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2、大喜之日

152、大喜之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两人一起回了院里,用了早点后,景世子就陪着凝霜在府里四下溜达,并把府里所有的管事都统一叫到了花园里。
  
  景世子眼神闪过一抹阴郁。
  
  凝霜轻轻一笑,意有所指的说:“这男色误人啊!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竟然还耿耿于怀,不能放下。”
  
  景世子见凝霜心情甚好,一点都不被刚才的事情所影响,他的心情也好了大半,轻笑的说:“母妃和婶婶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说来是为了什么,你也应该听说过了。”
  
  凝霜调皮的眨眨眼眸说:“我可没受委屈,真正觉得委屈的人是母妃,你不怪姑母为了帮我,故意损了她几句就好。”
  
  夫妻俩人刚独处,景世子就迫不急待的说:“刚才让你受委屈了。”
  
  景世子没多留,陪着凝霜就出了大厅。
  
  如此,新妇第一天敬茶,也算是顺利的结束了。
  
  对于这些弟弟妹妹,凝霜原先就认识,人数虽多,但也一下就认全了人,并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一一送到他们的手里。
  
  景世子等夏楚明夫妻俩说完了,才带着凝霜与家中的各位弟弟妹妹认识。
  
  没人答淳王妃的话,她也没自讨没趣的接着说,只是脸色越发阴沉了,完全没有在世人面前的高贵样。
  
  淳王爷闻言,瞄了一眼淳王妃,又看了一眼一脸高兴样的景世子,当下就摆出一副老僧入坐的模样,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
  
  她不满的冷笑说:“这话说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世子做了你们白家的上门女婿呢!”
  
  白素锦夫妻俩的话和举动,让淳王妃的怒火又瞬间上涨了几分,手中的帕子都快撕碎了。<>
  
  “她就没跟我讲过道理,一天一个样,一会一出戏。”夏楚明满嘴的抱怨,看向白素锦时,目光却满是温柔与宠溺。
  
  景世子轻轻一笑,保证说:“叔叔多虑了,我会好好照顾小凝的,而且婶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夏楚明这时候又叮嘱景世子说:“你可得对凝霜好一点,她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不碍事,我就怕她姑母到时候拿我出气,你可不能连累我啊!”
  
  淳王妃一张脸黑沉如锅底,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只是她知得灿烂了,有些人就不得劲了。
  
  “乖!”白素锦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
  
  凝霜眼底瘪着笑,低眸说:“凝霜明白。”
  
  白素锦一脸喜色的将事先准备的大红包给了凝霜,然后瞒了一眼淳王妃,才叮嘱说:“我们白家的姑娘不是受人欺负的软脚虾,但也不是不懂理数的人,只要站在理字上,无论对方是谁,该有的原则,一步也不能退让,明白吗?毕竟有些人是惯不得的,越惯越混蛋。”
  
  景世子和白凝霜两人像是没有听到淳王妃不满的咆哮声似的,又直接到了白素锦和夏楚明面前,给他们敬茶。
  
  淳王妃不留情面的直斥:“我说错什么了吗?这儿媳我本来就不满意,但凡世子孝顺一点,有些良心,她也没身份站在这里。”
  
  淳王爷皱着眉小声说:“今天儿媳第一天敬茶,你说这些话做什么?”
  
  “嗯哼!”淳王妃不情不愿的应了声。
  
  凝霜面不改色的笑说:“多谢母妃提点,我们以后会好好过的。<>”
  
  “我是不赞同你们这门亲事的,不过世子一向听她婶婶的话,执意要娶你,我这当母妃的倒做不得主了,只盼着你真能和世子一条心,明白自己嫁的是谁,冠的是谁的姓。”
  
  轮到淳王妃时,她绷着一张脸接过新妇茶,嘴唇在杯缘沾了一下,便将茶放下了,给凝霜的红包虽然不小,但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好听。
  
  凝霜乖巧的接过红包,说:“谢谢父王,我们会的。”
  
  淳王爷很是爽快的喝下新妇茶,并给了凝霜一个大红包,叮嘱说:“以后你们夫妻要同心,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景世子带着凝霜先给淳王爷和淳王妃敬茶。
  
  下人拿了两个事先准备好的垫子出来,丫鬟也将茶准备好了。
  
  “嗯!”凝霜懂事的应话。
  
  毕竟有些话,她做姑母的说出来是好意,但是被淳王妃说的话,难免就添了一些恶意,她不爱听,听了就来火,索性就抢先说了,让她没话可说。
  
  也不过是抢了淳王妃的话。
  
  白素锦一板一眼,故意说着这些。
  
  “嗯!时辰不早了,赶紧敬茶吧!等会敬完茶,就让小景陪着你到王府里逛逛,也顺便让府里的下人认认人。”
  
  凝霜乖巧的说:“凝霜省得。”
  
  白素锦和蔼的表示,“好就好!以后你就是淳王府的世子妃了,以前在家里一些小性子就要收敛了,好好侍候公婆,照顾世子。”
  
  凝霜娇羞的笑了笑,说:“一切都好,劳烦姑母挂念。<>”
  
  “昨晚睡得好不好?可习惯?”
  
  景世子和凝霜缓缓走来,淳王妃没有开口,白素锦见她不搭话,她就越过淳王妃这母亲,代她说出关怀的问话。
  
  否则的话,一会该害羞的人就是以沫了。
  
  白素锦翻了下白眼,很想告诉以沫,凝霜这不是害羞,但是见以沫一脸天真的样子,那些染有颜色的话,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以沫吐吐舌,说:“姐姐很少害羞的啦!这真是难得一次。”
  
  白素锦是过来了,一眼看去,就清楚原因,眼底有无奈的笑意,侧目望向以沫,叮嘱说:“你别胡说,等下不许拿这话调侃你姐姐。”
  
  她小声对白素锦说:“娘,你看姐姐好好笑,紧张得走路都走不好了。”
  
  以沫站在白素锦的身旁,看着神情略有羞涩的白凝霜,就像一个小妇人一样跟在景世子身旁时,有些好笑。
  
  景世子和凝霜没有让人久候,前厅里的人刚到齐,他们俩就出来了。
  
  次日一早,淳王府上下都在大厅里,等着新郎倌领着新娘子出来敬茶认人。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以沫到了前院,看不到离修,因为那时候的他,正在夏楚明的书房里,两人来了一场男人与男人的谈话。
  
  只是路上一直被颜宁珞跟着,他不好直接将人甩开,这才停下来和她说清楚,然而就赶巧的被以沫看到了。
  
  其实他来不是为了找以沫,而是为了见夏楚明。
  
  离修笑笑,没有解释。
  
  以沫鼓着眼,即得意又不满的说:“你傻啊!你当淳王府的后院是将军府啊!由着你随意走动。”
  
  离修捏捏以沫的俏鼻,很是无奈的口吻说:“谁叫我在前院看不到你,所以就寻思着到后院来碰碰运气咯。”
  
  闲话了几句,以沫仍是不解的问:“你怎么会晃到后院里来的啊?”
  
  以沫得意的扬扬下巴,暗自窃喜的说:“这还差不多。”
  
  离修讨饶的说:“是你,是你。”
  
  以沫小脸一垮,恶狠狠的威胁说:“不是我,是谁?”
  
  离修失笑,“你就确定我说的心中宝是你吗?”
  
  对上离修深情款款的眼眸,以沫一下笑开,闹着说:“我才没有不济呢!”
  
  离修上前,动手动脚的搂过以沫,才说:“没什么,旁人再好,不得我心也是枉然,我钟爱的人,她就是再不济,也是我心中的宝。”
  
  以沫诧异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上世,先前她不也是这般好,可是最后呢!对将军府的致使一击,又何尝没有她的手笔。
  
  离修轻笑,“一条美人蛇而已。”
  
  以沫翘了翘嘴,仍旧不满的样子,然后又满是质疑的问:“颜小姐这么喜欢你,为了你什么都不顾了,你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吗?”
  
  离修无辜的说:“她怎么想,我管不着,反正我是一心一意的只想娶你为妻。”
  
  以沫嘴角一撇,酸溜溜的说:“颜小姐可真是喜欢你,你可能会断后,她都不在乎,一心一意只想嫁给你侍候你。”
  
  “她问我身体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我想着告诉她也好,让她歇了心思,哪里知道她说她不在意,还说愿意以后照顾我,我正拒绝着她的时候,你们就突然出现了。”
  
  离修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以沫,觉得还是将话好好说清楚,等会再收取甜头。
  
  “你最好没有背着我偷偷和她怎么样,否则的话……哼哼!”
  
  离修嘴角一扬,刚想逗她,就见她已经伸出了利爪。
  
  以沫立即一脸醋娘子的样子,追问:“你们说了什么?”
  
  “刚才我离席,然后表妹跟着我一起出来了,我原先也没当回事,想着不理她,她自然就会离开,后见她一超过跟着我,就索性把话说开了。”
  
  离修低笑一声,竟然觉得以沫这副小性子有些可爱,就像伸了爪子的小猫咪一样,若不能好好哄着,指不定也会被挠出几道伤痕。
  
  以沫抿抿嘴,扭身用力往床上一坐,很有气魄的娇斥:“我看你怎么说。”
  
  离修诱哄的问:“你确定你要先生气,不等我先解释清楚吗?”
  
  以前不懂爱情时,以沫碰上颜宁珞都要不快好久,现在懂了,更是直接使小性子,闹了起来。
  
  “我们?还我们呢!”以沫泛着酸,小脸都扭曲了。
  
  离修一脸无辜的说:“我们没有偷偷摸摸,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在说话。”
  
  以沫双手插腰,嘟高了嘴问:“你说,你先前和颜小姐在花园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怎么啦?”离修失笑的松手,一脸无奈的看着以沫。
  
  以沫娇软的小手,一下拍在离修的脸上,用力将他推开,并说:“不要碰我。”
  
  离修上前,直接抱住以沫,布满酒香的唇,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说:“你也跑上跑下了一天,怎么还不休息?”
  
  好在离修没有让以沫久等,一会就出现了。
  
  院里的丫鬟早就备好了香汤,以沫泡了一个暖暖的香汤浴,便有了几分困意,但想到下午无意听到的话,当下脸又黑了几分,强打起了精神。
  
  稍晚,以沫又跟在白素锦的身旁,陪着她一起送客,等到时辰差不多了,才一身疲惫的回了汀兰阁。
  
  以沫目光一瞥,扫了一眼,在男客的位置上面,并没有看到离修,当下也就收回了视线,安分的坐下吃起喜宴来了。
  
  一行人到了前院里,前院里氛围正好,景世子被一群人拉着劝酒,其他各桌的人也是有说有笑的样子。
  
  虽然以沫自始自终都不肯承认她就是白以沫,白以沫就是夏以沫。但是她清楚这位夏以沫就是白以沫,但表面上的话,该怎么说还是要怎么说。
  
  妤卿郡主也好意劝说:“是啊!以后我们躲着他一点就行了。”
  
  以沫撇撇嘴说:“行了,我们先去前院里吧!”
  
  乐儿尴尬的说:“那你以后不会不来将军府找我玩了吧?”
  
  以沫嘟着嘴,不高兴的说:“不用管他!反正我平日出去的机会少,他也见不着我,就是碰到了,我难道还会怕他吗?”
  
  “这……”乐儿傻了,完全不知道离修这是在玩哪出。
  
  夏仪有点幸灾乐祸的说:“你二哥这是把我四妹当替身了吧?只是我四妹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人,到时候说不定会被人骂水性杨花噢!”
  
  乐儿傻眼的说:“我二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留下一众女眷。
  
  说罢,离修扬长而去。
  
  离修嘴角乏起冷冷的笑,说:“我还当以后再也看不到这双眼睛了,如此,倒好!”
  
  以沫本不高兴,这会恼怒也不是做戏,直说:“我这人太无视了,你眼睛长什么样,关你什么事。”
  
  离修不理夏玥,再次对以沫说:“你的眼睛和我妹妹长得一模一样。”
  
  夏玥又说:“离将军,这里是将军府的后院,你一个外男不适合出现,你还是赶紧去前面吧!”
  
  以沫回神,轻抚的拍拍夏玥的手,以示她没事。
  
  夏玥平日多受以沫照顾,这会觉得以沫被人唐突了,软面人的她,有点不高兴了,上前将以沫往后拉了一下,才鼓着腮对离修说:“我四姐怎么像白姑娘了,她终日蒙着面,谁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白姑娘怎么可能有我四姐好看。”
  
  以沫眨眨眼,反应过来,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果然和我妹妹以沫长得很像!”缓了一下,在所有人都诧异的神色中,离修站直了身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以沫愣了下,傻眼的看着离修,顾不上生气,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懵字,完全不知道离修这是做什么。
  
  离修见到一众女眷,没有闪躲,而是直接上前,驻足在以沫的面前,突然弯腰问:“你就是夏以沫?”
  
  以沫此时绷着小脸,光洁的额上刻着不高兴三个大字。
  
  离修应了声,目光却是直直的望向了以沫。
  
  乐儿拧眉不满的说:“怎么才开席就喝多了啊!喝多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别出来瞎晃了。”
  
  离修面色淡淡的说:“喝多了,出来走走,没注意就走到这里了。”
  
  颜宁珞抬眼就见乐儿一群人走来,当下窘迫的红了脸,扭身快步走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更没有和众人打招呼。
  
  “二哥,你怎么来了这里?”乐儿一见真是离修,当下询问出声。
  
  她尴尬的赔着笑,一行人往前走了数步,就见离修和颜宁珞站在一起,两人间隔着两米的距离,但落在以沫的眼里,却足足够她喝一缸的酸醋。
  
  话落,乐儿抬眼,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
  
  乐儿一脸古怪的小声说:“我怎么觉得这声音像是我二哥的?”
  
  妤卿郡主等人也都注意到了,夏仪更是不解的轻呼:“这声音很陌生阿!怎么会有陌生男子到后院里来?”
  
  以沫一向人路过花园的时候,她听到一声熟悉的男声,当下便驻足停顿了一下。
  
  “表妹,谢谢你的好意思,不过不用了,你以后也别把心思浪费在我的身上。”
  
  等到爹娘百年了,她和白凝霜闹得王不王,逢年过节也没有来往,她在夫家的地位也不会好过,即使她是一位郡主。
  
  她以后出嫁,在夫家的地位如何,也与娘家有着密切的关系。
  
  毕竟以景世子强势要娶白凝霜的举动来看,他很是看重这位世子妃。
  
  与其和淳王府未来的女主人闹得水火不融,大家倒不如客客气气的。
  
  说得难听一点,她在这家里还能住几天。
  
  但事实是妤卿郡主并不想掺和在这些事情当中,她一个姑娘家,早晚都要嫁出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