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49、婚事遇阻

149、婚事遇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凝霜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我就一直想不明白,四嫂明明是这么害羞的一个人,怎么肯陪着四哥这样胡闹。”
  
  以沫抬手说:“行了,打住,别再想了。”
  
  再说下去,她怕她会突兀的要求看看那副画卷。
  
  毕竟这种事情,咳咳,还是挺新鲜的。
  
  姐妹俩说了会闲话,夏楚明那里也谈妥了,婚期就定在六月初三。
  
  “六月初三”和以沫说完闲话,就听到了婚期的凝霜,也是吓了一跳。
  
  景世子询问:“你觉得太早了吗”
  
  凝霜讪笑,倒也不早,毕竟她的年纪在这里,嫁妆早就已经妥备了,说句不当的话,她就是明天出嫁,国公府今天也能把所有东西备妥。
  
  其实景世子的情况也一样,毕竟二十岁的人了,淳王府也早就催他成亲,该准备的聘礼,自然也是早就准备妥了。
  
  “我以为我能多在家里陪陪爹娘。”凝霜有些傻眼的回答。
  
  她以为只要定下婚约就行。
  
  毕竟皇上替皇子选亲,怎么也不会强折人家婚约。
  
  景世子轻笑的说:“无妨,成亲后,你若想家了,你随时可以陪你回来小住几日。”
  
  凝霜眼神发亮的问:“就像姑母以前一样”
  
  “嗯,就像叔叔陪婶婶回来小住一样”景世子眼底带笑,温和的回答。
  
  他小时候也被白素锦带着回国
  
  锦带着回国公府小住过几次,所以对陪妻子回娘家小住的事情,觉得十分的窝心,也甚是乐意。
  
  两人闲话了几句,没有一般未婚夫妻的羞涩。
  
  没多时,夏楚明就提议说要回去了,毕竟他们出来提亲的事情,早先都没有和淳王妃说过。
  
  倒是夏楚明昨晚陪着景世子去和淳王爷说起过了,淳王爷对此并没有意见,一副由得好景世子高兴的样子,也说很相信夏楚明的眼光。
  
  一行人回了淳王府。
  
  人刚下马车,就有下人来报说:“二爷,世子,老王妃有请。”
  
  夏楚明挑高了眉,一脸笑意的望向景世子说:“看样子这事你祖母已经知道了,而且还不太高兴的样子。”
  
  景世子面色淡淡的说:“只要不是祖母挑的人,我不管娶谁,她都不会高兴。”
  
  夏楚明摇头晃脑的说:“看你这样子就不如我当年,我当年娶你婶婶时,你祖母不是照样不高兴,不是一样的被我摆平了吗”
  
  “现在呢”景世子故意反问一句。
  
  夏楚明剜了景世子一眼,说:“这能一样吗你这小子故意的吧”
  
  景世子轻轻一笑,敛容认真的说:“现在的情况也不一样了,不管我怎么做,祖母和母妃都不会喜欢小凝,既然是这样的话,又何苦让她伏低做小,只要在大面上过得去就行。”
  
  夏楚明一脸调侃的说:“小子,你很没良心啊她们可是你的母妃和祖母,你怎么能不去努力一下”
  
  景世子斜着眼睛看向夏楚明说:“祖母是什么人,叔叔应该最清楚,而我母妃不可能喜欢国公府的姑娘,原因是为何,叔叔也应该清楚。”
  
  夏楚明尴尬的摸摸鼻子说:“算了,你有理,反正我自己也挺不孝的,没资格说你。”
  
  说罢,夏楚明勾着景世子的肩就往府里走,头也不回的冲着以沫说:“沫沫,你先回院里找你娘。”
  
  以沫小步跟着跑了两步,又突兀的停了下来。
  
  她很想说,她也想跟去看看。
  
  但是她知道,她若是去了,老王妃可能又会趁机训斥她,到时候爹忍不住火,只会把事情闹得越发难堪。
  
  想了想,以沫还是回院里找了白素锦,并把已经定下婚约的事情和她说了下,又说爹和景哥哥被老王妃叫去的事情。
  
  “娘,老王妃不会不同意这门亲事,就让景哥哥去把婚约解除吧”以沫忍不住的担忧。
  
  白素锦一副不在意的口吻说:“她天大的面子,才敢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说了,他们叔侄俩就听话了吗小景不告诉老王妃和王妃,就是想先斩后奏,这样的场面,也就早料想到了,他有把握能应对。”
  
  以沫仍是一副担忧的样子,但看白素锦说得自信满满的样子,她也就不再多言,只是心里惴惴不安的等着答案。
  
  老王妃那里,正如白素锦所想的一样。
  
  不同意婚事,且脸大的要求景世子去退了这门亲事。
  
  夏楚明闲闲的坐在一旁,见战火没烧到他身上来,他也就不插话了,毕竟这婚事是景世子求来的,也该他自己去面对。
  
  “我不会解除婚约,祖母不用说了。”景世子神色淡然的回答,眼神空洞的样子,就像是看不到眼前的事物似的。
  
  老王妃瞪着眼,不满的咆哮,“你是想气死我吗你什么人家的姑娘不娶,偏要娶那人的外甥女,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吗”
  
  夏楚明微不可见的蹙起眉,但见老王妃说话还算收敛,至少没有说出白素锦的不是,也就没有插话。
  
  景世子拢眉说:“我觉得小凝人很好,相信祖母以后也会喜欢上她的。”
  
  淳王妃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压抑的问:“先前母妃让你娶亲,你一直说再缓缓,没有中意的姑娘,这次你说都不和母妃说一声,就私自做主去国公府提亲,你是不是受人撺掇好端端怎么就看上了她”
  
  景世子心平气和的说:“这次陪妹妹去山庄小住,小凝也有同行,和她相处下来,觉得她人很好,十分适合我。”
  
  淳王妃愤怒的说:“阴谋,这果然是她的阴谋。”
  
  夏楚明不乐意了,凉凉的开口,“大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夫人她能有什么阴谋。”
  
  淳王妃挪开视线,看也不看夏楚明一眼,愤愤不平的说:“她就是见不得我好,只要是我的,她都要抢,都要抢”
  
  夏楚明嘴角一抽,忽略这话的深意。
  
  “小景是自己看中了凝霜,我们从中并没有做任何的手脚,再说,小景这么大的年纪了,难道我们还糊弄得了他吗”
  
  淳王妃说:“他一向都听你们夫妻的话,你们要他娶谁,不就娶谁,也不知道国公府安什么心,竟然赖上了。”
  
  夏楚明脸色聚变,冷言喝斥:“大嫂,你这话过分了。”
  
  淳王妃突然回眸,望向夏楚明,满目幽怨的说:“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的话,她为什么要嫁来我们淳王府。”
  
  景世子微微拔高了音说:“母妃,是我去求的亲,是我喜欢上了小凝,他们家只是正好觉得我这人还不错,同意了这门亲事,如此而已。”
  
  淳王妃大声驳斥:“以前见了她这么多次,都没有看中,这次出去住几天,回来就像中了毒似的,和家中长辈说都不说一声,就径直去国公府里提前,你跟我
  
  前,你跟我说没事,我会信,你有把我这个母妃放在眼里吗这门婚事,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你立即去给我退了这门亲事。”
  
  景世子目光冷冷的看向淳王妃,说:“婚事,我是不会退的你若是觉得不满意,我也没有办法而且事先,我已经跟父王说过了,父王也说小凝是很好的一个姑娘,同意这门亲事,所以我希望母妃也能认同我的选择。”
  
  “行,你不退是吧你不退,我去退了”淳王妃火大的说道。
  
  景世子看向她,不急不缓的说:“只要母妃去退了这门亲事,我就让父王上世,除去世子之位。”
  
  “你在威胁我”淳王妃不敢置信的上前,手指颤抖的指着景世子的脸,喝斥:“你竟然用这种事情威胁我。”
  
  景世子面不改色的说:“儿子不敢只是母妃若想儿子继续做这世子的话,那世子妃的位置就只能是小凝,若是我在外面听到一言半句,我们淳王府不满婚事,欲意退亲的话,我便带着小凝离开王府,离开京都。”
  
  淳王妃上气不接下气的粗喘息着说:“你有本事,你翅膀长硬了,你竟然拿自己的前途来威胁我,你不做这世子就不做,你当你能吓到我吗”
  
  景世子目光平静的抬眼,直视淳王妃说:“是吗那我就不做了吧我相信以小凝的为人,我就算不是世子,她也同样会愿意嫁给我。”
  
  说罢,景世子走出了厅。
  
  夏楚明拍拍身上的褶皱说:“大嫂这是何苦,小景自小到大,有向你提过任何要求吗他难得碰上喜欢的姑娘,你欢欢喜喜的成全了他,便也是成全了你们母子的情谊,将来他只会越来越敬重你,你如此一闹,反倒不美了。”
  
  淳王妃冷笑几声,尖锐的说:“夏楚明,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他现在娶了白素锦的外甥女,你自然这样说要是有一天,夏以沫不说一声,就直接出嫁,你能接受这样的答案吗即使她嫁的人是全天下最权贵的人,你怕也不能接受吧”
  
  夏楚明目光微眯,突然就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毕竟打出亲情牌的淳王妃,她这话说得不错。
  
  但不论是他还是景世子,以他们对淳王妃的了解,这件事情,让她耿耿于怀的并不是景世子私下说亲,而是他要娶的对象是国公府的小姐。
  
  不过这事,夏楚明也不欲多说,起身也出了厅。
  
  他一路直接回了院里。
  
  见白素锦和以沫在等消息。
  
  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说:“乖女啊你以后有了心上人,就一定要告诉爹,可不能让爹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情啊否则的话,爹会十分伤心的。”
  
  刚才淳王妃的话,也是点醒了他。
  
  这种事情,做父母的的确会难过。
  
  以沫不解的看着夏楚明,犹豫了一下说:“我喜欢哥哥,将来想嫁给他。”
  
  夏楚明说完话,就望向了白素锦,正准备和她说,刚才那院里发生的事情,就听到以沫的话,一时如被雷劈了似的,僵立当场。
  
  “你说什么爹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次”夏楚明抖了抖耳朵,失态的拔高了声音。
  
  以沫一脸无辜的说:“不是爹让我说的嘛现在又来凶我。”
  
  夏楚明吞咽一声,压低了声音说:“我没有凶你,只是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次。”
  
  以沫嘟着嘴重复,“我说我喜欢哥哥,我将来要嫁给哥哥。”
  
  夏楚明用力的捶了两下胸口,问白素锦,“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这不是我幻听的吧不是吧不是吧”
  
  白素锦轻责说:“你瞎闹什么呢这事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
  
  夏楚明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说:“看出来了,和乖女亲口说出来,这哪里一样啊乖女说这话,就是铁了心要嫁给他了。”
  
  白素锦推了推夏楚明说:“行了,别演戏了。”
  
  夏楚明敛神,忽然一脸认真的样子对以沫说:“乖女,爹娘好不容易才和你团聚,所以这几年不会把你嫁出去的,你也就别想了啊离小将军比你大四岁,等你十八岁时,他的孩子说不定都会打酱油了。”
  
  以沫嘟着嘴说:“才不会,哥哥会等我的”
  
  夏楚明一脸感动的耍宝,抱着白素锦说:“好在乖女是说离小将军会等她,没有没良心的说要早点出嫁。”
  
  以沫娇嗔的瞪向夏楚明说:“我也想陪爹娘久一点嘛”
  
  “乖”夏楚明又恢复正常的捏了捏以沫的小脸。
  
  他一会一个样,完全一副受多了刺激,快变神经病的样子。
  
  不过好在白素锦和以沫这对母女的接受能力都挺高的,对夏楚明耍宝的样子,也能做到视而不见。
  
  “不过你哥哥不能生育的事情,你可知道”夏楚明突然不怀好意的开口。
  
  以沫一脸迷糊的样子,反问:“不能生育”
  
  夏楚明贼笑说:“是啊就是子嗣艰难。”
  
  他给离修看过病,当初除了那一身伤,可没有其他任何隐藏毛病,他是不明白为什么京都会有这样的流言,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用这话在女儿面前抹黑离修。
  
  以沫恍然大悟,好奇的问:“现在还有人说这些的话吗”
  
  夏楚明斜着眼睛问:“你知道你知道你还喜欢他”
  
  以沫无
  
  以沫无辜的说:“这是哥哥故意说给别人听的啊哥哥说他太优秀了,怕被皇上看中招来驸马,所以才故意这样说的而且我有定期给哥哥看诊啊哥哥的身体很好。”
  
  夏楚明嘴角微抽,突然发现女儿会医术,并不是什么好事。
  
  以沫接着又说:“不过这事当时说了一下,也就过去了啊就是我后来到京都,也没听到谁说起过啊爹是怎么听说的”
  
  离修当初说出这样的风声,毕竟是收到了四公主欣赏他的风声,后来四公主没有举动,他自然也不可能再抹黑自己。
  
  这事也算是不了了之的过去了。
  
  “反正爹听到有朋友提起过”夏楚明才不会承认,他有刻意去打听收集离修的消息。
  
  毕竟离修和以沫两人间的那点事情,夏楚明哪里有不知道的可能,不过是时机没到,女儿不说,他也不提罢了。
  
  “噢,哥哥的身体没有问题呢爹不用担心。”以沫说罢,冲着夏楚明甜甜一笑。
  
  夏楚明一脸古怪的小声嘀咕:“我才没有担心。”
  
  白素锦受不了的白了夏楚明一眼,说:“行了,乖女喜欢离修就喜欢离修,多大的事情啊更何况听你说,离修不是也喜欢乖女吗互相喜欢,多难得啊你在酸什么啊”
  
  夏楚明一脸纠结的说:“你不懂一颗当父亲的心,这简单就是被人剜去心头肉啊哪里能不酸。”
  
  白素锦满不在乎的说:“反正我已经想到了,等到乖女十八岁出嫁的时候,我们就给她置一座大宅子,到时候我们也在旁边买一座宅子。两个府邸间打通,有一个小门能够进出,这样的话,女儿出嫁了,我们也还像住在一个府里一样。”
  
  夏楚明眼神一亮的说:“这好,我怎么早没有想到。”
  
  以沫歪着小脸,笑嘻嘻的说:“我也喜欢,这样的话,白天爹和哥哥出去当差了,我就能和娘互相做伴了。”
  
  说着说着,以沫突然有点忐忑,有些惊喜的问:“爹娘好像对哥哥都很满意”
  
  她见了景世子和凝霜的婚事,心里想着,若她的婚事,爹娘都满意就好了,毕竟她虽然想嫁给离修,但也想爹娘高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