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3、各执一词

133、各执一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不过,这对白素锦而言,却是没有丁点的影响,她清早就兴致勃勃的和以沫在屋里梳妆打扮,母女俩人穿着如出一辙,一眼看去,就如同姐妹一般。
  
  只是由于夏楚明的不退让,以及老王妃的执着,直到宴会这一天,淳王府的气氛仍然有些不好。
  
  淳王府也给各府下了帖子,为了夏楚明回京特意设的接风盛宴。
  
  夏楚明一家三口回来的消息,次日满京都的人都得了信。
  
  白素锦满意的勾起唇,夫妻俩人会心一笑。
  
  夏楚明说:“我也是!”
  
  “铺子收益的事情,我无所谓,但是乖女的事情,我寸步不会让,否则的话,有一就会有二,我不想我女儿再受任何的委屈,多年来,我们对不起她。”白素锦抬眼,四目相对,让夏楚明看清了她眼里的认真。
  
  以前老王妃对她的态度,当着夏楚明和背着夏楚明也是有差别的,只是那会儿,她不想夏楚明为难,再说那些小纷争,她自己就能解决,所以从来不提罢了。
  
  老王妃对她和对夏楚明不是同一张嘴脸。
  
  不是她太聪明,而是她和夏楚明了解的老王妃,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人。
  
  白素锦无可奈何的笑笑。
  
  夏楚明轻搂了白素锦一下,说:“你不要太聪明了。”
  
  白素锦见夏楚明的脸色,便明白了意思,玩味的问:“母妃不单没反醒,反倒将你痛骂了一顿,是不是说你不孝了啊?”
  
  夏楚明迟疑了一下,才说:“至于母妃那里……”
  
  她也不是一个在乎银子的人,只是看不惯罢了,所以才会故意一来就讨要嫁妆。<>
  
  “嗯,你决定就好!”白素锦撇撇嘴认同了这事。
  
  夏楚明轻语说:“铺子里这些年的收益拿回来没有问题,我让出了三分收益充当公中,毕竟大嫂他们也替我们打理了多年。”
  
  “嗯!”白素锦点点下巴。
  
  夏楚明一脸无奈的样子,语气又甚是宠溺的说:“我没有想躲,是怕你困了,你若不困,我就说给你听。”
  
  白素锦反手握住夏楚明的手,挑眉说:“别逃,先说清楚,躲得了今晚,躲不过明早。”
  
  夏楚明揉揉白素锦的发说:“你先睡吧,我去梳洗一下。”
  
  白素锦低叹一声说:“可不是吗?平生最讨厌欠人恩情,只是这一次怕是躲不掉了。”
  
  夏楚明认同的点点头说:“我们欠了将军府一份大恩情。”
  
  白素锦轻嗔了一眼,说:“等你回来都什么时候了,我让明嬷嬷陪她们回去了,她身边来了一个叫落夏的丫鬟,是离修先前给她的,侍候了一年,我刚刚见了下,倒不错,听说武功也很高,将军府辗转送来,也算是有心了。”
  
  夏楚明不理白素锦的调侃,只问:“沫沫呢?”
  
  屋里,白素锦歪在床上,看到夏楚明迟迟而归,戏谑的说:“看样子谈得挺深的啊!聊到现在才回来。”
  
  目送他背影离开时,眼底的羡慕,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
  
  淳王爷看他这急样,发笑的让他先走。<>
  
  “嗯,多谢大哥,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回屋里休息吧!”夏楚明惦记着妻女,一刻不愿意多留。
  
  夏楚明说完,淳王爷立即回答说:“我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不会和人提起,包括王妃。”
  
  他倒不担心母妃会主动和人说起事,毕竟这事不单打了以沫的脸,也打了她的脸,母妃是一个讲究脸面的人,她不可能主动提起。
  
  “这事大哥就不要插手了,免得你再被母妃责备,只是我女儿先前回京的事情,就希望大哥保密了。”
  
  换一个角度想,其实这何尝不是在消除她们祖孙间的矛盾,为什么母妃就不能好好想一下。
  
  现在不是老王妃生气的问题,他也不怕她生气,他只是想替他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夏楚明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并不想过多的解释一些废话。
  
  兄弟俩人又说了几句,淳王爷也尽责的多劝了几句,见说不动,便不再多劝,只说:“母妃的性格,你比我更清楚,你软了下来,说几句好话哄她,她就气消了。”
  
  毕竟淳王妃的态度让他后来渐渐凉了心,人也就越发不理庶事,安心的做起了他的闲散王爷。
  
  就是夏禹景,也没有让他喜欢多久。
  
  他孩子众多,除了老大夏禹景出生,他第一次当爹,真心觉得高兴,后来的那些,都没有多大的感觉了。
  
  淳王爷懂夏楚明的爱女心情,却不能完全体会。
  
  夏楚明无奈的望向淳王爷,低语:“我们当年都没有摸清是谁要对付我们,他却能悄无声息的在素素的身上下那种致命的毒,那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敢让唯一的爱女留下。<>若他们只拿女儿牵制我们倒好,就怕他们对我女儿下狠手啊!我不得不带走她。”
  
  “你当年若是不把侄女带出府就好了。”淳王爷想了半天,来了这么一句。
  
  他了解的就是这些,哪里会深究其他啊!
  
  发现白以沫不是夏以沫后,就没有多留了。
  
  当初他听到的话,也不过就是淳王妃说,白以沫可能是夏以沫,所以请回来住了两天,试探试探。
  
  淳王爷叹息一声。
  
  夏楚明说:“不怪你,毕竟女人间的事情,她们不说,你也插不上手。”
  
  淳王爷听完后,拍拍夏楚明的肩说:“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侄女就是白以沫,让她在王府受了这么多委屈。”
  
  话落,最终反问:“大哥是知道我有多疼沫沫的,她被自家人如此欺负,我能不怪吗?当年不得已丢下了沫沫,让她无父无母的长大,我内心何其惭愧内疚,可是母妃明明认出了她,不将她收入膝下好好疼惜一番,却变着法子的羞辱,这一点,我根本没法接受。”
  
  低低的声音带了几分苍凉,时间很长,故事很短。
  
  兄弟俩往园子走的路上,夏楚明就说起了往事。
  
  “好啊!我求之不得,正好也告诉我,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淳王爷忙应了下来。
  
  夏楚明问:“夜色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去园子里走一圈,我们兄弟也多年没有谈心过了。”
  
  淳王爷一阵傻乐,也不否认。
  
  夏楚明挑高了眉问:“是母妃让你来说服我的?”
  
  “只是你让母妃认错?这有点不现实啊!母妃这一辈子就没跟谁低过头。”
  
  淳王爷不在乎的说:“没什么,反正我又不是没被母妃打过,再说我们两兄弟计较这些做什么。”
  
  夏楚明停下,回眸无奈的说:“对不起大哥,因为我的事情,让你被母妃责骂。”
  
  夏楚明心里有事,步伐就走得慢一些了,没多时,后面就传来了淳王爷的声音。
  
  所以他只能强势的表达他的立场,只希望母妃能早一点醒悟。
  
  即使是他的亲娘,他也不允许她再伤害沫沫。
  
  他也骗不了自己,他是真的为了妻子抛弃了女儿快九年的光阴,余下的时间,他只想好好疼惜女儿。
  
  可是眼下情况不一样,沫沫一个人在杏花村长大,就算她再乐观再懂事。
  
  她和母妃发生不愉快,他会让沫沫退让,毕竟母妃是长者。
  
  若是素素没有出事,沫沫也是在王府正常长大的话。
  
  夏楚明心情复杂,望着悬挂高空的明月,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老王妃破口大骂说:“孽障,这个孽障!”
  
  说罢,夏楚明大步不停的走了出去。
  
  “若母妃能认识到错误,您以后还是我的母妃,我会如以前一样孝顺您,尊敬您。”
  
  就听到夏楚明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王妃只觉得一颗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
  
  夏楚明说罢,望了淳王爷一眼,然后毫不留恋的转身,在走到门口时,他停顿了一下。
  
  夏楚明说:“她不是其他人,她是我的女儿,而且没了我,还有大哥,这些年我不在家里,大哥也将你照顾得很好。”
  
  老王妃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问:“你竟然为了她就不要母妃了?”
  
  夏楚明平静的看向老王妃,一字一句,清楚说:“母妃若是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想我以后可能没办法再孝顺您了。”
  
  “道歉,你竟然让我去道歉?”老王妃一下清醒过来,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就炸了。
  
  夏楚明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老王妃,抬起右手,搭在额上,掩去眼底的冷冷寒意,冷静下来后才说:“母妃,这事你要向沫沫道歉。”
  
  吓得淳王爷心里一颤,忙划清界线说:“我当初也是事后才听说了这事,但我也没有多想,毕竟你不可能让侄女一个人先回京。”
  
  夏楚明红着眼睛看着淳王爷,就如困兽似的。
  
  淳王爷默默抬眼,诧异的说:“当初的白以沫,真的就是侄女?”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由然而生。
  
  除了大声咆哮,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解决此事。
  
  且对方还一点悔过都没有,他心痛,却束手无策。
  
  他动不得。
  
  伤害他女儿的人,是他的母亲。
  
  夏楚明最后一句,失了冷静,竭斯底里的咆哮出来。
  
  夏楚明心痛的说:“母妃,你怎么变成这样的人了。沫沫是我的女儿啊!你有没有想过,她当初真被你检查了,她的名声该怎么办,她以后要怎么嫁人,如何在世间自处,你毁了她,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老王妃虎着脸,一副恨不得撕碎了以沫的表情。
  
  “我没追究她隐瞒你的行踪,她倒是敢恶人先告状,说我的不是?”
  
  “怪我咯?当初她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也不肯告诉我,你的下落,还自甘堕落的住到将军府去,这怪我咯?”
  
  老王妃目光闪了闪,有些心虚,然而这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当下也有些动怒,愤慨的说:“既然是这样的话,沫沫不是从你的肚皮里出去的,你又凭什么羞辱她?”
  
  夏楚明目光阴了阴,不知道快九年没见,他的母妃怎么变成如此不讲道理的一个人了。
  
  老王妃腰板挺直了说:“从我的肚皮里爬出去的,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夏楚明看不过眼的说:“母妃,大哥已经不小了,都是四十岁的人了,你怎么能对他对手。”
  
  淳王爷默默的受了一个巴掌,闷不吭声的退到了一边。
  
  老王妃想也没想,直接一个巴掌甩到了淳王爷的脸上,喝斥:“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兄弟养大,就是让你们来忤逆我的吗?”
  
  淳王爷就这样撞上了枪口。
  
  老王妃一身怒,没地发泄。
  
  淳王爷哭笑不得的扶着老王妃,说:“母妃,其实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我们又不惦记那些,大大方方的给出去,也做得漂亮一些,不然的话,到时候弟妹和国公府说一声,由国公府出面讨要,不是更丢人。”
  
  这时候又想到了淳王爷,说:“你看看他,你看看他,就是这样对待生养她的母妃,她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她被那个叫白素锦的妖女迷了心智啊!”
  
  “你……你这个不孝子!”老王妃哄着胸口说道。
  
  夏楚明冷冷的说:“我的孩子只会从素素的肚子里生出来,除了她,其他人没资格给我生孩子,母妃你的那些想法,最好趁早打消,否则的话,失望的只会是你自己。”
  
  老王妃拔高了音,说:“不想她生,就让其他人生啊!我看良辰美景就不错,胸大屁股大,肯定能一举得男。”
  
  夏楚明沉颜不悦的低吼:“够了!母妃!当年我就说过了,是我不想再生一个,不想素素再受一次苦,这跟她没有关系。”
  
  老王妃口不择言的说:“这天下就她一个女人吗?她生不出来,就没有其他的女人吗?早些年她身体好时,怎么也不见下一个蛋?”
  
  夏楚明拧着眉说:“我没有说过我和素素以后不生孩子,但是她现在身体差,不适合怀孕生子。”
  
  淳王爷向来在老王妃面前乖得像小猫一样,这次也是一样,老王妃一吼,他便苦笑的望向夏楚明,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别说只是没收了她的嫁妆收益,当时若不是想到这些铺子,以后总归会落在夏楚明的儿子身上,她都恨不得直接毁掉了。
  
  当初老王妃做出那样的事情,也不过是恼怒因白素锦的问题,使得她最疼爱的次子离京多年。
  
  即使白素锦当初十里红妆的嫁过来,他们淳王府也不眼馋她这些嫁妆,毕竟淳王府虽没有实权,但是祖孙三辈积累下来的财富也是十分可观的,不至于眼皮子浅到这一步。
  
  “你闭嘴!”老王妃吼淳王爷,也是丁点不含糊。
  
  所以见老王妃说话这么重,忍不住插话说:“母妃,楚弟才回来,你就跟他说这些做什么,再者,我们又不惦记弟妹那些嫁妆,弟妹已经回来了,是该还给他们啊!”
  
  以前夏楚明虽然更得爹娘喜欢一些,但是他和夏楚明的兄弟关系一向不错。
  
  淳王爷性子憨厚,耳根又软。
  
  “再说,什么叫都是沫沫的,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你为她折腾了这么多年,你还打算一直折腾下去,你是想断子绝孙吗?想当绝户吗?”
  
  老王妃憋了一个晚上的火,瞬间被挑了起来,不悦的说:“当然有差别!她才刚回来就想着这些嫁妆,为难我们辛苦替她打理这么多年,一声谢都没有,合着别人都该她的啊?”
  
  而现在屋里也就他们母子三人,夏楚明说话也不掩饰,直白的问:“是我的意见还是她的意见,有差别吗?最重要的是这是我们的意思,素素的嫁妆本就是她的私产,将来也是要留给沫沫的。”
  
  “是你急着拿回来,还是她?”老王妃阴沉着脸,显然对白素锦有很大的怨念。
  
  她有意见的是这是谁的意思。
  
  如今要拿出来,夏楚明亲自说了话,老王妃也不会不愿意,毕竟就连她的私房都给了夏楚明,她都不会不舍。
  
  白素锦的嫁妆收益,也是她做主全都纳入了公中。
  
  但淳王爷不理庶事,不代表老王妃也是一点都不清楚,更何况白素锦初走的两年,王府还是她在打理。
  
  夏楚明见淳王爷答得这么爽快,心里也舒服了一些,脸上的笑容都真了几分。
  
  淳王爷向来不理庶事,对于弟弟要回妻子嫁妆的事情,他没有一点意见,顺嘴就说:“行!都是王妃在打理,我等下就跟她说一下,让她明天去跟弟妹交接一些。”
  
  “我们离京多年,许多事情都麻烦大哥在照顾,就是素素的嫁妆铺子也是你们帮着打点,这些年下来,谢谢大哥了,铺子里的收益,其中三成就纳入公中好了,也算我们夫妻俩的一点心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