院里吵吵闹闹的声音,戏谑的说:“肯定是几位表哥在欺负景哥哥,这动静也闹得太大了一些。”
  
  时辰一到,淳王府的迎亲队就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