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5、刻意刁难

135、刻意刁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儿一脸狐疑的瞅瞅白凝霜又瞅瞅以沫,完全不相信两个月的时间,字能有多大的进步,反正给她两个月的时间,字原该多丑就还是多丑。
  
  白凝霜也不清楚,但看姑母信心满满的样子,想着这两个月以沫和姑母在一起,姑母肯定对她的字有所指点,当下越发肯定的朝着乐儿点点头。
  
  “好,你就写字!”
  
  就在白凝霜和乐儿眉来眼去的时候,永平已经发了话。
  
  以沫微微一笑,吩咐丫鬟准备笔墨纸砚。
  
  由于先前不少人认识落夏,她这次特意没让落夏露面,免得到时候被一些闲人像看猴子似的打量。
  
  不多时,丫鬟拿了笔墨纸砚过来人。
  
  永平迫不急待的说:“难道你不知道以沫的强项就是写梅花篆字吗?”
  
  以沫笑吟吟的说:“听说了,而且写得挺不错的。”
  
  永平不满的说:“什么叫不错,明明就是很好,至少我没有看到过比她写得更好的了。”
  
  以沫无奈的笑着说:“那等会你可能就能见到了。”
  
  “自大!”永平甚是厌恶的看着以沫。
  
  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觉得对方呼吸都是错。
  
  永平现在看夏以沫就是这样。
  
  以沫心里微微一叹的同时,却又有些高兴。
  
  毕竟哪天她真的不在了,有永平这样一个朋友怀念她,会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以沫执笔写字的时候,永平就上前站在一旁,像是怕以沫会偷龙转凤似的,一定要看她一笔一画的写出来。<>
  
  只是这越看,永平的脸色就越难看。
  
  她虽然和乐儿一样,不喜欢读书写字,但到底是嫡公主,皇后怎么会允许她无才无德。
  
  就如乐儿一样,有些东西再不乐意,她身为离家大小姐,她该学的都得学会,不说比别人强,至少不能是最差的那一个。
  
  “可以吗?”以沫随手写了一首简单的诗,然后侧身问向永平。
  
  永平脸色难看的盯着桌面上的字,一副恨不得将其烧穿了的样子。
  
  容雅此时上前,看到以沫写的字,微微愣了下,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永平回过神,一下拉住了容雅,使着眼神问:“你说,是白以沫写得好,还是夏以沫写得好。”
  
  容雅看了看字,又看了看以沫的脸。
  
  对上以沫笑的样子,她下意识的抬手搭了一个,从自己手背上望去,就有如以沫蒙了面纱一样。
  
  看容雅的动作,以沫的笑容顿了一下的同时,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选择,极快的冲着容雅眨了下眸子。
  
  容雅一怔,被永平不满的摇了下,才呐呐的说:“以沫写得好。”
  
  永平当下一脸满意的冲着夏以沫说:“看,容雅也说以沫写得好!你以后不许叫这个名字了。”
  
  以沫浅笑的说:“我也叫以沫啊!容雅小姐并没有说是哪一个以沫写得更好一些,而且你若想我心服口服,你得拿出她先前写的字体做对比,我真的输了,我才会认啊!”
  
  永平抿着嘴,她又不喜欢练字,哪里会要以沫写过的字帖。<>
  
  晃了晃容雅的胳膊,小声问:“你那里是不是有以沫的字帖?”
  
  容雅犹豫着,以同样小的声音回答说:“夏以沫写得好一些,你确定要我把以沫先前的字帖拿出来。”
  
  永平有些挫败的说:“算了!”
  
  说罢,又恨铁不成钢的说:“以沫也太不争气了,竟然输给了这个人。”
  
  容雅觉得理所当然的回答了一句,“这是肯定的啊!毕竟梅花篆字体是夏二夫人创出来的,夏四小姐是她的女儿,她自然是手把手教的啊!”
  
  永平说:“这也太不公平了啦!”
  
  容雅回以一个无奈的表情。
  
  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讲。
  
  而且永平也是最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她是最会投胎的人,爹是皇上,娘是皇后,她自出生就过得顺风顺水。
  
  这一生若没有太大的变数,她会如此安逸的过一生。
  
  “你们俩讨论完了吗?”以沫好笑的看着永平和容雅。
  
  她们俩人竟然旁若无人的讨论起来了,难道她们不知道这院里所有人的眼睛都望着她们,等着一个答案吗?
  
  “你写得略胜一筹。”容雅想了想,才有此回答。
  
  她觉得刚才夏以沫对她眨眼,并不是偶然。
  
  只是她不敢做这样的猜测罢了。
  
  就像所有人都觉得,以沫没可能先回家探路,而且不住淳王府,却要在将军府寄人篱下。<>
  
  永平瞪了容雅一眼,却没有反对她的话,只是不满的冲着以沫说:“算了,这次就饶了你,下次不要撞到我手里,否则的话,绝对没你好果子吃。”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其实我们可以试着做朋友,毕竟我们都姓夏,不是吗?”
  
  永平没形象的呸了一声,说:“就你,也配当我永平公主的朋友,姓夏又怎么样,你以为就是本宫的姐妹了吗?本宫告诉你,你以后见了本宫得行大礼。”
  
  以沫翻了一个白眼。
  
  没想到永平竟然摆起了公主的谱。
  
  从来没听永平在她面前自称过本宫,突然一听,还真是不习惯。
  
  不过眼前,也只能含含糊糊的回答一声。
  
  而后马上转移注意力,对容雅说:“我听姐姐和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容雅说:“我听姐姐和乐儿说,你很喜欢我娘创的梅花篆字体,你要不要也写几个字,趁着我娘在,让她给你指点一下?”
  
  容雅看了一眼以沫,又看了一眼她身后不远处,和她长得极为相似的少妇,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不用了。”
  
  以沫笑容一顿,疑惑的问:“为什么?”
  
  永平哈哈一笑,故意挤兑的说:“你当你们多了不起是吧?还指点一下呢!我告诉你,我们容雅可是京都第一才女。”
  
  容雅脸皮微红,扯了扯永平。
  
  她可没脸在白素锦面前自称京都第一才女。
  
  毕竟她们这样为难她的女儿,若是她看不过眼,要替女儿出气,她随便出几道题,她们若是答不出来,就丢脸丢大了。
  
  别说往后一年不用出门了,只怕接下来的三年都得避免这样的场合,否则的话,见面就会被人提出笑话几句。
  
  “怕什么,本来就是!”永平完全不懂容雅的心思,被容雅扯了一下,她反而说得更大声。
  
  容雅红着脸,忍不住朝白素锦的方向看去。
  
  只见她笑容满面的和同桌的人说着话,对这边的事情,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她当下不免觉得奇怪。
  
  白素锦怎么对自己的女儿漠不关心?
  
  难道她觉得她的女儿一定不会吃亏吗?
  
  即使对上的人是公主和侯府小姐?
  
  “真的不用了吗?”以沫再次确认。
  
  容雅坦白的说:“不用了,我有一个朋友写了份字帖给我,我觉得她写得也不错,我照着她的练就好。”
  
  以沫愣了下,突然有感而发的说:“她有你们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幸运,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和你们做朋友。”
  
  原她想容雅温温和和,她把真相和她说明白,她应该就不会生气。
  
  可是眼下,看容雅这副拒绝的样子,明显也是为了白以沫,她当下就有些没把握了。
  
  “你想都不要想,你这人怎么这样贪心,只要是她拥有过的,你都想要,是不是?难怪凝霜和乐儿一下就被你哄得服服帖帖。”永平龇牙咧嘴的朝着以沫娇斥。
  
  以沫对她的胡搅蛮缠真的是好气又好笑。
  
  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明面上,永平是公主,她不能说过分的话。
  
  暗地里,永平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以沫,她感动都来不及,哪里敢置喙其他,她还怕永平知道真相后和她没完没了呢!
  
  一时三人对立而站,显得有些尴尬。
  
  临阳侯夫人见容雅掺和在这里面,早就坐不住了,这时候趁机出来打圆场,说:“夏四小姐真是写得一手好字,果然是有其母就有其女。”
  
  “可不是吗?”其他几位夫人识趣的附和。
  
  话题一下就移到了以沫的身上。
  
  她们一家三口原就是今晚的主角,再加上以沫露的这一手,在场的人也不吝啬的对她多称赞了几句。
  
  以沫笑脸相问:“要不我们先吃了饭菜再说其他的事情吧?不然饭菜都凉了,就不好吃了。”
  
  乐儿这时候也上前,挽住永平的胳膊说:“是啊!我们先吃饭吧!我刚才偷尝了几口,淳王府的饭菜可好吃了。”
  
  永平白了乐儿一眼,惦记着她‘忘恩负义’的事情,语气不好的说:“又什么好吃的,难道淳王府的饭菜会有京里的好吃吗?”
  
  乐儿也不恼,没心没肺的说:“两种味道啊!好了啦,你就别不高兴了,快坐下来吃。”
  
  “我不吃!”永平一下甩开乐儿的手,微红着眼眶说:“你太没义气了,亏得那时候还天天和以沫住在一起,她才走一个多月,你竟然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和这个替代品玩得这么好,以沫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难过的,你爱吃你自己吃一个高兴吧!反正我不会吃的。”
  
  永平说完,推了乐儿一下,气呼呼的就冲走了。
  
  她长这么大,除了乐儿,也就以沫这个朋友能玩到一起去。
  
  朋友对永平而言,是珍贵而稀少的,失去一个就少一个,因此,她才如此难过,甚至对乐儿的满不在乎表示愤怒。
  
  永平说话的声音很大,旁边的人都听得清楚。
  
  一时之间,别说以沫尴尬了,就是乐儿也立在中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白素锦却在这时候出声说:“果然还是年轻好啊!我们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一天到晚闹着不理这个,不理那个。看你们这样斗嘴,我都忍不住想感叹一声,年轻真好!”
  
  沈怀珺偷笑的说:“当年你就喜欢这样,自己不喜欢的人,还不许我们和她们说话。”
  
  兰馨附和的说:“可不是吗?害得我们每次和别人说话前,都得先问一问,免得她私下和你有什么恩怨,我们不知道。”
  
  白素锦笑得大方的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可接受不了,我的好姐妹和我讨厌的人卿卿我我。”
  
  沈怀珺取笑的说:“哪里是不许卿卿我我啊!明明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能说,好不好!”
  
  以沫回到白素锦的身边,感兴趣的问:“原来当年娘是这样的啊!我都没有听娘说起过。”
  
  沈怀珺斜着眼神,说:“你娘当年活得可任性了,简直就……那话怎么形容来的?”
  
  沈怀珺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说,侧目问向兰馨。
  
  兰馨捂嘴说: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馨捂嘴说:“就跟山上的土霸王似的,她说什么就得是什么,很是**。”
  
  白素锦不怒反笑,不怀好意的问:“既然我这么难侍候,你们当年怎么死乞白赖的要和我一起玩?”
  
  “还死乞白赖呢!你也要点脸好吗?”兰馨咧嘴,笑着反驳。
  
  一时间,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
  
  彼此斗嘴,互相亏损。
  
  但却不会因此伤害友情。
  
  白素锦得意的说:“哼,我知道你们是爱我,所以才天天赖着我,想和我一起玩。”
  
  沈怀珺和兰馨对视一眼,特别给面子的说:“是是是,我们好爱你噢!”
  
  这样的对话,当年每隔一两天就会来一次。
  
  一声爱,已经好多年没有说出口过。
  
  今天一说,倒敢觉得顺嘴。
  
  白素锦仰面娇笑。
  
  她当年是任性,但是却不自私。
  
  她对沈怀珺四人的好,更是有目共睹,也正是她的付出,所以沈怀珺她们才会对她多有包容。
  
  “你们说话就像小孩子似的!”以沫哭笑不得的开口。
  
  她都不知道娘和姐妹说话,竟然是这样的,她还当娘只有在她面前,才会如此,原来娘在谁面前都是这样啊!
  
  沈怀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表示,“没办法,你娘就是长不大,数十年如一日啊!”
  
  白素锦低低笑着,并不解释。
  
  昏睡了快九年。
  
  对她而言这九年是空白的。
  
  若不是楚明告诉她,她根本不会相信,她觉得她只不过是睡了一觉罢了。
  
  说白了,她现在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心理年纪却只有二十多岁。
  
  “行了,你也去坐着吧!别站在娘这里了,多吃一点,好好招呼你的朋友。”白素锦笑着和沈怀珺及兰馨斗了几句嘴,便让以沫去坐。
  
  以沫点了下头,就朝着乐儿和凝霜那桌子走去。
  
  一桌十人,除了乐儿和凝霜,桌上还有另一位熟人潘尔岚。
  
  她刚坐下,潘尔岚便迫不急待的和她攀谈起来,告诉她说:“你得罪了永平公主,你以后要小心一点。”
  
  以沫一怔,她和潘尔岚几次见面都没有好脸色,突然被潘尔岚如此温情的提醒,颇有些不自然。
  
  但想到现在她是夏以沫,初次见面,两人并没有龌龊,忙露出笑容说:“多谢姑娘提醒。”
  
  潘尔岚大方的说:“我叫尔岚,我爹是潘丞相,你才刚回京都,若有什么需要,只管找我。”
  
  以沫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便迅速低下脸,她怕再与潘尔岚对视,会忍不住露出究竟的目光,到时候肯定会引起潘尔岚的注意。
  
  “哎,说来你也是倒霉,明明你才是淳王府的四小姐以沫!早在十三年前,满京都的人都知道你叫以沫了,却突然被一个半途而来的人抢了名字,如今还引得公主对你仇恨,也是挺冤的!”潘尔岚十分感叹的说起。
  
  以沫愣了下,没有配合潘尔岚问白以沫的事情。
  
  潘尔岚等不到,就自己说了起来。
  
  自她嘴里说出来的白以沫,就是一个充满心机的小姑娘,不单会勾女人还会勾男人,总之是一无事处。
  
  乐儿听不下去了,筷子一摔,怒斥:“你娘没教你规矩啊!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少叽叽歪歪行吗?”
  
  乐儿向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在京都贵妇眼里,她也不是一个淑女,更不是一个好儿媳的选择。
  
  可是潘尔岚不同,这会被乐儿大声抢白,脸色胀得一阵红一阵青,还不能说一些恶言相向的话。
  
  她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表露出温柔的问:“离小姐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乐儿冷笑的说:“怎么?人话都听不懂吗?”
  
  潘尔岚撑着僵硬的笑容,说:“离小姐说话不要太过分了,我容忍你是因为我的修养不允许我对你说脏话,但你也得有点自知之明,别把市井学到的那一套,用在这里。”
  
  乐儿大笑几声,阴恻恻的笑问:“相对你这种喜欢背后说人闲话的人,我倒更愿意学市井那一套!白以沫已经不在了,你还一直在夏四小姐面前说她的坏话,挑起她和永平公主的矛盾,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姑娘家最忌讳口舌。
  
  乐儿这话一出,坐在不远处的丞相夫人都急了。
  
  但是她的身份摆在这里,两个小辈吵嘴,她一个长辈哪有脸面这时候去插手。
  
  “你不要血口喷人!”潘尔岚面红耳赤的反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