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30、回淳王府

130、回淳王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白素锦兴奋得一副恨不得爬出屋子的样子,焦急的说:“快快快,快把他们都请进来。网值得您收藏”
  
  一家三口刚移步到内屋里,尚未坐下吃一杯热茶,前院里的下人就来通报,就是国公府的人来了。
  
  那时候就是白素锦将夏楚明吃得死死的。
  
  两位嬷嬷破涕而笑,想到了当年夏楚明夫妻俩还在淳王府的日子。
  
  夏楚明装做不懂的样子,并不松手,白素锦无奈的笑了下,才对两位嬷嬷说:“没什么事,就是身体有点虚,你们爷,你们也是知道的,向来喜欢大提小作。”
  
  白素锦拍拍夏楚明,示意他放她下来,其实她现在站着走几步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夏楚明担心她,不舍得她劳累。
  
  见她一直被夏楚明抱在手里,不免担忧的问:“夫人这是?”
  
  林嬷嬷一边抹着泪,一边贪婪的看着白素锦。
  
  她先前已经听以沫说了两位嬷嬷的事情,所以这会儿看到她们,情绪越发激动了一些。
  
  白素锦看到以前追随他们夫妻的老人,泪染于睫的说:“两位嬷嬷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们了。”
  
  看到夏楚明一家三口,大步的迎了上来,老泪纵横的说:“二爷,夫人,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奴婢就怕自己这副老骨头等不到你们回来的那一天。”
  
  刚到院前,就见明嬷嬷和林嬷嬷站在门口张望。
  
  只是现在没做出来,白素锦担心他心软也是正常,他也不打算多辩驳什么。
  
  可即使如此,他的底限也不会退让。<>
  
  他行事,再是张扬,也会有所束缚。
  
  而且将心比心,若是换了一个人如此对待过以沫,他的怒意比她更高涨一些,只是这人终就是厚爱他多年的亲生母妃。
  
  虽说现在白素锦这副胡搅蛮缠的样子,让他有些无力招架,但是对比过去的**年,他倒是宁愿看她这副样子。
  
  反正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经习惯。
  
  夏楚明感叹一声,不再多嘴。
  
  白素锦挑着眉,咄咄逼人的说:“我没有和你吵,我只是讨论问题而已,是你自己觉得在吵架。”
  
  夏楚明再三保证说:“放心,母妃若是认识不到她的错误,我也不会原谅她,我也不会让女儿再受委屈,所以我们就不要为了这件事情吵架,好吗?”
  
  白素锦瞪了一眼夏楚明,倔强的说:“乖女是我的底限,你知道的!你若不让你母妃来向乖女认错,就别想我们娘俩尊重她。”
  
  夏楚明哭笑不得的说:“素素,你不是是这么任性的人,你这样是不打算继续好好过吗?我们解决问题就好,不要再添加问题了,行吗?”
  
  白素锦睨了一眼以沫,警告说:“她对你不好,不用叫她祖母。”
  
  以沫紧张的看着爹娘,因她的问题吵了起来,小声的说:“爹娘,你们不要争了,其实过去的事情,过去就算了,只要祖母以后别再故意为难我就好。”
  
  夏楚明保证说:“我也不会,好吗?”
  
  白素锦嗯哼一声,不留情面的说:“你最好是这样,否则的话,我就带着女儿回国公府,我反正不会让我的女儿在淳王府受一点委屈的。<>”
  
  夏楚明长叹一声,无可奈何的说:“沫沫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肯定不会这么算了,我会私下跟母妃说清楚,只是刚才的场面,你也看到了,母妃上来就哭得这么伤心,我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啊!而已还这么多人在场。”
  
  白素锦冷哼一声,斜着眼睛,不悦的说:“你还知道沫沫是你的女儿啊!我还以为你有了母妃,就不要妻女了,我跟你说,我和你母妃不对付的时候,你敢帮你母妃,你就死定了。”
  
  夏楚明弯了下背,无奈的说:“你别这样说,沫沫也是我的女儿。”
  
  就见白素锦食指戳着夏楚明的胸口质问:“你说,你母妃一哭,你是不是就心软了,就不打算追究她对我女儿做的那些龌龊事了?”
  
  以沫抿抿小嘴,快步跟上夏楚明。
  
  以沫回眸看了一眼,就见满厅的人都乱了起来,惟独景世子站在当中,冲着她淡淡一笑,显得十分突出。
  
  老王妃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看着夏楚明一家三口就这么走了,气急败坏的说:“孽障啊!孽障!”
  
  不等老王妃说什么,夏楚明已经先一步说:“母妃,我们先回院里了。”
  
  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激怒了老王妃。
  
  “我累了,抱我回屋!”白素锦像是听不到老王妃的话,也看不到满屋子人似的,往夏楚明肩上一歪,就闭上了眼。
  
  可是自她得知老王妃对以沫的羞辱后,她就不再把老王爷当婆婆来尊重。
  
  她不想夏楚明夹在中间难做人。
  
  是因为老王妃的确是没有原则的在疼爱夏楚明。
  
  白素锦向来嚣张,以前忍让老王妃几分。<>
  
  老王妃像是这时候才突然看到白素锦母女俩时,忍了又忍,没忍住的嘀咕了一句,“跟一个哑巴似的,也不会叫人。”
  
  反正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她对淳王妃,对老王妃的印象差透了。
  
  夏楚明不说让她叫人,她也乐得不出声。
  
  “噢!”以沫亦步变趋的跟了过去。
  
  “嗯!我们就先回去了!”夏楚明回身抱起白素锦,低低的对以沫说:“沫沫,跟上爹。”
  
  夏楚明心里低低的叹息着,他在心里为了以沫的事情和老王妃置气,但是隔了**年,再见母亲时。对着她满面沟壑,泪流满面的样子,说实话,这一刻,他至少是没有脾气的。
  
  “是是是,还是你大哥考虑得周到,你赶紧回去休息,你院里的东西,这些年来我一直没让人动过,床单被褥也是隔几日就换新,你赶紧去梳洗一下了休息。”老王妃忙抹了把眼泪,满是慈爱的叮嘱。
  
  淳王爷是前者,夏楚明就是幸运的后者。
  
  一个选了爹娘的所有优点。
  
  一个选了爹娘的所有缺点。
  
  明明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但就有人投胎时会挑。
  
  他原先就长得不如夏楚明,现在两人站在一起,就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母妃,楚弟好不容易回来了,想也累了,我们不如让他早点回屋里去休息,有什么话,我们晚上摆接风宴的时候再详说?”淳王爷人到中年,微有发福。
  
  毕竟这个儿子比大儿子优秀太多,淳王府到了手里会发展得更好一些。
  
  老王爷也更属意夏楚明一些。
  
  而当年淳王府迟迟不立世子也是因为这一点。
  
  若不是他执意不肯要世子这个位子,以老王妃的执着,肯定会闹着老王爷上书改立世子。
  
  偏心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虽然大哥才是世子,但是老王妃就是袒护他一些。
  
  从小到大,老王妃就替他保驾护航。
  
  夏楚明眼眶微红,低着脸,任由老王妃发泄。
  
  老王妃激动的打着夏楚明的胳膊,说:“你这个不孝儿,你让娘担心牵挂了九年,你这个不孝儿,不孝儿!”
  
  夏楚明将白素锦放在椅子上,这才满目复杂的上前握住了老王妃的手,低低的说了一声,“母妃,儿子回来了。”
  
  看到夏楚明时,立即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我儿啊!你终于回来了。”
  
  而后王爷等人都赶了出来,就是老王妃也在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叔侄几人说话的时候,一路移步到了前厅。
  
  就是说不认识夏楚明的人,只会觉得他各种高冷范,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认识他的人,只觉得他就是一个神经病。
  
  远看是男神,近看是逗比。
  
  但是景世子仍然记得婶婶评价叔叔的一句话。
  
  虽说叔侄两人多年没见。
  
  夏楚明大笑,景世子也不在意。
  
  白素锦轻斥:“就喜欢瞎说,说得好像小景图你一点东西似的。”
  
  以沫娇红的脸看向夏楚明夫妻俩,夏楚明爽朗的笑说:“接着吧!这是你大哥的一片心意,晚一点,你爹要还一份更好的给他。”
  
  他这些天一直戴在身边,就是想当做见面礼送给以沫。
  
  说是暖玉,养身。
  
  玉佩是景世子特意为以沫买的。
  
  景世子解下腰间的玉佩,递了过去说:“你们回来也没提前说一声,大哥也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这块玉佩是我前些日子淘得的,希望四妹妹会喜欢。”
  
  以沫乖巧的回了一句,“景哥哥。”
  
  景世子装做才和以沫见面的样子,亲切的说:“四妹妹。”
  
  白素锦插话说:“行了,你们叔侄见面,就说这些做什么,小景来见见你妹妹,有**年没见了吧!可还认得?”
  
  景世子说:“求之不得啊!”
  
  夏楚明尴尬的说:“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了,好不容易见面,小景这些年都学了什么本事啊!一会叔叔安顿下来了,我们来比划比划?”
  
  白素锦挑眉,故意问:“真的吗?那怎么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好?”
  
  夏楚明自满的说:“在我在,你婶婶想不好都难。”
  
  景世子紧张的问:“以后呢!能恢复健康吗?”
  
  白素锦说:“身上的毒已经清干,只是被病毒缠身多年,身体底子已经坏了,短时间难以养回来。”
  
  景世子孺慕的目光看向白素锦,担忧的问:“婶婶的身体还没有康复吗?”
  
  白素锦自夏楚明怀里探目看去,很是欣慰的说:“小景越大越俊俏啊!和你叔叔也越长越像呢!”
  
  夏楚明点点头说:“不错,没有长歪。”
  
  景世子压抑着兴奋,十分矜持的叫了声,“叔叔。”
  
  迎面碰上景世子跑来,他上下打量了眼,脸上逐渐显现笑容的说:“小景都长这么大了,都快比叔叔高了。”
  
  夏楚明抱着白素锦下了马车,一路往内院里走。
  
  景世子早先就知道夏楚明一家三口,不日就会回京,也在门房安插了眼线,所以他是第一个跑出来迎接的。
  
  门房根本不认识夏楚明,毕竟夏楚明离家**年,门房早就换了人,只是被这气势瞪了一眼,忙扭身就往回跑,嘴里大叫着:“二爷回来了,二爷回来了。”
  
  夏楚明微掀车帘一角,露出一张狂妄的俊颜,冷冷的朝门房望了一眼。
  
  长风当即脸一沉,不悦的问:“怎么着,我吩咐不动你们是吗?要二爷亲自出来吩咐你们?”
  
  门房愣了下,实在是二爷这称呼多年没用了,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长风一跃而下,对门房吩咐说:“去通知老王妃和王爷,就说二爷回来了,再派一个人去国公府送平安信。”
  
  马车一路低调的到了淳王府门前。
  
  她爱听爹说这些年的经历,听得用心,自然就容易记住了。
  
  以沫娇俏一笑。
  
  “乖女就是聪明!”白素锦毫不吝啬的给出赞扬。
  
  说是行了万里路,却未有心情看这大好河山。
  
  虽然走了很多地方,但每到一个地方都是不断的寻医问药,闲瑕有空了就会挑几样礼物给以沫,其他的时间都陪着白素锦。
  
  夏楚明这**年的时间,其实也过得很无趣。
  
  以沫乖巧的点头说:“娘放心好了,我都记得呢!”
  
  也免得被一些有心人询问时,父女俩说出的话会有所不同。
  
  他们花了五倍的时间才缓缓回来,固然有白素锦身体不好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夏楚明有意跟以沫说他这些年的所见所闻。
  
  她搂过一旁的以沫问:“乖女,你爹跟你说的事情,可记下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白素锦躺卧在一旁,脸色红润了许多,先前发枯的秀发,在夏楚明这些天的调理下,也渐渐恢复了光泽。
  
  临到京都城下,夏楚明掀起车帘看了一眼,叹息说:“都快九年了。”
  
  如此到了八月上旬,换上了秋装时,以沫一家三口才姗姗而来。
  
  但更多的是像景世子这样的知情人,怀着激动和兴奋的心情,等着夏以沫堂堂正正回来的那一天。
  
  白以沫到底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去了也就去了,并没有在京都引起任何的波澜,永平和容雅倒是黯然伤心了数日,一些泛泛之交也替她觉得可惜。
  
  而只剩温扬一人时,他才轻挑的扬高了眉,一脸不满的说:“离夫人自己嫁了武将,竟然不愿意女儿嫁武将,真是怪哉。”
  
  小武立即识趣的闭上嘴,装忙碌的去了另一边。
  
  温扬挑高眉眼,看向小武。
  
  小武配合的说:“行行行,爷没有想,都是离小姐在肖想爷,不过爷上次不还说离小姐这样活泼的性格,配给景世子那样古板的人会很可惜吗?”
  
  温扬白了小武一眼,质问:“爷什么时候想过娶离乐儿。”
  
  小武早就私下打听过了,看温扬说这话,就懂了他的意思,忙说:“离小姐喜欢武将,可是离夫人却想离小姐嫁给文官,冲着少爷现在的目标,怕是和离夫人背道而驰。”
  
  温扬在多嘴的小武那里听到这事时,愣了一下,默默的往铜镜面前一站,问:“你家爷也算是一表人才啊!”
  
  就是白以沫上山入葬她也没能参与,对外的借口是说,她太过伤心,所以卧病在床。
  
  因此,乐儿再次被禁足了。
  
  更何况女儿家身娇体贵,若是打坏了,身上留下疤痕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女儿大了,也不可能真的动手打人。
  
  而将军府里,程氏稍晚一些,便听说了乐儿做的荒唐事情,当即气得差点将乐儿暴打一顿。
  
  “找打!”温扬轻责了一句,带着好心情一路回了府。
  
  小武窃笑说:“若是离小姐来提亲的话,少爷应该是嫁过去。”
  
  温扬微抬下巴,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问道:“我说过要娶她吗?”
  
  小武嘻嘻哈哈的跟在温扬的身后,一副长舌公的样子,碎碎念着:“这下好了,夫人再也不怕少爷娶不到少夫人。”
  
  “多事!”温扬轻敲了小武的脑袋一下,转身离开时,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笑意。
  
  小武挤眉弄眼的笑说:“离小姐说了要去府上提亲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爷打算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温扬恍然,望了望天上的太阳,讷讷的说:“原来不是幻觉啊?”
  
  小武贼笑的反问:“爷果然是魅力无边啊!肯定是上次爷救了离小姐,所以她对你一见倾心了,打算来一个以身相许呢!”
  
  敲了敲身后小厮的脑袋问:“小武,刚才你有没有听到离小姐说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