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8、中秋约会

138、中秋约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莞尔笑说:“那我炒菜,你负责洗菜和切菜?”白苏略犹豫了下,便答:“好!”炒几样菜也不累人,最主要的是他什么都不让以沫做的话,她肯定也不愿意待在厨房里,有时间独处,他为什么要拼命推开,他又不傻。︾|厨房里,白苏将材料都拿了出来,除了正好有白素锦喜欢吃的排骨,就只有几样小菜了,如黄瓜和土豆等。“不知道你们要来,家里也没有备菜,你最喜欢吃什么菜?我在家里常备着,下次你们来了,就能做给你们吃了。”白苏刨着土豆皮时,不忘和以沫说话。以沫笑着说:“我都还好,不挑食。土豆和黄瓜我都喜欢吃,茄子不怎么爱吃。”白苏看了一眼,和黄瓜一起丢到盆里的茄子,默默的记在了心里,问:“要不今天就不要做茄子了。”以沫忙说:“没关系啊!我只是相对而言不怎么喜欢吃,并不是不吃,而且我不吃的话,你们也可以吃啊!”白苏想着家里也没有什么其他好菜了,便不多劝,只是又默默的拿了四颗鸡蛋出来,说:“还煎一个蛋饼吧!”“嗯,好啊!我煎的蛋饼可漂亮了,一会我来做。”以沫笑眯眯的说着,想着以前在杏花村时,最常吃的就是鸡蛋。白苏动作极快的将土豆切好,又把碗涮干净了,这才将勺子给了以沫,让她炒菜。想着炒完菜,手里总会有些油腻,白苏又忙在旁边的灶台上生火,烧起了水。两人一个炒菜,一个切菜,倒也配合得很好。白苏故意说起染布坊和成衣店的事情,一是为了向以沫汇报情况,二是为了多引她说话。以沫听得倒是仔细,等白苏说完后,她才柔声回答,“其实你说的我都不太懂,不过我却懂了你的意思,就是染布坊和成衣店的生意慢慢上了轨道,是吗?”白苏笑着说:“没关系,小姐不懂,我懂就好。先前由于染布坊和成衣店才接手,特别是染布坊,内里已经*,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调查整顿和招募人手,现在情况好了一些,生意也开始慢慢有了起色。至于成衣店,虽然装修后重新开业,但生意一时难以恢复夫人当年经营时的盛况。”以沫笑着鼓励说:“这样就已经很厉害了,毕竟这才开始呢!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她记得景哥哥当时有说,染布坊没有同一时间给她,是因为染布坊里的人没有除干净,但是白苏却替她要了回来。染布坊拿了回来,那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自然就要一一剔除。可是不说这些人原就是淳王妃的人,再者,他们在染布坊多年,都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一时全部大换血,也需要新鲜的血液替代才行。而且这些人选,还不能是一张什么都不懂的白纸。相信在接手染布坊时,人手方面才是白苏最大的难题,毕竟生意的话,染布坊多年下来,也积累了许多老客户,就算被折腾掉了许多,但零猫两三只还是有的。<>“小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小姐的器重,肯定好好干,将染布坊和成衣店的生意越做越好。”白苏斗志高昂的宣誓,却在下一秒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我相信你行的!不过现在我娘回来了,以后生意场上的事情,你再和我娘说就行了,反正我也不懂这些,我就不插手了。”以沫笑吟吟的说着。她原先对生意就没多大的热衷,只是这些都是她娘的产业,她想拿回来而已,现在她娘都回来了,她自然乐得全都推到娘的身上去。白苏神色微僵,不自然的问:“小姐以后都不打理生意场上的事情吗?毕竟你是夫人唯一的女儿,这些都要交到你手里。”以沫想说,她还寻思着让娘生二胎的事情,但想想和白苏的关系也不是特别亲密,说这些话就有点交浅言深了。最重要的是娘说她身体不好,不能生二胎。“这些以后再说吧!”以沫又将一个菜盛了起来,有些敷衍的回答了一句。白苏不死心的问:“那小姐以后也不会去民宅那边找我了吗?”以沫歪着脸看向白苏,白苏一时心慌,眼神闪躲了下,好在厨房里光线不算特别明亮,以沫也没有注意到。她自顾自的说:“应该不会了吧!毕竟我去找你,也没有什么事啊!不过以后我娘处理生意上的事情,来见祥伯的时候,我大多时间会陪她一起来的。”白苏心凉的闷闷应了声,接下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以沫也没有注意到白苏情绪的变化,在最后一个蛋饼也起锅后,才说:“行了,我们出去吧!”白苏忙敛心神,说:“小姐,等一下!”他动作快速的替以沫倒了热水,调了下水温,才说:“小姐先净手,我去把菜都端上桌。”“好,麻烦你了!”以沫冲着白苏一笑,心里想着,白苏倒是挺细心的。刚才炒完菜,她想擦擦手,但见灶上的抹布比她的手更油腻一些,便打消了这种想法。没想到白苏却细心的替她烧了热水,她先前还以为这热水烧来是准备等会泡茶喝的。白苏将几样菜都端上桌后,以沫已经出了厨房,他就着以沫用过的水,随意洗了洗手,没在厨房多耽误就出去了。饭桌上,祥伯笑得阖不上嘴,不时和白素锦及夏楚明说话。两人也没有一点主子的架子,对于祥伯的话,有问必答。白苏虽因以后见以沫一面难了,心里有小小的失落,但此时能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过中秋,吃团圆饭,他心里也是窃喜的。又见以沫喜欢吃的土豆并不摆在她的面前,忙趁着众人说话时,悄声的换了一下菜的位置。看似轻微的动作,连祥伯的眼都没有躲过,更何况是白素锦和夏楚明。用了膳,又喝了茶,再稍坐了一会,白素锦一家三口也起身告辞了。<>临走前,白素锦对祥伯说:“祥伯要好好调理生意,我现在才回来,生意场上的事情,你也是清楚的,没有你帮我,我一个人搞不定。”祥伯喜滋滋的回答说:“小姐放心,属下一定尽快养好身体去帮您。”人越是年纪大了,越是像祥伯这样。很怕被人说没用,更怕拖累家里人。现在祥伯身体有了起色,一心牵挂的小姐也回来了,小姐不单没有怪他这些年没有本事守住她的铺子,反而打算再次重用他,他心里哪能不高兴。白素锦在祥伯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一家三口走在街上,夏楚明低声问白素锦说:“白苏那小子是不是喜欢我们闺女?”另一处,祥伯也问出同样的话。白苏难得红了脸,满是不自在的样子。祥伯叮嘱说:“你可千万别犯傻,小小姐那样的贵女可不是你能想的,若是被小姐和姑爷发现,有你好受的。”白苏的脸唰了一下,又变得苍白。他有些难堪的说:“爹,我没有多想,我就是见小姐长得可爱,想对她好而已,我知道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爹我有分寸的,不会做一些失礼的事情。”祥伯仍旧不放心的说:“你知道就好,我看你年轻也大了,是时候该娶妻了。”白苏抿抿嘴,有点倔强的说:“我现在不娶,我现在替小姐看着染布坊和成衣店,生意都没有做起来,我没心思娶亲。”祥伯直接不理白苏的话,自顾自的说:“可惜小姐身边现在也没有得力的大丫鬟,不然的话,先去求了小姐,等到了适龄出嫁时,再直接成婚也是好的。”白苏一字一顿的说:“爹,你心里有分寸,我就是想对小姐好而已,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有什么,我知道我出身不好,我是下人之子,我不会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所以爹也别逼着我娶别的姑娘。”说完,白苏又加了一句,“爹,我先去厨房洗碗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祥伯呆在当场,即感叹又心酸。白苏不比一些大家公子差,要才学有才学,要模样有模样,可惜就是命不好,托生到了他们家。不然的话……祥伯刚想到这里,就忙敲了下脑袋,低斥:“胡想什么,小小姐那样的娇人,就该全天下最好的男子才配得起。”街上,白素锦看了一眼忙着赏灯的以沫,这才压低了声音,同样小声在夏楚明的耳边轻语:“喜欢就喜欢呗,我闺女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喜欢她的人都能绕着西夏跑两圈了。”夏楚明挑眉看了一眼白素锦,白素锦又眯着眼睛问:“你不会是看不起白苏吧?”夏楚明直言说:“也没有什么看不看得起,男子的将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是他出身不好,配不上我闺女。”白素锦轻呸了声说:“我们女人找男人,才不看出身!看的是他这么一个人,当年你求娶我时,难道就没有出身比你更好的人吗?可我最后还不是和你在一起。<>”夏楚明脸色骤变,喜笑颜开的问:“我就知道你当年很喜欢我,快说说我哪一点吸引到你了。”白素锦白了夏楚明一眼,懒得理睬。只说:“女人和男人不一样,你们男人娶妻会看女人背后的家族,但是女人大多更想嫁给一个温暖的人。因为男女看重的点不一样,细小的温柔更能打动女人。”夏楚明一脸古怪的说:“你这样帮白苏说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白素锦瞄了一眼以沫,注意到她并没有听他们说话,才娇嗔骂说:“你有病啊!当然不会!毕竟我现在又不了解白苏,我的意思是说我以后挑女婿不看出身。”“只有自己没本事的女人,才想着嫁一个条件好的男人,依附他生存。女儿要什么我们不能给她,所以她以后嫁的人,我只希望是一心待她好的男人,他的出身及家族,我并看不看重。”套句现代话说就是:你只要给我爱情就好,面包我自己会挣。夏楚明说:“也是!”但心里却想起了离修。出身不错,对以沫也够好,只是这份好能维持多久,他还得再观察观察,毕竟想娶他的闺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夫妻俩闲话了几句,便打住没再多说了。夏楚明侧目问以沫,“你喜欢哪一个面具,爹爹给你赢回来。”以沫一眼望向挂得最高的一个面具,说:“那一个爹爹能赢回来吗?”夏楚明瞥了一眼,自信满满的笑说:“沫沫这样问就是看不起你爹啊!想当年,除了你出生的第一年,我和你娘没有在中秋夜上街,以往每年我和你娘都会上街游玩,那个最漂亮的嫦娥面具每年我都会赢来送给你娘。”以沫眼神惊喜且崇拜的说:“爹好厉害啊!那爹再去把这个面具赢回来送给娘。”白素锦笑眯眯的说:“娘年纪大了,不玩面具了,让你爹赢来了送给你,你爹以前给娘赢的面具,现在都还堆在库房里长蜘蛛网呢!”以沫指的这个面具算是面具王,做工精美不说,上面还镶嵌了宝石,每年不少才子佳人为了这个面具王绞尽脑汁,可是每年都没有意外的落到了白素锦和夏楚明的手里。可见两人不单有着俊美出色的皮囊,更有着高人一等的才学。“等会爹给你娘另赢一个回来,这个就不给你娘了,爹去给你赢回来!”夏楚明笑着附和。中秋夜里,许多平时不出门的贵女,这天都有机会跟着父兄出来赏月,更何况平民百姓人家,所以这晚街上的人特别多。夏楚明护着白素锦和以沫走到面具王下的擂台前,已经有人开始猜谜底了。台上的主持一脸喜庆的问:“怎么样?还没有人猜出来吗?难道今年这个嫦娥面具送不出去了吗?”擂台和元宵夜摆得一样,也是台上直接高挂着谜语,台下任何人都能猜,只要猜中了谜语,就能将嫦娥面具摘回家。夏楚明看着谜题沉思了会,略一想就有了答案。在白素锦耳旁细语一声,白素锦点点头,夫妻俩人会心一笑。招来主办方的小厮,将答案一说,他便立刻去跟主持人说了,主持人愣了下,直接朝着夏楚明一家三口看去。然后直接笑了出来说:“我还当是谁这么快能猜到谜底呢!原来又是夏二爷及其夫人。”他们武家设这个擂台已经有快二十年了,他每年都站在这上面,亲眼看着有缘人将嫦娥面具拿去。其中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淳王府的夏二爷了。为了针对他,年年的题目真是让他们武家人绞尽脑汁,但年年的桂冠都被他轻易摘下。“是啊!你不知道我回来了吗?怎么这题目也不出难一点的?”夏楚明一脸调侃的反问。主持人脸上满是尴尬的说:“我们也想啊!”夏楚明爽朗的大笑着说:“行了,赶紧把面具拿过来吧!”主持人一脸苦哈哈的说:“这才开始,面具就被你们赢走了,接下来我们还有什么戏可唱啊!”夏楚明挑高了眉说:“行了,你们不是还有其他的面具吗?也拿出来,我还得再赢一个给我家夫人。”主持人哭笑着让小厮把嫦娥面具给了夏楚明,无奈的说:“二爷今年怎么还得赢两面啊?”他有些怀念夏二爷不在京都的日子,至少这九年中间有一半的时间,面具是没有被人赢走的。“嫦娥面具给我女儿,另外再给夫人赢一面。”夏楚明一脸骄傲的说道。主持人调侃的说:“幸好夏二爷就一个女儿,若是多几个的话,我们这个擂台也摆不下去了。”“行了,别说废话了,赶紧出题吧!”夏楚明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主持人拖不下去了,又另出了一题。第一题是最难的,夏楚明一下就答出来了,更何况这题。接过第二个面具,一看是玉兔的,觉得也不错,便递给了白素锦。“多谢了啊!”夏楚明随意的拱拱手。主持人说:“夏二爷不会自己也想来一面吧?”夏楚明说:“放心,我就不用了,多谢你的面具。”说罢,带着以沫和白素锦走离了人群。以沫兴奋的拿着面具在脸上一戴一摘,高兴的说:“爹真的好厉害噢,我看其他人都是崇拜的望着爹呢!简直不敢相信爹能连答两题。”夏楚明骄傲的回答说:“当然,也不看看你爹是什么人。”白素锦调侃的问:“是吗?你倒说说你是什么人?”夏楚明反应极快的说:“我是你的相公,沫沫的爹。”“算你会说话。”白素锦扬扬下巴,一副满意的样子。夏楚明一手拉着一个,将她们小心的护着。以沫戴着面具四下乱看,突然脚步一顿,呆呆的望着某处。夏楚明问:“怎么了?”以沫不确定的问:“娘,你帮我看看,那个人是不是乐儿啊?”白素锦顺着以沫的眼光看去,肯定的说:“对,是她。”以沫不解的问:“旁边的人,我若是没有看错,应该是温扬吧?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竟然还一起逛街赏月。”白素锦望了几眼,才出声问:“乐儿喜欢这小子吗?”以沫蹙眉无奈的说:“我不确定啊!但是她先前说了,想要嫁给温扬,说温扬武功比她好。”“怎么回事?”白素锦感兴趣的问起。以沫大致提了一下那天被温扬所救的事情。白素锦总结说:“这就是所谓的英雄情结,只是你遇到过刺客的事情,怎么没有和爹娘说过?”夏楚明也一副脸色难看的望着以沫。以沫尴尬的笑笑说:“那不是都过去了吗?而且当时追查说是南宋的刺客,想要捉我和乐儿来威胁哥哥。”夏楚明一脸古怪的笑容说:“南宋人倒是挺有味的啊!”以沫抿抿嘴,一脸无辜的样子。白素锦拍拍以沫的头,说:“沫沫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爹娘,好不好?不然爹娘会担心的。”以沫乖巧的说:“好!”但想了想又说:“那件事情因为过去挺久了,所以我也忘了告诉爹娘,我以后有什么事都和爹娘说。”“真是爹娘的乖女儿。”白素锦夫妻俩称赞的表示。白素锦嘴朝着乐儿的方向努了一下,问:“要不要去和乐儿打一个招呼?”以沫犹豫着要不要打扰的时候,乐儿跟在温扬的身边,一蹦一跳的就跑了过来,目光触及到以沫时,惊喜的叫了出来。“以沫,我就知道能遇到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