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50、殿前求婚

150、殿前求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素锦疼惜的将以沫搂到怀里,并说:“你喜欢谁,爹娘就喜欢谁,只要他能对你好,你高兴就好。”
  
  以沫一脸感动的说:“爹娘,你们真好。”
  
  “傻闺女。”白素锦揉揉以沫的脸颊。
  
  夏楚明在旁哼了一声,心里却是认同白素锦的话。
  
  只要以沫喜欢,他们就喜欢。
  
  毕竟做父母的,又怎么愿意看到孩子伤心难过,更何况这份伤心难过还是他们给予的。
  
  所以他心里即使千百般的不乐意,但当有一天,以沫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到他的面前,骄傲的宣布,这人就是她未来的幸福时。
  
  他虽然会百般心酸与不舍,但仍旧会替她高兴,毕竟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女儿脸上的笑容更让他看重了。
  
  “但是我现在和六皇子有婚约,这怎么办啊”以沫忽然敛笑,一脸担忧的问起。
  
  白素锦笑着说:“这事你不用担心,当年皇贵妃去世时,虽然临终托付我照看六皇子,并将你许给了六皇子,但是这事也只是为了让皇贵妃安息而已,我们早就和皇上谈妥了,等到你年及十五时,皇上会主动解除这门婚约,当年的婚约都是权宜之计,娘这里有皇上的一封亲笔信,倒不怕他反口,只是苦了你,好好的一个闺女,无端端的要冠上被退过亲的称号。”
  
  白素锦即心疼又自责。
  
  但是当年那样的环境,不说她和皇贵妃有几分私交,就是皇上亲自开口了,也就容不得他们拒绝了。
  
  毕竟这天下百姓,只要不打算谋反,谁又违抗得了皇权
  
  所以他们夫妻俩也只能在接受的同时,争取拿回保障。<>
  
  以沫惊喜的说:“真的吗这样就太好了,被退过亲没有关系啊容雅也被退过亲,但是真心喜欢她的离旭就一点都不在意。”
  
  白素锦赞赏的说:“沫沫真聪明,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你,不会在意这些,当他在意时,就表示他不爱你了。”
  
  以沫聪慧的点点头,这些她心里都明白。
  
  就像温扬喜欢乐儿。
  
  乐儿名声不太好,说话粗鲁,但是这些缺点落在温扬的眼里,都是她的可爱之处。
  
  一个人若是真心喜欢你,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缺点,在对方的眼里,也会是你特有的迷人之处。
  
  因为欣赏,所以他愿意从另一角度去看事情,而不是一味的挑剔你的毛病。
  
  “不过你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打算怎么做”夏楚明突然出声,口气不是很好的样子。
  
  以沫望了他一眼,说:“哥哥说他有办法让六皇子主动放弃我,又不会坏了我的名声。”
  
  “什么办法”夏楚明和白素锦同时问起。
  
  以沫歪着小脸,一脸回忆的说:“我记得哥哥当时好像是说,他有什么东西更吸引六皇子,还说六皇子为了那些东西肯定会放弃我,只是这样会让我有些委屈,但是他没有说那些东西是什么。”
  
  夏楚明和白素锦对视一眼,两人瞬间明白了。
  
  不约而同的问:“离修和太子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以沫眨眨眼眸,懵懂的问:“好吗我不知道啊我从来没有听哥哥夸过太子,而且我和永平的关系好,哥哥还叮嘱过我,不让我和永平说任何他私下对我说的话。<>”
  
  夏楚明若有所思的说:“看样子离修也不过是表面和太子交好。”
  
  若是真心辅助太子的话,以沫和乐儿与永平交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他不该让以沫去防备永平。
  
  以沫懵懂的追问:“爹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夏楚明忽然一笑,捏捏以沫的脸颊说:“你满脑子就你哥哥,他堂堂七尺男儿能有什么事。”
  
  以沫瘪着嘴,躲开夏楚明的手,揉揉发红的小脸说:“可是你们刚才说哥哥和太子只是表面好,不是真的好,明显就是有事嘛”
  
  “小姑娘不许问这么多。”夏楚明故意板脸训话。
  
  以沫根本就不怕,直说:“有什么关系,等哥哥回来了,我到时候直接问他。”
  
  夏楚明略挑眉说:“行啊你问了,反正他也不会告诉你。”
  
  以沫斜着眼神看向夏楚明说:“哥哥才不像爹,我问什么,他都告诉我,他从来不瞒我事情的,他屋里的私信我都能看,就是他私下建万人军的事情,我也知道。”
  
  以沫说完,猛的捂住住,一双大眼里全是慌乱。
  
  夏楚明和白素锦却是神色一紧,同时震惊的问:“你说什么,他私下建万人军”
  
  以沫吓得小脸微白,慌张的说:“爹娘,这事你们就当没有听说过好不好,千万不要说出去,好不好”
  
  夏楚明正色,“不行,你先和我们说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否则的话,我就直接去问他。”
  
  以沫皱着一张小脸,苦哈哈的说:“我也不清楚啊我对这些事都不感兴趣,平时也不多关注,上次看了哥哥的私信,也就随口问了一句,哥哥只说建这只万人军是为了我,说是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威胁到他,伤害不到我。<>”
  
  夏楚明目光闪了闪,看向白素锦。
  
  白素锦轻轻点了下头。
  
  他们夫妻俩先前就觉得西夏王朝四分之三的兵力都在离家父子手里,这事不可行,早晚会出事。
  
  只是不确定出事的是哪一边而已。
  
  看样子离修也敏锐的感觉到了,或者是皇上和太子做了什么,让离修起了防备心,所以他为了自保,建了这万人军。
  
  但也有可能,离修是为了造反才建的万人军。
  
  不过相对而言,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结合先前的话,离修显然是想用他手中的军权,及这私下的万人军力量,拱六皇子上位,换取以沫婚姻的自主权。
  
  想通这些的夏楚明和白素锦脸色都显得有些诡异,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爹娘你们怎么不说话啊这事你们真的不能告诉别人,被人知道了,哥哥就死定了,他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了。”以沫一脸懊恼得直接哭了出来。
  
  当时离修就跟她分析过厉害关系,这事她也一直没有和其他人说起过,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头脑发热就说了出来。
  
  白素锦心疼的直接搂住以沫,轻声责备:“傻闺女,你哭什么,你喜欢的人,爹娘怎么会去害他,只要他不来伤害你,爹娘自然也不可能去对付他,快别哭了,哭得娘都心疼了。”
  
  以沫吸吸鼻子问:“你们真的不会说出去吗”
  
  夏楚明动作粗鲁的替以沫擦了两把眼泪,说:“爹娘和谁去说,再者,你不是说他是为了你吗他做这么多事情都是为了你,有一个人肯为你做到这一步,爹娘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扯他后腿。”
  
  以沫揉了揉眼睛,一脸认真的说:“真的不能说噢”
  
  “爹娘你都不相信了吗”白素锦故意板脸反问。
  
  以沫瘪瘪嘴才罢休,没有继续纠结这事,只是心里仍旧惴惴不安的想着,等再见了哥哥,一定要把事情告诉他。
  
  毕竟她再不懂事,也知道背着皇上私下建万人军,若是被人知道了的话,离府随时会被安上谋反的帽子,这是掉脑袋的大事。
  
  离修疼她,不防备她,才告诉她,所以她才更不能出错,连累到离修。
  
  “好了,不说这些了。”白素锦出声换了话题。
  
  毕竟以沫想什么,都在脸上,他们做爹娘的自然不可能把离修的事情说出去,让以沫难过。只是以沫喜欢离修,这事重大,他们做爹娘的就是不插手,私下也会紧盯事情的走向。
  
  “刚才你去母妃屋里,她怎么说的大嫂应该也在吧”
  
  夏楚明望了一眼,仍旧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以沫,眼里划过一抹失望的同时,又十分的难过。
  
  乖女不相信他们夫妻俩的保证,他们做父母的除了失望,更多的是痛心与自责,也怪他们没尽到父母的职责,才让乖女对他们的信任度不够。
  
  “母妃和大嫂不同意这门亲事,不过小景立场很坚定,说如果逼他娶亲,他就辞去世子之位,这话暂时震慑了大嫂。”
  
  白素锦蹙眉,轻嘲的说:“母妃和大嫂想什么,我也能猜到,只是她们是不是想太多了,你要和她们为敌,我至于拖我外甥女下水吗若不是小景优秀,我还怕我外甥女嫁来淳王府受委屈呢”
  
  夏楚明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没敢替淳王府辩解什么。
  
  毕竟以凝霜的身份,嫁到淳王府来做世子妃,到时候受委屈肯定会有的,谁叫淳王妃这个正经婆婆和凝霜的姑母不合。
  
  “反正这事你在中间看着办,要是淳王府故意败坏凝霜的名声,想搅和这门亲事,就别怪我闹得淳王府鸡犬不宁。”
  
  白素锦为了凝霜,也是直接对夏楚明放了狠话。
  
  夏楚明无奈的说:“这事小景已经考虑到了,也在母妃和大嫂面前放了狠话,相信她们就是有什么想法,也会收敛一些,再加上我们在旁盯着,肯定出不了错,等到六月初三的时候,一定能顺顺当当的将凝霜迎娶过门。”
  
  “这还差不多。”白素锦憋着火嘀咕了一句。
  
  毕竟自家外甥女嫁过来,竟然被淳王府这些看轻,她哪里有不怨的。
  
  再加上白素锦又本是一个护短的性子,若不是上提出这门亲事时,早就考虑到了这些,她都恨不得直接翻了淳王府才好。
  
  后来又说了几句,白素锦和夏楚明见以沫仍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就没再多说了,让她先回屋里休息去了。
  
  如此过了几天,老王妃和淳王妃在府里大闹了几次。
  
  但由于夏楚明和景世子合力镇压,府里的风声倒是一点都没有走漏。
  
  只是苦了淳王爷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一时被老王妃训斥,一时被淳王妃埋怨,好在这件事情上面,淳王爷虽然受了许多白眼,倒也没为此来劝过景世子退婚。
  
  虽没人知道淳王爷是怎么想的,可景世子却因这事,对淳王爷有了些改变,见面也不像以前,叫完一声父王就没有下文了。
  
  如今父子俩在一起,还能为了聘礼的事情说上几句。
  
  如此到了五月中旬,老王妃和淳王妃还是没能如愿的让景世子退亲。
  
  而温扬和乐儿这一对也终于有了好消息。
  
  这日,温扬特意自军营中请假出来,请了温夫人陪同,又叫上媒婆,带了礼物上门求娶乐儿。
  
  程氏虽然固执得想让乐儿嫁到文官,但耐不住乐儿的痴缠,又加上离修写了一封亲笔信给她,让她同意这门亲事。
  
  家中老小都赞同,她一个人再反对,倒是让乐儿以后嫁过去了难做人,索性也就愉快的答应了。
  
  只是在温扬提亲时,程氏说了一个条件。
  
  “你也知道我们离府的家规,我们离家男儿只娶一妻,你如今想求娶我的女儿,我也希望你能这样待她,若是做不到的话,这门亲事我不能答应。”
  
  温扬闻言,脸上笑意不减的说:“这事我知道,我既然来求亲了,自然也就有这份觉悟,伯母完全可以放心,我虽然不见得能像伯父一样有本事,成为人人称颂的大将军大元帅,但是在这一点上面,我不会逊色于伯父。”
  
  程氏满意的说:“如此我也就放心了,乐儿性子顽劣,以后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就希望你多多包涵。夫妻俩人生活,总会有点摩擦,希望你们以后能懂得互相迁让,这样日子才能越过越好。”
  
  温扬顺从的说:“伯母请放心,我们会好好的。”
  
  得了再多的保证,程氏仍旧免不得担忧,又细细的和温夫人说了几句,大意也是要她多多包容这个顽劣的未来儿媳。
  
  温夫人的性格就如她夫家的姓氏一样,温温柔柔。
  
  她早先宴会时见过乐儿几次。
  
  由于乐儿喜欢温扬,所以向来在温夫人面前表现得十分的乖巧,想讨得她的喜欢,再加上温扬早有意娶乐儿,所以不时在温夫人的面前说乐儿的好,使得温夫人对乐儿的印象极好,并不像其他府邸的主母,认为乐儿不足以堪当嫡妻的位置。
  
  两府的谈亲,虽然不像景世子和凝霜的亲事一样,轻轻松松的就过了,也是顺顺当当。
  
  这当中多花的时间,也不过是程氏一颗为母的心。
  
  当天,温扬和乐儿没有见着面,主要是乐儿被程氏拘束起来了,她不想让温夫人觉得乐儿轻浮。
  
  等到温扬出了将军府没一会后,整个京都的人也知道了温离两家的亲事。
  
  隔天,离修率领的大军就凯旋而归了。
  
  相对上一次的得胜回朝,这一次显得隆重多了。
  
  太子率领着众位皇子亲自出城相迎。
  
  以沫原先想上大街去看望离修威风凛凛的样子,但却被白素锦阻止住了,一来这时候大街上龙蛇混杂,二来她现在是夏以沫,没得眼巴巴去看离修的道理。
  
  到了晚上,宫中盛宴。
  
  以沫也跟着爹娘一起入了宫。
  
  乐儿她们已经先一步到了,白素锦和程氏见面寒暄的时候,乐儿和以沫也站在一旁说话。
  
  以沫调侃的说:“行啊偷偷摸摸的就定亲了,也不事先和我们说一声。”
  
  乐儿娇嗔的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温扬的情况,他现在在军营里,出来不是这么方便的,哪一天能沐休出营也不是他做得了主的。”
  
  以沫压低了声音,笑问:“你和温扬到底怎么说的,怎么赶巧就是昨天定了亲”
  
  乐儿嘴角高扬,压抑不住的笑说:“我就是告诉了他,我看到了的小心思,顺便说了二哥今天回来,以及二哥回来后,皇上打算替皇子赐婚的事情。”
  
  以沫失笑的说:“这温扬也是逗趣,一定要在哥哥回来的前一天,这不是故意让你着急吗”
  
  乐儿得意的说:“谁管他怎么想,反正他最后还不是要娶我,而且答应了我娘,以后就我一个妻子,不纳妻不要通房。”
  
  以沫叮嘱说:“现在你也如愿了,你们以后要好好过,我娘说过,姑娘家娇一点,男子会喜欢,但是在大事面前可不能如此,你在温夫人面前也端庄大方一点,切记得讨得温夫人的喜欢。”
  
  乐儿努努嘴说:“我省得呢你当我傻了吧我知道温扬孝顺,最疼他娘了,我以前没把握嫁给温夫人时,就在她面前乖得不得了,更何况现在婚事已定,哪敢造次。”
  
  以沫见乐儿在这事上通透,也就不再多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