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4、旧友相会

134、旧友相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闺女长得可真好看!”白素锦细心的替以沫描眉画眼完,高兴的往她脸颊上重重的轻了一口,才自得其乐的感叹了一句。
  
  以沫微红着小脸,仰面说:“娘才是真好看!女儿以后也能长得像娘这样看就好了。”
  
  白素锦心满意足的捏捏以沫的小脸,觉得手感特好,又多捏了几下,笑眯眯的说:“乖女以后肯定比娘更出色。”
  
  “不可能,娘是最出色的!”以沫嘴甜的说着,完全一副小马屁精的样子,哄得白素锦极高兴。
  
  白凝霜坐在两人前面,看她们母女如此,有些哭笑不得的说:“行了行了,你们俩都好看,就我最丑了。”
  
  以沫歪着小脸,坦率的说:“姐姐也就比我们难看一点点,比起其他人,你还是极好看的。”
  
  白凝霜眉眼一挑,上来就搔以沫的痒,嘴里大笑着:“好啊!翅膀硬了啊!敢笑话姐姐了。”
  
  以沫哈哈的笑着,朝着白素锦的怀里滚,并讨饶的说:“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是最好看的,我再也不敢说你长得比我们母女丑了。”
  
  “你还说,你还说!”白凝霜又挠了以沫几下。
  
  白素锦见以沫眼角笑出了泪花,才伸手阻止说:“好了,再闹,妆又要重新画了。”
  
  白凝霜忙收手,以沫缓缓起身,由着白素锦用帕子替她压了压眼角,不忘埋怨说:“都怪姐姐,闹起来跟孩子似的。”
  
  白凝霜一脸戏谑的看着以沫,调侃的说:“这是真长本事了,是吧?”
  
  以沫小脸一变,忙讨好的说:“怎么会,姐姐最好了,爱你哟!”
  
  白凝霜故意嫌弃的说:“你别把姑母对你说的话用在我的身上好吗?好肉麻啊!”
  
  她这几天就听到姑母对以沫说了几次。<>
  
  刚开始听到,吓得人都傻了,后来就习惯了,这是姑母表示爱意的方式。
  
  而以沫看她惊诧,便故意闹她,时不时来一句,“姐姐,爱你哟!”
  
  每次听得她哭笑不得,恨不得将以沫揪到怀里,好好的蹂躏一番。
  
  “哈哈,娘说的啊!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说出来,姐姐,爱你哟,爱你哟,爱你哟!”
  
  以沫闹着满屋里叫了起来,白凝霜跟在她的后面想堵上她的嘴,但奈何以沫直接把落夏扯到身前,有她在,白凝霜根本碰不到以沫。
  
  姐妹俩人在屋里闹了会,林嬷嬷端了甜点过来,白素锦便出声制止了两人。
  
  “好了,别玩了,先来吃点东西。”
  
  白素锦出声,姐妹俩人乖乖的上前,也不再如孩童般闹着满屋里追着跑。
  
  “一会将军府的人就要来了,可不许再胡闹了啊!”白素锦满脸笑容,并不严肃的训了一句。
  
  以沫和凝霜都没当一回事,反而缠着问:“乐儿她们什么时候来啊?”
  
  白素锦无奈的笑说:“我又不是她们,我哪里会晓得,不过你们不是和乐儿关系好吗?她应该会早一点到来。”
  
  离修救了夏楚明一命,等于间接也救了白素锦,再加上他先前对以沫的照顾。
  
  与情与理,淳王府都要高看将军府一眼。
  
  至少白素锦夫妻俩要做表率。<>
  
  以沫认同的说:“倒是,乐儿坐不住,肯定会早早的就催伯母她们出门。”
  
  如她所想的一样,将军府里,乐儿上窜下跳的催促着:“你们快一点,快一点啊!”
  
  程氏和阮氏颇觉得无奈,程氏更是出言训斥说:“以沫又不会跑掉,你着急什么?”
  
  小初才五个月大,又是出门做客,阮氏自然不会带他出门。
  
  不带他出门的前提下,肯定就得跟奶嬷细细叮嘱清楚,哪像乐儿一个小姑娘,换身漂亮的衣服,说出门就能出门了。
  
  不过即使如此,程氏和阮氏也心急见到以沫,早早的起身收拾,巳时刚过一会就陪着乐儿到了淳王府。
  
  以沫事先跟门房打了招呼,让将军府的人来了就直接通知她,并把人往后院里请。
  
  所以当乐儿她们进府的时候,以沫已经得到了消息,和凝霜一起,自后院里出来迎接她们。
  
  “离夫人、离少夫人,离小姐,有礼了,家母在内院等候多时了。”以沫见到她们三人,压下心中的欢喜,标准的行了一个礼。
  
  乐儿正准备迎上去的动作生生顿住了,颇矜持的点点下巴。
  
  程氏看着乐儿的样子,笑了一下,才对以沫说:“你就是夏四小姐吧?果然长得国色天香。”
  
  以沫腼腆一笑,客套的说:“离夫人不要笑话我了,离小姐才是真正的美人呢!耀眼夺目,让人挪不动眼珠。”
  
  乐儿高傲的扬着下巴,颇满意以沫说的这番话,得意的说:“算你会说话。”
  
  以沫轻笑着,满脸喜色的将人领回了院里。<>
  
  直到到了房间里,以沫才卸下伪装,一下抱住了乐儿说:“我好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乐儿一脸爽样,却是故意挑剔的说:“是吗?刚才谁叫我离小姐的啊!”
  
  以沫用力在乐儿的手臂上揪了一下,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原因,还跟我计较这些。”
  
  乐儿哼一声,一脸讨好的走到白素锦的面前,嘴甜的叫了一声,“义母!”
  
  白素锦喜欢的看着乐儿,却是瞅了一眼程氏,满是笑意的说:“先别叫,我说过了,这事得先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我说过了,这事得先经你母亲的同意。”
  
  程氏笑意浓浓的说:“乐儿跟我提过了,她能得到你的喜欢是她的福分,能多一个人来疼爱她,我做娘的怎么会拒绝。”
  
  白素锦忙说:“你们快坐下,我们坐下详谈。”
  
  程氏落落大方的坐下,阮氏站在她的身后。
  
  以沫接着阮氏问:“小初现在五个月了,认识人了吗?我不在府里的这段时间,小初是不是长大了很多,有没有很大的变化?”
  
  乐儿刚还矜持着,这不过坚持了片刻就没有忍住。
  
  这会看以沫和阮氏说话,忙插话说:“何止是变化大啊!我跟你说,我出去才多少天啊!我回来都快认不出小初了,现在小初得改名叫小猪了,长得白白胖胖可讨喜了,一双眼睛就跟葡萄似的,又圆又大。”
  
  以沫被乐儿说得心痒痒的,埋怨的看向阮氏说:“大嫂好过分啊!我都这么多天没见小初了,你竟然不抱他过来。”
  
  阮氏哭笑不得的说:“小初还小,等再大一点,我再抱他过来看你这个姑姑,好不好?”
  
  以沫翘了嘴说:“还是不要了,我到时候寻了机会就去看他,毕竟他太小了,真抱出来,生了病的话,我还要心疼。”
  
  阮氏笑眯眯的说:“小初有两个疼他的好姑姑啊!”
  
  以沫和乐儿一脸得意的说:“当然!”
  
  白素锦和程氏看她们四个晚辈说了话,她们才闲谈起来。
  
  白素锦率先说:“沫沫已经跟我们说了,这一年的时间真的是谢谢你们了,这份恩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若用物质去衡量又糟蹋了你们的心意,我见乐儿这份天真活泼的性子也着实喜欢,便起了心思将她收为义女,以后对她肯定也跟对自己女儿一样。”
  
  程氏笑着说:“这人和人就是讲一个缘分!当初老二把以沫带回府的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份,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姑娘,但是却又知书达礼,十分讨喜。我也是一看到她就喜欢上了,恨不得她和乐儿换一个,让她做我的女儿才好。”
  
  白素锦一脸与有荣焉的说:“那是,我们沫沫是最好的,但是乐儿也不差,你若是换的话,我肯定不乐意,但你要是舍得的话,把乐儿也给我,那是极好的。”
  
  程氏失笑的说:“你这也太贪心了吧!”
  
  白素锦挑着眉,一脸得意的说:“乖女,自然是越多越好。”
  
  程氏笑着说起了这一年,乐儿和以沫的事情,大多是乐儿的调皮,以沫的乖巧,但不论是哪一种,程氏言辞中都透着满满的关爱。
  
  说了会女儿的事情,白素锦又说起这次离修救下夏楚明的事情。
  
  她感叹的说:“夫人好福气啊!生了一双好儿女。”
  
  程氏在这事上面不会谦虚,坦率的说:“他们四个的性格虽然各不相同,但是心眼都不坏,都是好孩子。”
  
  白素锦认同的说:“我能看出来。”
  
  程氏笑容满面,虽表现得比白素锦内敛一些,但同样也是喜欢别你赞赏自家孩子的母亲。
  
  “多少感激的话,我也不说了,毕竟说再多也表达不出我们一家三口的感谢,但是你们将军府以后若有什么事,只要我们夫妻俩能做到,都不会推辞。”白素锦立下保证,脸色严肃了许多。
  
  程氏心里却是另有一番主意。
  
  她知道离修对以沫的心事,所以并不觉得离修为了救夏楚明而受伤是件多让人震惊的事情。
  
  毕竟夏楚明对离修而言,那就是他的岳父,他亲眼见到未来岳父有难,怎么可能不出手相助。
  
  “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就生分了,我虽没有收以沫做义女,但是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不比乐儿和映雪低。”
  
  白素锦想着映雪应该是阮氏的闺名。
  
  这时候程氏突然提起这个媳妇,不免让她多想深了一些。
  
  但见程氏没有说得直白,她也不好拒绝。
  
  回报恩情的办法有很多种,但唯一一种是他们夫妻俩不能接受的,那就是用女儿的终身去偿还。
  
  不过她看程氏说话进退有度,也不是无礼的人,当下便没有细说。
  
  毕竟她也是做母亲的人,很懂得这种心思。
  
  看到好的,总想留给自己的孩子。
  
  就如她当年,看着小桢乖巧懂事的样子,就想她做自家侄媳妇,即使当年思渊并不大,尚没到成亲的时候。
  
  但想着以沫尚有婚约在身,程氏可能也没有这种想法,或者是她太敏感了的原因,但不论怎么说,这都不能说是什么坏事,只能说程氏过于喜欢以沫。
  
  只是她才回来,不打算这么快将女儿定下来,她盼着女儿在她身边多留几年。
  
  程氏原本也没想说这些事情。
  
  一来,离修的事情,他不喜欢别人插手,就是她这人做娘的也一样。
  
  二来,以沫尚有婚约在身,这些话说出来,对以沫的名声不好。
  
  再来,现在说出来,容易让人以为在挟恩图报。
  
  程氏没有提让白素锦防备的话题,两家人初次相见,可以说是相见恨晚,直接聊到了午膳时分,林嬷嬷过来请人。
  
  正式的宴会是在晚上。
  
  中午就是一个小聚会,就请了将军府的三人。
  
  所以午膳也就直接摆在白素锦她们的院子里。
  
  饭菜上桌了,白素锦邀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白素锦邀请众人动筷,并说:“粗菜淡饭,一点心意,还望见谅。”
  
  程氏说:“这每道菜都看得出来是花了心思的,素锦就不要客套了。”
  
  刚才在聊天的过程中,程氏和白素锦一见如故,彼此交换了闺名,也不再客套生疏,直呼其名。
  
  以沫笑眯眯的说:“娘特意和我打听了伯母、大嫂以及乐儿的口味,然后吩咐厨房里准备的,幸好我都记着呢!否则的话,还回答不上来。”
  
  程氏忙说:“让你费心了。”
  
  白素锦嗔怪的瞪了以沫一眼,才对程氏:“这孩子胡说呢!哪费多少心思,最重要的是合你们口味。”
  
  乐儿看着满桌子菜,早就想甩开肚皮吃了,看着程氏和白素锦还在寒暄,忙说:“两位母亲,你们就不要一来一往,一人一句了,你没看我们四个口水都流出来了吗?”
  
  白凝霜立刻撇清关系说:“这事就不要拖我们下水了,我们可没有流口水,就你一个人流了。”
  
  乐儿鼓着眼说:“那你一会别吃了。”
  
  白素锦失笑的对程氏说:“我们先起筷吧!不然的话,她们心里该埋怨我们啦!”
  
  程氏瞪了一眼乐儿,见白素锦是真的不讲究这些,反而笑意浓浓的看着乐儿,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想着,回府了一定得叮嘱两句。
  
  这活像饿鬼投胎似的,难道将军府还少了她的一碗饭吗?
  
  乐儿是自来熟的性格,以沫是在程氏和白素锦面前都放肆,所以她们两人一搭一唱,吵热了气氛,一顿饭吃得欢欢喜喜。
  
  饭后,以沫姐妹俩带着乐儿和阮氏回汀兰阁。
  
  白素锦负责招待程氏,不过中午时分,程氏有午休一会的习惯,便先安顿去了客房小憩片刻。
  
  到了汀兰阁,乐儿四下打量了一圈,才贼眉鼠眼的捅捅以沫的腰说:“果然爹娘来了,待遇都不一样了啊!这屋里的摆设都换新了吧!我记得上次我们来,不是这些。”
  
  以沫哭笑不得的说:“嗯!姐姐说原先的都不好,让嬷嬷都给换了。”
  
  乐儿挑挑眉说:“那位整天板着脸,一副我们欠了她千儿八百两的嬷嬷吗?”
  
  以沫捂嘴轻笑的说:“现在没有板脸了,天天笑得可高兴了。”
  
  白凝霜说:“可不是吗?明嬷嬷看以沫的眼神,就跟看金元宝似的,也幸亏以沫每次都能很淡定的装做无所察觉的样子。”
  
  以沫娇嗔说:“什么啦!两位嬷嬷也不容易好吗?私下说不定吃了多少苦,被这么多人排挤,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如今我们回来了,日子好过了,有希望了,多笑笑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倒也是咯!”白凝霜等人赞同的点点头。
  
  以沫趁机握住阮氏的手说:“大嫂,我原先没有实话跟你说我的身世,你会不会怪我啊?”
  
  阮氏扬着眉,一脸坏笑的说:“我倒是好,虽说先前被蒙在鼓里,但也不至于白伤心一场,可是永平公主和容雅,知道你出事后,可是哭红了眼的。”
  
  乐儿僵硬的说:“是啊!还有她们。容雅我倒不怕,可是永平公主。她到时候肯定连我都不会放过,我是帮凶啊!”
  
  乐儿苦恼的叫了一声,握着以沫的双臂摇晃的问:“怎么办?怎么办?你快想一个十全十美的主意出来,我不想被永平虐啊!”
  
  以沫反手扶着乐儿的手臂说:“你先别摇我啊!你这样摇我,我怎么想办法啊!”
  
  以沫惊声怪叫的说:“你不是吧!永平等会就来了,你竟然还没有想到办法,你你你……”
  
  以沫诧异的问:“永平来?她为什么会来?”
  
  乐儿轻嘲的笑了一声,幸灾乐祸的说:“你以为你不给她下帖子,她就不会来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回京的第二天,她就给我写了信,说想看看你这个夏以沫和白以沫有什么不同,这语调可是有几分幽怨。”
  
  “幽怨?她幽怨什么?”以沫吓得眼睛都瞪圆了。
  
  虽说她和永平攀关系的话,也是姐妹。
  
  但是公主的关系哪里好攀啊!
  
  而且他们虽是皇亲,但是对皇上来说,他们也是臣子啊!
  
  夏楚明和白素锦回京,请的也不过是以前关系近的一些人,哪里会把帖子下到皇后面前,去请永平公主出宫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