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2、使下马威

132、使下马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以沫心里认同,一脸惴惴不安的望向笑容浅浅的爹娘两人。
  
  白凝霜脸上带着寒霜,戏谑的冲着以沫挑眉,小声说:“你祖母说是派人来侍候姑父姑母起居,但是送来两个这样的人,明显就只是为了侍候姑父吧!这名字也够有深意的啊?”
  
  两个丫鬟,美艳一个赛过一个。
  
  以沫这一眼看去,眼睛都直了。
  
  老王妃话落,招来美辰美景。
  
  老王妃当即否定说:“不行,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们也才刚回来,身边肯定没有人手,我把我身边的良辰美景给你们,让她们先侍候着你们。”
  
  夏楚明理所当然的说:“她不能侍候我,我就侍候她呗!反正夫妻俩,讲究这些做什么。”
  
  老王妃脸色一变,夸张的说:“这怎么能行呢!那她还怎么侍候你啊!”
  
  夏楚明将白素锦放到位置上了,才回答说:“嗯!身体不好,所以尽量让她少走几步。”
  
  特别是老王妃,看到夏楚明像一个下人似的,抱着白素锦过来了,脸上沉了下,而后才淡淡的问:“素锦是不能走路了吗?”
  
  到了前厅,原本说说笑笑的气氛,看着夏楚明一家来了,静了一下。
  
  白素锦一双眼翻得就快抽筋了,最后忍着没有反驳。
  
  夏楚明义正言辞的说:“你以前不是老喜欢叫我背你吗?”
  
  白素锦翻翻白眼,“我什么时候犯懒了啊?”
  
  夏楚明理直气壮的说:“这话不要说出来了,否则的话,你下次犯懒的时候,我都不能光明正大的抱你了,不然别人会说闲话的。<>”
  
  对于一路像一个瓷娃娃被人抱来抱去的白素锦,她颇觉得无奈的说:“我现在明明可以走了,你不觉得该把我放下吗?”
  
  夏楚明便领着妻女去了前厅。
  
  晚膳时分,前院里来了丫鬟传话。
  
  至于规矩那些东西,可以慢慢教,最主要的是她们都是一张白纸,由得明林两位嬷嬷来调教。
  
  但都胜在好拿捏,叫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林明两位嬷嬷得夏楚明将大权释下,当即便将两个院里来了一次大换血,即使新来的人,侍候起来可能会很生疏。
  
  但是夏楚明却是直接拦住了,说:“行了,这种小事你们决定就好了,素素现在身体不好,院里的事情,你们拿主意,有做不了决定的再来问我,没事就不要多打扰她,她目前需要安心静养。”
  
  林明两位嬷嬷的意思,是让白素锦掌掌眼。
  
  傍晚的时候,林嬷嬷和明嬷嬷来了,领了十几个丫鬟。
  
  下午,以沫和凝霜就待在白素锦的屋里,陪她说话。
  
  不过,她听到以沫这样说话,心里竟因为她的难过,而感到高兴。
  
  她并不知道她的行为会让以沫这样难过。
  
  落夏却是若有所思的想了下,心里升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夏楚明拍拍以沫的头,为女儿的善良。
  
  以沫大大的松了口气的说:“那就好那就好,否则的话,我以后天天看到她那手臂,心里多难过啊!”
  
  夏楚明说:“这伤上特意涂了浓药汁,渗到肉里面,现在时间浅,多涂药倒能治好,只是再让她折腾下怕就不可能了。<>”
  
  以沫欢喜的说:“应该会好,不会留疤吧?”
  
  有人对自家女儿这么忠心,夏楚明是高兴的,当下就检查了落夏手臂上的伤,并表示明天就把药配出来给她。
  
  以沫一见夏楚明,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
  
  落夏很想说无妨,反正她也不打算嫁人,只要姑娘不嫌弃就好,但是对上姑娘狼一样的眸子,未出口的话又都咽了下去。
  
  若是留久了,就真的不好处理了。
  
  伤疤新添的,现在用药,除掉的可能性很大。
  
  以沫蹙眉摸了摸,心里却发疼了,起身就说:“走,和我去我爹那里,他医术比我好一些,肯定能弄药除掉你这一身伤疤。”
  
  落夏挽起袖子说:“姑娘看,真的只是疤痕了,特意用了药留的疤,看起来就像伤一样,只是吓人而已。”
  
  以沫破涕而笑,瞪了白凝霜一眼,才对落夏说:“你这身伤没好前,什么都不准做,我也不需要你侍候。”
  
  白凝霜有些见不下去了,轻斥说:“行了行了,别在我面前现了,弄得好像我没有贴心可人的丫鬟似的。”
  
  即气她,又心疼她。
  
  “你……真是蠢啊!”以沫不知道该如何说落夏才好。
  
  同时,也有些讪然的说:“是奴婢!”
  
  落夏心里因以沫的话翻江倒海,面上却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想着,以后要更尽忠保护以沫才是。<>
  
  “怎么就不值得了,你在我心里可不是什么丫鬟不丫鬟的,你别看轻了你自己!还有,你不想我哭,以后就保护好自己,这一招苦肉计,到底谁提议的?”以沫有些愤愤的质问。
  
  落夏忙拿了帕子给以沫擦脸,并说:“姑娘不哭,为了奴婢哭不值得的。”
  
  以沫眼泪一落,想起在将军府里,她们三人待她的细致体贴,笑骂:“你们傻的吗?这种事情也上赶着抢着来做。”
  
  落夏平静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神却带了几分得意的说:“姑娘别内疚了,这事也是被我抢到了,书白书竹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呢!”
  
  以沫心疼的说:“你也是傻的,怎么就不等我来了,再想其他的办法呢!”
  
  落夏为难的看向以沫,在她执着的眼神中,坦率的说:“自姑娘下葬,一个多月了。”
  
  以沫有些哽咽的说:“这样多久了?”
  
  落夏忙将伤掩住,并解释说:“不疼的,伤口看着吓了,是一直在涂药的原因,为了让伤口好得慢一些,这样才不会被其他府邸卖走。”
  
  以沫强势的挽起她的袖子,一脸心疼的说:“怎么回事?不就是做戏把你卖了吗?怎么下手这么重啊?”
  
  落夏掩饰着说:“不碍事的!”
  
  这是以沫对落夏说的第一句话,她没有忽略刚才明嬷嬷告诉她落夏受鞭笞的事情。
  
  “让我看看你的伤。”
  
  以沫三人,才总算有时间可以好好说话了。
  
  没过多时,明嬷嬷把落夏送过来,自己又出去忙事了。
  
  她觉得以她和将军府的关系,程氏应该不会拒绝结这种义亲才是。
  
  “我想也是!”以沫附和一句。
  
  白凝霜取笑说:“乐儿早就嚷嚷告诉我了,肯定更早就告诉了程夫人,我想程夫人应该没有反对的意思,不然的话,乐儿哪会这么乐呵。”
  
  以沫笑说:“是有这事,不过我娘的意思是先问过伯母再说。”
  
  白凝霜安抚说:“放心吧!离小将军这次算是你们全家的救命恩人,你们往后和将军府的关系因这事走近是情理当中的事情,更何况乐儿不是说,姑母要收她当义女吗?”
  
  以沫一脸感激的样子说:“是啊!伯母她们对我极好,我来了其实应该去看看她的,只是这事我急不得,要等先安顿下来,然后由娘下帖子请她们来。”
  
  “将军府对你挺有心的,走这样的弯路把落夏送到你面前来,怕也是知道你刚回来,身边没有可心的人手可以用。”
  
  白凝霜这时候才把心里话说出来。
  
  两人在屋里,也没有让林嬷嬷在旁边侍候。
  
  以沫和凝霜再回房的时候,燕窝已经端了上来。
  
  虽然现在就有很多话想和落夏说,但也知道不是时机。
  
  “行!”以沫应话。
  
  明嬷嬷接话说:“小姐,老奴先带她们下去安顿,等收拾好了,再让她们来侍候你。”
  
  三个小丫鬟虽然有点失望,但也安心了,至少小姐没有说不要她们。
  
  以沫像模像样的问了几句,三人先前都没有侍候过人,只在牙婆那里学了些规矩,以沫便顺势说:“你们先跟着明嬷嬷学规矩,等学会规矩后再决定其他。”
  
  安顿完落夏,便轮到了另三人。
  
  另三个丫鬟都一副羡慕的样子望着落夏,觉得她命真好,竟然认识新主子的姐姐,凭着姐姐一句话,就一跃到了主子的身边侍候。
  
  “是,奴婢一定好好侍候小姐。”落夏乖巧的回答。
  
  以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先别谢,做得不好随时走人,我这里可不是善堂。”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落夏连声道谢。
  
  以沫上下打量了落夏几眼,一副给白凝霜面子,才勉为其难接受的样子,说:“好吧!我现在身边也没有人可以使唤,你就先留下来吧!”
  
  白凝霜又劝:“不如你就把落夏留在身边使唤吧!我觉得她挺好的,我先前是不知道这事,我若是知道了,肯定早就把她买走了。”
  
  “噢……”以沫一副恍然的样子。
  
  白凝霜配合的说:“哪能啊!落夏做事向来细致,只是生病这种事情谁又做得了准,她本人还是一位大夫呢!”
  
  以沫蹙眉,故意问:“那是不是她照顾不周,这样的人不能留吧?”
  
  白凝霜说:“是啊!原先我在京都也有一个好姐妹叫白以沫,她是离小将军的义妹,不单名字和你相似,就是眼睛都长得一样,挺温柔的一个好姑娘,可惜福薄。”
  
  当下配合的演了起来,问白凝霜,“姐姐认识她?”
  
  以沫听落夏这样一说,便知道她不是被将军府赶出来,而只是为了做一个戏,把人送到她面前来罢了。
  
  “回白小姐的话,先前姑娘因担忧离小将军失踪的事情,身染重疾不治而亡,奴婢也确实是照顾不周,活该被赶出了将军府。”
  
  落夏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以沫,这才福身对白凝霜回话。
  
  白凝霜上前就和落夏打起招呼,说:“怎么回事?你怎么就被赶出了将军府?”
  
  落夏站在第一个。
  
  以沫和白凝霜到了厅里,就见到四个丫鬟站成一排。
  
  显然落夏的年纪出身都不在她的眼里,算是一个特例了。
  
  明嬷嬷肯定是知道她就是以前的白以沫,不然的话,她不会留下落夏,就冲着她挑另三个丫鬟的眼光。
  
  此时她感觉她和明嬷嬷说话,两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或是明嬷嬷第一次问她,她没有承认的原因。
  
  以沫的情绪一下被打散,无奈的看了白凝霜一眼,才对明嬷嬷说:“嗯,我去看看那四人。”
  
  说着,白凝霜像模像样的叹息一声。
  
  白凝霜穿好鞋子站了起来,愣了下才笑眯眯的说:“落夏啊!我倒是认识,她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位朋友的丫鬟,先前你没有回来,我见她也叫以沫,眼睛又长得跟你极相似,倒是和她投缘,只是没想到她是一个福薄的。”
  
  明嬷嬷低眉顺目的说:“她说她叫落夏。”
  
  以沫起身的动作一顿,僵硬的问:“她叫什么名字?”
  
  明嬷嬷侍候着以沫穿鞋,并说:“小姐,刚才牙婆领了些人过来,老奴做主替小姐挑了四人,其中三人都是十岁的年纪,先把人放在院里调教两年,等过两年大了一些,也得用了!另一人年纪略大一些,先前在将军府做事,说是原主子不在了,打了一顿被发卖出来的,我见着她有些身手,就留下来了,小姐要不要去看看?”
  
  两人困意本就不浓,这一叫便起来了。
  
  见四名丫鬟都一副识趣的样子,明嬷嬷也没有多训话,直接去以沫屋里,请了以沫和凝霜起身。
  
  “你们在这里等着,一会小姐会来,都老实一点。”
  
  林嬷嬷扭身朝厨房去了,她便带着新买的四位丫鬟去了内厅里。
  
  “行!我明白。”明嬷嬷应了声。
  
  时间耽误了些,想着厨房里的燕窝也炖得差不多了,便说:“我先去厨房一趟,我看看小姐起身了没,若是没身便叫她起身,午休睡长了对身体不好。”
  
  “也是!”林嬷嬷不再多说。
  
  明嬷嬷宽慰的说:“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总归待会还需要夫人和小姐掌眼,她们若看不中,这四人也留不下。”
  
  林嬷嬷说:“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我们另挑一个背景干净的不就行了吗?”
  
  明嬷嬷高深莫测的笑了下,没有多解释,只说:“我们小姐初回京,人生地不熟,容易被人欺负,身旁若是有一个会武功的人,也好很多!”
  
  林嬷嬷才问:“这人年纪不小了吧!而且身上有鞭笞的伤,怕是犯大错才被卖出来,我听说将军府的主母心地挺仁慈,一般不打骂下人,鲜少卖下人。”
  
  待总管将人都领走了,只剩下明林两位嬷嬷和新买的四位丫鬟。
  
  不说二爷刚回来,不敢触霉头,就是掌管后院的王妃也提前给了信,让他配合两个院的事情,他哪里敢拿乔。
  
  总管没有二话就应了好。
  
  与她们王府经常有往来的也不止一位牙婆,京都里的牙婆,在大户人家穿梭的,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位,多年来也没有变过。
  
  林嬷嬷虽不明白明嬷嬷临时起意多留一人的意思,但也没有插手此事,在旁对总管说:“麻烦再请别的牙婆来一趟。”
  
  牙婆多卖出去了一个人,脸上笑容也多了,再领着一些姑娘走时,抱怨声都没有了。
  
  三个丫鬟都是十岁左右,调教好了,以沫能多使唤几年,正是好年纪。
  
  后一句话,明嬷嬷是对着先前留下的三位丫鬟说的。
  
  明嬷嬷冷着脸说:“先甭谢我,若是你入不了我家小姐的眼,照样发卖出去,你们三个也是一样。”
  
  “谢谢嬷嬷,谢谢嬷嬷!”落夏感激声不断。
  
  明嬷嬷状似犹豫了一下,才勉强的说:“你暂时留下看守院子,正好我们院里也差一个懂点拳脚的人。”
  
  她把落夏收了过来,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一直折在手里卖不出去,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一张巧嘴差点就说破了天。
  
  牙婆是一个凌厉的,见状忙推销了起来,直夸落夏身手极好。
  
  女子神色黯然的说:“奴婢名叫落夏,原先侍候的姑娘不在了,所以被撵了出来。”
  
  明嬷嬷眼神微变,没过多的表露,只是问:“你叫什么名字,先前在将军府犯了什么错,所以被撵出来了?”
  
  牙婆一脸讪笑的上前来,扬手就朝女子背后打了一下,并解释说:“这人是将军府卖出来的,当时收下她时,她浑身是血,命硬活了下来。本来这次我也没有想带她出来的,只是先前去尚书府,说是要几个身体强健的,所以带上了她,中途没有休息就直接过来了,没想到给你们添了麻烦。”
  
  见女子纠缠不清,直接瞪向牙婆。
  
  明嬷嬷听了这话,更是铁了心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