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28、翁婿斗法

128、翁婿斗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队伍里突然少一个人,而且还是两位主子中的一个,真丢了,谁都会追问。
  
  夏楚明说:“放心吧!你二哥既然是这样说的,肯定就会安排好。”
  
  “那好!”乐儿见夏楚明说得这么有把握,也就不操心这样的事情了。
  
  趁着人还没来的时候,夏楚明把小江带来。
  
  “待会你跟着这位姑娘走,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她会将你的卖身契还给你,还会给你一笔银子,到时候你就回家,去过自己的日子,明白吗?”
  
  小江感恩戴德的说:“谢谢老爷,谢谢夫人。”
  
  买她来的时候,早就说清楚了,虽是给的死契钱,却也明白的告诉了她,只会用她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现在不过才几天就早早的放她回去,小江也没有狐疑,满心欢喜的应了下来。
  
  稍晚一些,南珍等人就来接乐儿和以沫了。
  
  乐儿愣了下问:“怎么就你们几人?”
  
  落夏、旭日、皓月和南珍。
  
  其中就南珍不清楚以沫的事情,但是南珍又是乐儿的贴身丫鬟,最是忠心不过。
  
  旭日解释说:“爷一早就让尉臣带着他的人及另两位暗卫回了京都,让他们先回去汇报景世子这里的情况。”
  
  乐儿恍然大悟。
  
  说是汇报情况,其实就是将那些人都打发了走。
  
  两批人虽然是前后脚,但是尉臣他们走在前面,再加上急着赶路,所以根本不可能回头与他们遇上。
  
  一路到京,的确也安全。
  
  “好了,既然事情都摆平了,那你们也早点出发,事情早点了了,早点好!”夏楚明催促着乐儿一行人上路。
  
  乐儿睨了夏楚明一眼,嘟嘟囔囔的说:“我要真把以沫带走了,你肯定就不会催我们出发了。”
  
  夏楚明耳尖听得清楚,脸上带了些许笑意。
  
  乐儿拉着以沫可怜兮兮的说:“那我就先回去了啊!你要记得我可是为了你才提前回去的,等你娘的病养好了,你就要赶紧回京都了,否则我不饶你啊!”
  
  以沫宽慰的说:“放心啦!我回了京都肯定会马上联系你的,你先别跟人说我的事情,容雅她们都先别说。”
  
  乐儿挑挑眉,戏谑的说:“不说清楚的话,她们到时候不得伤心死啊!”
  
  以沫嘴唇动了动,有些不忍,正要松口的时候,夏楚明说:“先别说,有什么等沫沫以后自己去解释。”
  
  “也好!”乐儿喜滋滋的应下。
  
  她向来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
  
  依依不舍的又闲话了几句,在催促声中,乐儿闷闷不乐的上了马车。
  
  落夏晚一步上马车,突然回眸对以沫说:“姑娘,要照顾好自己,奴婢在京都等你。”
  
  以沫嘴角一抿,感动的说:“嗯!你也照顾好自己,替我保护好乐儿,你们要一路平安到京。”
  
  落夏保证说:“姑娘放心,奴婢会保护好乐儿小姐的。”
  
  以沫挥挥手,在乐儿喋喋不休的话语中,看着马车渐行渐远。
  
  夏楚明陪着以沫站在门口,直到见不到马车了,他才拍拍以沫的肩说:“好了,我们回屋吧!”
  
  “嗯!”以沫应了声,情绪低落的跟着夏楚明回屋。
  
  白素锦坐在床上,看她这样,心疼的问:“舍不得了吗?”
  
  以沫吸吸鼻子,坦白的说:“有点!”
  
  “没事,等娘的身体稍微恢复点了,我们就启程回京!”白素锦温柔的摸了摸以沫的发。
  
  以沫抬眼忙说:“不,还是等娘的身体养好吧!我不急着回去,没事的!”
  
  娘病了多年,好不容易苏醒了,她可不敢拿娘的身体开玩笑,更不敢因此而任性。
  
  夏楚明拍拍以沫的发顶,说:“等过几天,你娘的病情稳定了,我们就能启程慢慢上路了,毕竟这里的药材有限,回到京都,你娘能得到更好的照顾。”
  
  他们手里是有银子,但也得这样的小镇有名贵的滋补药材卖才行。
  
  回了京都,到了王府,就什么都有了,也能得到更全面的照顾。
  
  所以他们夫妻俩,原先就打算早点启程上路。
  
  只是因为白素锦的身体不好,肯定是走半天休一天,行程会极慢。
  
  “那好,反正一切以娘的身体为主!”以沫十分乖巧的回答。
  
  家里一下只他们一家三口,静了下来。
  
  晚上以沫做了一顿丰富的晚膳。
  
  白素锦虽然吃不得,但也强撑着尝了一口。
  
  而后又继续喝她的粥去了。
  
  “沫沫的手艺真好,比贾嬷嬷都出色。”
  
  以沫笑得谦虚的说:“我哪里比得过姥姥,姥姥做得东西才好吃,我最喜欢吃姥姥做的东西了,只是可惜以后吃不到了。”
  
  说到后面,以沫有些伤感。
  
  白素锦也甚是感谢贾嬷嬷,低叹一声说:“这次回去,我们路过杏花村,祭拜一下贾嬷嬷吧!”
  
  “好啊!”以沫欣喜的应下。
  
  接着以沫又说了许多以前的事情给夏楚明夫妻俩听。
  
  夫妻俩人错过了女儿的成长,最喜欢听以沫说这些话了。
  
  后用了饭,泡了茶来,又继续说。
  
  到了晚上,夏楚明让以沫和白素锦一间房,他独自去了隔壁休息,等到用药的时间,又过来叫醒白素锦喝药。
  
  如此过了两天,这天一早夏楚明说要去军营一趟。
  
  以沫心里一直偷偷惦记着离修的伤,只是爹娘初见,且娘的身体不好,她没能说出口。
  
  看夏楚明要去,她忙不迭的说:“爹,我和你一起去,我去看看哥哥。”
  
  夏楚明慢条斯理的反问:“你娘身体不好,我们爷俩都出去,你娘若是有什么事怎么办?”
  
  以沫瞪圆了眼,瞬间说:“那我不去了,爹去了军营帮我看看哥哥,我那天过来就见了哥哥一面,他好像也受伤了,却不肯让我看伤口。”
  
  夏楚明见女儿懂事,也就没多说,只道:“放心吧!爹就是去处理他的伤口,等别来了再告诉你,他恢复的情况。”
  
  “好,那爹路上小心,我会照顾娘的,爹不用担心!”以沫挥着小手,目送夏楚明出屋。
  
  白素锦刚吃了药没多久,又躺下休息了,以沫闲得没事,便拿出夏楚明给她的行医手札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就入了迷,坐在床边多时,连一个动作也没有换,就连白素锦醒了都不知道。
  
  后来还是白素锦轻笑的出声,她才反应过来。
  
  “没想到我女儿还是一个小书呆子啊!一看起书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以沫小脸微红,放下手札,上次扶白素锦坐起,并问:“娘要出恭吗?”
  
  “不用,过来陪娘说说话!”白素锦拉着以沫的手。
  
  以沫顺势坐下。
  
  白素锦问:“沫沫是真的喜欢医术吗?”
  
  以沫回想了下,才说:“小时候其实不太喜欢这些,只是姥姥说这是爹亲手写的,那会一个人比较寂寞,特别想爹娘,每次想爹娘了就喜欢看你们写的手札,久而久之也就喜欢上了,我还练了娘自创的字体,我写给娘看啊!”
  
  “好啊!”白素锦心疼的目光始终落在以沫的身上。
  
  以沫高兴的起身,找了笔墨过来,随意写了一首诗。
  
  欢喜的拿给白素锦看。
  
  “娘,我写得好不好啊?”
  
  白素锦看完后,连连称赞说:“写得真好,娘像你这么大时,还写不出你这么一手好字呢!”
  
  以沫娇笑的说:“娘就会哄我高兴。”
  
  白素锦低笑着说:“娘说真的呢!不过你写这个字时,这里可以稍微用力一点,这里可以稍微勾长一些……”
  
  以沫认真的听着,手指动了动,等白素锦说完了,又照着她的意思写了一遍。
  
  而后再拿给白素锦看,她笑着点评说:“越发好看了,只是有些不娴熟,若再多练几遍就会更好。”
  
  以沫羞涩的笑说:“最近少练了,都练哥哥的字去了。”
  
  白素锦说:“是吗?你还会其他哪些字体,写给娘看看。”
  
  以沫又写了小楷及离修的字体给白素锦看。
  
  白素锦看着那一手龙飞凤舞的字,调侃的笑问:“沫沫很喜欢你的这位哥哥吗?”
  
  以沫想也没想,便坚定的点头说:“是啊!当初在我最茫然无助的时候,我遇到了他,我觉得他就是我生命中的阳光,我最喜欢哥哥了。”
  
  白素锦有些感叹,悔恨没能当上女儿心中最喜欢的人。
  
  可是有些光阴既然已经错过,追悔莫及也没用。
  
  “嗯!以后爹娘和你哥哥一起保护你,好不好?”白素锦温情脉脉的说道。
  
  以沫仰面娇笑的说:“若是以后能和爹娘还有哥哥一起住就好了。”
  
  白素锦眸光一闪,试探性的故意问道:“若是你只能选择一边的话,你会选择和爹娘住还是和你哥哥住啊?”
  
  以沫下意识的微嘟起唇说:“和爹娘住啊!我一直想着和爹娘住,只是我也舍不得哥哥。”
  
  白素锦伸手搂过以沫,心里略微纷乱。
  
  看女儿这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好像对离修不单是兄妹情愫。
  
  白素锦又故意说:“是该跟爹娘住的,毕竟你再过两三年就能嫁人了,若是嫁给六皇子去了皇宫,以后我们一家三口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以沫反应颇大的问:“嫁给六皇子,为什么要嫁给他?”
  
  白素锦挑眉,“沫沫不知道你和六皇子有婚约吗?”
  
  以沫眨着大眼,无辜的说:“我知道啊!但是爹娘不是说他身体不好,我不用嫁给她吗?而且舅舅也说过,当年娘答应这门婚事也很敷衍,并没有想过让我真嫁给六皇子啊!”
  
  白素锦敛笑的问:“沫沫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沫沫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以沫脑海中瞬间想起了离修,却是急着大声反驳说:“没有,就是、就是……”
  
  半晌,以沫也找不出一个蹩脚的解释,脸倒是胀得通红。
  
  看女儿这样,白素锦哪里还有不清楚的。
  
  拉着她的手,低声说:“沫沫以后若是喜欢上了娘,一定要告诉娘,若她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娘一定不会反对,只要沫沫觉得幸福就好。”
  
  以沫小脸一红,娇嗔的说:“娘啊!我还小呢!”
  
  白素锦心酸的揉揉以沫的发。
  
  若不是中了毒昏迷了多年,她会看着女儿长大,两人会像姐妹一样相处,女儿有什么心事都会和她说,不像现在。
  
  她想知道女儿一点事情,还得旁敲侧击的打听。
  
  想到这里,白素锦心中的恨越发深了。
  
  这次回京,最好别让她找出当年害他们夫妻的人,否则的话,就算对方是天王老子,她也要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军营里。
  
  夏楚明替离修检查完伤口,又重新上了药后,才说:“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只是你先次伤口绷开过一次?”
  
  离修坦率的说:“嗯!两个妹妹来的那天,被她们吓到了,动作大了些,所以绷到了伤口。”
  
  夏楚明没细问,只说:“要注意一些,伤口绷开了会很麻烦。”
  
  “我会记得了!”离修答完,忍不住问:“以沫在你们那里还习惯吗?”
  
  夏楚明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反问:“以沫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在我们的身边,她有什么不习惯的吗?”
  
  离修敛眉,不敢表面太多。
  
  他曾经揣摩过夏楚明的心思,设身处地的想过,若是他是夏楚明的话,这时候最恨的就是有人要和他抢女儿。
  
  即使对方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儿,也不可能入得了他的眼。
  
  因此,离修没打算过早的在夏楚明面前暴露出他的心思,仍旧只打算像以前那样,表现出一副好哥哥的模样。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也不是所有的亲人都拿她当亲人,你当初为了救妻子做了这样的选择没有错,但你也确实抛下了她,让她一个人孤苦了这么多年。我虽不是他的亲生哥哥,但在我的心中,她的份量不比我亲妹妹低,我不想她再受任何委屈。”
  
  离修的话,戳到了夏楚明的短处。
  
  他不再表现出一副惊人的气势。
  
  望了一眼离修,坚定的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她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离修玩味的笑问:“是吗?你们一家三口回了淳王府后,你确定她不会受到任何的委屈吗?老王妃不喜欢以沫,你可知道?甚至伤害过她,你又知道?”
  
  夏楚明脸色有些难看,面对离修的咄咄逼人,也没有丁点反感。
  
  反而十分诚恳的说:“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麻烦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毕竟谁欠了我女儿的,我也都该替她一一讨回才行。”
  
  离修看了一眼夏楚明,想着他果然是护短。
  
  看他这架势,只怕亲娘的面子都不会给。
  
  不过这也好,正好让那老虔婆也吃一点苦,好让她知道,夏以沫不是可以被人这样平白欺负的。
  
  离修将当日在淳王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不是喜欢添油加醋的人,所以事实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只是先前发生争执时,他并不在场,一切都是听了乐儿转述,乐儿有没有夸大其词,他就不清楚了。
  
  反正他都是照着乐儿的说词说的。
  
  看着夏楚明听着他的话,气得额间青筋突起的样子,离修突然有些期盼身体能快点好,并且立即将战事结束。
  
  这样的话,他就能陪着以沫他们一起回去,说不定有幸能见到老王妃与夏楚明这对母子,多年后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想必一定会很精彩。
  
  该问话都问完了,夏楚明才峰回路转的来了一句。
  
  “过几天等沫沫她娘的身体好转了一些,我们一家三口就会上京了。”
  
  “这么快?”离修瞬间傻眼。
  
  夏楚明冷笑一声,说:“沫沫要照顾她娘,应该没时间来看你了。”
  
  离修以为再三强调兄妹关系,他就会信了吗?
  
  眼下不过简单的一句,他就原形毕露了,不过离修这人,夏楚明倒欣赏,也就没多追究。
  
  等夏楚明走后,离修躺在床上仍然半晌没有回过神,暗暗后悔,刚才就该更用力的往夏楚明的心窝上捅几刀才对。
  
  ')...e;"阅读底色默认设置经典淡蓝经典淡灰经典绿意经典明黄深蓝海洋秋意盎然绿意淡雅红粉世家红谈意浓海阔天空心碎过去雪白天地灰色世界字体颜色默认设置白色红色绿色蓝色棕色字体大小默认设置小中中大大速度12345678910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e;"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