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7、两种气氛

137、两种气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么多月饼,我觉得我们今天肯定吃不完,接下来的数天,主餐不会都是月饼吧?”以沫咂舌的说道,小鼻子还一耸一耸的闻着香味,一副馋样。
  
  白素锦失笑的说:“娘特意多做了一些,一会回去的时候,带回去给你祖母和大伯母他们。”
  
  以沫诧异的‘啊’了一声,不解的望着白素锦,脸上大大的写着为什么三字。
  
  白素锦无可奈何的说:“该有的礼数不能失,至少不能主动留下话柄。”
  
  以沫仍旧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那娘为什么不让我叫她祖母?”
  
  “因为她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没有资格做你的祖母。”说起这事,白素锦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
  
  以沫还是一副傻愣愣的样子。
  
  白凝霜看不下去了,插话说:“你傻啊!那人毕竟是姑父的母妃,姑母随手做几个月饼,就能让姑父心向着你们娘俩,多好的事情啊!”
  
  白素锦啼笑皆非的说:“怎么这话被你一说,我就变得这么市侩了啊?”
  
  白凝霜傻笑两声,冲着以沫挤眉弄眼的问:“你到底明不明白了啊?”
  
  白素锦解释说:“你姐姐说得也差不多,至少我做到我一个媳妇该做的事情了,你祖母再有什么事情,她拿捏不到我的话柄,你爹的心自然就会向着我们娘俩。”
  
  婆媳相处就有这一点不好。
  
  婆婆说媳妇,相公不一定会有太大的感触,但若是反过来,相公心里定然不会高兴。
  
  毕竟谁的娘不是娘。
  
  而且淳老王妃最疼爱夏楚明,夏楚明他能和老王妃有矛盾,但不表示,他愿意看到其他人攻击或者伤害他的母妃。<>
  
  以沫问:“那我要不要叫她祖母?”
  
  白凝霜想也没想的说:“不用,你不叫她,你爹也不会说什么,在府里见了她就绕路走就是了,再说,她一个老太太,平日也鲜活出自己的院子。”
  
  她是因为夏楚明,所以在这种小事上面,不会和一个老太太计较。
  
  但是,事关以沫,她会寸步不让。
  
  “噢,好!”以沫点点头,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白素锦不想以沫为了这些破事烦心,毕竟扯开话题,说起了中秋佳节,嫦娥奔月的故事。
  
  没多时,白思渊夫妻闻着香味赶了过来。
  
  “就听下人说姑母在做月饼,我就赶紧过来了。”白思渊上前,就打算翻看月饼好了没。
  
  白素锦一下打掉了他的手说:“行了,看你馋得!月饼还没好,等会熟了,少不了你的份。”
  
  华祯笑吟吟的说:“相公每次中秋都要夸姑母做的月饼好吃,还一直嚷着可惜姑母不在京都,姑母今年回来过中秋,能吃到姑母亲手做的月饼,怕就是他最高兴的事情了。”
  
  白思渊故意板着俊脸对华祯说:“你这是怎么当我媳妇的啊?说得我像是只知道吃的猪一样。”
  
  白素锦不留情面的嘲笑说:“别说猪,说猪还污辱了它!”
  
  “姑母,我可是你亲侄儿啊!”白思渊表情甚是夸张的叫了起来,一脸痛侧心扉的样子,一手还指着白素锦,一手还捧着心脏。
  
  白素锦看白思渊耍宝了一阵,才对华祯说:“一会你派人给你娘送点月饼过去,我记得你娘以前最喜欢吃我做的蛋黄月饼。<>”
  
  “多谢姑母,娘收到月饼肯定极高兴。”华祯嘴巧的回答。
  
  白素锦话匣子打开了,又说了许多以前中秋时,开心的趣事,大多是她少女时期,五个好朋友中秋夜一起出来寻乐子的事情。
  
  等到月饼出笼,白思渊最先抢了一个,一边嚷着烫,一边就往嘴里塞。
  
  白素锦夹起一个,用刀将一块大的切成了四块小的,装在盘子里递给以沫,并说:“用筷子夹着吃,别烫着了。”
  
  “谢谢娘!”以沫高兴的接过,和白凝霜姑嫂分着吃了。
  
  白素锦在将月饼装篮的时候,以沫也喂她吃了一口,她尝了下,说:“还好,多年没做了,手艺也没生疏。”
  
  白思渊狗腿的说:“姑母做的月饼最好吃了。”
  
  白素锦笑睨了他一眼,打趣的说:“行了,以后年年都做给你吃,你就别拍马屁了,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
  
  白思渊被调侃了,脸都没红一下,只注意到了关键词,一本正经的说:“讷,姑母你说的啊!你们都听到了啊!以后要给我作证。”
  
  “行行行,给你作证。”白凝霜不耐烦的答了一句,就是华祯都忍不住加入到嘲笑白思渊的行列当中。
  
  等白素锦将要送出去的月饼装好后,白思渊也吃得差不多了。
  
  她没错过这个苦力,直接使唤说:“这两盒月饼,一盒送去给你岳母,还一盒送去李府给你兰姨,记得要亲自送到你兰姨的手里。”
  
  兰馨在李府过得不好的事情,她听沈怀珺说了。<>
  
  现在让白思渊亲自送到兰馨的手里,她也是有用意的,希望李府明白,兰馨和国公府的有关系,这样的话,兰馨在李府的状态也能得到缓解。
  
  “好咧,我保证亲自送到,不过在我回来前,你们可别把月饼都吃光了啊!”白思渊看着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相对白素锦,他更清楚兰馨的近况,毕竟李府的那点破事,在京都真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白素锦这样一说,他便懂了意思。
  
  姑母这是打算替兰馨出头了,以后李府若再敢任意糟蹋兰馨,怕也得掂量掂量了。
  
  白素锦哭笑不得的看着白思渊提着食盒就打算跑的样子,忙出声说:“吃了中饭再去送,你现在跑两个府,哪里赶得上吃团圆饭啊!”
  
  白思渊愣了下,白凝霜不留情面的直接嘲笑。
  
  “大哥,你好蠢噢!”
  
  白思渊据理力争的说:“这不是蠢,而是我听话,所以姑母发了指令,我就马上去执行了。”
  
  “行行行!你不蠢。”白凝霜笑得满面戏谑的样子。
  
  看她们兄妹斗了会嘴,白素锦才说:“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正厅里吧!再拖下去,你娘就该派人来请我们了。”
  
  “好!”以沫兄妹几人一起应话。
  
  一人提着一个食盒就去了正厅。
  
  他们人刚到,迎面碰上萧氏,她说:“你们再不来,我就要派人去请你们了。”
  
  话落,白素锦使了一个眼色,以沫几人都笑了起来。
  
  白思渊说:“娘啊!姑母还真了解你。”
  
  萧氏皱着眉,问:“你们说什么呢?笑得这么高兴?”
  
  白素锦提高了食盒说:“没什么,我特意做了月饼,里面有大嫂喜欢吃的火腿月饼。”
  
  萧氏眼神一亮,说:“你离京后,府里的厨子每年也做,但味道就是没你做得好,你大哥说你肯定会做的,今儿特意没让大厨房的人做月饼呢!”
  
  白素锦失笑的说:“我猜到了,毕竟小厨房里摆了各种各样的材料,不就是等着我做月饼吗?敢做得这么直白的也就大哥了。”
  
  “哈哈,有没有做大哥喜欢吃的凤梨月饼啊!”国公爷凑上来,直接接过食盒就开始翻了。
  
  白凝霜无奈的说:“爹,凤梨月饼在我这盒里面,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喜欢吃甜月饼啊!”
  
  国公爷瞪着白凝霜质问:“怎么跟你爹说话的,没大没小。”
  
  斥责的话音都没有落下,国公爷就已经接过了月饼,并不忘冲着里面的人叫了一声,“二弟三弟快来吃月饼,你再不来,就要被几个小兔崽子吃完了。”
  
  白二爷和白三爷一下冲了过来,身后还跟了六个小子,这架势真的有点像冲出栅栏的猪。
  
  “姑奶奶,姑奶奶……”
  
  被二嫂抱着的白家长孙白宇浩伸长了身子要往门口冲。
  
  已经两岁的小子了,份量不轻,他一挣扎,二嫂根本就抱不稳了,忙将白宇浩放到了地上。
  
  白宇浩迈着小短腿,在后面奶声奶气的叫着:“姑奶奶月饼,姑奶奶月饼……”
  
  白思渊一下将儿子抱了起来,取笑的说:“没有你姑奶奶月饼,只有你姑奶奶做的月饼。”
  
  白宇浩流着口水说:“要吃!”
  
  白思渊一下将儿子塞到了国公爷的手里,说:“爹,你孙子要吃你的凤梨月饼。”
  
  国公爷瞪着眼说:“他什么时候说了?”
  
  白思渊挑眉,满是恶意的说:“爹的凤梨月饼是甜的,最适合浩浩吃。”
  
  国公爷纠结的拧起眉,看着手里咬了一半的月饼,不情不愿的准备给浩浩的时候,白素锦笑着说:“浩浩来姑母这里,姑母给你做了一种特别的月饼。”
  
  白素锦拿出特意给侄孙做的月饼。
  
  月饼捏了一个小狗的造型,家里正好有六只。
  
  浩浩一看就笑着叫了起来,“啊啊啊,是星星点点,微微细细和渺渺小小。”
  
  白素锦看着高兴的浩浩,摸了摸他的头说:“吃完饭了,我们再吃月饼好吗?”
  
  浩浩费力的抱着食盒,摇摇头说:“不吃点点它们。”
  
  白思渊笑着调侃的说:“看吧!姑母做得这么巧,浩浩都舍不得吃了。”
  
  “是吗?”国公爷冷冷的在白思渊后颈问出。
  
  白思渊脖子一缩,往闪到一边说:“啊!时间不早了,我们快开餐吧!不然饭菜要凉了。”
  
  “你这臭小子!”国公爷骂了一口,狠狠咬掉手中的月饼。
  
  白思渊早就知道白素锦给浩浩另做了月饼,却要故意抢国公爷的,这不是摆明了在逗他吗?
  
  一屋人移步到了正厅,满满的一桌子的饭菜冒着热气。
  
  “好香啊!”白老五说了一声。
  
  “是啊!大伯母这是把我们每个人的口味都照顾到了啊!”白老五往桌上瞥了一眼,发现自家人喜欢吃的菜全在桌上。
  
  华祯笑着说:“娘和两位婶婶好几天前就开始拟菜单了呢!为了这一个团圆饭,大伙能吃得高兴,娘和婶婶花了不少心思。”
  
  白素锦笑着说:“辛苦三位嫂子啦!”
  
  萧氏三人说:“辛苦什么,最主要的是一家人高兴。”
  
  国公爷感叹的说:“是啊!高兴就好,我们一家人终于能坐在一起吃一个团圆饭了。”
  
  二爷大声叫嚷着:“来啊!把酒都给我们倒上,今天心情好,我们不醉不归。”
  
  白二夫人轻敲了他一下,说:“瞎来,这才中午,喝醉了怎么办?”
  
  夏楚明说:“二嫂,不碍事的!我也多年没有喝酒了,今天高兴,正好陪二哥喝几杯。”
  
  二夫人不让白二爷喝酒,自然是担心夏楚明在国公府喝醉了,毕竟他晚上还要回淳王府过中秋。
  
  只是离京快九年,不说时时刻刻紧绷着情绪,但也是一天不敢松懈。
  
  九年来滴酒未沾,他都快忘了酒的味道了。
  
  白二爷高兴的说:“行,赶紧满上。”
  
  夏楚明端起丫鬟倒满的酒,笑着朝着白家三兄弟敬了敬,才说:“这些年也没喝过酒,酒量大不如前,还忘三位舅兄待会手下留情啊!”
  
  白三爷笑说:“你这样很阴险啊!在喝前就告诉我们,你这九年为了照顾我妹子,滴酒未沾,你这样,我们哪好意思死命灌你酒啊!”
  
  夏楚明大笑的说:“哈哈,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这个意思就喝起来!”国公爷很是豪迈的先干了一杯。
  
  夏楚明忙将手中的一杯酒喝掉了。
  
  男人喝了起来,就是白思渊几人也加入到行列当中。
  
  以沫原先吃得高兴,但见爹一杯一杯的下肚,有些紧张的低问白素锦。
  
  “娘,爹喝这么多没关系吗?”
  
  白素锦一脸淡定的说:“放心,你爹猴着呢!他喝酒前,肯定事先喝了解毒药,每次出去应酬都这样,所以他以前还有千杯不醉的外号。”
  
  以沫一脸古怪的说:“那爹不是作弊吗?”
  
  “嗯,你慢慢就习惯了,你爹就是这么阴险的一个人!”白素锦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以沫听得一双眉都纠结起来了,默默的问:“娘,你这样说爹真的好吗?”
  
  “哪里不好了?”白素锦反问一句。
  
  以沫答不上来,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酒过三巡,饭菜都吃得差不多了。
  
  国公爷有点大舌头的说:“妹夫,你糊弄我啊?你这叫酒量大不如……嗝,前了啊?”
  
  “真的差了很多,我现在是强撑着,其实头已经晕得不行,看人也有些眼花了。”夏楚明喝了多杯下肚,脸色也泛着酒红,说话时,语带酒香。
  
  白三爷趴在桌上,口舌不清的说:“麻烦你别撑了。”
  
  夏楚明很是配合,微带迷离的眼左右看了圈,目光定定的落在白素锦的身上,傻笑的将嘴角一咧,低低哑哑的叫着:“素素……”
  
  以沫抖了抖,不解的问:“娘,爹要干嘛?”
  
  “他要抱呢!”白素锦说罢,起身朝着夏楚明走去。
  
  走到他身前,他一下抱住了白素锦,直接拿着一颗大脑袋在白素锦的胸前一脸满意的蹭着,嘴甜的说着醉话。
  
  “素素,我爱你,好爱好爱噢……”
  
  “呃!”以沫一阵傻眼的看着爹。
  
  就见娘极其熟练的拍拍他的脑袋,甚是敷衍的说说:“乖,我也爱你!”
  
  以沫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就见爹嘴上像是涂了蜜糖似的,情话就跟不要钱似的一说一大堆。
  
  “亲一个!”夏楚明翘着嘴,仰着脸。
  
  白素锦冷笑两声,往夏楚明嘴上用力一揪,问:“醒了吗?”
  
  夏楚明一立就起来了,瞪圆了眼,老实的说:“醒了。”
  
  白素锦问:“还要亲吗?”
  
  夏楚明机智的回答说:“回房再亲。”
  
  国公府其他人本来以为可以看到香艳的一幕,却来了一场戏剧化的转变,都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一场午宴,喝倒了三人,其他人都不同程度的有些醉酒感。
  
  除了白思渊因为下午要送月饼,不用喝酒,其他的六个兄弟也没有躲过去,饭散后就各自回院里睡觉了。
  
  夏楚明其实也喝得差不多了,不然也不至于做那么蠢萌的事情,所以白素锦他们没有急着回淳王府,而是在国公府又休息了一个时辰。
  
  趁着夏楚明休息的时候,白素锦把事情都安排了一下。
  
  让下人给将军府和祥伯送了月饼。
  
  虽说淳王妃已经把账册移交给她了,但她也没有急着将所有店铺都收回来,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去见祥叔。
  
  毕竟她大病初愈,夏楚明担心她的身体不经劳累,根本不许她天天看账本,也就每天上午能花半个时辰理理账,不然的话,账本她早就看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