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9、姐妹合好

139、姐妹合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茶楼坐了好一会,时间也不早了。
  
  温扬倒是识趣,没有说要送乐儿回府。
  
  白素锦一家三口将乐儿送到将军府后门,见她进去后这才折回淳王府。
  
  在路上,以沫就迫不急待的问:“娘,温扬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白素锦取笑的说:“傻女儿,好人坏人不是这样分的。”
  
  很多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拧得清,但在感情面前却容易犯浑。
  
  以沫又问:“那温扬是不是适合乐儿的人呢?”
  
  白素锦说:“适不适合这种事情,只有乐儿自己最清楚,就像我们穿鞋一样,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明白。”
  
  以沫拧着眉一脸担忧的样子。
  
  白素锦又劝说:“但娘看温扬这小子倒也不错,对乐儿应该是有几分情谊。”
  
  夏楚明也接话说:“挺有想法的一个男人,若是喜欢乐儿的话,一切好说,若不是话,乐儿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以沫更显担忧的问:“爹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不够看是指什么?”
  
  白素锦瞪了夏楚明一眼,才搂着以沫解释说:“就是说乐儿的一些小举动,他都了若指掌,若是他喜欢乐儿,他会觉得这些举动都是小可爱,若是他不喜欢乐儿,他就会觉得这些举动都难以入目。”
  
  以沫回想了下才说:“但我看温扬望着乐儿时,眼底有点点笑意,好像挺欣赏乐儿的样子。”
  
  “是啊,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和温扬谈了几句,感觉他是一个挺有想法的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他心里有数。<>”夏楚明笑着宽慰以沫。
  
  以沫见爹娘都这样保证了,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又说起其他事情。
  
  想到容雅和永平,以沫缠着白素锦教她做几样别致一些的吃食,最好是永平和容雅都没有尝过的。
  
  要做出永平和容雅都没有尝过的食物有些难,但对于白素锦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以沫一直跟着白素锦在学习厨艺。
  
  约容雅出来倒是容易,通过乐儿,两人便能在将军府见面,但是约永平却不易,不说她是公主,出宫不易。
  
  而且她现在对乐儿也有埋怨,不见得就愿意赴乐儿的邀请。
  
  又过了几日,正好收到了离旭和离修的家书,乐儿便把以沫和容雅都请到了将军府。
  
  以沫早早的就到了将军府,先拜见了伯母和大嫂,又逗了会小初,这才和乐儿一起窝在华芳苑里。
  
  乐儿说:“你说你想找机会和容雅把事情说清楚,我特意挑了这一天,待会儿你自己要把握机会啊!”
  
  以沫惴惴不安的说:“也不知道容雅会不会原谅我。”
  
  乐儿说:“这种事情,我觉得越早说清楚越好,拖得越久,她们知道真相后,就会越发不高兴。毕竟先前隐瞒可以说是情有可原,但是回来这么久后还不说,她们心里怎么想。”
  
  以沫有些不自然的解释:“我其实也想第一时间和她们解释清楚,但是又怕解释不清楚,得不到她们的原谅!永平的情况不说,是没有机会,但是容雅,我确实应该早一点说明白。”
  
  乐儿安慰说:“行了行了,反正今天跟容雅说清楚,她一向温柔体贴,肯定也不会和你计较。<>”
  
  “但愿如此。”以沫可不像乐儿这样心宽。
  
  没多时,容雅就来了。
  
  事先她不知道以沫也在,看在以沫时,愣了下,笑说:“原来夏四小姐也在啊!”
  
  以沫满面笑容的示好说:“容小姐别叫我夏四小姐,听起来挺生疏的,不如我以后直接叫你容雅,你就直接叫我以沫,如何?”
  
  容雅浅浅一笑,没有答好,也没有说不好。
  
  乐儿哈哈傻笑的说:“叫以沫正好,反正我们以前叫以沫这名字也叫习惯了。”
  
  以沫一听,就白了一眼乐儿,这真是猪一般的队友。
  
  明明知道容雅不愿意和她交好,就是因为以沫这个名字。
  
  毕竟每叫一次,就得想起早逝的朋友,谁都不想这样。
  
  原还打算缓解下氛围,等和容雅熟一些后,再把真相告诉她,但是眼下,却是一刻也耽误不得。
  
  “容雅,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但是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以沫一脸讨好的样子,带了几分虚心。
  
  “你说!”容雅眼眸微光闪过。
  
  以沫不断的在心里组织语言,说出口的话,却是极简单的一句。
  
  “容雅,我是夏以沫,也是白以沫!”
  
  容雅瞳孔微缩,而后极淡的回答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瞒着我呢!”
  
  以沫一愣,乐儿代为惊讶的问了出来。<>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容雅嘴角扬着浅浅的笑,说:“我以前就一直觉得奇怪,以沫一个乡村姑娘,怎么会如此多才多艺,比京都许多大家贵族的女子都强一些。毕竟有些东西,不是有钱就能培养出来的。”
  
  “但是以沫对自己的身世一直遮遮掩掩,连真面目都不敢露,我虽然不问,但是心里猜想,她这样做应该是有些不能说的原因。”
  
  “这次夏二爷一家回来,我见到了所谓的夏以沫,看到她那双眼睛时,我就有八分肯定她就是白以沫,就算她字迹变了,但是一个人的眼神却是藏不住的。”
  
  以沫傻愣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以沫傻愣的说:“原来你都知道啊!”
  
  容雅说:“当时没有想到,回府细想了下,觉得你应该就是白以沫,毕竟我们现在的身份,相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你没需要向我示好,而且你当时还朝着我眨眼示意。”
  
  以沫见事情说开了,上前讨好的搂住容雅的胳膊说:“那你不会怪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们的啦!”
  
  容雅瞥了一眼以沫的双手,问:“我什么时候说原谅你了?”
  
  以沫嘟着嘴,可怜兮兮的说:“你不要生我的气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为了求得你的原谅,我特意拿了我娘的字画来送给你。”
  
  容雅眼中闪过光亮,却没有立即松口。
  
  乐儿在一边说:“容雅,你也别怪以沫,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她先前虽然住在我家里,但也一直没有告诉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容雅不说话的望着以沫,脸上挂有淡淡的笑容。
  
  以沫说:“你若是有兴趣的话,我把我的经历告诉你。”
  
  容雅心里很想知道,嘴上却是说:“你若是愿意说,我自然也愿意听。”
  
  以沫组织了下语言,便张嘴说:“这事得从我们一家三口离京说起,我娘当年中毒昏迷的事情,你也是清楚的。爹虽然把我们母女都带了出去,但是他一个人能力有限,而且娘的病情又迫在眉睫,他选择把我和姥姥安置在一个村庄里,他独自带着娘去求医。”
  
  “……事情就是这样的!若不是这次和乐儿偷溜去找哥哥,我还不能这么快见到爹娘,好在娘身上的毒已经彻底清除了,只是这些年伤了身子,身体大不如前了,要好好调理。”
  
  容雅眼神复杂的主动握住以沫的手说:“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以沫盈盈一笑,说:“其实我都不觉得苦,以前姥姥照顾我的时候,舍不得我受一点委屈,虽然姥姥刚去的那些天,我是过得很不容易,但很快我又遇到了哥哥,回到京都认识了你们,现在就更好了,爹娘都回来了。”
  
  容雅有些感叹的说:“我觉得这事都怪你爹,把你带出去了,又不好好照顾,毕竟你才一个五岁的孩子,他也忍得下心。”
  
  以沫莞尔笑说:“我以前其实也有埋怨过爹娘,后来到了京都,知道爹是为了照顾病重的娘,便把事情看淡了,只希望爹娘都平安就好。”
  
  “这次和爹娘重遇,看着爹给我准备的那些礼物,虽然大多数都没用了,但心里却暖暖的。”
  
  乐儿好奇的问:“都是些什么啊?”
  
  以沫轻轻一笑,无奈的说:“什么都有,糖人啊!风车啊!糕点啊!各种各样的民间玩具和吃食,满满的几个大箱子!但因为每个箱子里都有吃的,所以都长霉发虫了。”
  
  乐儿笑得诧异的问:“看不出来啊!义父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容雅若有所思的说:“会犯这样简单的错误,证明你爹真的很疼你,也能说明白他这些年真的想你,这些东西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是啊!”以沫一脸幸福的回答。
  
  说完,不忘纠结的望着容雅问:“你到底原不原谅我啊?”
  
  容雅不满的睨了以沫一眼,伸手说:“你娘的字画呢?”
  
  以沫立即讨好的将事先准备的字画拿了出来,展开给容雅欣赏,并说:“你看看喜欢不,若是不喜欢的话,我让我娘再给你画一副。”
  
  容雅眉眼一挑,布满笑意的说:“怎么敢说不喜欢,这画的可是我们俩人呢!”
  
  “嘿嘿……”以沫讪笑一声。
  
  画卷上画了两位少女,旁边还提了一首赞颂友情的诗。
  
  不说两位少女的面相和以沫及容雅极其相似,就是画上的某一名少女穿的衣着,容雅也一眼能看出来,就是那天她穿去淳王府的衣服。
  
  “算了,这次就原谅你,若是再有下次,我就真的不理你了!”容雅将画卷卷起来了,这才慢慢说道。
  
  以沫喜笑颜开的保证说:“放心,肯定没有下一次了,我就是夏以沫,错不了的,不会突然又再改姓了。”
  
  容雅失笑的说:“我不是指这事啦!我说别的事情,别再骗我了,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以沫也不喜欢被人骗,总觉得被人骗,就跟一个傻子似的,被人戏弄着玩,当下再次保证说:“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但我也保证,再不会故意瞒你一些事了。”
  
  容雅嗯了一声,有些感性的说:“这次是特殊,你虽然骗了我,害我白为你伤心了一阵子,但是我猜到你可能就是白以沫时,我内心是激动的,并没有责备或者埋怨你。”
  
  以沫惊喜的搂住容雅,撒娇的说:“容雅,你真的是太好了,我好感动噢!”
  
  容雅笑得无奈的拍拍以沫的手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明白吗?”
  
  “当然当然!”以沫点头如捣蒜。
  
  容雅将以沫的手缓缓向前拉,让她坐下后才问:“你有没有和永平说清楚?”
  
  以沫笑容一垮,忧愁的说:“还没有呢!而且她最近在宫里也没有出来,我也没有机会见她。”
  
  容雅瞥了以沫一眼说:“永平就没有我这么好摆平啦!你到时候可得和她多说几句软话。”
  
  以沫说:“我知道,我也做好了准备。”
  
  容雅戏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容雅戏谑的说:“你还活着的事情,永平肯定是高兴的,她到时候生气,肯定是因为丢脸,所以你快想想,怎么哄她吧!”
  
  “丢脸?”以沫不解。
  
  听到容雅上一句话时,她高兴的露出笑容,嘴角都来不及张扬开,又因她下一句,又有所收敛。
  
  “肯定啊!你还好好的活着,她却为了替你出头,在淳王府大闹,还和你们吵架,知道真相的她不说眼泪掉下来,脸上肯定也会觉得火辣辣的。”
  
  容雅心情颇好的样子说着,还带了几分看热闹的口吻。
  
  以沫苦着小脸暗自悔恨的说:“我果然应该在回京的第一时刻就告诉你们,这样的话,永平应该也容易原谅我一些。”
  
  容雅说:“虽然是这样,但以你当时的身份,也不方便直接找我们,而这种事情,又不是一封信,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以沫咬着下唇,一脸纠结的样子。
  
  容雅笑够了,才说:“行了,你只要耐性足一点,永平也不会和你闹太久,你们认识也一年了,她的性格,你多少也是知道的,你们这事做得让她觉得丢脸了,所以她不容易哄,但也不至于哄不好。”
  
  以沫坚定的说:“这事是我做得不对,让你们为了我担心,我认错也是应该的,不管永平说什么,我肯定都会努力挽回的。”
  
  “那不就是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乐儿一副乐天的样子,完全不为这种事情担心。
  
  不过又不是她惹的祸,她本来就不用担心。
  
  以沫问:“最近我们有没有什么机会入宫?”
  
  容雅和乐儿对视了一眼说:“没有吧!皇宫设宴,并让百官带家属,我们才有机会进宫,一般新年的时候,皇宫会设有宴会。”
  
  以沫说:“这也太久了啦!真拖到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就算跪地认错,永平也不会原谅我了。”
  
  “这倒是!”容雅和乐儿异口同声的回答。
  
  以沫苦着小脸问:“那怎么办?或者我们找一个什么理由,把永平叫出宫来吧?你们最近有没有人过生辰?办一个聚会?”
  
  乐儿抢先回答:“你傻啊!我们俩都是四月的,早就过了。”
  
  容雅也说:“我的生辰也过了,要等到明年了。”
  
  以沫有点烦的问:“那怎么办?不会真要等到过年时才能见面吧?”
  
  乐儿突然想到一点,眼神发亮的说:“若是我们谁突然订亲了,我觉得不用我们说,永平都会主动出宫。”
  
  以沫翻了翻白眼,轻斥:“你傻了吧!容雅现在不可能订亲,她要是突然订了亲,冲来的不是永平,而是你小哥。至于你,想都不要想好吧!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你好意思主动去提吗?”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乐儿一脸的理所当然。
  
  以沫忙说:“你千万别冲动好吧!我觉得还是让容雅开一个品茶会,邀请永平出宫吧!我觉得眼下,你叫永平出来的机会最大,毕竟那天,你也算是和永平站在同一阵线了。”
  
  “行,我试试,等我安排好了,我就派人通知你!”容雅爽快的一口答应。
  
  想了想说:“不过以我们目前的关系,我肯定不能单独邀请你们几人,所以到时候会多叫一些人,你们不会介意吧?”
  
  以沫不在乎的说:“没事,只要到时候给我们机会,能够独处说话就行了。”
  
  “这是当然!”容雅肯定的回答。
  
  以沫和容雅的误会解开了,又对永平的事情有了想法,商量了一会儿,乐儿才慢悠悠的拿了两封信出来,一人给了一封。
  
  “我觉得我就像信鸽一样。”
  
  以沫喜滋滋的接过,容雅即使已经收到过几封这样的信了,但仍然是一副面红耳赤的样子。
  
  乐儿调侃的说:“还是不和我们分享信里的内容吗?”
  
  初次,容雅是羞涩,不好意思在将军府看信。
  
  但收到第一封信后,接下来的第二封信,她是不敢在将军府看。
  
  直到现在收到的这一封仍然是如此。
  
  离旭的信里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但是每一句都透露出他的思念,每每看得她面红耳赤,多看一眼都觉得羞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