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1、皇上赐婚

151、皇上赐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雅臊得不得了,红着脸一副快哭了的表情说:“你别说了。”
  
  离旭顺着竿子往上爬,紧缠着问:“那你答应了吗你是答应了吗皇上,她答应了,求您赐婚。”
  
  离旭急急的向皇上请旨。
  
  皇上看了一眼没出息的离旭,想着六皇子和容世子关系亲厚,眼下临阳侯府和将军府结亲,对六皇子也是有助力的,心下对这门婚事倒也十分满意。
  
  “临阳侯,这事你怎么看”皇上笑容满面的看向临阳侯。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上这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临阳侯自然也不傻,当下从善如流的回答,“一切但凭皇上做主。”
  
  皇上大笑的说:“行,趁着这大喜的日子,朕就当一回媒人了。念离爱卿率军讨伐南宋余众,大获全胜,力夺三池,凯旋而归,特赐临阳侯府小姐为妻,择日大婚。望其夫妻恩爱,结琴瑟之好。”
  
  “谢皇上恩典”离旭欢欢喜喜的道了谢。
  
  容雅面红耳赤的站出来,跪在离旭的旁边,一共向皇上谢恩。
  
  离旭有些得意的低声向容雅说:“我就说了,我一定能娶到你吧”
  
  容雅红着脸,低垂着眼,看都不敢看离旭一眼。
  
  离旭一脸春风得意,再次向皇上叩谢后,两人各自回了座位。
  
  宴会在欢声笑语中继续,帝后陪着坐了一会,就先一步离席了,他们一走,整个大殿也瞬间轻松了许多,各人说话都随意了一些。
  
  离修虽是大胜而来,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独自喝着酒。<>
  
  以沫几次瞥见他的样子,心里都有些想发笑。
  
  毕竟对于一个才知道义妹病逝的兄长来说,他这副样子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六皇子和临阳侯容世子坐在一起,低声说:“恭喜你啊得了一个好妹夫。”
  
  容世子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
  
  六皇子低笑的说:“别太计较以前的事情,他不错了,换了我们,至少做不出为了一个女人,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学狗叫。”
  
  容世子脸色缓了缓,他不但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就是私下他也不可能将尊严丢在女人的面前让她如此去踩。
  
  “走,我们去敬他们一杯,也沾沾喜庆”六皇子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容世子拉不下脸,根本就不愿意去。
  
  就在两人话音没落的时候,离旭那里出了事。
  
  离旭原本喜滋滋的接受着众人的贺喜声,不但打了胜仗归来,而且马上就能娶得美娇娘了。
  
  但是一句突兀的话,却闹得他好心情全都消失殆尽了。
  
  “你这个狗杂种,你给老子再说一次,信不信我宰了你”离旭愤怒的将杯子往地上一摔,额间青筋突起,看起来颇为吓人。
  
  他面前的少年郎,脸色有些发白的说:“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我康王世子说的。”
  
  离旭拿起酒壶直接往男子头上砸去,喝斥:“给老子滚,再让老子听到你嘴里不干不净,我就杀了你。”
  
  少年郎闪躲不及,酒壶正好砸在他的额上,一壶酒洒得满身都是,狼狈至极。<>
  
  离旭看也不看一眼,目光四下一扫,找到了康王世子,就见他身旁围了几人,在他看来皆是一副獐头鼠目的样子。
  
  离旭火大的冲了上去,直接抓住康王世子的衣襟,将他拖了出来,利落的拳不留情面的往康王世子的脸上一拳一拳的揍下去。
  
  康王世子也不傻,没有蠢得问离旭为什么打他。
  
  闪躲的同时,不断的想回手,只是对上离旭不要命的打法,他根本讨不得一点好处,只得扯开脸皮,一副泼皮的样子叫了起来。
  
  “你娶了一个我不要的破鞋,你还不准人说,你娶的就是破鞋,是破鞋。”
  
  离旭眼睛升起噬人的火苗,抓着康王世子的脑袋就往桌角撞,一副完全要置他于死地的样子。
  
  康王世子额上瞬间被撞出一个血窟窿,鲜血流了满脸,骇人至极。
  
  康王爷得了信,忙不迭的跑过来,看到这场面,大声喝斥:“离旭,你在做什么,你不要太过分了。”
  
  离旭一手摔开康王世子,一脸踩在他的脸上,凶神恶煞的冲着康王爷说:“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了,谁特么不要命的敢再说一句她不好的话,我就要了他的命,我就是一个疯子,疯起来我自己都怕,你们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巴,寻思寻思,你们防得我一时,也防不得我一世”
  
  康王爷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血迹的康王世子,急得不得了,左右张望了一眼,冲着离修和离元帅问:“你们就不管管,在皇宫里这样闹,是不要命了吗”
  
  离元帅一副选择性失聪了的样子,看也不看康王爷一眼。
  
  离修却是挑高了眉,走向前一步,阴鸷的说:“管是该管管了。<>”
  
  说罢,不等康王爷放松,他说了一句,让康王爷脸都绿了的话。
  
  “看样子这一年多的军营生活你是白过了,竟然没直接把人打死,明天起,加操”
  
  “离修,你”康王爷不敢置信的指着离修。
  
  离修目光凉薄的回望过去,说:“怎么康王爷是觉得令世子有理了吗当初他做的那些龌蹉事,整个京都谁人不知道,现在他还有命来抹黑人家姑娘我告诉你,这门亲事是皇上亲口御赐的,她容雅以后就是我们将军府的人,你们谁敢再说她一句是非,就是和我们将军府作对。”
  
  容世子脸色阴郁的走出来,对着康王爷问:“您是当我们临阳侯府好欺负吗一次又一次”
  
  康王爷也知道这事他们康王府不在理。
  
  康王世子在感情上虽然有些拧不清,但康王爷却是一个忠臣,皇上对他也极其信任。
  
  这也是为什么临阳侯府现在动不了康王府的原因。
  
  “以前那事是我们不对,但这一次离旭动手,是不是就太过分了。”
  
  容世子本不满离旭,特别是刚才听到他的告白,他不像别人一样感动,只是想着这小子什么时候放蛇咬过容雅。
  
  但是这会看他这副架势,倒是站在了动一阵线。
  
  “怪离旭动手前,最好先问问贵府世子说过什么话”容世子一脸阴鸷的盯着康王爷。
  
  容世子平日就是一个冷面神,这会脸色阴恻恻的,更显得十分的可怕。
  
  就在这时候,皇上突然派了人过来,将康王爷和康王世子及离旭叫了过去。
  
  自开始打架,容雅一张脸上的血色就悉数褪尽。
  
  临阳侯夫人脸色阴阴的安抚着容雅,以沫和乐儿也来到了她的身旁,安抚着她,劝说:“你别在意,大家的眼睛都是明亮的,事情的始末所有人都清楚。”
  
  容雅睁着一双澄清的大眼,看着离旭跟着公公走了,心高高的悬了起来。
  
  以沫安抚说:“没关系,皇上不会对他怎么样,毕竟挑事的人不是离旭。”
  
  乐儿也说:“是啊小哥不会有事的,皇上不会因此事怪他,毕竟小哥才立了大功劳。”
  
  容雅咬咬下唇,微垂着眼帘,心里十分的不安,完全不敢张口说话,就怕冲动下,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失控的哭了出来。
  
  毕竟这会真的哭了,不过是让人看笑话罢了。
  
  一时间,大殿奏乐的声音都静了下来,所有人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却没有一人提前离席,显然都在等结果。
  
  过了好一会,离旭才一脸喜色的回来。
  
  乐儿立即冲到了他身旁问:“小哥,怎么样”
  
  离旭得意洋洋的说:“皇上下令让康王世子禁足三年,也就是说有三年,我们不用见到那个恶心的人了。”
  
  乐儿欢喜的说:“这真是太好了。”
  
  离修缓缓上前,问:“皇上没有罚你”
  
  离旭尴尬的说:“呃,皇上说我把康王世子打得重伤,剥去我的军功,另禁足一个月。”
  
  离修皱了下眉,倒没有责备离旭,只说:“军功再建就有了,这次的事情,你也要好好反省一下,你以为闹大了就对容小姐好了”
  
  此时兄妹三人站在一起,离旭说话倒不收敛,斜视着离修问:“当时的场面,我哪有心思顾忌这些,这次要是换了被骂的对象是以沫,我就不住二哥还能沉稳的想着事后去清算此事。”
  
  离修嘴角一抽,说不出反驳的话。
  
  好好的一场庆功宴,因着这样一闹也变了样,各府回去的时候,已经得知皇上对康王世子和离旭的惩罚。
  
  容雅跟着临阳侯夫人回去的时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临阳侯夫人看在眼里,轻责了一句。
  
  “这离旭也太胡来了,好好的军功就丢了,这军功多难挣啊本来这次论功行赏,明天怎么也得封一个将军的。”
  
  容雅被侯夫人如此一说,心下更是如坠冰窖一样。
  
  她犹豫挣扎了一下,突然望向侯夫人说:“母亲,我想见一见他,可行”
  
  临阳侯夫人望了一眼这人来人往的皇宫门口,此时各府都准备回去,这时候让他们见面,就是落人话柄,到时候又多添一话料。
  
  “不妥,你们现在见面,说不上什么话不提,还要被人指指点点。”侯夫人一下就拒绝了,容雅瞬间有些失望。
  
  侯夫人想了想,不甘心的说:“这小子在以前没定亲时,都想着爬墙来看你,你等着吧今天晚上他肯定要翻墙来看你的。”
  
  “啊”容雅惊讶的愣了下,而后脸微微的红了起来,轻轻的噢了一声。
  
  侯夫人说:“行了,娘今晚让后院里的守卫松懈一些,不过你们就是定了亲,也不可胡来。”
  
  容雅娇嗔道:“娘在胡说什么啊我就是想和他说说今晚的事情而已,娘想到哪里去了。”
  
  侯夫人防备的说:“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守得住礼的人,你可千万不要由着他的性子来,明白吗等过两天,我和离夫人商量一下,到时候早日让你们完婚。”
  
  容雅嘴角抽搐,一脸窘迫的样子。
  
  到了晚上,如侯夫人所想一样,本该禁足的人,就像宵小一样的潜到了容雅的院子里。
  
  容雅衣着整洁的独自坐在屋里,看到容旭跳窗进来的时候,脸色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离旭也是一愣,有些尴尬的左右望了一眼,后又看容雅乖巧的坐着,屋里一个丫鬟都没有,当下惊喜的问:“你在等我吗”
  
  容雅脸色羞红的说:“我娘说你今晚肯定会来的。”
  
  离旭先是一阵紧张,然后忐忑的问:“伯母不怪我吗”
  
  容雅低垂着眼,小声的说:“我有话和你说,娘娘就许了。”
  
  离旭忍不住将嘴角咧到了后耳,几步上前,一把握住容雅的手问:“你有什么要和我说,是不是想我了我也想你了,特想特想。”
  
  容雅面红耳赤的用力抽回手,却挣脱不开,只得小声提醒说:“你、你先放开我。”
  
  “不,我不放,我想光明正大这样握着你的手,已经很久很久了,你不让我握一下吧我住就只握着手,不乱来。”离旭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容雅嘴角抿了抿说:“今晚的事情”
  
  离旭忙道歉说:“对不起,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只是那个家伙嘴臭,我一时忍不住,我”
  
  不等离旭说完,容雅就说:“不怪你,是我的原因,让你无端端的被人羞辱,还丢了赏赐。”
  
  离旭手下一紧,说:“我没了赏赐,做不了将军,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容雅惊得反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离旭有些窘迫的说:“你这么好,我总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你,本来想争得军功,好抬头挺胸的娶你,现在也”
  
  容雅忙摇首说:“我不看重这些再说这事是我的原因,你若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被夺了军功。”
  
  离旭脸上一喜,问:“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容雅坚定的说:“是”
  
  然后又担忧的问:“你会不会为了这事怨我”
  
  离旭说:“怎么会,你不怪我把事情闹大了拖累你就好,我哪里敢怨你啊而且当初也怪我,若是我以前行径不是这么差的话,就能早日争取到你,不至于让你碰上康王世子那个人渣。”
  
  容雅垂下眼帘,尽是羞涩。
  
  看着容雅脸红的样子,离旭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蛊惑的问:“我能不能亲你一口啊我保证就一口。”
  
  “不行”容雅想也不想的拒绝,而且趁离旭不注意,大力的将手抽了回来。
  
  离旭一下抱住转身的容雅,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后颈上,可怜兮兮的央求着,“求你了,亲一口,我保证就亲一口你都不知道,你这一年多,夜夜做梦梦到你,梦里你都是乖乖的任我亲,那模样可娇羞迷人了。”
  
  “你、你别说了”容雅回身,一下捂住了离旭的嘴。
  
  离旭就像一个地痞流氓一样,趁机亲了容雅的手几下,吓得容雅一下就缩回了手,娇嗔:“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啊”
  
  离旭理直气壮的说:“我亲我自己的未婚妻,我哪就无赖了啊”
  
  “别说了,你别说了”容雅娇嗔的踩着脚。
  
  离旭顺着竿子往上爬,无赖的要求说:“你让我亲一口,我就不说了。”
  
  容雅红着小脸,一副面红耳赤的样子低着脸,本来她满腹的话想和离旭说清楚,但是两人见面了,话没说几句,全在亲与不亲的事情就纠缠了。
  
  “你不拒绝就是答应了。”离旭说罢,快速凑上去亲住容雅的小嘴。
  
  吓得容雅微张着嘴往后一抑,离旭趁机侵入她檀口当中。
  
  这种事情,离旭虽然在脑海当中演练了不下百十遍,但是没有亲身经历的他,就跟菜鸟一样,不断的吸食着容雅嘴里的蜜汁。
  
  容雅面红耳赤的捶打着离旭的胸口,直到离旭觉得容雅是真的呼吸不过来了,才不情不愿的退开了一步。
  
  离旭退开后下意识的又伸出舌在容雅嘴角舔了一下,惹得容雅面红耳赤的瞪圆了眼看着他。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又要亲你的”离旭说话,已经变了腰。
  
  吓得容雅人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小嘴,鼻尖瞬间满是离旭的味道,羞得她脸色越发红艳了一些。
  
  “你、你赶紧走吧”容雅口齿不清的赶着人。
  
  离旭痴缠的说:“不要赶我走,让我再多留一下,我保证我什么都不做了,好不好。”
  
  容雅面红耳赤的说:“我才不信,你刚才也只说拉手的,你后来又”
  
  离旭一脸无赖的说:“这也没有办法啊谁叫你这么可口,我都恨不得将你打包直接抱回家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