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5、刻意刁难

135、刻意刁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儿提着以沫的胳膊,一下就将她拉了起来,问:“刚才潘小姐都和你说了什么?”
  
  以沫看了一眼潘尔岚,实话实说的将刚才的话复述了一次,并好奇的问:“潘小姐把白以沫说得这么不堪,为什么你们还和她玩得好啊?”
  
  乐儿鄙夷的说:“那是因为潘小姐在故意挑拨你和永平的关系,她说的话都是不实的,她这人最喜欢你搬弄是非了。”
  
  丞相夫人坐不住了。
  
  程氏却是先一步出声喝斥了乐儿。
  
  这闹剧也就停了下来。
  
  没多久,丞相夫人就带着潘尔岚先一步离开了。
  
  讨厌的人一走,乐儿又活了过来。
  
  三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窃窃私语。
  
  以沫最担心的还是怕永平和容雅不原谅她,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不原谅她,未雨绸缪的向凝霜和乐儿支招。
  
  乐儿边吃边说:“容雅我是不知道了,她喜欢什么,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一些,但是永平嘛!我觉得你弄点好东西给她吃,应该就能哄好吧?最好是她没有吃过的,这样她的怨就会小一点。”
  
  以沫拧着眉,无奈的说:“你确定美食能够打动永平?”
  
  乐儿耸肩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试试总行的吧?”
  
  以沫叹息,也只好这样了。
  
  至于容雅的问题,她又是一叹说:“据我所知,容雅最大的愿望就是见一见我娘,她很崇拜我娘的。”
  
  白凝霜坏笑的说:“但是你刚才的提议已经被容雅拒绝了呢!”
  
  以沫苦着脸说:“我还以为容雅很好哄呢!”
  
  乐儿咬着筷子说:“其实我也这样觉得。”
  
  以沫长长一叹,乐儿附和的跟着低叹了一声。
  
  白凝霜失笑的说:“行了吧!她们俩这样,都是为了你,对她们而言,你还活着比其他什么都重要,她们虽然一时会不高兴,你只要多哄两次,我保证她们绝对什么火都会消了。”
  
  乐儿若有所思的说:“凝霜说得不错,若是换了我,我虽然会很生气你骗了我,但静下来,我也会很庆幸你骗了我。”
  
  白凝霜和乐儿,一左一右的哄了几句,以沫也不再那么担心了。
  
  眼下也就剩一个问题,她皱巴着小脸问:“可是永平已经回宫了,怎么办?”
  
  乐儿满不在乎的说:“就先哄好容雅啊!反正永平早晚会出宫,而且她现在正恼着,晾她几天,再跟她说正好。”
  
  白凝霜说:“是啊!而且过几天就是中秋宴了,宫里会举办宴会,到时候我们就能见到她了。”
  
  以沫想了想说:“那一会你们把容雅请过来,我到水池前面等你们?”
  
  “好!”乐儿和凝霜应下。
  
  等她们用完饭菜,再想找容雅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人影了,后来乐儿一问,才知道她借口身子不适先回了临阳侯府。
  
  以沫对此,有点失望。
  
  但就像白凝霜说的一样,她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了去,不差这几天,误会总能解释清楚。
  
  白素锦身体还在康复中,夏楚明早就叮嘱过她,让她早点回去休息,所以客人没走,以沫就扶着白素锦回了院。
  
  等到夏楚明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了。
  
  夏楚明身上飘着酒香,一副微醺的样子。
  
  “我刚刚看到了六皇子,倒是长得一表人才啊!就是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夏楚明见到以沫娘俩就说了起来。
  
  白素锦挑高了眉眼问:“所以你想说什么?”
  
  “就是想说,看着挺不错的一个少年,就这样短命,有些可惜。”夏楚明接过以沫倒来的热茶,喝了一口才说。
  
  白素锦问:“怎么?他的病,你能治?”
  
  夏楚明喝完了茶,将空茶杯递给以沫,并回答白素锦的问题。
  
  “不知道,你还没有给他把脉,他刚才也没有提起这事。”
  
  以沫有点好奇的说:“原来六皇子来了吗?”
  
  夏楚明说:“是啊!”
  
  不过他设宴时,故意将男女席隔得远一些,就是不想让六皇子和以沫见面,直白的说,夏楚明现在防着所有适婚男子接近他的宝贝女儿。
  
  “噢!”以沫不怎么在意的答了一句,正好林嬷嬷端了热水过来给夏楚明擦脸。
  
  以沫主动接过,揉了揉帕子又递给夏楚明。
  
  夏楚明一脸感叹的说:“有闺女就是幸福啊!”
  
  “那是因为我们闺女孝顺。”白素锦宠溺的看着以沫,嗔了夏楚明一眼,一脸骄傲的说道。
  
  以沫对此,十分淡定,毕竟有些事情习惯成自然。
  
  看爹回来了,再加上时间也不早了,她便说:“爹娘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屋里休息了。”
  
  白素锦忙出声说:“乖女今晚就跟娘睡,让你爹睡书房去!”
  
  刚才白凝霜跟着萧氏她们回了国公府,以沫知道娘这是担心她一个人会怕。
  
  一脸满足的笑说:“娘不用担心,我一个人睡,没有问题的!”
  
  白素锦不放心的说:“你确定没有问题吗?”
  
  以沫笑了笑,说:“娘,我先回屋里休息了,你也早点睡!”
  
  白素锦仍旧不放心的样子,忙说:“楚明,你送乖女回去。”
  
  “嗯!”夏楚明应声。
  
  就算白素锦不说,他也会这样做。
  
  对于父母的溺爱,以沫没法拒绝,只能享受。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不免抱怨的说:“爹,其实我已经不小了,你们不用这样担心我的。”
  
  夏楚明叹息一声,解释说:“孩子再大,在爹娘的眼里,永远都是孩子!更何况你当年离开我们的时候,还是一个只会撒娇的小姑娘,一眨眼都长得这么大了,但是我们的记忆却仍停留在你小时候,特别是你娘。”
  
  “嗯!我是怕娘累着!”以沫如实的说出心中所想。
  
  白素锦昏迷了快九年。
  
  其实她也一直在努力适应,只是白素锦不喜欢说这些事情而已。
  
  毕竟谁愿意接受,不过睡了一觉,女儿就跟拔秧苗似的,突然长大了九岁。
  
  一家三口在一起也才两个月的时间,彼此都在互相摸索怎么样和对方相处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和对方相处更合适。
  
  夏楚明笑着说:“你就由着她吧!她这样她会更高兴一些!”
  
  做父母的,能替儿女操心,也是一种幸福。
  
  以沫笑着问下,换了话题,问起六皇子的事情。
  
  夏楚明防备的问:“怎么?你很紧张他的病情?”
  
  以沫拧了眉说:“也不是紧张不紧张,只是说毕竟是认识的人,若能治好的好,自然希望他的身体康复。”
  
  夏楚明见以沫说得坦荡,没有其他情愫的样子,才放下心说:“六皇子若向我求救,我又能治的话,自然会全力医治,但他没说,我也不会上赶着去治。”
  
  以沫懂,毕竟求医求医。
  
  哪有大夫求着病人看诊的。
  
  父女俩说着话就到了汀兰阁,夏楚明一路将人送到了屋里,又细细叮嘱了几句,这才回屋。
  
  次日,以沫起床,梳洗后就去了娘的屋里,准备用早点,却见淳王妃也在。
  
  “伯母。”以沫乖巧的叫了一声。
  
  淳王妃笑问:“这么早就起身了啊?昨晚有没有休息好啊?”
  
  “嗯,睡得挺好的,特意过来陪母亲用早点。”以沫一板一眼的回答,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淳王妃夸奖说:“真是孝顺的孩子。”
  
  以沫腼腆的一笑,没再答话,淳王妃也没再多说。
  
  她侧目和白素锦说:“这些年的帐本都在这里了,你若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随时派人来问我。”
  
  “嗯!麻烦大嫂了。”白素锦客套的说着。
  
  淳王妃寒暄了几句,没有多坐就走了。
  
  以沫人看着满桌子的帐本,咂舌说:“这要看到什么时候啊?”
  
  白素锦挑眉问:“有兴趣学吗?娘教你。”
  
  以沫讪笑一声,问:“可以不学吗?”
  
  “当然可以啦!”白素锦拍拍以沫的手,甚是宠溺的样子。
  
  女儿想做什么,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她都不会反对。
  
  虽然以后铺子早晚要交到以沫的手里,以沫看得懂帐本最好,但以沫若是没有兴趣的话,她就培养几个能干的管事,反正她还年轻,多的是时间替女儿铺路。
  
  以沫有点羞涩的说:“没啦!如果娘觉得我需要学,我就学啊!”
  
  白素锦心疼的说:“没有什么需不需要学,不想学就不用学,你今天一个人在府里打算怎么打发时间?”
  
  她其实很想女儿任性一点。
  
  毕竟都是当过人家闺女的人。
  
  她当年在国公府,万般宠爱,向来我行我素,哪像以沫这样,带了点小心翼翼,就是和她说话也不大方,一副有所保留的样子。
  
  以沫说:“我想请夏玥来我屋里坐坐,她先前说教我纳鞋底的,正好借着这机会,和夏玥认识认识,还能给爹娘一人做一双鞋子呢!”
  
  白素锦问:“你也不会女红吗?娘也不太擅长呢!”
  
  以沫失笑的说:“姥姥有告诉我,还叫我千万不要跟娘说。”
  
  白素锦轻睨了眼,说:“贾嬷嬷趁我不在就说我坏话!”
  
  以沫维护的说:“没有呢!姥姥说娘是全天下最本事的女人了,还说我以后一定也要像娘这样出色才行。”
  
  “傻闺女!”白素锦捏了捏以沫的脸颊。
  
  侧眸对林嬷嬷说:“把早膳端进来吧!”
  
  说罢,她又问以沫,“是不是饿了?”
  
  以沫说:“还好!”
  
  她每天早上起来喝一大杯温水,喝不能充饥,但也能顶顶。
  
  没多时,早膳端了上来,母女俩人有说有笑的用了早点。
  
  之后,看白素锦要打理账本,以沫就没有多耽误时间,直接派人去请夏玥到汀兰阁了。
  
  夏玥有点拘谨的来了,见面就说:“没想到四姐姐真会请我过来。”
  
  以沫请夏玥坐下后,才笑着说:“自家姐妹自然要多走动了,五妹妹以后没事就来我这汀兰阁多坐坐,我一个人闲着也挺没趣的。”
  
  夏玥嘴角扬起小小的弧度说:“先前表小姐都在,我没好意思来打扰,但是纳鞋底的针线布料我都准备好了,四姐姐你看看喜欢不?”
  
  “玉树。”夏玥说完,就叫了一声跟她同来的丫鬟。
  
  丫鬟手里抱了一个簸箕,忙端着上前,放到了以沫的面前。
  
  以沫笑着看了看,说:“五妹妹正是有心了,我这里正好没有布料呢!”
  
  夏玥浅笑说:“四妹妹喜欢就好。”
  
  以沫在簸箕里挑了两块布说:“这两个颜色好,一个做给我娘,一个做给我爹,我能不能贪心的一次拿两块布?”
  
  “可以,原就是给四姐姐准备的!”
  
  夏玥虽不爱说话,但有一颗玲珑心。
  
  她想着以沫学纳鞋底,应该也是做给爹娘,便准备了几块不同颜色的布料,让她选择。
  
  以沫欢喜的说了声谢谢,就催着夏玥教她纳鞋底。
  
  夏玥教的时候很仔细,以沫学的时候也很认真。
  
  再加上以沫本就会女红,先前藏了下拙,后来见夏玥眼尖,藏不住了,也就索性不藏了。
  
  夏玥有些尴尬的说:“原来四姐姐的女红这么好。”
  
  以沫解释说:“看五妹妹可爱,想叫你来玩,又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希望五妹妹不会见怪才好。”
  
  夏玥说:“不会!以后四姐姐若是不厌我的话,我常来。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我常来。”
  
  “好啊!我们可以一起练练字,做做女红。”以沫欢喜的应答。
  
  偌大的一个府邸,若是没有一个谈得来的姐妹,她也会挺孤单的,毕竟她现在是淳王府的四小姐了,也不能天天不落家门的跑出去。
  
  以沫和夏玥谈得来,想留她用膳,但一听要去白素锦的院里,夏玥就拒绝了,只说下午再来。
  
  以沫见说了没用,便没多劝,只是吃饭的时候,把事情和白素锦说了一下,等到晚上的时候,林嬷嬷便送了四匹上好的锦布和一套首饰去了夏玥屋里。
  
  夏仪听说了这事,特意过去嘲讽了夏玥几句,直说她是一个有眼色的人,懂得巴结二房。
  
  夏玥当着夏仪的面没什么,但回身就去找了房姨娘。
  
  “姨娘,四姐姐可能有点喜欢我,婶婶刚才给我送了礼物。”
  
  房姨娘赞赏的说:“你四姐姐看着人不坏的样子,她若是喜欢你,你多和她走动。”
  
  夏玥面有苦色的说:“四姐姐说话很温柔,又喜欢笑,我也挺喜欢她的,只是和四姐姐走近,三姐姐说话特别难听。”
  
  房姨娘冷哼一声,“她说话好听过吗?”
  
  夏玥垂眼不语。
  
  房姨娘劝说:“好了,你不要想这么多,姨娘肯定不会害你的!虽说你的婚事是王妃做主,但是你若能讨得二夫人的喜欢,将来王妃若是随便将你许人,有二夫人一句话,也能改变命运,姨娘在王妃面前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就是希望你能有一门好姻缘。”
  
  夏玥看了一眼房姨娘,低语:“姨娘,我明白了,我会听你的话!好好和四姐姐相处,尽量让她喜欢我。”
  
  姨娘原就是淳王妃的陪嫁丫鬟,当年淳王妃和白素锦的事情,她知道很多,这些年来,她听姨娘的话,也一直过得顺遂,除了被三姐姐偶尔奚落几句。
  
  “嗯!这才乖!”房姨娘赞赏了一句,又询问她这些日子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好生关怀了一番,才让她早点回去。
  
  夏玥就没有多留,直接回了屋。
  
  如此过了两日,眼看快到八月十五了,以沫估计着要去国公府了,隔天用早膳的时候,就听娘说起这事。
  
  “等会我们一起用了早点就直接去国公府了,一直住到八月十五日中午才回来。”
  
  以沫歪着小脸说:“住三天吗?那我收拾一下衣服。”
  
  白素锦笑着说:“不用了,你舅舅来信说他都给你准备了,你什么都不用带,直接过去就行了。”
  
  以沫笑得像偷腥的猫儿似的说:“舅舅真是大手笔,每次去国公府,他都要给我准备好多礼物。”
  
  白素锦说:“这是当然的啊!毕竟中间欠了你九年的礼物没有给呢!”
  
  以沫咧嘴一笑,又趁机说了了国公府的几句好话。
  
  用过早点后,一家三口就直接出发去了国公府。
  
  出门前,以沫好奇的和白素锦小声嘀咕:“我们出去住三天,不用跟祖母说一声吗?”
  
  白素锦拍拍以沫的脑袋说:“这事你不用管,反正你爹会说的!”
  
  以沫乐得不用面对老王妃,高兴的将事情抛到脑后。
  
  马车到了国公府,就见白凝霜兄妹在门口候着,她下车直接抱住了白凝霜,撒娇的说:“姐姐,想你哟!”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